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159|回复: 8

[中短篇] 神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1-8 20:35: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说是今年再也不写东西了,结果还是写了这篇,自罚三杯果粒橙,吨吨吨。
以下是正文

神性

纯粹,就是神性。——一名狂热的教徒

“人可以成为神吗?”
第一节神学课上,幼稚的早苗向父亲提出了这个问题。理所应当的,早苗遭到了痛斥与一整天的禁闭,一向宽爱的母亲这次也没有为她求情。她很难过,在禁闭室内渗着泪。
“怎么了我的小公主?”
有带着奇怪帽子的家伙从地下冒出,就像一只青蛙浮出了水面,蹲在那里。这是早苗童年的“想象朋友”——洩矢呱呱。
“呜,呱呱,我被父亲骂了,还被关在了这黑屋子。”早苗哭到有些虚弱。
“如如!太残忍了!竟然这样对待我的小公主!我要惩罚他!”
洩矢呱呱吐出黑色的咒语,而正在下楼的早苗父亲当场摔了个狗吃屎,两颗门牙带着血飞了出来。
“如如,我已经惩罚过他了。对了,他为什么要这样对你?”
“我只是在上课时问他‘人可以成为神吗?’,他就这样处罚我。”
洩矢呱呱一愣,然后呱呱大笑,“呱呱呱呱!难怪难怪!不过早苗你能问出这个问题,就已经强过了你的父亲!”
“真的吗?”早苗坐了起来。
“你甚至比世上百分之九十九的庸俗之辈都强!”
说着夸赞的话语,但洩矢呱呱的眼里最深处毫无笑意。只是年幼的早苗尚不能理解那眼神的含义。
洩矢呱呱不停地呱呱叫着,身体不断地颤抖。早苗从她最好的朋友身上感到了恐怖,出人意料地,她却不想逃。
“感谢你身体里的血吧,僭越之徒!”洩矢呱呱下了判决,一边说着早苗听不懂的话,一边缓缓沉入地下。“那个问题的答案,要你自己想。”

“要不是现在的信徒寥寥无几,你就会吃了那孩子吧。”发问的,是悬空坐在空中的八坂奈奈,她是早苗的另一个“想象朋友”。她发问的对象,只在地面上露出了一个帽子,用帽子上的大眼睛盯着八坂奈奈。
“如果是别的信徒,我会当场吃掉。不过孩子嘛,毕竟无知。还有,我把你的风祝弄伤了,你去施展一下恩德补偿补偿吧。”
“我早想收拾他了。现在我最关心的,是我下一任风祝会怎么样。”
“你也期待着!呱呱呱呱!也难怪!呱呱呱!”
“哈哈哈哈!”

这个插曲似乎没有掀起什么波澜。早苗被放出来后父母带着她去了游乐场,这事就算揭了过去。早苗还是跟着镶了假牙的父亲上神学课。
第一天的挫折没有摧毁早苗的热情,反而让她更加努力。没用两年,父亲肚子里的那些神有关的知识就被早苗榨干学尽。神是世界之源,神是至高无上,神是父,神是母……
“是个屁!”洩矢呱呱一把扑倒早苗,一人一神滚进水里打闹起来,水沫纷飞。八坂奈奈站在岸上扶额摇头:“年纪一大把,也不知羞。”
几枝锐利的水箭射向了八坂奈奈,然后被无形的屏障挡下。洩矢呱呱对她作了个鬼脸,又继续去挠早苗的腋下。
“哈哈……哈哈……呱呱大人……别……哈哈……你真不是我的守护神吗……哈哈……”
呱呱的咸猪手停住了一瞬,很快她又搔起早苗的痒肉。她帽子上的眼睛偷偷转了半圈,看向岸上的八坂奈奈。
奈奈背过身去。
早苗忽然从“酷刑”里解脱,还没反应过来,她就听见呱呱问她:“你想知道神是什么吗?”
早苗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那双一直呵护着早苗,和早苗嬉戏的手,突然变成了怪力的巨蟒,“唰”地咬住早苗的肩头。早苗被仰面摁入水里,跌入另一个世界层。
生命的本能迫使她挣扎,然而一个小女孩怎么抵抗神明的伟力。水饥渴地涌入早苗的鼻子嘴巴,咕噜咕噜的气泡掠夺着她身体里残留的氧。惊恐与难以置信在早苗的眼里被死亡的气息逼退,如拔掉塞子的浴缸。她的挣扎越来越弱。
又有一样事物跌入了水下的世界,带着生的气流,引诱着早苗不得不靠近,然后如婴儿吮吸母乳一样吮吸。
那是洩矢呱呱的唇,空气自那唇瓣间吐出,带着一丝血食的粗俗味道。
以早苗身体里的积水,换取洩矢嘴里的空气。
毕竟神明不需要空气。
不知不觉,早苗本能地搂住了洩矢呱呱的躯体,死亡正在远去。她看不清混乱的水流搅碎的景象,只有那双金色眼眸里射出的迷醉眼光,仿佛有魔力般冲进了她的心灵。她感觉到一双手,比那水更冰冷的手,捧住了她的小脸颊,手指在她白嫩的脸蛋上轻轻滑动,就像父亲把玩瓷器,或是母亲挑选豆腐时那样。
她全身二百零六块骨头的骨髓都在颤抖。

终于,早苗回到了这个世界。夏蝉依旧枯燥地叫着,呱呱和奈奈的身影却消失了,仿佛刚才只是一场梦。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
洩矢和八坂,在神社屋顶的阴影里,一个蹲着,一个站着。她们的目光放在独自归来的早苗身上。早苗走得很慢,神情是在思考什么,带着不属于这个年龄的沉重。
“孩子呀,你以后会理解的。”娇小外貌的洩矢说出这话时,语气里充满了长辈的沧桑。
八坂想说些什么,最后变成了讽刺:“你对自己的孩子也下的去手。”
“我是神嘛!”洩矢反倒很愉悦。
“是啊,你是神明。”八坂侧过头看着洩矢空荡荡的右侧,那里原本应该有的右手消失了,是被她的御柱砸断的,“你没事吧?”
“我可是神明,这点小伤不打紧的,收集些信仰,几天就好了。毕竟她是你的未来风祝,你是神灵嘛。”洩矢大咧咧地摆了摆手。
八坂沉默了。两神都知道自家的信仰是个什么情况,她们很久很久没听过连绵的塞钱摇铃声了。
“呜呱!就当我把这只手赌在早苗身上了!”洩矢沿着屋顶滑了下去。
八坂没有动,一直到夕阳全部隐没,月亮升起。
“我不会让你消失的,老朋友。”

早苗变了——她的父母在关了灯的床上聊天时聊到这件事。可是自家孩子究竟有什么变化,他们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因为早苗的举止没有变化。只是一种感觉吧?源自血缘的感觉。
“早点睡吧,阿苗现在不是好好的吗?明天我们还要去市东宣传呢。”早苗的母亲最后这样说道。
早苗的父亲反倒坐起身来,没有说话。等到早苗的母亲快睡着了,他才用一种近乎梦呓的语气说:“我有预感,苗会让我们悲痛欲绝,我们又无可奈何。”
早苗的母亲没像一般的母亲一样被这句话惊吓到,附和了两声。“我也有这种感觉,也许是神的暗示吧?”
“从她问我那个问题起,”早苗的父亲直直躺下,“从那个问题起呀,我就知道这孩子注定不是普通人,我们……唉。”
“要不咱们再造个孩子?”
……
早苗觉得自从呱呱——应该叫诹访子大人——把自己,把自己推入溪水下的世界后,就真的像“想象朋友”一样,随着她的成长而消失了。现在她只有在每年的新年祭祀上见到耷拉着脑袋的诹访子,帽子上的眼睛都闭着在。神奈子倒没什么变化,可早苗有时看到她盘坐在御柱下歇息,御柱上绑着的白条在风里微荡,心里都有一种慌乱感,好像她供奉的神明随时会乘风而去。
她毕竟还是个学生,和自家神明一起的时间渐渐减少了。霓虹灯,口红,新衣服,摇滚,肥皂剧,当红偶像……这才是吸引少女的世界。
“叛逆期啦,这个年纪的孩子是这样的。”听着自己的风祝,早苗的父亲在自己的神位前诉苦,神奈子苦笑。早苗的父亲是才能平平之辈,见不到神影也听不到神音,瓷镶的假牙反着光,仍自顾自地诉着苦。
“化个妆没什么,我当年打仗前也化妆……对对对,没纹身,是好孩子,是好孩子……这不每天还是回家,晚一点怕个啥,咱家黑白通吃……什么!”
神奈子大惊,把桌子上的贡品全掀了,噼里啪啦,几个梨砸中了早苗父亲的脸,砸得他嗷嗷叫。
“谁家的野小子!”

星空诺夫斯基,有异国血统的本地人。和名字带来的感觉不同,他是一个瘦弱白净的男生,甚至比早苗还略矮一点。他是学校的化学第一,在实验室里做沉淀实验时那份沉着稳定吸引住了早苗,正好,他们上下学又顺路。早苗这种美人有意,一切都水到渠成,青春的悸动就像那出水的荷花苞,带着初夏的两分热,一丝燥。此刻,他们牵着手,在公交站站台等着车,没有说话。
神奈子站在附近的一根电线杆上,脸色阴晴不定。傍晚下起了一场雨,路灯早早地亮了起来。
“回去吧。”电线杆下方传来一个细细的声音。是诹访子。她帽子上的那对眼睛平静地可怕。
神奈子非常惊讶:“你会说出这种话?”
“回去吧。她是我的孩子,这是她的选择。”
“孩子?”神奈子嗤笑一声,“你倒越来越像个人了。”
诹访子缓缓沉到地面之下,“你太急躁了,亲爱的,对那孩子多些信心。你现在,才更像个人。”
……
当早苗和星空牵着手走向公交车的前门时,下意识地望向一根电线杆的顶端。那里空空荡荡。

早苗哼着歌快步走向自己的房间,脸色微红。她准备洗个澡。当她经过大殿时,无意往里面一瞟,却看见诹访子蹲在里面。
“啊!诹访子大人!”
“是早苗呀。”诹访子微笑着点点头,“你先去洗个澡吧。等会再来聊。”
……
穿着浴袍的早苗俏生生地坐在诹访子面前,如一朵尘世之外的百合。诹访子不禁揉了揉她的头:“早苗都长这么大了啊。”
“诹访子大人倒是……没怎么变呢。”
“我的变化……”诹访子笑了笑,“那可要用几百年啦。”
“几百年!”早苗又变回了那个小孩子,缠着诹访子,“那是怎么样的变化?”
“水滴石穿,积石成山,我的变化就是……”诹访子突然叹息,“唉,不说了。了解这些对你没什么好处,你去歇息吧。希望你能够幸福。”
“唉?诹访子大人!”
诹访子的身体渐渐消散。早苗看见诹访子最后怜悯而慈爱地看了她一眼。就像,就像一个神。

早苗失眠了。
她不是不知道,自家的两位神的状况并不好。她也热切地问过怎么帮助她们,神奈子只是大笑,说些“小早苗真可爱,我们是神,自有办法”的话,就把这件事放了过去。
但今天,诹访子和她说了些近乎告别的话。
“为什么不让我帮忙呢?说不定我能解决这个问题!”
“你确实可以。”一个声音吓了她一跳。她慌乱起身,定睛一看,原来是神奈子正站在她旁边。
“吓死我了,神奈子大人。”
“吓到你了吗?你要帮我们很简单,让人再相信我们的存在。”
“可是……”
“你觉得那些每天来的参拜客里,有多少是觉得我们存在的呢?”
早苗沉默。
神奈子抬起手,想摸摸早苗的脑袋,最后还是放下,消失在黑夜里。

“星空,你相信有神吗?”
学生时代的男女都喜欢在奶茶店里进行交流,早苗和星空放学后就喜欢在奶茶店里一人捧一杯无料的奶茶,一边讨论电子成键和高达。在一杯奶茶快见底时,早苗突然问起了这个问题。
“神?”星空看了早苗一眼,“神嘛……信则有啦。”
“神是真的存在的!”早苗的语气变得严肃。
星空神色惊异,认真地盯着早苗。“早苗,你是不是生病了?”
早苗脸色通红,气鼓鼓地离开座位。星空赶忙拉住了她。
“我信神!我信神!好不好嘛!”
早苗神色稍缓,回到座位上。“你既然信神,我就讲讲我家信奉的八坂氏。祂是天的神,掌管着风,在一千年前……”
星空努力地听着,用吸管搅动着杯子里的奶茶。末了,他鼓了鼓掌:“真是个厉害的神啊,我能有幸看见这位神的神迹吗?”
一阵怪风刮了进来,恰好扬起了一张奶茶店的广告纸,这张广告“啪”的糊住了星空的脸。星空把这张纸拔下,嘀咕了一句:“这风可真大。”
“这就是你要的神迹。”
“什么?”
“我祈求了神,刚才就是神展现的神迹。”
“别闹了早苗……”
“你要不信,可以再来一次。”
又是一阵怪风,一张广告纸刮了过来,然而星空注意到了,无意地摆动一下身体,那张纸飘到了一边。
“你相信了吗?”
“早苗,这风邪性,咱们还是走吧,去模型店……”
星空去拉早苗的手,早苗没动。
“我今天很累,你自己回去吧。”

早苗没回去,独自一人游荡在闹市。街上的行人匆匆,大厦顶部的广告灯亮起,是新进口的香水的广告。灯光一盏一盏地迸发,挤满了整个黑夜,亮如白昼。
城市是不夜的。早苗还是乏了,在深夜回到了家。由于她和爹妈闹别扭,爹妈现在不管她,已经睡下。她很饿,想去厨房翻些吃的。很快,她就在蒸锅里找到两碟菜和一碗饭,还是温热的。
她端出饭菜,默默地吃了起来。
神奈子静静地坐在早苗的对面,一言不发。
“神奈子大人,我不理解,你们是神,为什么……为什么……”早苗抬起脸时已经泪流满面。
“这不是我们的时代了。”神奈子少有地用上了比平时更温柔的语气,“不必介怀。”
“哇!”早苗扑到神奈子怀里,大哭了起来。
……
待到早苗睡了过去,诹访子才从门后走出。此刻的她已经给人非常稀薄之感。她坐在神奈子旁边,脑袋靠着神奈子的肩:“山下的鲤鱼阿嬷今天走了。”
神奈子轻拍着早苗,没有表现任何意外感:“那个小孩也走了啊。记得你那时老是喜欢给她摘果子。”
“走啦,都走啦。也好,也好。”诹访子闭上眼,“我们也走吧。”
“会有办法的。”
“你总是这样说。”
神奈子想了一会儿,说,“我出趟远门,听那些精怪说好像南边山里出现过一个叫八云紫的大妖怪。”
“都要向妖怪求助么……好吧。”
“可怜的孩子啊,”神奈子最后爱怜地看着早苗平静下来的睡颜,“祝你平安幸福。”

自上次在奶茶店不欢而散后,星空本以为早苗是和一般女生一样每个月有几天心情不好,过了这几天就好了。结果他第二天到学校,得知早苗家里给她请了个长假,理由是要传承风祝之位。
带着对心上人的担忧关切,星空来到了早苗家。鉴于上次他险些被早苗的父亲乱棍打出,他是从后院的墙翻进去的。
一翻进院子里,他就看见了早苗在院子里的大树下坐着,看着天空思考着什么。他很惊喜地跑过去:“嘿,早苗,你还好吗?”
早苗把目光转向了星空,目光里没有平日的柔情与娇涩,带着一种奇怪的通透,让星空硬生生地停下了脚步。
她笑着说:“星空,你来了。我现在很好。”
星空踟蹰了一会儿,说:“早苗,我,我昨天回去想了想,我愿意相信神……”
“为了我,是吗?”
星空脸色发红。
“你有这份心,我谢谢你。但那不是我需要的。”早苗摇了摇头,“星空,我问你一件事。”
“嗯?”
“你的亲人要离开你了,你会伤心吗?”
“我肯定会伤心啊!早苗,难道……”
“他们也会为你伤心吗?”
“我想,会的。也许他们不会表露出来。”
“是这样啊……星空,谢谢你来看我,但我现在需要静静。”
“早苗……”
“还请你快走吧,我爹在家里呢。”
待到星空带着担忧翻墙而去,早苗收起了笑容。她蜷缩着躺下,喃喃细语道:“可她们是神啊,我只是一个普通人……”
早苗又回到了第一节神学课上,年岁尚小的她尚未分清人神之别,所以她问出了那个问题:
“人可以成为神吗?”
她想起了异国的神话,有名为赫拉克勒斯的人就登上了神位。
答案很明显了。
“两位大人,早苗愿追随你们的脚步。”

神奈子回来的时候,面有喜色,脚步轻快。那个叫八云紫的大妖怪真有解决的办法,尽管还有许多问题——至少她老朋友的神命能吊住了。
然后她就看见自己的老朋友在门口的歪脖子树上上吊了。
……
“臭大蛇!你在早苗身上设的什么禁咒!我差点被你的麻将砸死!”诹访子的小拳头朝着神奈子的脑袋上猛揍。
“死青蛙!你还真敢对我的风祝下手!亏我这些年为你这条烂蛙命忙东忙西!”
“咕呱!”
两神纠缠了一番,最后她们还是一起站在屋顶上,早苗正在院子里打扫,她看见两神,笑着挥了挥手。
两神点头,算是回应。诹访子微微压低了自己的帽子,说:“她真的选择了这条路,她真的能走上了这条路。”
“你的孩子有这个天赋,不然你会想着吃她?”
“哼,我只是想吃你的风祝。”
“那你去吃她爹呀,他是前任。”
“他哪有水灵灵的小苗苗好吃!”诹访子嘟囔了一句,“我们现在又不吃人了。”
看着早苗身上那常人不可见的神性,神奈子面色复杂,感慨道:“傻孩子,为什么要追随我们?现在已经不是神的时代了。”

在那个叫星空的小伙子翻墙离去的那天深夜,早苗来到了熟睡的父母房间前,手上拿着一把剪刀。
诹访子在黑暗中注视着。
神是什么?
神是父,神是母,故神无父母。
她颤抖着用剪刀铰住自己的头发,眼泪不自主地溢出。
“你的生活不幸福吗?”有声音在她耳旁低语。
“我的生活当然幸福,爱我的父母,恩爱的恋人,还算富裕的物质条件,未来也没有阴云。”
“那你何苦放弃这些?”
“我……”早苗想起了在禁闭室里,诹访子可怕的眼神,现在她能理解那份眼神里的欲望与贪婪;早苗想起了神奈子常常在幼小的她的身后,无言地守护着她;早苗想起了神学课上父亲所念的“不增不减,无净无垢,遗世独立,神之境界”;早苗想起了星空,想起了神奈子说出“不是我们的时代”时那份平静,想起了晃眼的香水广告,想起了在水下的世界触摸到的神明本质……
“早苗,是崇拜神的风祝啊!对不起,爸!妈!”
“咔嚓”一声,一撮嫩绿的头发飘落。早苗跑走了,有晶莹的泪珠在空中滑落。
……
诹访子几乎醉了。剪刀铰合的一刻,神性的种子就在早苗身上扎下了根,而早苗还是人类之躯。这对诹访子而言——是无可抵御的美味。
她扑倒了奔跑着的早苗,扯开了她的衣服,堵住了她的嘴,粉红的舌头舔舐着早苗惊慌的脸蛋——接着就被神奈子留下的咒术轰爆了头。
……
与此同时,早苗父母的房间的门被拉开,她的父母正站在那里,母亲捂着嘴,已然泣不成声。父亲默默蹲下,仔细收捡那一撮散开的头发。
“这就是我们的女儿了,我们把她献给神吧。就像,就像东风谷早苗降世时那样……”

星空再见到早苗,已经是一个月后。他不是没想过去找早苗,可说来也巧,每次他想出发,都会碰上让他不得不去做的事,像县里的化学竞赛啦,自己配的溶液变色啦,导师逛红灯区被抓啦之类的。最后一次他到了早苗家,却发现门口挂着“全社进山修行”这样的告示,他只得怏怏而归。
他几乎不认识早苗了,尽管她模样未曾变化。不安在星空心里萌生,下了课他就跑到早苗面前。“早苗!”这声叫喊引得同学们窃笑。
早苗微笑地看着那只向她伸出的手,再看向星空那因急切涨得有些红的脸,她轻轻问道:“你相信神吗?”
星空一愣,“信,当然信,你就是我的神。”
“那你要永远陪在我身边。”
“当然,我发誓!”
“我听见了。”早苗说着,握住了星空的手。

“早苗啊,这段时间干的不错。”神奈子满意地冲自家风祝点点头,“能借用我们的力量,你已经迈出了坚实的一步。现在,你要发掘你自己的能力。”
“谨听您的教诲。”早苗俯身。
“神的力量来源于神性,你可知神性?”
“早苗不知。”
“你想想你是如何走上这条路的?”
“我想到很多神以前都先是出家修行。依着直觉吧,就这么干了。”
“不错。神性,就是淬炼的人性。就像金属里杂质越少,熔化的热就要消耗更多。”
“那神为什么需要信仰呢?”
“你说的是诹访子那家伙吧。她是信仰里诞生的,所以离不开。我要是没了信仰,大不了变成妖怪。”
“呱!我一回来就听到破镜子在非议我。”神奈子话音刚落,诹访子就从地下冒出了头。
早苗见她们又要拌嘴,连忙插话:“诹访子大人去忙啥了?”
“呱呱!我可爱的苗苗,我是为了咱们搬迁的事啦!你的神奈子可把咱们卖了个好价钱。”
早苗是早就同意了的。此刻她却是有些犹疑。
诹访子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苗苗你不跟过来也是无妨,我们在那边恢复了也能把力量借你,你为非作歹我们都允了。唉,只可惜吃不到苗苗做的炖肉,摸不到苗苗的胸……不对,脸蛋了。”然后她又沉入了地下。
神奈子留下两句话也消失在原地:“无需多虑,当断则断,我们是你的后盾。你现在是神了。”最后只剩早苗直直地跪坐在原地。

收到了早苗放在抽屉里的信,星空在这个周末一放了培训班,就迫不及待地骑着单车来到早苗家的后山。一路上他闯了六个红灯,多次惹得汽车车主们怒按喇叭。来到山下时,夕阳只剩下一个额头。
他直接把自行车扔进道旁的草丛,便向狭窄的台阶上奔去。有乌鸦自树林里飞起,叫声凄厉。山道上刮起了大风。
那山风呼啸,隐隐有声音叫着:“归去!归去!”
他置若罔闻。
看着那少年的背影,神奈子摇摇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星星慢慢从夜空中浮现时,星空看到了早苗。早苗今天穿着那套蓝白的风祝服,绿色的长发在微风中飘荡。星空一时痴了。
他把喉管用最小的力气触压,挤出一句几乎听不见的“早苗。”
早苗带着一如往昔的甜美笑容,轻轻地一个“嗯”让星空骨头都酥了。
星空如他的名字一般飘到了星空,那皎洁无瑕的月就是早苗的面容。在这甘美的梦里,他听见早苗说:
“跟我走吧。”
“去哪里?”
“去另一个世界,存在神的世界。”
星空只当是早苗的玩笑,便笑着说:“好啊!”
“那你回去收拾行李,和……叔叔阿姨告别吧。”
夜里风有些冷。
“苗,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不懂啊。”
“就是字面意思。”
“哈,哈,早苗你原来也会开玩笑啊。”
“你当这是玩笑?”早苗的笑容凝固了。
“我觉得,我觉得……”星空的脑袋终于冷却了一些,不自觉地退后两步。
“我该看医生,是吗?”早苗的脸垮了下来,语气变得寒冷。她一步一步压了过去。
“你也许要出去散散心。北海道?神户?我陪你去。”
“你还是,不相信神?”早苗的眼里含满了失望。
“我也无奈啊。”
“即使是这样?”早苗张开双手,身躯微微浮起,飘在空中。
“唔?这是什么魔术?”
“是神迹。”
“好好好,是神迹。早苗,我觉得吧……”
“你不愿跟我走,对吧。”
“这太荒谬了,早苗。”
“还记得你对我发过的誓吗?”
“我……我回去问问我的父母。你冷静一下。”
“你不愿意遵守誓言。”大滴大滴的泪水涌出,早苗的模样让人心疼,星空却越发烦躁,脑子一片混乱。最后,他尖叫着向山下跑去。
“星空,我是喜欢你的。我,不想和你分开。”早苗飞了起来。
她从天而降,压倒了狂奔的星空。星空嘴里发出“嗬嗬”声,躯干颤抖着。
“我喜欢你,星空酱。”早苗的眼睛闪着晶莹的光,含情脉脉。她深深地,吻上了星空的嘴唇——
“咔嚓”一声,是星空脖子被拧断的声响。
“我们会永远在一起了。”
……
星空的颅骨被钉在神社的西墙上,一同进入了幻想乡。它就像孩子的第一张奖状,被父母贴在墙上。
这是早苗的第一个奇迹,不朽的爱人之颅。

灵山之上神风起,守矢一家三神来到了众神眷恋之地。她们复兴了神的荣光,神社前的参拜者络绎不绝,信徒与日俱增。这一切都离不开神奈子的努力,她就像她用的武器——御柱那样坚固可靠。早苗则是神奈子的代言,遵循着神的教诲。至于诹访子,她却像越活越小了,啥事不管,散漫于山间,骚扰天狗姑娘……咳咳,和天狗河童们玩乐。
……
早苗磕了药,沿着槐安通道上了月球。神社因为外面风声紧,没有开门。两神坐在殿后的湖心亭。阴云连日,这个午后雨下了下来,湖面上如万千莲花绽放。
两神吃着小菜,喝着酒,欣赏这美景。
“早苗最近和灵梦挺亲近的。”神奈子聊着聊着就提起了这茬。
“说是去看分社的情况,哼,看那个野蛮巫女去了吧。”诹访子语气酸酸的,“咕噜”一下把一杯酒灌进肚子。
“那孩子有几个朋友不容易。”
“朋友,朋友,哼!”诹访哼了一下,不再说话。沉默了一小会儿,她闷闷地说了句:“她是想成神的啊。”
“神也是多种多样的,比如那两个秋神……”
“受限于节令,无勃勃之野心,小神尔!”
“山脚下的那个流雏如何?”
“无人供奉牺牲,漂泊山水之间,名为神,实为妖,非神也!”
“我们进结界之时,在后门所瞥见的那个秘神,她的气势可是需要我们联手对抗。”
“时吾等力量未复,故需联手。其为大神也,虽然,彼神职何止百千,神性或有缺。”
神奈子把筷子往桌上一拍:“你看我如何?”
“你?”诹访子冷笑,“半老徐娘,刚愎自用,连信仰都不会收集。可悲,可笑!”
“臭青蛙,想打架是不是?”
“我就不一样啦,游戏自然之间,神姿优美曼妙,信徒自然追随,饮天地之精,食世间之华,比你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有种你别回来吃饭!”
……
两神最后还是打了场弹幕战,累得气喘吁吁。
她们坐在亭子的顶上相互依偎着。雨渐渐小了,天边一条彩虹若隐若现。
“你确实比我更像一个神明。”神奈子突然这样说道。
自洩矢之国的大战之后,两神的命运便纠缠着,直到今日已然是一个死结。神奈子在那辉煌的昔日创造过比在这妖怪山一亩三分地里更宏大的事业,后几经起落,如在远方大洋上航行的小舟。而她一直注视着诹访子。
诹访子始终随性而为,将喜怒加于自己的信徒之上。然后,护佑着她治下的那片土地,静静地等着时代把她埋葬,直面那毁灭的结局而纹丝不动。这是她的神性。
“真正的神明……现在怎么可能有。谢谢你,八坂,我也要谢谢早苗。我抛弃了我的水土与誓言,但我活了下来。”
“你现在也会说这种话了,呵呵。”
……
早苗在晚饭桌上说起了这次去月球的经历,当她说到那位纯粹的复仇者时,两神面面相觑,然后爆发出大笑:“想不到现在还有这样的神存在!”这阵笑声搞得早苗摸不着头脑。
诹访子用筷子拣起一颗黄豆,盯着看了一会,然后叹息:“但这样的神,太悲哀了。”

时间流逝的很快,早苗因为是现人神的关系而青春依旧,当她看到病榻上的灵梦的满头白发时,才惊觉已经百年之久了。
灵梦的脸皱得像十二月的橘子,瘦到皮包骨的一对爪子还紧紧抓着一个珠光宝气的匣子。见到早苗进来了,她咧开嘴,露出仅存的一颗门牙。
“好久不见了,早苗。”
早苗把左手搭在灵梦的手上,右手去摸灵梦的脸,神情哀伤。“你真的要走吗?灵梦。”
“我活够啦!本来博丽巫女很难活过30岁的,多亏了你们带来的技术——咳咳!”
“你不害怕死吗?”
“我怕没钱!至于死——四季她敢判我黑我就把她当年输给我的事——咳咳!”
“确实是你能干的出来的事。你也没怎么变。”
“我是博丽的巫女啊。”
“你完全可以走上我的这条路,几位贤者很喜欢你,不会……”
“我是博丽灵梦。你不用劝我了。”灵梦阖上了眼。
早苗默默退出去,在门口她回头看了一眼,要把自己的密友永远记在心里。她的脖子上,多出了一根挂着宝石的银链。
这是奇迹——时间琥珀,存住了刚才的那个瞬间。
“如果我走了,”灵梦突然说道,“就把魔理沙的通缉令撤销吧。她在摩多罗那里困得太久了。”
“好。”
“对于你,早苗,我祝你幸福。”

又过了几年,早苗发现自己的身体开始不听使唤了。
“人类的躯体毕竟是有极限的。是时候放弃了。”诹访子摸着躺着的早苗的脑袋,满脸欣慰。房间外面嘈杂不断,神奈子的号令声格外响亮。她正指挥着河童布置场地。
“我会变成神奈子大人那样吗?”早苗的眼里闪着星星。
“她是天生的神灵。你呀,你会变成我这个样子。”
“变回小孩?”
“找打是不是!”
……
化神的祭典,本来是严肃端庄的。然而入乡随俗,祭典被开成了大宴会,宴会上都是熟面孔,包括那道多年未见的金色星光——只是那道星光旁边,再也没有一只红白色的蝴蝶了,这届的博丽巫女古板许多。那位普通的魔法使正独自一人喝着闷酒,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诹访子混进了天人那一窝里拼酒,丢下神奈子一人照顾早苗。在满腹怨气的神奈子的搀扶下,早苗一一与来客碰杯。每喝一杯,早苗就感觉自己的躯体麻木一分,最后坐在魔理沙旁边时,她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皮肤和躯干了。
魔理沙从走神中回过神来,把手里的盏子与早苗手里的杯子轻轻一磕:“恭喜。”
“灵梦虽然一直是个人类,但她拥有神性。”早苗饮尽杯中酒后,突然说道。
魔理沙一颤,问道:“神性,是什么?”
“纯粹,即是神性。”
早苗说完,就在神奈子的搀扶下离开了。
魔理沙看着她们离去的背影,眼里有泪光闪动:“我,舍不得。”
……
灵梦离去的第十年的忌日,魔理沙在灵梦的墓前自尽。那天的星空璀璨,很美。

宴会还在继续,而早苗在这喧闹冲天的欢笑里,独自走上那中央铺好的石板路。那些石板未经雕琢,棱角分明。早苗脱下所有衣服,一丝不挂地走了上去。而诹访子与神奈子在这条路的终点等着她。
不听使唤的躯体让她走得前摇后摆,跌倒,再挣扎着爬起。她留下了一行血红的行迹,但她没有感到丝毫的疼痛。喜,怒,哀,惧,爱,憎,欲,记忆如沙一般流走。这样下去,她什么都不会剩下吧。
“早苗”所代表的躯体已经空无一物。
在这片空洞中,有个声音响起了。
“早苗,是崇拜神的风祝。”
旧躯如尘埃般风化,蛇蜕下了它的老皮。早苗张开了眼,看见了诹访子和神奈子的笑容,两只手被她们分别握着。来宾们高举酒杯,齐声欢呼。
自此以后,只要诹访子与神奈子存在,那么名为早苗的神就会存在,做她们的风祝,休戚与共,不可分离。
这是早苗作为人施展的最后一个奇迹,也是名为早苗的神的第一个神迹。


ps:我的一位网名昵称“星空”的网友正好在我写的时候撞上枪口,我就拿他祭天了(滑稽),绝对没有恶意。
发表于 2021-11-8 23: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大佬,是刀子,爱了爱了

点评

谢谢!  发表于 2021-11-9 21:2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1-9 00:04:46 | 显示全部楼层
明明是玻璃碴,我却当作糖咽了下去。
早苗最后大概也会变成这样吧。
不过我记得看过一个手书说灵梦死后因为幻想乡大家的信仰成为了神社的神明。

点评

除了魔理沙灵梦那里,我没写刀啊,你们怎么都说是刀?  发表于 2021-11-9 21:28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1-9 08:39:50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感觉一直挺合情合理的,但早苗为啥要拧死星空我是没整明白

点评

他在神(早苗)前发过誓。我是想体现“神”的一面。(病娇早苗嘿嘿嘿)  发表于 2021-11-9 21:2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1-10 18:34:5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关注点居然在最后的ps 233333

点评

告诉你个小秘密,献祭群友会获得好运哦(滑稽)  发表于 2021-11-11 08:4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小黑屋|手机版|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21-11-27 21:50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