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2227|回复: 1

[转载作品] 一场戏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1-16 18:31: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是墓里查翻译为在牡蛎茶的墓里找文章,以后会以东方同人创作加一节原创的形式发表牡蛎茶停止活动前的作品,一日一更。



正文部分:
  我走向镜子,在镜子前说道:“你好,我叫铃仙·优昙华院·因幡.我想你已经品尝过了主菜,那么我请您品尝这餐后甜点.”我背过身去,“如您所见,尸体就在那里,我放走的小孩一定会报警的.”我看了看敞开的后门又转过头看向镜子,“那么,在真正的警察来之前,也请您放下顾虑,尽情地享受这段时间吧.”我捧起尸体,“也请你配合一下,先生.”
  我走向前门,推开后,站在室外,将门关上,拿出一串钥匙,对着钥匙模糊的镜面细声说:“现在,我是这家的夫人.”将钥匙推入孔中,旋转,不到一圈门打开了.进入室内,我脱下外套,与包一起丢在门边,看着地板上的血迹,我来不及脱下鞋子,顺着血迹走到了卧室,我发现丈夫的尸体,靠在床边,面部的血液已经结痂,床上的枕头被血染红.我顺着门框滑倒在地,不知道凶手是否还在的我,捂住自己的嘴,让我的哭声尽可能的变小,我爬行着到丈夫身边,握住他的冰凉的手,泪水滴在地板上铺着的毛毯上.看着盛满鲜血的烟灰缸,我的悲痛稍有缓和,我想到我的孩子,已经无需顾及凶手的存在,我现在就要找到我的孩子,我抄起烟灰缸,站起身,挪着步子,到孩子的房间,房间的门半开着,缓慢地推开门,房间内,还如往常一般,翻找中,我在床下找到了已经睡去的“孩子”,我将他抱入怀中,强忍着泪水说:“你安全了...妈妈在这.”显然,我的话语声让孩子醒来.我捂住他的双眼,走到客厅,抄起电话,在电话簿上随意挑选了一个号码,拨打过去,对方接起电话.
  “喂,你好.”
  “妈妈.”
  “什么?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肯定我不是你,的妈妈!”对方说完便挂断了电话.我在安静片刻后,对着空电话说着我下面的台词.
  “我这出了点意外......孩子,先送到你那边住...谢谢妈妈!”将电话听筒放下,我坐在沙发椅上,等待着,看着墙上的挂钟,我笑了笑,看着电视屏幕上的我,抱着一个玩具熊.我放声大笑并说:“那个小孩明明可以不用放走的,现在我就能抱着他了.”站起身,走到电视前,“抱歉女士,我刚才的行为一定影响到您了吧.不过还请您继续看下去.”我抱着“孩子”走到室外,将“孩子”扔到路旁.推门进入,坐在刚才的沙发椅上,问:“是不是该报警了?”找出手机,颤抖的手点着屏幕上的数字,摁下按钮,“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我要报案,我的丈夫被杀了......谢谢您.”
  门突然被敲响,我在惊吓中站起身,门又被敲响,敲门的人还喊着一个人名,我想那个人应该是真正的夫人,钥匙插进锁孔,我站起身,躲到卧室,锁上门,躲到床底下.正门被打开了,两个脚步声,明显更重的脚步声向我走来,在卧室门前停下,她狠狠地拧了拧门把手,门没有被打开,一阵钥匙声后,门依旧没有被打开,我猜她会撞门,但一定撞不开.正门处又有两个脚步声传来,明显更重.模糊的交谈声中我听到后来的两个人是警察.我爬出床底,站在房间中,环顾四周,我把尸体放在我的脚边,又把血血摸在我的衣服上.站在门前,做出要戴手铐的动作.最后我对门外喊道:“凶手在这里!“我喊完后门外乱作一团,警察撞门而入.他们拿枪指着我,我举起双手说:“我随时配合.”警察在我手腕扣上手铐,押到车上.我被逮捕了,最后审判我流放到地球.
  在马上就要被流放到地球时,看守问了我一个问题.“为什么你当时不逃跑?“
  我说:“当时我正沉迷在一场戏剧中,失去了理智,剧本指示我要留在现场.”

别册·《狡》序:


  
是清晨,屋前林中,霧水朦朦。鳥兒仍在等待,等待風吹拂樹林,從葉浪中,飛向天空的一片旭日紅中。
自行車鈴聲響起,駛過覆轍露水的公路,友子打開大門,與父母相告別。走出院子,走下樓梯,下到行道,身旁公路,行車緩緩,帶來徐徐微風,拂動髮絲輕舞。至林之盡頭,一棵辛夷于壁崖,白花下,旭日浮出水面,緩緩波浪,船上傳出悠悠歌聲,水鳥鳴叫為輔。友子信步路上,走著走著,向著學校的方向。直到,友子看到眼前地上,落著幾朵白牡丹,友子將其拾起,放入背著的大長筒中。
又向前走着,走過有絲竹樂聲傳出的公園,到達學校,友子踏上石階,一共壹佰四十四階的石梯,直達山頂,校址原爲古時的宗教場地,可現在除了民俗愛好者,沒人去瞭解神了。夏時的風景,本是顔色艷麗,可山中有褪不去的一層薄霧,把顔色調淡了。
友子坐在教室中,同室下的學生,或望著窗外,或趴在桌上睡著,鮮有人説話。窗子開著,有隻知更鳥從雪松林中飛出,起先停在校舍旁的石凳上,慢慢地走來,再飛上窗沿,落在長筒上。友子撫了撫它,讓它跳到自己的書本上,爪子沾著泥土,書頁上留下小脚印,“你能爲我帶只花來嗎?”友對鳥說。它停在平家衰落時的句子上,望著友子,一會兒便飛走了。
        下次見它還是午後,物理課聽的友子昏昏欲睡,遂她把長筒打開,倒出不少花,她一個一個的撿起,放在桌洞中,鋪開,望著各色花朵,友子提起些精神,可有看得凌亂,就先挑出寫,分期類來,花香幽幽撲來,友子便想起在何處拾到它們。
在她心中,一個以花兒為路標的,地方慢慢建立起來。那隻知更鳥又飛回來了,銜著一朵白花,友子拿在手中,冰冰的,靠在鼻尖嗅嗅,還有冬天的雪味。“謝謝你哦,這個是回禮,插在巢邊很美的。”友子將早上拾到牡丹送予知更鳥。鳥兒飛走,友子將白花插進襯衫的口袋中。冰涼涼的風,讓友子慢慢睡去。
        醒來,已是放學了,幾個同學笑著對剛睡醒的友子,聞著一些不知道的地名。“欸!這都是我睡覺時候説的嗎?”友子捂著羞紅的臉,埋下頭去,操著哭腔説。
  




发表于 2023-1-16 22:37:36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一样的混沌风格啊(
感觉第一篇东方元素完全可以去掉了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小黑屋|手机版|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24-2-21 13:39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