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178|回复: 1

[中短篇] 博丽双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2-9 09:40: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亚历山德里斯诺 于 2024-3-4 18:13 编辑

   博丽神社,一座平平无奇的神社,朱红色的鸟居,入母屋造样式的建筑风格,拜殿主殿一体结构,由石板铺就而成的参道——似乎跟外界的神社相比别无二致。
此时已是五月中旬,春祭已经结束,开满神社的樱花逐步凋落,枝干上开始抽出新生的嫩芽。
神社里,博丽的巫女正一如既往在打扫着被樱花花瓣所覆盖的参道。
“看起来今天又是平平无奇的一天呢,不过这样也好,平平淡淡才是真。”巫女这么想着便拿着扫把将四处散落的樱花扫入簸箕当中,然后拿起簸箕,将花瓣和沙土灰尘一同倒进后面的树林里。
“呼,总算扫完了,暂且先休息下吧。”
                                                               二
坐在起居室外的过道上,红白的巫女开始一如既往地沏茶。
从茶盒中拿起一把茶叶,放入壶中,然后倒上热水,稍等片刻,巫女便将壶里的茶水倒入杯中,从中泯了一小口。
[紫从外界带来的茶叶蛮不错的,名字好像是叫凤凰单丛来着,听说此茶素有形美、色翠、香郁、味甘四绝之称,呃,茶文化什么的不是很懂。]灵梦转念一想 [算了,不纠结这个了,还是看风景罢。]
“灵梦,我来啦。”一个黑白着装,带着巫师帽,拿着扫帚的少女来到灵梦面前。
“干嘛,魔理沙,宴会什么的就算了罢,俺想歇会。”
“理解理解daze,不过…”
“不过什么,说话不要说一半。”
“嘛嘛,别这样嘛,灵梦,咱又不是那种不说人话的谜语人,说起来,最近幻想乡多了很多外界人,有啥头绪吗。”
“不奇怪啊,最近外界不太平,听说一些国家被核弹轰炸后社会秩序全面崩溃,在这种情况下,外界人误入幻想乡也正常,只要不搞事就好。”
“这样吗。” 魔理沙拿出几张宣传海报给灵梦“这些东西是外界人递给我的。”
“写的啥啊。”拿到海报,灵梦开始仔细端详:“嗯,是政治宣传呢,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还有自由民主的 ……以及八纮一宇,武运昌隆?”
“怎样,听说这些东西是叫意识形态什么的。”
“呃,这些外来人的成分有点复杂,三教九流的都有,之前的守矢巫女,和尚道士什么的已经很头疼了,这次又来,感觉要是放任不管的话,迟早会出乱子。”说罢,便放下茶杯,站起身。
“走吧。”
“啊,这么快?不是说要歇会吗?”魔理沙不解的问道。
“就当是逛街吧。” “阿吽。”
“来啦,灵梦,有何吩咐。”
“阿吽,我要出门了,神社就暂时由你管理了。” “啊,还有。”灵梦进入神社“我找找..之前在人里买来的 …哦,找到了。”灵梦从衣柜中拿出一件传统巫女服,“嗯,应该就是这件了。”然后拿着巫女服,走到阿吽面前。
“阿吽,从此以后你就是博丽神社的临时巫女了。”
“诶?巫女?临时?”
“灵梦,这样真的好吗,总感觉一股被钦定的既视感,而且巫女一般都是需要进行修行才能有资格担任的。”魔理沙不解。
   “这个嘛,其实外界有一种巫女叫助勤巫女,而且在外界,只要是身心健康的女性,哪怕没有经历修行,也可以成为巫女。”
“啊这,外界是个人都能成巫女啊,是不是有点….. 。”
“巫女又不是现人神,说白了不过一种普普通通的职业罢了,再说了,外界的常识跟幻想乡的是两回事。” “再说了现在幻想乡的光靠我和那个现人神多少有些分身乏术。”
“但这样擅自做出这种事会不会....”
“我自有解决办法。”
“这样啊,不过…”魔理沙看着穿上巫女服的阿吽“总感觉还是缺了啥。”
“是御币吗?”阿吽双手做出挥舞御币的动作。
“御币?我仓库里可能有几个备用,阿吽你自己拿吧,我先走了。”说完便飞向人里。
“诶,等等灵梦 …”
“走了啦daze,还有啥话要说的呀,阿吽酱?”
“既然能够成为巫女(临时),那按照惯例,是不是可以进行妖怪退治啥的。”
“这个嘛….梦里啥都有。”
“哼,看不起谁呢,我可是发现神佛的存在,虽然现在只能神社里发呆啦。”
“好啦好啦,我也去人里一趟,拜啦,巫女阿吽。”说完便骑着扫帚朝着人里方向飞去。
这时,天狗记者射命丸文蹲在一旁的灌木丛暗中观察。
“啊呀呀呀,不得了不得了,博丽神社竟然让狛犬当巫女,这么好的素材我等决不放过。”然后便拿出随身携带的记事本记录着方才观察的一幕。
“嘿嘿,就这么写吧。” 写完,天狗记者便瞄了一眼阿吽[趁着她还没有发现之前,赶快走罢。]这么想着,便从灌木丛中慢慢转身站起,之后在树林中找到稍显空旷的平地,悄无声息地飞走了。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亚历山德里斯诺 于 2024-3-4 18:14 编辑

                                                                                                一(上)
灵梦魔理沙等人走后,神社就只剩阿吽一人。
“诶,接下来要干嘛呢?” 阿吽左顾右盼,却忽然发现自己两手空空 “啊对了,应该先去仓库里拿御币才对。”这么想着便急匆匆地跑进仓库。
就在此时,三个全副武装的士兵突然出现在神社当中。
“嗯,这里是…神社?不对啊,按照情报显示,这里只是片广阔的空地和几座神龛而已啊。神社啥的不是早塌了吗?”看着眼前的神社,三人疑惑。
“不是重建了吗。”其中一位女兵说道。
“那个在山脚下,但这里是山上,所以…有没有一种可能,其实咱仨穿越了?”一位男兵故作玄虚地猜测道。
“哈?穿越?想啥呢。”女兵疑惑看着他“你是不是看异世界穿越轻小说太多把脑子看坏了啊,坂也” 然后看了下电子手表 ”现在还是2028年5月19日,要不改天找军医看看。”
“啧,云雀姐,异世界轻小说怎么了你,只是开个玩笑啦。”
看着吊儿郎当样的坂也,云雀翻了翻白眼“你觉得咱现在的情况能开得了玩笑吗,坂也?战争不是儿戏,哪怕只是负责后方维稳的警察也一样。”
“哎又来了,姐,你怎么跟王政委一个语气。”
“我这还不是为了部队….”云雀嘟囔道。
“好了你们两个别吵了,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调查眼前的神社。”
“诶,少贰班长,不应该先跟总部联系上吗?”云雀疑惑道。
“等调查完再联系也不迟。”知一看着眼前的神社说道。
“可这样的话已经算擅自行动了吧,而且这地方看起来有点危险。”云雀粗略地观察了下周围的环境,略显担心的说道。
“确实。”在听取云雀的意见后,知一揣着下巴,开始思考下一步对策。
“怕啥,不就一小神社吗。”坂也不屑得说道 “老子才不信什么狗屁灵异传说,班长要不俺先探探路。”
“行吧,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还是我和你两人一起吧。”
“班长,我呢?”
“你的话就先留在原地联系总部,那个应急系统随行箱有带着吧。”
“啊有的。”说完便指着背后的军用背包 “说实话其实有对讲机就够了,没必要这么齐全吧?而且这些东西背起来还是有点累呢。”云雀抱怨道。
“可以理解,但为了以防万一还是有必要去做的,长野县区多山林密,容易窝藏右翼游击队,听说有些游击队会伪装成当地人伺机偷袭例行巡逻的人武同志。”说完看了看电子表“事不宜迟,坂也。”
“到。”
“调查神社。”
“是。”
与此同时,阿吽拿着御币,从仓库中出来,“呼阿,仓库里灰尘可真多,不过御币倒是找到了。”然后拍了拍附着在衣服上的灰尘 “灵梦真是的,只知道打扫神社,又不好好清理下仓库,即便是崭新的御币都沾满了灰尘。” “不过算了,还是先在神社走走好了。”就这样,阿吽便朝着鸟居方向走去。
就在阿吽朝着神社门前走去时,遇到了两个全副武装,头戴战术头盔,穿着迷彩服套着防弹衣,手持99式自动步枪,穿着黑色战术靴的士兵。
[诶,外界人吗?不过怎么穿成这样阿?]阿吽好奇地看着两位士兵。
知一打量着眼前穿着巫女服,手持御币的阿吽 [这座小小神社竟然有巫女?一般情况下这种乡下小神社基本是没有什么巫女的,要不问问?]
“小姑娘你好,你就是博丽神社的巫女吧。你叫什么名字?”
看到两位士兵对自己没什么敌意,阿吽便不假思索的回答道:“我叫高丽野阿吽,两位兵哥哥姓甚名谁啊。”
“我嘛,少贰知一,年方27,是日本人民武装警察第7旅13班中士。”
“二等兵阿苏坂也,20岁,高丽野小姐请多关照,嘿嘿。”
   “阿苏...少贰....看你们的姓氏和口音,你们是九州那边的人吧,而且看你们的装备,有点像中国军警呢。”
“算是吧,我们日本人民武装警察课,简而言之就是由中国和俄罗斯联邦对前日本自卫队战俘和警视厅警察部门进行合并重组并进行思想再教育改造而成的武装警察部队,主要负责二线的后方维稳和战略后勤工作。”
“这样吗,又是军队又是警察的,而且全副武装,战斗力想必非常强悍吧。”阿吽问道。
“嘿,拳打昂撒鬼畜,脚踢军国余孽,怎样,小爷牛批不。”
“真的吗?”阿吽怀着敬佩的目光看向两人。
“差不多得了,坂也,咱们这负责二线的后方维稳和战略后勤工作的杂鱼能有啥战斗力?做人要有自知之明。”
“别这样嘛,班长,跟妹子吹个牛咋了?而且咱们都知道战争是非常残酷的,网上每天十几几十个伤亡以及讣告啥的早就是家常便饭嘛。”坂也笑道。
“也没啥啊,各有所长嘛。” “比如说我吧,虽然是个新人巫女,还没有退治异变的资格,但咱可以看见隐藏起来的神佛哦。”
“我焯,超自然通灵是吧,要不给咱示范一下,给咱开开眼。” “啊,对了你头上的角是干什么的?难不成被核辐射污染变异出来的?”坂也指着阿吽头上角,问道。
“坂也,别为难人家小姑娘。”说着便手肘关节碰了碰坂也,并小声警告道“要是对这小姑娘动手动脚,咱们两个是要挨处分的。”
“我就只是单纯问问,也没啥。”坂也小声嘟囔。
“嘛,坂也哥哥也没对我做啥啊,也不至于这样啊?”
“哎,说来话长,有些事情可能说出来有点不合时宜,毕竟这些东西多少有点突破人类下限。”
“您是说,贼配军吗?”阿吽好奇问道 “就是那个贼来如梳,兵来如篦,然后是啥来着?”
“官来如剃。”知一回答道。
“哇,兵哥哥好厉害啊,连这个东西都懂啊,话说这些东西幻想乡里也就稗田家的女主人和玲奈庵的女书虫以及贤者们才知道的吧。”阿吽向知一投来敬仰的目光。
“等等,你是说….幻想乡?”知一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便询问阿吽。
“对啊,这里就是幻想乡啊,有问题吗?”阿吽不解。
“没什么,我只是单纯问问。” 说着便注意到阿吽头顶上的角:“说起来,你看起来不太像是人类呢,啊当然我不会把你抓到奇奇怪怪的地方做实验。”
“这个嘛,因为我是由守护神社的狛犬幻化而成的,平时不会显现出身姿,但这一次由于灵梦忙于处理人里的事物,所以神社的事情就暂时由我打理。”
“灵梦?难道这博丽神社里还有另一个巫女吗,阿吽?”
“哈,还有另一个巫女?这座乡下神社竟然还有闲钱养俩巫女?”坂也震惊,“呃,想必这神社的日常开支和维护费肯定不小罢。”
   “还行吧,而且我只是临时巫女,而且咱这地方都是以物易物,花钱的地方不太多。”忽然阿吽意识到了什么,便急急忙忙说道:“哎呀,刚才聊得太上头了,好像忘了你们是客人来着,等我一下,我先去拿点东西招待你们。”说完便急匆匆地进入神社里面翻找。

“没事,咱们不急。”知一说完便拿出无线电联系云雀“肥前呼叫对马,肥前呼叫对马,能联系总部吗,我跟坂也现在准备会合。”
“就目前为止还是没有任何进展,不过村镇那边接收到不明信号。”
[不明信号?难道总部那边已经派人过去潜伏,亦或者是右翼游击队和抵抗分子?]这么想着,便询问云雀“能确定发送不明信号的组织身份吗?”
“目前还有待确认,不过那个发送不明信号的人说要见你。”
[见我?该不会是他吧。]此时知一的回想起曾经作为自卫队服役时的经历,[该不会是他吧,北条一辉。]正当知一开始回忆起三年前的往事时,一阵无线电将知一的思绪拉回了现在。
“怎么了,知一前辈。”
“啊..没什么,只是想起一些陈年往事罢了。”
“是吗,那就这样了。”
此时,知一坂也二人回到神社前与云雀会面。
“知一前辈,你们那边怎么样?”
知一回答道:“神社里有个巫女着装的人形生物,到目前为止对我们没有任何威胁。”
“而且这神社后面有个小水池,一座仓库,后山方向还有一棵树龄超过千年的,且粗壮巨大的参天老树。”坂也补充道。
“那知一前辈,接下来有何指示。”
“嗯,现在我们三人已然初步掌握神社乃至周边的情况,这样的话。”“对了,那个军用帐篷啥的带了吗,哪怕是备用的也行。”
“军用帐篷没带啊,但露营设备还有个人生活用品以及睡袋倒是有。”
“这样啊,那也勉强能行吧,到时我问问可不可以借宿一晚。”
这时,阿吽拿着招待的茶水点心走到知一身边。说道:“对不起啊,我们这小神社物资准备不足,也就是一壶粗茶,些许梅干和几个饭团,如招待不周,请见谅。”说完便鞠躬谢礼
“没啥,待客诚意到了就行。” 说完便问阿吽“啊,对了,今晚咱们能在神社睡一晚上吗,如果介意的话也无所谓,咱们睡外面也行。”
“这个嘛。”阿吽挠了挠头“这事俺做不了主,还是等博丽神社的主人——博丽灵梦回来后在做决定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小黑屋|手机版|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24-3-4 23:06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