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星座

[长篇] 漫长的四季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4-2-26 20:33:02 | 显示全部楼层
慧音老师的笔记

那次异变过去已经半年了啊,时间过得真快呢。整个村子的重建似乎也已经完成了,是时候让寺子屋重新开门了。
……
关于上次异变,阿求问我应不应该把它写进《幻想乡缘起》,我回答说“这种事情是真实发生的事情,虽然我们都不想去记起它,而且几乎没人记得它,但它仍然发生过了,发生过了就应该被记录下来”。
她没有回答,只是笑了笑,随后我们就开始别的话题了。
我也不知道她最后有没有把这件事写进去。
……
昨天阿求来找我了,她说想扩大一下寺子屋的规模,因为来学习的人类和妖怪学生数量越来越多了,寺子屋原有的规模已经容纳不下了。同时经过上次对外界学校的考察,她也想趁此机会对寺子屋进行一次大的升级,增设一些科目,打造一个“寺子屋学院”。
我向她提出了一些可能遇到的困难,比如教师问题、管理问题之类的,不过我还是很赞同她的提议的。
只是,阿求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了,我担心建设“学院”的工作会加速她健康的恶化。
……
之前我托文小姐帮我刊登的招聘广告起了很大的作用,现在我们招到了不少教师。同时,幽香小姐和永琳小姐也是同意了在寺子屋改造完毕后会来这里当一段时间的特聘教师。
当阿求来的时候我很兴奋地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她。尽管她看起来很虚弱,但她笑得很开心。
……
米斯蒂娅又来拜访我了,话说回来我好像很久都没有去夜雀食堂了呢。真怀念那里的酒啊……
等到工作都忙完了就去好好喝一杯吧。
……
昨天梦到了灵梦她们。
说起来,除了米斯蒂娅和阿求之外,我和其他人在异变后就很少见面了,也不知道她们过得怎么样了。
也很久没有去看望妹红了,她过得还好吗?
还有沉睡的灵梦……
……
昨天遇到了铃仙,我便向她打听妹红的事情。她告诉我妹红还是老样子,天天和辉夜厮杀,弄得自己满身伤。然后就去永远亭蹭吃蹭喝,有时候还会住在那。
真的搞不懂她们关系到底是好是坏。
我向铃仙打听了一下其他人的近况,看来大家最近都不容易啊。
……
学院终于建设完成了,阿求硬撑着来参加了开学典礼。看着第一批新生入学,我很是开心。阿求就更不用说了,典礼上她看着精神十足,一点也不像有病的样子。
……
和妹红去夜雀食堂吃饭!夜雀食堂的酒,终于再次喝到了!
……
在异变之后第一次和其他人见了面,我们聊了很多事情。
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灵梦不在,我们都要怀疑那次异变是不是我们自己的幻想,而非真实发生的了。
……
今天和小铃去拜访了阿求,那个叫稗田政宗的人态度很差,就好像我们是他的仇人一样。不过据说阿求死后他就是稗田家的家长了,所以我尽可能表现了尊重。
阿求的状况不容乐观啊,但她反而觉得无所谓,说“这都是天命罢了”。我们也做不了什么,只能陪她说说话,让她开心一下。
……
再次去探望阿求时,她已经下不了床了。
她告诉了我一些关于稗田政宗的事情:她其实对那家伙不是很满意,虽然就组织能力和领导能力来说,他是合格的。但是他有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唯利是图。在他眼里似乎并不存在什么使命、荣誉之类的东西,他只干对他有利的事情。但这也是家里众人推举出来的,她也没法改变。
我也说不了什么,只能劝她安心养病,安慰她她离30岁还有好几年……
……
阿求死了。
……
阿求的尸体不见了,魔理沙确认了不是旧地狱那些人干的。
那会是谁?总感觉要发生什么事情了。
……
他们怎么能这样?强行给学生分等?并且是按照教的学费多少来划分?这和我们“因材施教”的理念是相违背的。
但我说不了什么,稗田政宗威胁我,如果我有意见,就马上断掉稗田家对寺子屋的经济支持。
我自己倒是无所谓,毕竟我还可以去妹红那里。但那些在这里学习的孩子……
果然我还是放不下啊。
……
现在的寺子屋,完全就是稗田政宗过家家的场所,我已经什么都决定不了了。
我其实完全可以一走了之,但……但……
我还是放不下。
……
最近的疫病真厉害,还有那些暴动……
人类、妖怪、鬼……各种种族都在搞暴动,到底是怎么回事?
华扇小姐和白莲小姐都来找过我了,让我们去博丽神社或者命莲寺避一下风头,永琳小姐和幽香小姐也是在劝我。
但我现在走不了,我还得整理一下我编纂的历史,免得被暴动毁掉。
……
寺子屋关停了,我或许该走了。
昨天有几个家伙闯进来了,幸亏我把上次异变时的那把弩留下了,不然我可能会被它们杀掉的。
那些家伙和上次异变时的怪物一模一样,但这说不通啊……
……

这应该是最后一篇笔记了。
如果有人看到,请去博丽神社或者命莲寺,那里很安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3-18 20:11:55 | 显示全部楼层
秋·第五点五章

“啊!”灵梦从梦中惊醒,出了一身的汗。她从没做过这么奇怪的噩梦,那个梦不只是恐怖,而且……很熟悉,很真实。
“那……那到底是什么……”灵梦坐在床上,冷静了一会。
“现在几点了?”
七点二十。
……
“又没吃早饭?”早苗看着瘫在桌子上的灵梦,无奈地问道。
“没办法啊,昨天经历了一堆破事,晚上还做噩梦了。要不是八云小姐愿意送我,我可能就真要迟到了。”灵梦抬起头来,看着早苗的双眼。
“早苗,我饿——”
“今天四季校长和小野冢主任要听咱班的课,听一上午。”早苗平静地说。
“不——!”
……
“我最近是不是厄神附体啊?”灵梦吃着饭友们分给她的饭,说道。
是的,灵梦没有抢到吃的。
“话说蕾咪今天没来吗?”早苗问爱丽丝。
“哦,她今天去2班吃了。”
“去找十六夜同学了?”
“应该是的。”
“欸……说起来,十六夜同学是在蕾咪家打工来着?”灵梦问道。
“是的,周末在蕾咪家干一些杂活。”魔理沙说。
“真厉害呢……蕾咪也是,家里是真有钱啊。”
“话说……2班好像厉害的人是真不少呢。”
“你这么一说……好像确实是呢。我想想啊,新闻部的部长射命丸同学,剑道部的部花魂魄同学,手工部的部长里香同学……”早苗一一数来。
“真的呢,他们班好像得有一大半都是学校内的知名人物。”爱丽丝感慨到。突然,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从包里掏出了一本厚厚的书。“灵梦酱,这是蕾咪托我转给你的。”
爱丽丝将《梦时空》交给了灵梦。
“啊啦,谢谢你了,爱丽丝酱。等到时候也得谢谢蕾咪呢。”灵梦收下了书。
……
又是她。
放学回家的路上,那个奇怪的金发少女又出现了。
“又来了,她到底怎么回事?”
不过还好,这次她没有扑上来。等到灵梦走到家附近的时候,那个少女就不见了。
似乎是甩掉了呢。灵梦如此想到。
但当她回家放下书包拿出那本《梦时空》的时候,她瞬间出了一身冷汗。
书的封面上贴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
“还记得吗?你是博丽神社的巫女。”
灵梦看着那张纸条,因为恐惧愣了好久。大约过了几分钟,她才终于叫了出来,然后瘫坐在地上。
书本也落在地上,发出“咚”的一声响。
“明明……明明小爱给我的时候还没有的!这究竟是什么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灵梦快要哭出来了。
门口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灵梦小姐,您没事吧?”是八云蓝的声音。
灵梦定了定神,好不容易才克服发软的身体站了起来,给蓝打开了门。
“灵梦小姐,您没事吧?我在家里听到您的尖叫……”
灵梦本想把那些奇怪的事情告诉蓝,但又一想:“不,不行,这种事太怪了,蓝小姐肯定不会相信的,她肯定会以为这是某种恶作剧的。”于是她对蓝说:“啊……啊啊,没事的,蓝小姐。刚才只是我不小心滑了一下,差点摔倒罢了。真抱歉让您担心了。”
……
“嘶——如果说……今天还能遇到那个奇怪的金发女的话,那……”
送走蓝之后,灵梦突然这么想到。
“应该不至于,那只是个梦啊。估计只是最近我悬疑小说什么的看多了吧。”
灵梦这么想着,拿起了那本《梦时空》。
这本书相当多的篇幅都是在论述“魔力”,大多数观点真的普通传言所说的“荒诞”,真的很难让人相信这是那位冈崎教授的作品。
但不知为何灵梦却觉得这些观点都有一定的合理性,甚至完全正确。
书中所提到的一些“非常识”生物、关于“大结界”和“信仰”的描述以及称呼魔力掌握者为“魔法使”等等,都给灵梦一种虽然荒诞却无比真实的感觉。
母亲的开门声把灵梦从书中的世界拉了出来。
看了差不多一个晚上,自己刚刚把魔力的相关介绍看完,关于其与意识的关系什么的可能要等到后面了。灵梦合上书想到。
当然,她也没有忘了把那张奇怪的纸条撕下来。
……
男人的刀劈了下来,马上要落到灵梦头上的时候,她闭上了眼。她突然感到一阵强风吹来,似乎挡住了刀。然后有人从身后冲来,然后她听到了“仓啷”的声响。
灵梦睁开眼睛,看到了一个白发少女挡在自己面前,腰里别着一把手枪,手里拿着一把奇怪的剑。
早苗从自己身后跑来。
“灵梦,你没事吧?”
“那家伙……把魔理沙……”
“真是个混蛋啊……”白发少女握紧了剑。
“妖梦,冷静一点!我们打不过他的!他可是能杀死贤者的存在!”早苗喊道。
“呃……”妖梦发出了不甘心的声音。
男人已经重新站稳了,提着刀冲向灵梦。妖梦拔出枪,对准对方头部连开三枪,空了两发,第三发中了。男人的身体倒了下去。
“死……死了吗?”灵梦问道。
“趁现在,赶紧跑!”早苗拉着灵梦和妖梦一起跑出了村子。
几分钟后,男人的头部愈合了。他缓缓站了起来……
……
“所以我们这是要去哪?”逃跑的过程中,灵梦问早苗。
早苗跑步的动作明显顿了一下。
“我……我不知道……”
“等等,你不知道?”
妖梦突然停了下来。
“我以为你会有计划的……”
妖梦转过头,向着村子走去。
“等等!妖梦!你这是要去哪?”早苗上前拉住了她。
“去找那个混蛋。”
“你疯了?!你之前也见到过,那家伙是杀不死的,无论受到多严重的伤,都能很快恢复的……”
“我知道,我知道……我只是受够逃跑了。”
“那你就去送死?听着,我们先去找个安全的地方,然后……”
“没有安全的地方了。”妖梦浑身颤抖着,“我们总是这个想法,‘找到安全的地方’。这样做的结果呢?我们只是在不断的逃跑,然后害死其他人。”
早苗沉默了。
“魔理沙,阿燐,天子,衣玖,慧音,美铃,幽幽子大人,蓝……以及咲夜,铃仙……”妖梦流下了眼泪,“死掉的人已经够多了!”
“对啊,死掉的人已经够多了,你还想增加这个数量吗?!”
“我……我……”
“别吵了,现在先保住性命再说。”灵梦分开了两人,“早苗说的也没错,不能让死者白白牺牲啊。”
……
闹钟的声音将灵梦唤醒,灵梦睁开眼睛,坐了起来。
“这做梦还能连续的?”灵梦心想。
今天的时间很充足,总算是不用像前两天那样着急了。母亲似乎没什么事,给她做了早饭,午饭的便当也已经打包好了。
“啊~真是太棒了!”
……
但棒归棒,上学路上,灵梦满脑子都是那个奇怪的梦。不管是连续剧一样的发展,还是对周围环境那奇怪的熟悉感,又或者是熟悉而又陌生的同行者……
这一切怎么想都太奇怪了。
灵梦突然想到了那张纸条。
“博丽神社的……巫女?”
神社现在是母亲在打理,自己也没怎么接触过巫女工作。又何谈自己是“博丽神社的巫女”呢?
不过自己在梦里确实是一身巫女打扮,难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不会是说我以后会成为巫女吧?”灵梦暗笑。
“铃仙!”灵梦身后传来了声音。
灵梦回头看去,一个背着大包白头发的少女跑了过来。
“啊,真抱歉,我好像认错人了。”少女脸微微发红,不知是因为跑步的关系还是害羞的关系。
“你是……魂魄同学?”
魂魄妖梦,剑道部明星成员,同时也是剑道部的部花。她的爷爷魂魄妖忌是原全国剑道协会的会长,也担任过西行妖公司董事长千金西行寺幽幽子的贴身保镖。而她口中的“铃仙”,则是妖梦的同班同学——铃仙·优昙华院·因幡。她的父亲是一名军人,母亲则是一名护士,似乎和著名的医生八意永琳有所往来。
而妖梦之所以把她和铃仙弄混的原因,估计是因为自己和铃仙一样的紫色长发。
“啊,是的,你是……5班的博丽同学吧?”
“啊,是我。您居然认识我!”能被校内的著名人物认识,灵梦自然是很激动的。
……
“嘿,嘿!早苗,你知道吗?今天早上魂魄同学居然认出我了!”到了学校,灵梦兴奋的对早苗说。
“你知道为什么吗?”早苗一脸“无所畏惧”的表情。
“为什么啊?”
“多亏了新闻部,现在基本上全校都知道了咱们在圣老师的课上干了什么。”
灵梦望向了坐在前面的姬海棠果,似乎明白了什么。
“可恶,有内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小黑屋|手机版|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24-5-30 19:5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23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