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442|回复: 3

[中短篇] 博丽双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2-9 09:40: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亚历山德里斯诺 于 2024-3-4 18:13 编辑

   博丽神社,一座平平无奇的神社,朱红色的鸟居,入母屋造样式的建筑风格,拜殿主殿一体结构,由石板铺就而成的参道——似乎跟外界的神社相比别无二致。
此时已是五月中旬,春祭已经结束,开满神社的樱花逐步凋落,枝干上开始抽出新生的嫩芽。
神社里,博丽的巫女正一如既往在打扫着被樱花花瓣所覆盖的参道。
“看起来今天又是平平无奇的一天呢,不过这样也好,平平淡淡才是真。”巫女这么想着便拿着扫把将四处散落的樱花扫入簸箕当中,然后拿起簸箕,将花瓣和沙土灰尘一同倒进后面的树林里。
“呼,总算扫完了,暂且先休息下吧。”
                                                               二
坐在起居室外的过道上,红白的巫女开始一如既往地沏茶。
从茶盒中拿起一把茶叶,放入壶中,然后倒上热水,稍等片刻,巫女便将壶里的茶水倒入杯中,从中泯了一小口。
[紫从外界带来的茶叶蛮不错的,名字好像是叫凤凰单丛来着,听说此茶素有形美、色翠、香郁、味甘四绝之称,呃,茶文化什么的不是很懂。]灵梦转念一想 [算了,不纠结这个了,还是看风景罢。]
“灵梦,我来啦。”一个黑白着装,带着巫师帽,拿着扫帚的少女来到灵梦面前。
“干嘛,魔理沙,宴会什么的就算了罢,俺想歇会。”
“理解理解daze,不过…”
“不过什么,说话不要说一半。”
“嘛嘛,别这样嘛,灵梦,咱又不是那种不说人话的谜语人,说起来,最近幻想乡多了很多外界人,有啥头绪吗。”
“不奇怪啊,最近外界不太平,听说一些国家被核弹轰炸后社会秩序全面崩溃,在这种情况下,外界人误入幻想乡也正常,只要不搞事就好。”
“这样吗。” 魔理沙拿出几张宣传海报给灵梦“这些东西是外界人递给我的。”
“写的啥啊。”拿到海报,灵梦开始仔细端详:“嗯,是政治宣传呢,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还有自由民主的 ……以及八纮一宇,武运昌隆?”
“怎样,听说这些东西是叫意识形态什么的。”
“呃,这些外来人的成分有点复杂,三教九流的都有,之前的守矢巫女,和尚道士什么的已经很头疼了,这次又来,感觉要是放任不管的话,迟早会出乱子。”说罢,便放下茶杯,站起身。
“走吧。”
“啊,这么快?不是说要歇会吗?”魔理沙不解的问道。
“就当是逛街吧。” “阿吽。”
“来啦,灵梦,有何吩咐。”
“阿吽,我要出门了,神社就暂时由你管理了。” “啊,还有。”灵梦进入神社“我找找..之前在人里买来的 …哦,找到了。”灵梦从衣柜中拿出一件传统巫女服,“嗯,应该就是这件了。”然后拿着巫女服,走到阿吽面前。
“阿吽,从此以后你就是博丽神社的临时巫女了。”
“诶?巫女?临时?”
“灵梦,这样真的好吗,总感觉一股被钦定的既视感,而且巫女一般都是需要进行修行才能有资格担任的。”魔理沙不解。
   “这个嘛,其实外界有一种巫女叫助勤巫女,而且在外界,只要是身心健康的女性,哪怕没有经历修行,也可以成为巫女。”
“啊这,外界是个人都能成巫女啊,是不是有点….. 。”
“巫女又不是现人神,说白了不过一种普普通通的职业罢了,再说了,外界的常识跟幻想乡的是两回事。” “再说了现在幻想乡的光靠我和那个现人神多少有些分身乏术。”
“但这样擅自做出这种事会不会....”
“我自有解决办法。”
“这样啊,不过…”魔理沙看着穿上巫女服的阿吽“总感觉还是缺了啥。”
“是御币吗?”阿吽双手做出挥舞御币的动作。
“御币?我仓库里可能有几个备用,阿吽你自己拿吧,我先走了。”说完便飞向人里。
“诶,等等灵梦 …”
“走了啦daze,还有啥话要说的呀,阿吽酱?”
“既然能够成为巫女(临时),那按照惯例,是不是可以进行妖怪退治啥的。”
“这个嘛….梦里啥都有。”
“哼,看不起谁呢,我可是发现神佛的存在,虽然现在只能神社里发呆啦。”
“好啦好啦,我也去人里一趟,拜啦,巫女阿吽。”说完便骑着扫帚朝着人里方向飞去。
这时,天狗记者射命丸文蹲在一旁的灌木丛暗中观察。
“啊呀呀呀,不得了不得了,博丽神社竟然让狛犬当巫女,这么好的素材我等决不放过。”然后便拿出随身携带的记事本记录着方才观察的一幕。
“嘿嘿,就这么写吧。” 写完,天狗记者便瞄了一眼阿吽[趁着她还没有发现之前,赶快走罢。]这么想着,便从灌木丛中慢慢转身站起,之后在树林中找到稍显空旷的平地,悄无声息地飞走了。


 楼主| 发表于 2024-2-29 16:14: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亚历山德里斯诺 于 2024-4-2 17:41 编辑

                                                                                                一(上)
     灵梦魔理沙等人走后,神社就只剩阿吽一人。
    “诶,接下来要干嘛呢?” 阿吽左顾右盼,却忽然发现自己两手空空 “啊对了,应该先去仓库里拿御币才对。”这么想着便急匆匆地跑进仓库。
   就在此时,三个全副武装的士兵突然出现在神社当中。
  “嗯,这里是…神社?不对啊,按照情报显示,这里只是片广阔的空地和几座神龛而已啊。神社啥的不是早塌了吗?”看着眼前的神社,三人疑惑。
   “不是重建了吗。”其中一位女兵说道。
   “那个在山脚下,但这里是山上,所以…有没有一种可能,其实咱仨穿越了?”一位男兵故作玄虚地猜测道。
  “哈?穿越?想啥呢。”女兵疑惑看着他“你是不是看异世界穿越轻小说太多把脑子看坏了啊,坂也” 然后看了下电子手表 ”现在还是2028年5月19日,要不改天找军医看看。”
   “啧,云雀姐,异世界轻小说怎么了你,只是开个玩笑啦。”
看着吊儿郎当样的坂也,云雀翻了翻白眼“你觉得咱现在的情况能开得了玩笑吗,坂也?战争不是儿戏,哪怕只是负责后方维稳的警察也一样。”
   “哎又来了,姐,你怎么跟王政委一个语气。”
   “我这还不是为了部队….”云雀嘟囔道。
   “好了你们两个别吵了,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调查眼前的神社。”
   “诶,少贰班长,不应该先跟总部联系上吗?”云雀疑惑道。
   “等调查完再联系也不迟。”知一看着眼前的神社说道。
   “可这样的话已经算擅自行动了吧,而且这地方看起来有点危险。”云雀粗略地观察了下周围的环境,略显担心的说道。
   “确实。”在听取云雀的意见后,知一揣着下巴,开始思考下一步对策。
   “怕啥,不就一小神社吗。”坂也不屑得说道 “老子才不信什么狗屁灵异传说,班长要不俺先探探路。”
   “行吧,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还是我和你两人一起吧。”
   “班长,我呢?”
   “你的话就先留在原地联系总部,那个应急系统随行箱有带着吧。”
   “啊有的。”说完便指着背后的军用背包 “说实话其实有对讲机就够了,没必要这么齐全吧?而且这些东西背起来还是有点累呢。”云雀抱怨道。
   “可以理解,但为了以防万一还是有必要去做的,长野县区多山林密,容易窝藏右翼游击队,听说有些游击队会伪装成当地人伺机偷袭例行巡逻的人武同志。”说完看了看电子表“事不宜迟,坂也。”
   “到。”
   “调查神社。”
   “是。”
   与此同时,阿吽拿着御币,从仓库中出来,“呼阿,仓库里灰尘可真多,不过御币倒是找到了。”然后拍了拍附着在衣服上的灰尘 “灵梦真是的,只知道打扫神社,又不好好清理下仓库,即便是崭新的御币都沾满了灰尘。” “不过算了,还是先在神社走走好了。”就这样,阿吽便朝着鸟居方向走去。
就在阿吽朝着神社门前走去时,遇到了两个全副武装,头戴战术头盔,穿着迷彩服套着防弹衣,手持95—1式自动步枪,穿着黑色战术靴的士兵。
    [诶,外界人吗?不过怎么穿成这样阿?]阿吽好奇地看着两位士兵。
   知一打量着眼前穿着巫女服,手持御币的阿吽 [这座小小神社竟然有巫女?一般情况下这种乡下小神社基本是没有什么巫女的,要不问问?]
   “小姑娘你好,你就是博丽神社的巫女吧。你叫什么名字?”
   看到两位士兵对自己没什么敌意,阿吽便不假思索的回答道:“我叫高丽野阿吽,两位兵哥哥姓甚名谁啊。”
  “我嘛,少贰知一,年方27,是日本人民武装警察第7师13团24连上士。”
  “二等兵阿苏坂也,20岁,高丽野小姐请多关照,嘿嘿。”
   “阿苏...少贰....看你们的姓氏和口音,你们是九州那边的人吧,而且看你们的装备,有点像中国军警呢。”
  “算是吧,我们日本人民武装警察课,简而言之就是由中国和俄罗斯联邦对前日本自卫队战俘和警视厅警察部门进行合并重组并进行思想再教育改造而成的武装警察部队,主要负责二线的后方维稳和战略后勤工作。”
   “这样吗,又是军队又是警察的,而且全副武装,战斗力想必非常强悍吧。”阿吽问道。
   “嘿,拳打昂撒鬼畜,脚踢军国余孽,怎样,小爷牛批不。”
  “真的吗?”阿吽怀着敬佩的目光看向两人。
   “差不多得了,坂也,咱们这负责二线的后方维稳和战略后勤工作的杂鱼能有啥战斗力?做人要有自知之明。”
  “别这样嘛,班长,跟妹子吹个牛咋了?而且咱们都知道战争是非常残酷的,网上每天十几几十个伤亡以及讣告啥的早就是家常便饭嘛。”坂也笑道。
  “也没啥啊,各有所长嘛。” “比如说我吧,虽然是个新人巫女,还没有退治异变的资格,但咱可以看见隐藏起来的神佛哦。”
  “我焯,超自然通灵是吧,要不给咱示范一下,给咱开开眼。” “啊,对了你头上的角是干什么的?难不成被核辐射污染变异出来的?”坂也指着阿吽头上角,问道。
  “坂也,别为难人家小姑娘。”说着便手肘关节碰了碰坂也,并小声警告道“要是对这小姑娘动手动脚,咱们两个是要挨处分的。”
   “我就只是单纯问问,也没啥。”坂也小声嘟囔。
   “嘛,坂也哥哥也没对我做啥啊,也不至于这样啊?”
   “哎,说来话长,有些事情可能说出来有点不合时宜,毕竟这些东西多少有点突破人类下限。”
   “您是说,贼配军吗?”阿吽好奇问道 “就是那个贼来如梳,兵来如篦,然后是啥来着?”
   “官来如剃。”知一回答道。
   “哇,兵哥哥好厉害啊,连这个东西都懂啊,话说这些东西幻想乡里也就稗田家的女主人和玲奈庵的女书虫以及贤者们才知道的吧。”阿吽向知一投来敬仰的目光。
  “等等,你是说….幻想乡?”知一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便询问阿吽。
  “对啊,这里就是幻想乡啊,有问题吗?”阿吽不解。
  “没什么,我只是单纯问问。” 说着便注意到阿吽头顶上的角:“说起来,你看起来不太像是人类呢,啊当然我不会把你抓到奇奇怪怪的地方做实验。”
  “这个嘛,因为我是由守护神社的狛犬幻化而成的,平时不会显现出身姿,但这一次由于灵梦忙于处理人里的事物,所以神社的事情就暂时由我打理。”
   “灵梦?难道这博丽神社里还有另一个巫女吗,阿吽?”
   “哈,还有另一个巫女?这座乡下神社竟然还有闲钱养俩巫女?”坂也震惊,“呃,想必这神社的日常开支和维护费肯定不小罢。”
    “还行吧,而且我只是临时巫女,而且咱这地方都是以物易物,花钱的地方不太多。”忽然阿吽意识到了什么,便急急忙忙说道:“哎呀,刚才聊得太上头了,好像忘了你们是客人来着,等我一下,我先去拿点东西招待你们。”说完便急匆匆地进入神社里面翻找。

   “没事,咱们不急。”知一说完便拿出无线电联系云雀“肥前呼叫对马,肥前呼叫对马,能联系总部吗,我跟坂也现在准备会合。”
   “就目前为止还是没有任何进展,不过村镇那边接收到不明信号。”
   [不明信号?难道总部那边已经派人过去潜伏,亦或者是右翼游击队和抵抗分子?]这么想着,便询问云雀“能确定发送不明信号的组织身份吗?”
   “目前还有待确认,不过那个发送不明信号的人说要见你。”
    [见我?该不会是他吧。]此时知一的回想起曾经作为自卫队服役时的经历,[该不会是他吧,北条一辉。]正当知一开始回忆起三年前的往事时,一阵无线电将知一的思绪拉回了现在。
   “怎么了,知一前辈。”
  “啊..没什么,只是想起一些陈年往事罢了。”
  “是吗,那就这样了。”
   此时,知一坂也二人回到神社前与云雀会面。
    “知一前辈,你们那边怎么样?”
   知一回答道:“神社里有个巫女着装的人形生物,到目前为止对我们没有任何威胁。”
   “而且这神社后面有个小水池,一座仓库,后山方向还有一棵树龄超过千年的,且粗壮巨大的参天老树。”坂也补充道。
    “那知一前辈,接下来有何指示。”
   “嗯,现在我们三人已然初步掌握神社乃至周边的情况,这样的话。”“对了,那个军用帐篷啥的带了吗,哪怕是备用的也行。”
   “军用帐篷没带啊,但露营设备还有个人生活用品以及睡袋倒是有。”
    “这样啊,那也勉强能行吧,到时我问问可不可以借宿一晚。”
这时,阿吽拿着招待的茶水点心走到知一身边。说道:“对不起啊,我们这小神社物资准备不足,也就是一壶粗茶,些许梅干和几个饭团,如招待不周,请见谅。”说完便鞠躬谢礼
    “没啥,待客诚意到了就行。” 说完便问阿吽“啊,对了,今晚咱们能在神社睡一晚上吗,如果介意的话也无所谓,咱们睡外面也行。”
   “这个嘛。”阿吽挠了挠头“这事俺做不了主,还是等博丽神社的主人——博丽灵梦回来后在做决定吧”
    “这样啊,不过按照当地习俗。”说着知一便从口袋中拿出了一张2000円,并按照二礼二拍一礼的顺序朝拜,放入了赛钱箱里,小声说道“这是我代表日本人民武装警察第7师13团24连送给神明的小小心意,请收下。”说完便摇下铃铛,然后双手合十,行鞠躬礼。
“哇,你们外界人好有钱了啊。”阿吽羡慕道。
“一般般吧,现在日元基本上只有店家找零时才用,就这已经算相对好的了。”
“啊这,情况已经变得这么糟糕了吗?咱们也只是听说外界不太平,然后一些国家在核弹的轰炸下秩序崩溃啥的。”
“确实是这样的,但有些国家在大国的帮助下,很快便恢复了秩序,而一些国家可就没那么幸运了。”这么说着,知一便拿出了一包烟,从中抽出一根问道“啊,对了,神社地方可以抽烟么?”
“可以啊,毕竟不是在室内。”
“那好,谢谢了。”
就这样,知一一行人便在神社中小憩,并继续与外界取得联系。
而另一边,妖怪之山。
“不得了,这博丽神社一天出了俩大新闻,先是狛犬巫女,然后是外界人穿越,嘿嘿,只要添油加醋一番。【异变】不就成了吗,想必这样我的花果子念报就可以跟文文,新闻一较高下了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3-15 19:11: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亚历山德里斯诺 于 2024-4-2 12:52 编辑

                                                                                                            第一章(中)         
         两年前,也就是2026年,也就是幻想乡第141季,外界爆发了第三次世界大战,关于这场大战的起因,幻想乡内众说纷纭,有人说是中国收复台湾,日本主动干涉的所造成的连锁反应,也有人说是大洋彼岸的阿美利加大统领为了转移国内社会矛盾,同时为了巩固自身的政治地位,讨好统领身后一个名字叫做“军工复合体”的利益集团才对中国开战。更有甚者,暴论称第三次世界大战其实早已开打云云……。
      但无论如何有些事情算是尘埃落定,并已经算称得上是既得事实的事情,那便是:中国切实地收复了东南一隅的小岛——暂且不论是何种方式,比如文统武统或者是以武促统,反正湾岛——这座处在华夏神州东南一隅的小岛总之就是收复了。
        而幻想乡所在的日本,便是一出初看滑稽至极,令人捧腹大笑,但细看却是一声悲叹的悲喜剧。
在开战之初,2025年12月1日,也就是幻想乡140季师走月初一,随着东南一隅的收复,日本开始全面干涉台海局势,最初,东京城的首相岸田氏大放厥词称琉球防线固若金汤,出云母舰天下无敌,只要坚定守住一个月,待到时美援一到,加上本土三万七千阿美天兵相助,我们大日本就有反攻之希望。
       暂且不说这岸田氏的言论是否靠谱,反正这几段话确实忽悠了不少对天兵抱有不切实际幻想的乌合之众,甚至是连受过良好教育的皇公贵族,以及政界高层和住在东京城中,每天泡在咖啡馆里的小资产阶级们都包括在内都相信了被这套话术。
      然而之后发生的事情却并不为牠们所愿——1月,琉球被中俄联军攻克,凭借着主场优势和精锐兵力外加海陆空全方位降维打击下,九州,四国,对马和除了鸟取出云以外的中国地区,都被中国解放军尽数拿下,且兵峰直至关西中枢-大阪,而北海道方向相对较好,但也不容乐观——俄国军队已然攻下旭川,兵峰直指札幌。同时俄国VDV空降师和瓦格纳部队在中国航母舰队的掩护帮助下迅速攻占隐岐,佐渡二岛。面对如潮水般来势汹汹中俄军队,东京城的华族老爷们和驻扎于本土三万七千阿美天兵却抛下十几万在前线浴血奋战的自卫队官兵和东京城以外的9000万百姓的死活不管,带着东京城的三千万市民连夜逃窜到阿美利加(实际只有一百多万人活着逃到阿美利加。),还美其名曰天皇东狩。
       不过这也就罢了,当阿美利加计划准备将东京,大阪,名古屋,仙台,新瀉等城市地区用25000千吨级氢弹将这些地方以“焦土政策”的名义从地图上抹去时,包括天皇在内所有日本高层华族在内所有人都默认甚至同意了这一举措
      至于为什么阿美利加要如此之计划,而天皇华族诸位公卿为何都默认甚至同意了这一举措,幻想乡的众人就不得而知了。
      相比之下,中俄方面的核打击却只针对驻扎日本本土各处的美军基地,而且累计当量也不过13200千吨,而且第一时间对占领区实行低息贷款的经济政策和人道主义援助来稳定形势。已经算是及其之温和了,但即使如此,日本的一些人民依旧对中俄方面心存芥蒂,甚至还因此遁入山林,跟极右翼反抗分子同流合污。
       而在那之后,尽管中俄联军试图拦截了些许核弹,并减缓行军速度,同时提醒四地市民远离核爆中心,尽可能的减少了部分损失,但东京,名古屋,仙台在内的三座中大型城市的毁灭依旧造成了大约四千二百零六万的伤亡,以及几百万人死于战争引发的各种包括医疗挤兑和自然灾害在内的次生灾害。
      至于那3000万东京市民的去向,最初幻想乡人听到时只是感概外界科技的高度发达和阿美的和善,直到一些外界人来到幻想乡后人们这才得知那三千万市民当中只有一百多万人活着逃到阿美利加,还有的在逃难路上被美军天兵当活靶子打,更有甚者连逃难都还没来得及便死在氢弹的轰炸下,尸骨无存。尚还活着,留在本土的也相继离开了东京这个非人之地。
       之后便过了两个月,2026年2月3日,也就是幻想乡141季季初如月初三,中国解放军正式占领东京,8日中俄两军在信浓川会师。日本在抵抗了95天08点15分后,正式向中俄两国无条件投降,之后,日本本土先被中俄两国共同管理,其后便过了一年,2027年2月3日,也就是幻想乡142季如月初三,日本效仿中国,在获得中俄的默许之下,日本人民临时政府主席田村氏整合日本各地左翼力量,成立日本人民联盟,实行一党专政制度,成立日本人民共和国。同日取缔自民党,定都德岛。国旗白底红日金星。同年九月,废除年号令和。十月,承认战争罪行,并签订对中俄伊三国的战争赔款条约,条约规定日本政府每年将从国家预算中抽出10%作为对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所犯下的反人类战争罪行的实质性补偿。十一月,为了应对日趋复杂的战局和日本国内日趋严峻的安全形势,在中俄的帮助下,日本人民政府将前自卫队和各地方警察部门进行合并重组,正式组建人民武装警察部队,下辖十个师,总数15万。
       次年一月,作为对战争罪行补偿和一部分,日本正式放弃对琉球和北方四岛的领土宣称。而中俄方面也心领神会,宣布日本将作为一个独立自主的正常国家将纳入由中俄伊主导的世界岛新秩序,并享受作为同等发展中国家的经济补贴和援助。
        而与此同时,美国以及北约正式对中俄伊三国宣战,并吸收日本海外流亡人士开始成立日本自由临时政府,创建日本救国同盟和令和维新会,以此对抗由中俄伊三国扶持的日本人民政府,并在日本国内各地以及欧洲,拉美,北美各地创建地下网络,这为日本的较为长久的动荡奠定了基础。即使到了2048年,日本在由中俄伊主导的世界岛新秩序下平稳发展,日本救国同盟和令和维新会依旧在全球小范围内活跃。

为了应对这种情况,日本人民政府便效仿中国国安局和俄国内务部的先进经验。成立国安省来应对来自美国间谍和前政权余孽分子的渗透和破坏。




       不过对于在博丽大结界保护下的幻想乡来说,外界的战争终究波及不到此地,尽管一些流离失所的难民,执行任务的中俄军队和乡村警察,无意间进入此地,以及三战的全面爆发,外界幽灵大幅涌入幻想乡导致是非曲直厅的常年超负荷运转最终全面瘫痪,最后是冥界的大小姐提议将一部分幽灵分流到白玉楼暂时收留处置,这才把彼岸从濒临崩溃的边缘中拉回来,但跟打的鸡飞狗跳,各式导弹在空中交相辉映的外界相比还算相对安稳。
       就这样,时间来到了2028年五月19日,也就是幻想乡第143季皋月十九。
       此时的人里,依旧是一如既往的平静,而在龙神雕像下的广场,正聚集着大批人群,而人群的中间有两拨人正在争相进行意识形态宣传。
左边的人手上全带着红袖章,相互之间便以同志自称,带头的便自称义信政委,为了跟右翼争夺话语权,便拿着高音喇叭,率先发话,说道:“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幻想乡的人类和妖怪以及神明必须尽可能消除隔阂,团结一致共同度过百年之未有大变局。而且实事求是的说,我们无神论者从来不会全面否定妖怪和神明的在幻想乡的存在,同时我们也必须承认人类也必须降伏妖怪来维持幻想乡的秩序”。
       而右边的人,则是头上扎着白帆布,布上写着维新救国四字,看到左翼发话了,也不遑多让,带头的【领袖】同样拿着高音喇叭说道:“众所周知,幻想乡的妖怪必须要人类的恐惧才能存活,人与妖怪自古以来势不两立。而神明必须要人类的信仰才能维持其存在,赤色分子口中所说的不会全面否定妖怪和神明的在幻想乡的存在就是变相承认并维持幻想乡旧有统治秩序的合理性。”
于是乎,左右两边的意识形态宣传很快又变成争锋相对的政治大辩论。而对于此情景,对于幻想乡的居民来说,不过又是日常的娱乐消遣罢了。
    “怎么又吵起来了。”
    “吵起来就吵起来呗,不动手已经很不错。”
   “拜他们所赐,广场周边的摊贩档口生意好得很,听说几个摊贩赚够了钱,准备开什么旗舰店,连锁品牌啥的。”
   “先不说那个,之前打出【自由民主】旗号的那些人到哪去了?”
   “他们啊,大抵是被左右两边的人给挤兑没了吧。”
   “啊,不至于吧,他们怎么着都有个市场神在保佑着吧。”
   “谁知道呢。”
   而一旁的灵梦和魔理沙二人,出于好奇,但同时也抱有担忧的态度便走进广场。
   “灵梦,感觉他们对幻想乡的秩序没什么危害呢,毕竟他们也不会随随便便的全面否定妖怪和神明的在幻想乡的存在。”魔理沙说道。
   “不好说,继续看看吧。”灵梦回应道。
   这时,一个穿着西装并套着防弹衣,民兵模样的年轻小伙,快步穿过熙攘的人群,来到她们跟前,面带微笑的说道:
   “两位小姐,我们是维新救国会,如果有兴趣的话,请加入我们。”说着便拿出名片以及海报“这是我的名片,请笑纳。”
    灵梦拿到名片,便仔细端详“嗯,我看看…山本…拾伍郎维新救国会成员…24 岁。”
   “怎样,小姐,有兴趣吗。顺带一说,你就是大名鼎鼎的博丽巫女,灵梦对吧。”
   “这个嘛,容我考虑下罢。”然后目光便看向魔理沙“魔理沙,你怎么看。”
   “诶,怎么说呢。维新,救国,先不说维新的含义,光救国这个词多少有点理解不能,幻想乡终究只是个偏僻的深山,按照你们外界人的定  义,幻想乡应该算是所谓的[无国家者空间],也就是【赞米亚】了吧。跟现代定义的【国家】的关系不能说是水火不容,只能说是互相敌对吧。”魔理沙思考片刻,说道。
    “哈哈哈,这个嘛……。”拾伍郎尴尬的笑道。
    这时,一位头戴山茶花,一头紫发,身穿着黄色和服,红色绔裙,手臂上还套着红色袖章。气质优雅,姿态端庄的女子刚好路过,并不屑的冷笑着,说道:“军国主义的遗老遗少们就不要在这里臭显摆了,要不是五星天皇道格拉斯大元帅为了压制左翼思潮,对你们这帮极右翼乐色网开一面,进而在议事厅里无恶不作,胡作非为。不然就会成为深埋于西伯利亚冻土当中,累累尸骨中的一具吧。”
    听到女人的不屑嘲讽,拾伍郎只觉得自己被冒犯了,便怒从心生。
    只见魔理沙一眼便认出了这位女性:“阿求,你怎么来了,还有你手上的红色袖章…..。”
    “哦,那个呀。”阿求指着红色袖章,介绍道“这是幻想乡马克思小组的身份识别哦。”
    “诶,阿求,你也加入了那个幻想乡马克思小组?话说御阿礼之子加入这些奇奇怪怪的组织结社真的好吗?”灵梦疑惑地看着阿求。
    “没什么啦,只是单纯地感兴趣而已。”说着便看向怒气冲冲,咬牙切齿的拾伍郎:“你好阿,山本先生。看起来你有点生气的样子呢,不过还是向您自我介绍下,我是第九代御阿礼之子,稗田家的家主——稗田阿求。”
     拾伍郎本想对面前的女子饱以老拳,但在听到这名女子的来头后,此前怒气冲冲,咬牙切齿的神情便瞬间消除了几分。
    “你好,我叫山本拾伍郎,维新救国会成员,年方二四,请多指教。”说完便迅速呈90°角鞠躬,之后并对阿求笑脸逢迎。“原来是稗田家的大小姐,失敬失敬,啊哈哈,小的有眼不识泰山。”
   “也没啥,小伙纸脾气爆正常。” 阿求说道。
   “话说您这变脸变得太快了罢,上一秒怒气冲冲,下一秒春风满面。”眼见拾伍郎神情变化如此之快,灵梦道。
   “可能这就是所谓的[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魔理沙说道。
   “这个嘛,大抵是因为人情世故的原因吧。” 拾伍郎尴尬的笑着,并说道。
   “因为我是稗田家的大小姐阿。”阿求回应道。“在幻想乡,御阿礼之子的名讳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你说是吧,山本先生。”
   “啊,是的是的,那啥,小的在下告辞。”说完便一溜烟跑了,不知所踪。
   “诶,还没聊几句人就走啦daze。”
   “街溜子都是这样的吧,一听到人家是名门望族基本都得罪不起。不过像他那样直接拔腿就跑的家伙我倒是第一次见。”
   这时,阿求袖口拿出蓝牙耳机,并把耳麦套上,开始自言自语的说道“喂,是黑城组长吗?是,你找我。” “好的,稍等,我等下过来。”
  “诶,阿求,发生什么了。”看到阿求一转神情严肃,魔理沙疑惑。
  “阿,没什么,组织那边有些事情,我得走了,拜。”说完阿求便一路小跑,往稗田邸方向离去。
  “啊,拜,阿求,咱就不打扰了。”目送行色匆忙的阿求离开后,灵梦魔理沙二人便开始回到刚开始聊天的话题当中。
  “话说,咱们两个聊到哪来着?有点想不起来了daze。”
  “关于龙神雕像广场上那两拨人的事情,这才过没多久,忘了。”
  “只是单纯问问啦,不过说起来,春天也快结束了,是不是也该….”魔理沙暗示灵梦。
  “春之大晦日么?哼,该不会借个由头开宴会吧,魔理沙。”灵梦不屑的说道“不过说起来,明天就是小满节气了罢,要不明天到山里采点野菜啥的?”
   “野菜?不是那些杂草有啥好吃的,还不如蘑菇。”
   “哎你不懂,这个时候的野菜可是最好吃的。”
   “呃,不是很懂,不过闲着也是闲着,要不明天一早我跟你去就是了。”
   “行吧,多一个人多一份力。”
   就这样,灵梦魔理沙二人在人里街头有说有笑地闲逛着,殊不知神社的异样已经被某个天狗所察觉,之后便不出所料,又是各种夸大式的报道,以及充斥着各种自以为是的臆想和揣测。
   (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4-2 12:52:2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下)
    与此同时,守矢神社。
  坐落于妖怪之山的高处,风神之湖湖畔,一座比博丽神社还要宏大精美的神社。乘坐于从人里和妖怪山之间穿梭的索道,穿过古朴的鸟居,经过两旁树立着御柱的参拜道,映入眼帘的便是神社的正殿——呈神乐殿样式的建筑,门前挂着一串巨大的注连绳,而正殿两旁则摆放着一对由青铜铸成的狛犬,下面刻有【忠】【孝】二字。
  从神社向前望去,风神之湖,妖怪之山,到博丽神社和红魔馆以及人里。几乎整个幻想乡的风景都可以一览无余。
  不过此时,神社的两位神明和巫女却无心瞭望风景,此时,他们三人正在将目光放在桌上的报纸当中。报纸上赫然写着:
  [继狛犬妖怪成为巫女后,博丽神社竟遭外界军警全面入侵!?幻想乡已到存亡之危机?]。
  “虽说是全面入侵,但这图片配的…..无论怎么看更像是日本版的人民子弟兵跟当地老乡的和谐日常啊。”神奈子吐槽道。
  “天狗的报纸向来不靠谱,你个臭绳子又不是不知道。”诹访子阴阳怪气的嘟囔着,说道。
  “喂, 臭青蛙,这天狗的报纸再怎么不靠谱,再怎么夸大事实,但她们报道的一些事情反倒是切实存在的,比如说狛犬巫女,以及外界军警啥的…。”
  “臭绳子,又开始给天狗制造的文字垃圾洗地是吧,老话说的好,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这么简单的道理,作为中央神的你肯定是知道的吧。”
  “你在教我做事啊,青蛙。”
  “………………。”
  “好了,咱们两个也别吵了,要不。”然后诹访子便将目光投向早苗,说道:“要不,早苗你去博丽神社探下虚实。”
  “好的,诹访子大人。”早苗吩咐道。之后便起拿上御币,起身便离开了。
  看到早苗离开的身影,神奈子便不免有些担忧了起来。
  “话说,青蛙。”
  “嗯,咋了,不放心吗?”诹访子看到神奈子略显担忧的神情,回应道。
  “嘛,怎么说呢,三个荷枪实弹的外界军警再加上狛犬,一共四人。而早苗只有一个,不知道那孩子能否应付得过。”
  “放心吧,有灵梦魔理沙还有那个醉醺醺的鬼族,刚好四人。更何况这三位外界军警对幻想乡并无恶意,不然也就没有跟那只狛犬一起了吧。”诹访子安慰道。
  “这样么,不过说起来,青蛙,要不咱们这守矢神社再招个巫女?”
  “为嘛要再招个巫女啊,咱们守矢有早苗这个现人神已经够了。”
  “但是一个人去侍奉两个神明啥的,感觉怎么着都说不过去吧。”
  “这样啊,不过呢,巫女可不是一般人能够胜任的,最起码要像早苗一样,能够进行通灵和神灵凭依才行呢”诹访子泯了口茶,望向前方,语重心长地说道。

  而博丽神社这边
  此时的知一从背包中拿出了一个包装袋,袋里是一个呈长方形的机器和四个旋翼零件,一个带有操纵杆的平板。
  一旁的阿吽便注意到这个从未见过的机器,便好奇靠近观察。
  拉开包装袋,从中拿出机器和旋翼零件,打开机器支架。很快,知一便熟练地将四个旋翼零件装在支架上。
  “这是啥,无人机吗?还有那个平板是啥?”阿吽问。
  “是的,大疆mavic 3 pro。至于那个平板,那是DJI  RC遥控器。”知一回答道。
  “大疆mavic …..3 pro?型号啥的不是很懂,不过听说一些手机型号里带pro的都很厉害的就是了。”
  “pro简而言之就是professi的英文缩写,意思是专业的,职业的,懂不。”
  “哦哦,原来如此,不过为什么要专门搞个专业版呢?”阿吽不解。
  知一调试无人机的摄像头,并检查旋翼零件是否稳固。然后回答道:“这个嘛,大抵是为了凸显高端和专业罢了,按你们的逻辑,应该类似于身份地位啥的。”
  “这样么,也难怪。”
  “不说了,俺还事情要做呢,高丽野小姐。不要妨碍武警叔叔工作。”说完便将无人机放在地上,拿起平板,站在身后,开始操纵眼前的无人机。
  “知道啦,我就在旁边看着,不打扰您的啦。”
  在知一的操作下,无人机的四个旋翼开始转动,不一会儿,便飞了起来。然后便以顺时针方向绕神社周围方向一圈。
  知一看着遥控器上同步的影像,开始分析 [嗯,这博丽神社看起来就只是一座普普通通小神社罢了。先是朱红色的鸟居,上方的牌匾写着 【博丽】二字,拜殿正殿合二为一的主体建筑以及后面的存放杂物的仓库,一个水塘。]
[这么绕一圈下来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异样啊,要不到后山看看?] 这么想着,知一便操纵无人机往后山方向飞去。
就在这时,一个黑影呼啸而过,掠过神社上空。
  尽管只是一瞬之间,但无人机依旧敏锐捕捉到黑影的模样——一个左手持相机,右手笔记本并捎着把红叶团扇,一头黑色短发,头戴红色五角帽,帽上 两边各有三颗绒球。身穿白色半袖衬衫,胸前并系有黑色蝴蝶结,下身穿着绘有和风图案的黑色褶皱短裙,脚穿红色高脚鞋子,身后张开着黑色双翼的少女面孔在镜头下清晰可见。
  眼见此景,知一便开始警惕起来。「这附近竟然有人,但这硕大的黑色翅膀吧.....真的是人吗? 该不会是核辐射变异的畸形产物吧。」这么想着,便果断收起遥控器,带上红外摄像仪,端起自动步枪。并拿起无线电,说道:“肥后,对马,神社附近有人形生物出没,做好作战准备,保持警惕。”并补充一句“保护好平民,如有必要可进行正当防卫。”
  “肥后收到。”
  “对马收到,啊对了知一前辈…。”
  “有事吗?”知一问。
  “阿吽她…不见了。”云雀略带慌张的说道。
  “哈,怎么回事!” 知一得知阿吽失踪后震惊不已,便立刻询问云雀:“她刚才不是跟我们一块吗?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好端端的一个人就莫名其妙的消失。这无论如何都说不通吧。”
  “前辈,我也不清楚。我和坂也二人现在正在找。”
  “坂也,现在情况如何。”
  “我这边也差不多,神社里边初步搜查了一遍,什么都没有发现。”
  “这样啊,啧。这下难办了。”知一挠头,但身为军人的他便凭着职业素养开始分析道:“考虑到周边遍布森林山地的地形和人类步行所需的时间来看,那孩子估计不会跑太远。”
  “这么说的话,咱们应该到后山上找咯。”坂也心领神会,说道。
  “嗯,行吧,你们两个到后山看看吧。不过你们小心,这附近有人形生物出没,你们要小心。”
  “收到,对了班长你那边怎么打算?”
  “我的话就在神社里待命,随时可以支援。保持联系,注意安全。”
  “收到。”话罢,知一便收起对讲机,开始在神社周围巡视。
  就在这时,知一便注意到鸟居前的石狮像上竟穿着衣服。出于好奇便仔细一看,这石狮像的穿着竟跟阿吽如此相像,上身穿着白色袖衣,下身穿着朱红色的绔裙。
  见此情景,知一不禁回想起阿吽所说的话「因为我是由守护神兽的狛犬幻化而成的,平时不会轻易显现出身姿。」
  “啧,那孩子的真身该不会是这石狮子罢,虽然唯物主义常识告诉我这基本不可能。”知一仔细端详石像猜测道。
  “确实是这样的,但这里可是幻想乡,万万不能被外界常识所束缚。”这时,一个女性声音正好回应了知一的猜测。
  “谁,谁在那?”听到女性的声音,知一警觉起来,紧紧握着自动步枪,迅速地转过身来。却发现是一个绿色长发,穿着蓝白配色的露腋巫女服,手持由柄、两张白色矩形纸片组成御币的少女忽然出现在他面前。
    “嗨,你就是天狗们所说的外界军警吗?”早苗好奇,便问道。“不过按照惯例,还是要说一声,欢迎来到幻想乡。”
     「平民?看起来挺友好的。要不问问,说不定能找到阿吽的下落也说不定。」望着眼前的少女,知一此前紧绷的神经便开始稍微放松了下,开始放下枪,问:“小姐,你好,冒昧问下。你有见过一个绿色卷毛长发,头上有个角,穿着红白配色巫女服的少女吗?”
    “是阿吽吗?她就在这里哦。”说着便指着一旁的石狮子像回答道。“你旁边穿着巫女服的石狮子便是阿吽。”
   “啊!?”望着眼前的石狮子像,知一震惊。“我…我得先缓缓,从石狮子变成女孩子,这多少有点违反生物学常识了罢。”
    “所 以 说 ,军警大叔。这里可是幻想乡,可不能被外界的科学常识所束缚!”
    “不是小妹妹,你是磕了那啥多了精神失常还是还是被某些极右翼反动分子洗脑洗魔怔了,能说出这种话也是没谁了。”
     “啊,可是在这幻想乡,不是理所当然吗?” 早苗疑惑“而且我没磕过什么奇奇怪怪的药,也没有被你说的那些怪人洗脑啊。”
      “唉算了,我暂且相信你还是个正常人类。”听到少女的回答,知一无奈,便拿起无线电「还是先联系下坂也他们俩吧,这小姑娘的精神状态多少沾点。」
      而在坂也云雀这边,二人正在对神社的后山进行地毯式搜查,试图搜寻阿吽的踪迹。
      经过至一处树丛时,坂也觉得有一丝诡异气息,便劝云雀:“姐,这地方总感觉怪怪的,要不咱们撤了罢。大不了跟少贰班长说没找着就是了。”
      “哟,坂也。之前还吹牛皮说什么脚踢昂撒鬼畜,拳打前朝余孽。怎么到了执行任务的时候比我这小姑娘还怂啊,一点都没有男人的样子。”云雀嘲讽道。
    “哎,姐。不是你真的没有感觉到这附近有人在看着我们吗?”坂也连忙解释道。
    “嗯,有吗?”云雀好奇,便看了看周围。“没啊,这地方除了漫山遍野的野樱花和不远处的参天巨树外,看起来没什么异常啊。”然后看向坂也 “坂也,别一天天自己吓自己。”
    “哎,好吧。”
   这时,无线电响起。
    “喂喂,对马,肥后。你们那边怎样。”
    坂也立刻拿起无线电回答道:“好的,我们现在在后山进行搜寻,目前正在往巨树方向前进,目前没有发现任何痕迹。你呢,班长。”
    “神社这边的话。"看着穿着巫女服的石狮子雕像,然后又看着早苗一脸认真,似乎认定这石狮子雕像便是那阿吽的真身。知一心情复杂 [真的要说出口吗?不会被人当成精神病患看待吧,不过这地方的人脑子有点不太正常就是了。哎,要不就这样吧。]于是乎,便抱着这样的忐忑情绪说道: “怎么说呢,同志们。现在情况有点复杂,要不我们先暂时在神社会合,后山方向暂时停止搜寻行动。”
   “啊,这么快,怎么回事?前辈。”
   “嗯,现在情况有点复杂,还是先在神社会合再说吧。”
   “这样啊。嗯,那好吧。”
  就这样,云雀坂也二人听到知一的命令后,便按原路返回神社,不再向巨树方向继续前进。
   而一旁的灌木丛里,妖精桑尼米尔克、露娜切露德、斯塔萨菲雅三人一旁看着不远处云雀坂也二人沿原路返回神社,便大失所望。
  “这就走了,真没意思。正准备搞几个陷阱捉弄他们呢。”
  “对呀,我还想学学绑人技巧呢,那个四脚朝天的捆法挺好玩的。”
  “不过那几个军警看起来没啥威胁呢,今天就先这样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小黑屋|手机版|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24-5-22 13:39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23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