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1748|回复: 0

[考据] Th19自机角色剧情定位ver0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5-21 01:31: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院长each 于 2023-5-21 01:46 编辑

  Th19有太多自机了,而每个自机角色需要和足够多的其他自机角色有共同话题,才能方便ZUN写出完整的一条剧情线,以及任意2名角色之间都会有的PvP对话。换言之,凑不出足够多共同话题的角色就难以被ZUN选为Th19的自机。另一方面,和Th19各主题高度相关但和大部分自机角色缺乏共同话题的旧角色就会出现于相关自机角色的Ending剧情中,也算是再次登场了,这种登场角色理论上没有名额限制,但如今基本上已是一个Ending有1-2名,且各Ending中必然有其对应自机之外的角色是新登场于该作后半(不包括主线Ending之后不再自带Ending的ExStage)的各大Boss。前文(https://bbs.nyasama.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852963)已经讲过,灵梦在Th19中负责畜生界主题,直奔畜生界的途中遇是遇到了批评她一根筋的魔理沙、阿吽,但这2名角色都没有容易说服灵梦改变既定方向的立场或能力。大部分其他自机从幻想乡出发,是根本不想去、不会去也去不到畜生界的,因此Stage4的Boss角色特别需要是个能说服灵梦掉头的角色。或者反过来说,正是因为先设定好了这个角色,ZUN才特地接连写下了灵梦不接受魔理沙、阿吽的异议的桥段以示说服力的云泥之别,灵梦则将于其Stage4在这个Boss角色的影响下掉头,前往和其他自机相同的地点。


  近10年来以及之后多年内,东方官方作品剧情的大方向都是地狱,但现阶段的小方向是龙宫以及鬼岛。东方世界观下已知就连妖精都可能受怨灵影响而变成恶鬼,人类当然也会,但是关于人类之外的兽类,赫卡提亚就没说也会。这是因为日语对“鬼”字的定义为言行超脱规定的残忍之人,和规规矩矩受气的凡夫俗子间的区别就像野兽和家畜之间的区别。登场于Th19通用机制中的畜生界动物灵就都是前者,不需要从后者变成前者,而且已知可能都会说人话,所以不需要华扇成为自机来同时和动物灵、Boss角色对话。至于自Th19剧情一开头就偷偷凭依于灵梦的野狼灵,因为它没有主动暴露自己来赋予灵梦力量,所以不影响Th17ExStage中早鬼所说的下次和没有野狼灵助力的灵梦打架一事,即Th19中野狼灵的出现不会阻碍早鬼成为自机,借它怂恿灵梦前往畜生界的早鬼反而需要在End中或者作为自机亲自露面来解释此事。至Th18.5,萃香已有对应卡牌,而华扇、勇仪依然没有,可见ZUN至少在当时还没想要把华扇写作Th19的自机,不然大可以提取写出华扇的1张而非萃香的一张。萃香是有鲜明的地盘意识,但她就如今直接关系到她的地盘(不包括幻想乡的了)问题和畜生界起纠纷的桥段已见于《东方醉蝶华》且她无意知会灵梦,可见萃香也不会为了深究Th19的异变而特意登场于灵梦的Ending,倒是妖怪贤者华扇更可能秉持关注幻想乡动物变态情况的立场而关注此事并登场。


  Th19台词中清兰提及Th15她搬入幻想乡之后店也开过了但至今仍未找到铃仙的住处,可见永远亭方面哪怕接待过了探女,也还是根本不想接触清兰和铃瑚的。因此,Th19中她要为兔子建立的地上乐园并非兔角同盟计划的一部分,只是清兰基于她自己之前侵略幻想乡时没用上的宝玉来构想的。她自己的这个计划因为于秘天崖遗失了宝玉而受挫,但到头来依然会部分得以实现,名列兽王的她会把兽王园视为还可以接受的结果即“苟且之都”。清兰自己不甚了解宝玉的运作原理,但这次还不至于连他人的解释都听不到。虽然可能是月都圈养出的偏见,但她首先怀疑兽类的骚动是污秽所致,这也暗示了本次更大的黑幕角色不来自于月都。另一方面,已知会有新的妖精入驻本次的无主地,原因尚未公开,但想必不是单个地点甚至单个妖精那种程度的小事,所以在Stage3遗失了宝玉之后,她要重定方向,就会继续污秽这个话题来深入异变,比如Th15中已知月面原生的妖精从何而来、是否和月兔有关系。


  娜兹琳这次出动是基于其宝藏猎人的身份,并非受命莲寺谁的指使,她的确有独立于命莲寺的这种立场。她对原石中的破坏性魔力感到熟悉,是因为她在幻想乡之外的某处接触过同类魔力,已知在幻想乡之外她还去过的地方有(毗沙门天所在的)天界、下凡时所处的外界日本、Th12去了一趟的魔界,旧都她可能也去了。换言之,这次她作为自机出动不同于之前的一轮、云山、水蜜,出发点和命莲寺势力无关,和挂名于命莲寺之前的天界有关,但ZUN不会特意画出毗沙门天本尊,所以她在Ending中向毗沙门天汇报情况大概还是要通过星来汇报的。她对原石感到好奇,出动则主要是为了清兰的宝玉,二者之间没有必然关系,但毗沙门天的宝塔的确可以联系这二者。《宇佐见的魔法书》中星主动提及财宝中包含魔力,与其宝塔之力同类,而宝塔的功能是汇聚宝石的光芒来形成激光,这种激光甚至可以把土地变成宝石,在《东方求闻口授》中由永琳(哪怕她没参与会谈,该书也未添加永远亭角色的页面)解释为类似于伽马射线对土地的影响。伽马射线难以穿透大气层,ZUN在这里自然是在揶揄该书一年前福岛震灾就近带来的核污染,日本目前无主地问题最严重的当然也是福岛。伽马射线不至于把土地变为宝石,但可以为花岗岩中也富含的石英着色,甚至使之从本来的无色变为黑色,《东方茨歌仙》中早苗也曾怀疑石樱只是紫水晶。Th9、《东方香霖堂》、《东方紫香花》中以四季映姬的简易标准,白色代表无罪,黑色代表有罪,近于黑色的紫色自然代表罪孽深重,而且本为无色的樱花也是被罪人的灵魂染成了粉色甚至紫色。原型为石英的紫色的石樱既然是罪人灵魂纯化的产物,紫色的来源可能也和伽马射线、毗沙门天有关。


  阿吽这次的出动并非灵梦指使的,《东方茨歌仙》中原为神灵的她总结四季异变时就观测了神灵以及妖精身上的异常魔力。同一话中虽然是为了凑出Th16的4名自机角色的戏份,但ZUN偏偏让魔理沙和阿吽在有地藏像的命莲寺相遇,成美不在场,而且阿吽偏偏建议魔理沙继续注意地藏石像的背后,理由是地藏的特殊性。虽然可以解释说阿吽的意思是地藏像被用作道祖神所以会被隐岐奈影响,但四季异变已经减弱,何必还要魔理沙继续在意成美之外的各个地藏像呢。另一解是基于密教教义的,摩多罗神作为后户之神不能代表所有佛教本尊背后的护法神,而地藏菩萨的护法神明确已知是坚牢地神,日本密教进行地镇祭时的对象也固定为他。赫卡提亚的名字中包含了一种石材,那么东方角色中很可能有其他角色和花岗岩密切相关,目前最有嫌疑的就是象征火山的石长姬和象征大地的坚牢地神,其中石长姬因为无尽之火而和皮丝的火把乃至蓬莱之药挂钩,《东方三月精》第4部指出皮丝的火把汇聚了堕入地狱之罪人(旧都的怨灵生前则是甚至不能去地狱的大罪人)的生命力,在被拉尔瓦消耗掉燃料后被赫卡提亚(也有地母神属性,很多角色都有了,但和花岗岩密切相关的只还有天子一侧的)本人复原。Th19中动物灵被纯化为纯灵,可能和纯化了妖精的妖精异变相关,而娜兹琳发现的破坏性魔力如果作用于各种灵体和灵体,那阿吽就可能是代替造出了她这个妖怪的贤者隐岐奈(以及实在不方便作为自机登场的二童子)继续调查妖精异变幕后有过的魔力源。换言之,因为轮椅而难以作为自机登场的隐岐奈在Th19中最适合的露面位置就是阿吽的Ending。最后,成美也是Th19已知的自机但尚未登场于体验版,如前文所述,其编剧素材部分显然也可用于阿吽。Th16中她对琪露诺解释自身能力时也类比了象征自然生命力的妖精,因此可以负责Th19的部分妖精主题。Th18.5中成美协助过璎花,因此也可以合理地使用其场景素材,同一场景素材还可以被用于灵梦的Stage4。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小黑屋|手机版|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24-6-24 19:02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23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