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2572|回复: 11

[中短篇] 【轻科幻背景,爱丽霖】工造研究员的日常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4-21 13:37: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霸主辅助军军官 于 2023-4-21 13:39 编辑

博丽星时间凌晨,玄武之泽研究所内
  对于治国理政大体沿袭《人之领法典》的幻想工造来说,闪烁萤火与点点星光的此刻明显并非常规的工作时间,而研究所里也仅剩 零星的灯光向周围宣告着自己的存在。
  “咕噜,咕噜,咕噜~”苦涩的黑咖啡在如今的半妖眼中,似乎如白水一般平淡,他只是机械地将其咽下,或许并不是因为失去了味觉,也并非他不解其中苦涩,只是有太多更苦闷的记忆灌入脑海。
  身为幻想工造玄武之泽研究所无名之丘030号科组的首席研究员,他最近已然称得上是心力交瘁。还未及苦味散去,脑海却又一次在周围一众“滴答”作响的各式仪器的陪伴下,激荡起那些失落造物在无数岁月中凝结成悠悠回音,或是激烈,或是悠扬,亦或是沉闷,但唯独不变的是,都带着辉煌过去的映衬下最深刻的孤寂与毁灭时的悲怆。
  他站起身,想摆脱这一切,并朝着休息室走去。
  他不由得想起留守在老屋中的莱卡,那只因为种种疏忽错误寄宿于机械之躯的小小动物灵。当初收养并起名的初心本为纪念在踏入太空时代的前夜中那只最为人所知晓,经历过至深的孤独的小狗。而自己也曾暗自发誓不会让他再体会那样的孤寂,如今却独留这份承诺拷打着他的内心。
  尽管白发金瞳的他曾经那显得有些胡闹和毫无干劲的经营行为看起来十分粗线条,然而曾在南柯一梦中为外界女学生所打击的他实属心思细腻。而对于他这样的存在,思维一旦发散,便覆水难收。
  他翻开一份旧相册,一份在这个时代少有的实体物件。
 楼主| 发表于 2023-4-21 13:40: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霸主辅助军军官 于 2023-4-21 13:42 编辑

   一边踱步,一边端详着小小相册。“相机并不会摄取灵魂哦;相反,它们可以将时光凝固,在镜头闪烁的时候把这一刻化为永恒”,翻看着已有些泛黄的图景,他不由得回忆起多年前那位游走于境界中的记者。他开始怀念旧屋时的岁月,怀念那些被打搅,被“洗劫”;充斥着闹剧,并不罕见的争吵,从不缺席的烦闷但是亦不缺少温情与互助的小小境界内众人共同度过的岁月。
   实事求是的说,他的过去,深究起来并不是那么洁净的纯白,他也并非何时都如此怀念。而他的理性也告诉他,如今的状态,更多是受到了那些失落造物的影响。但无论是对于小小村落里的救赎与恩师,还是见证成长的亦敌亦友的二人,亦或是……
   就在他追忆似水流年之际,身体的现实却似乎并不允许再让他再这么神游其中。“额……”曾在境界内堪称“百毒不侵,水米不入,终日不眠”的他如今在外界已然到了极限。
   他顿感眼前一黑,失去意识前,最后感受到的是愈加急促与接近的脚步声与最后那一份温热的触感。或许,还有对他名字的急切呼喊。
   朦胧中,他似乎又回到了那一刻。

追忆似水年华

追忆似水年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4-21 13:43: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霸主辅助军军官 于 2023-4-21 13:44 编辑

   似乎回到了那一天下午,年轻的学徒钻研着自己的初版魔法道具,执著于制作与参考魔导书的他过度沉浸于自己的世界,以至于那一位他生命中的贵客入店的时候,他浑然不觉,以至于全然忽视了自己本该做到的待客礼仪。
   当然,对于那位出身人类的青年魔法使而言,这一次本就更多是乘兴而来,为的对于手艺精湛,设计精巧的道具本身;运气在线的话,或许还能在采购些许上好的布匹与人偶材料。
   除此之外,她并未有太多期待。
   然而,造化总爱弄人,哪怕双方凑起来也不过半个人。
   当返场的热情掌柜招呼自己的伙计接客,被强行从自我世界中生生拽出的半妖店员这才注意到店中来客,顿感尴尬与为难,除了道歉与临时的接客礼仪外只剩手忙脚乱。
   人偶师也将注意力放在了失职的青年店员上,不知是真的被逗乐,亦或只是出于辞令,眉头稍稍舒展着。
   鬼使神差间,傀儡使察觉到了他手上那半成品与周围堆叠着的,翻开的或是简单散落的魔导书。惊喜之外,指导与谈笑中兴致勃勃地缩短着二人的距离。不知不觉中,夕阳映在了少女上,倒映在青年眼中的,是轻柔而得体的言行,沉稳而不失活力的气质,绸带翩翩,金发碧眼,眸中带笑,温婉可人的闪耀七色。
   不知不觉中,夜幕降下,盛况散场,唯有恩师笑吟吟地轻拍他的臂膀,似乎看到了本无法触及的自己爱徒的美好图景。
七色闪烁与恩师暖阳,映入了他早经风霜的心田。
   后来,稀客成了熟客,年轻学徒技艺也随之突飞猛进;出师之日,恩师为他细细整理行囊,百般叮嘱,耳提面命,唯恐关照不周,误了弟子前程。
   再后来,便是境界内那史无前例,恐无后人的变革时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4-21 13:45:39 | 显示全部楼层
   尽管如此,对于古道具屋而言,过去的经验告诉他,只要不是首当其冲,一般在异变中也能相安无事。
   毕竟,就算是威胁最大的付丧神异变,也未能在他眼皮底下掀起半点风浪。
   而这一次,他也并不知道,更没有动力去知晓其中细节,他只是察觉到近期无缘冢的外界尸体与物品丰富异常。
   这也是因为他已经无心于除收集外的它物。
   那本是一个午后,就如之前一般寻常,寻常到两人仅仅是坐在店铺里,就着带来的,或自备的茶点,闲聊双方的生活,分享各自的研究与进展。
   这次到访,魔法使带来的便是近期人偶的研究进展,心得与苦闷,在时而热烈,时而平静的氛围中,两人不觉时间的流逝,只是一轮红日西陲。
   傀儡师正准备如往常一般道别,店主却察觉到异样。
   “爱丽丝,你还造不出自动人偶,对吗?”
   “你可真会哪壶不开提哪壶啊,诶……”
   人偶使本想嗔怪面前人不解风情,愚笨迟钝,本已过去的话题为何……
   然而,映入她眼帘的是既出乎意料,却又在情理之中的一幕:人偶中自己最珍视,偏爱的,同时也是研究的半成品,被称为“上海”的存在,如今却依偎在半妖脸旁。
   人偶似有灵性般,本空洞的眼神中是少许不舍,应面无表情的脸庞带着些许牵挂,甚至连嘴中也喃喃着二人的名字,而就在她念到“Su”这样一个音节时,却已被魔法使飞身夺下。与其说是步行,更不如说是飞翔一般冲出了店门,如一片红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4-21 13:49: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霸主辅助军军官 于 2023-4-21 23:19 编辑

   至于店主呢,他能做的,大概仅剩苦笑。
   然而,这样的场景,他并不反感;不如说,他甚至有些怀念。
   亲密友人相处的岁月中,略微逾距之行时常发生,而每次,大多不过忸怩过后,便回归日常。
   只是,这一次与过去任何时候都有所不同。
   她似乎在躲着他。
   门前的小路不见缎带之影,店中再无西点之气,桌上亦少熟客之杯,面前不复良客身影。
   霖之助并不算太多愁善感之人,只是他并不擅长应对改变。何况,他知晓其中缘由。
   然而,人偶使似乎并不愿意彻底将心声透露,而他也并非无畏之人。
   有道是,时间是最好的良药,将心中的一切抚平。而他们,似乎也渐渐回归平静。
   再后来,待他长兄如父,亦师亦友的二人视他的店面为乐园,商品为玩物,已是数十年过去。从她们关于异变与日常相处的话语中,得知如今的她,亦如自己一般有着莫名的冷气。
   这时候既是他在境界中最后的充实日常,亦是变革前夜。
   他对这些变革本也以基本置之事外的态度,无论是对于糅合了古往今来的奇异事物还是人妖关系“不合常理”的缓和,亦或是自己熟识之人的消失与外界之人的爆发性增长。
   直到听闻境界管制的变更与某位忌惮的妖怪贤者的一纸动员令将他送到了一直抱有极大憧憬的外界。
   在博丽星的地表上,他感受到了观念的碰撞与革新,触碰到了未曾想象之物,他似乎又回到年少那个热忱年代。
   在技术发掘与鉴定培训和测试中,凭借着与生俱来的能力与回归的热情,他表现相当优异,一步步来到了如今玄武之泽研究所。
   然而,回归激情岁月的他再次安顿下来之后,身边人早已不复。尽管这些时日里对他暗送秋波的并不罕见,他也确实有想为未来翻页的冲动。然而,短暂的荷尔蒙的冲击过后,内心深处那隐隐的阵痛还是让他未能付诸行动。
   自己果然并非勇敢之人,那位内心深处仍是风雨中的小小半妖的研究员这样想着。

回忆.png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4-21 23:21: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霸主辅助军军官 于 2023-4-21 23:23 编辑

博丽星时间下午4时,玄武之泽研究所81号医务室内,
   如果说颇具时代感的时钟一刻不停,是试图以自己的指针丈量时间的尺度;滴答不停的医疗仪器片刻不息,是专注于评测病人躯体的数据;那么端坐在病床前的魔女,则是希望见证病榻之人的复苏。
   她已经保持这种状态有些许时辰,时间在她身上仿佛已然凝固了,如同真正的洋娃娃一般。或许唯有规律性的呼吸,面庞的血色与随之的微微起伏,才能让旁人察觉时光的潺潺流水与女孩身上的生命气息。
   至于人偶般的本人,平静如水的外表下,却是波涛汹涌的思绪。
   与他的再遇,已经是四天前的事情了。尽管再没有什么散发着粉红泡泡的交际与事件,却还是紧紧攥住了她的内心,拨动着最深处的旋律。
   她本自认为自己对这些年月里自己内心的变化与感情的波动一切尽在掌握,自以为早已从过去的阴影中走出,相信自己曾经的人类之身与思维方式会赋予自己超乎一般神秘存在的适应能力与变通程度。
   然而真正看到阔别多年的友人步态不稳,甚至仰面倒下、失去意识之时,她却从生理到心理都绷成了一条直线,所谓的优雅姿态与喜怒不形于色在这一刻统统被抹去,徒留最原始,却也最坦率的担忧,恐慌,以及最无边的恐惧。
   当然,若仅仅出于对他人的善意与自己的品格,换作任何人她都会有如此反应;然而这次,她内心的呼喊不比声带与空气的剧烈振动清静多少。
   想到这里她自嘲般地叹了口气,脸上夹杂着复杂的苦笑,静静端详着沉睡之人的面庞。
再遇之初那深重的深色眼圈已然淡去,多日劳累的苍白面庞也被血色夺回,心力交瘁的粗重呼吸早已回归平缓规律,皱成一片的眉毛也已重返舒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4-21 23:26:5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几天他睡得可真沉啊。那段时间他到底在搞什么啊,看这样子肯定既没好好吃饭,更不好好睡觉,把灵力稀薄的外界当结界的家里,不就是纯纯糟蹋自己身体吗……
   她不由得这么想着,嗔怪着,仿佛是他的青梅竹马,亲人,家人,监护人,或者什么别的亲密存在似的。担心,放心,安心……各种各样的心情交织在她心底缠绕,交错,如彩虹一般,化作七色浮现在她的心头,她的眼瞳,她的神态。
   上次这样近距离观摩着他的沉眠,为他心忧,又都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呢。
   想必已经是很久以前的时候的事情了吧,反正多少细节都已经记不清了的样子。
   大概只是一个平常到不能再平常的下午,少女走进了日常到不能在日常的店铺,看见了正常到不能再正常的场景,唯一有那么一点反常的莫过于他倚靠在椅子上的熟睡模样以及自己好奇心,求知欲与一点点的坏心眼的举动。
   她远观,她近视,她探身。全方位,多角度地观察了一遍又一遍他的睡貌与素颜后,确认他的熟睡后,少女对店主之位动起了心思。尽管真正的店主仍占据着本位,但坐在他的膝上之位,以店主姿态的陌生审视这家早已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店面,似乎也是新奇到不能再新奇的体验。何况,她对自己的轻盈的举动与体重很有信心,至少不会惊醒熟睡之人,哪怕他并不算完整的人。
   这计划似乎很完美,至少那时候她是这么认为的。
   不要问这是什么常识,不过只是少女的一时兴起,遑论结界本身就分隔了常识与非常识。
   不过无论如何,小小傀儡师的判断很正确,他确实睡得很沉,也确实有了不同的视界,似乎也看到了不一样的店面,一切是那么得有新奇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4-21 23:29:5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过她没有想到的是,膝上之位对她而言是那么的舒适,他怀中的体温是那么柔和,这如同在父亲,或是兄长怀里撒娇才有体验让久居他乡的她燃起了如此的怀念之情与亲切之感。然而他终究不是她血脉之人,她身边似乎也升起了些许粉色的氤氲。
   然而更让她没想到的是,熟睡的他睡相是如此的不安分,突如其来的环抱让她完全猝不及防——背上充分传达的体温,紧贴才能感受到的胸膛起伏,耳边传来的规律平稳但略带炽热的吐息。
   她一时心急气乱,尽管单纯按岁月,以人类的尺度而言本不该有此种独属于青春的躁动。
然而,早早进阶魔法使的她,不仅仅生理永远停留在了那一刻,心理也随之继承。逞论妖怪本就单纯而几乎一成不变,简直就是复杂而多变的人类心灵的反面。
   不过那些繁复的理论仅仅能解释她这过度反应的原因,并不能阻止她内心化学反应的进一步激化。
如同膝跳反应一般,她弹射起步,带着对于周围被吓跑的惊鸟与妖精不可名状的尖叫,手忙脚乱地想要挣脱这不合时宜,当事人却毫无意识的拥抱。
   后来怎么样了呢?她不由得想要进一步追忆起来,然而脑海深处若隐若现大锁让她不禁知难而退。“想不明白的事情就不要去想”,这句话却回荡在她的脑海中,让她哑然失笑,什么时候,她也变得他一般了……
   一定不是这样的,她几乎是下意识地这么断言,脸上的红润却多了几分。
   不过,那次的结局,大概也是如同上一次那般黯淡收场吧,毕竟他是那样的草食系,那么的榆木脑袋,那么的水米不进,对,就像那些女孩说的一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4-21 23:32:17 | 显示全部楼层
       她这么想着,明明是气话一般的展开,气势却是越发低沉,似乎要抬不起头一般的颓丧。
   不过往好了想,草食系的他想必也不会轻易被其他存在夺走,自己本就想好了,来日方长,自己只需要在他身边,终究会有水滴石穿的一天。她似乎又一次振作了起来。
   不如说,对草食系有任何速成的想法本就不现实,甚至可以说是天方夜谭。
   可是,当初的自己,又为何如此急切呢。
   她想不明白,但“想不明白的地方就不要去想”又浮现在心头。
   不对,肯定哪里搞错了,她如此断言到。
   不过在她得到确切答案前,仪器的提示音将她从沉思中拽出。
    诶?
   “检测到体征波动,病人预计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4-21 23:39: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霸主辅助军军官 于 2023-4-21 23:42 编辑

  “我这是……?”金色的眼瞳在缝隙中若隐若现,透过下意识放在眼前的手掌的间隙,映入视界的是熟悉又陌生的一抹米白。
   这里是……医务室?
   他意识到自己记忆的断层,不过并不难推断出,他是被人发现并送到了这里的。
   啊,麻烦人了吗……得好好道谢啊……
   他正欲理解自己的处境,然而从他耳畔传来的,却让他始料未及。
   仿佛穿透了春秋数十载一般,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啊,你醒了?”
   “啊啊……”
   “真的是,你就这反应?真不愧是绝食系呢~”
   “什么绝食系啊……真失礼……”
   “啊啦,咱有说错什么吗,水米不进的店主先生?”
   “嘛……”
    虽然还没完全支起身子,戴好眼镜,但半妖却似乎已经能看到久别之人那带着些许戏谑的表情。
   数十年的光阴对于人类而言可能已是一生,然而对于非人存在而言不过是生命的中的一个不长不短的阶段;更何况相对于人类的多变与进取,非人存在更像是对立面的永恒与停滞。
   所以,他很轻易地就感受到了友人熟悉的面庞与些微的表情变化。
   然而,他还是察觉到了些许陌生。
   “你变了……”
   换作曾经熟悉的她,是绝不会开这种举重若轻的玩笑的。
   他戴上眼镜,坐直了身子,
   “你不也一样吗,霖之助先生?”
   “如人偶般”,这是他脑海中浮现的,再熟悉不过,却又有些陌生的词汇。
   绝不仅仅只是因为旷日时久,再遇斯人。
   他是如此笃定。
   傍晚的阳光透过窗台充盈着整个房间,徐徐的清风又使其不显燥热,暖黄的光晕为精心布置的病房更添增了不尽的温馨,如同为这幅画卷增添了柔和的底色与光影。
   而画面正中的,最善于使役人偶的七色人偶使,此时此刻却表现出少有的亲力亲为,伴随着随风飘逸的缎带与金丝,手中的刀具仿佛随她所召唤的一般规律地旋转,将连续而呈条状的果皮置于身后,一切是那么的游刃有余,就如同曾经陪同并见证她身边人偶的诞生时候一般的轻车熟路。
   她湛蓝的眼瞳是那么地柔和,似晴空,似暖洋,他甚至有种自己的灵魂似乎能在其中获得安息的错觉。

病房里的爱丽丝.p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小黑屋|手机版|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24-2-21 12:11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