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1707|回复: 2

[中短篇] 【RH君生日快乐】Lost My Lover,Leave My lover。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21 04:10: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嘛嘛,虽然说是生日礼物,但是其实是跟hug桑合作(大概)的,这篇短文的剧情已经设定全部来自HUG桑的那篇生日礼物漫画。文笔渣请见谅~
 楼主| 发表于 2013-1-21 04:10: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恶魔图书管理员 于 2013-1-21 11:22 编辑

Lost My Lover,Leave My Lover

布都倚在自己的窗前欣赏着几乎覆盖了整个天空的星星,那些有大有小的光点和月光几乎把夜晚照的通亮,星光温柔地抚摸着物部布都的面颊,像流水一般洒在她与月光同样颜色的头发上。

已经不再完全属于人类的布都贪婪地呼吸着夜晚清新的空气。对于睡了不知道多久的她,这些有些熟悉的空气以及夜风,让她回想起了曾经的回忆。那晚,她也是这样倚在窗户上,享受着夜晚,但是不同的是,当时自己所爱的人也倚在她身边。

啊哈~~~

时间不早了,布都伸了个懒腰,然后将身上的衣物一一脱下,整齐的叠好放在一边后打了个长长的哈欠。她猛地关上窗户,动作所带起的风让那被安置在青铜烛台上的蜡烛乱晃,光所投在墙上的影子也像被冒犯的冤魂一般扭动,然后布都将烛光捏掉了。

这位刚刚苏醒的尸解仙摇摇晃晃地摸黑走回自己的床边,然后拉开被子钻了进去。有些粗糙的被子摩擦着她裸露的皮肤,痒痒的感觉让布都扭了扭身子。稍稍习惯触感了之后,布都的睡意也像磁铁一般让她的上下眼皮互相靠拢…..

布都不知道自己在何时曾经来过这篇樱花林,但是她似乎对这里的一点一滴都多多少少有一点映像,只不过无法想起在何时来过。

粉红色的樱花瓣搭着过往的风儿离开枝条,然后再缓缓地落在地上。大量的樱花像雪花一样降落,在地上形成了一层浅红色的地毯。布都踩着松软的樱花地毯缓缓向前走着,她并不明白这片樱花林到底为什么让她感到如此熟悉。

布都漫无目的地走着,她隐约地察觉自己是在寻找着什么——

绿色。

森林般的绿色。

浅草般的绿色。

在这一篇粉红色与棕色相交的世界中,那一小点绿色是那么的显眼,违和。拥有这样颜色的人只有一个——苏我屠自古。

苏我——屠自古——

屠自古默默地站在那里,低着头,嘴角微微上翘。她似乎发现了布都,稍稍抬起了头,睁开眼睛,安详的冲着布都微笑。

啊啊,原来这个樱花林是曾经与屠自古一并来过的地方。布都慢慢回忆了起来,这里曾经是两人立下誓言的地方。志同道合的誓言,以及相爱永远的誓言。

【如今这地方就由佛教去支配好了,等到神子作为将来的当权者复活后,就让我们两人作为参谋一同复活吧。】

布都清楚地记的自己所说的每一个字。那时屠自古就是现在这样,温柔,安详地微笑,然后稍稍点了点头。

【嗯嗯,要一直到永远。】

布都那时候沉浸在完全的幸福之中。这是她生命中第一次遇到这样一个可以理解自己的人,她似乎觉得自己认识屠自古是某种幸运。布都对屠自古什么都不需要保留,她的心属于对方,就算是单单看着屠自古,布都就会会心地愉悦。

物部氏与苏我氏的相爱,在那个年代看起来简直无法理解。几千年前,围绕着宗教展开的战争,崇拜佛教的苏我氏以及废佛派的物部氏打的不可开交。物部家族袭击寺庙,破坏佛像,他们宣传着一直属于日本的神道教。但是在那之后,就像上天故意要捉弄物部氏一样,一场惨烈的瘟疫爆发了,直接导致了天皇的驾崩。

苏我氏利用这次疾病作为“这是对佛祖不敬的后果”,得到了大量的支持。结果在那次战争中,物部氏灭亡了,也就是物部布都的家族。布都与屠自古虽然来自两个完全对立的家族,但是他们并不是废佛派或者崇佛派,两位少女同时信奉着另一个外来宗教——由神子所带领的道教。

表面上看起来的佛教与神道教大战,实则是道教与神道教的争斗。而佛教则是用于迷惑中人的烟雾弹。

苏我屠自古站在布都的面前,站在雪花般飘落的樱花之中,静静地看着布都。

屠自古…….

布都迈开脚步,向前赶去,但是两人之间的距离似乎并没有缩短。屠自古表情凝重了下来,温和的微笑被冷漠所代替,穿着绿色长裙的少女缓缓转过身去,背对着布都。

屠自古,你要去哪里?等等,请听我解释——

粉红色中的绿色像泡沫般的消失了,屠自古仿佛在风中消散了一般,她原本站的位置现在只剩下了一层厚厚的樱花瓣地毯。那天,她也是这样消失的。

【就让我们两人作为参谋——】

谎言。
谎言。
谎言。
就在两人打算成为尸解仙的那天,布都把屠自古准备寄托自己身体的壶偷偷换成了一只未经烧制的壶。

【呐,布都。等我们睡醒了之后再去一次那片樱花林吧?我想再次看看我们立下誓言的地方。】

【当然好。】

【我爱你。】

【我也一样爱着你。】

屠自古抱着怀中的布都,缓慢的抚摸着她顺滑,柔软的银发,而布都也呼吸着屠自古的气味,感受着她的体温。但是,那是她最后一次感受到屠自古那温暖的身体。

当屠自古施展道术,将自己的灵魂寄宿在那只被调换的壶上的瞬间,壶就像软泥一样开始融化,崩坏,最后成为了风中的沙尘。布都眼睁睁地看着屠自古的身体破碎,分解,消散在空气之中。

布都每次想到自己所爱之人在那个瞬间的表情都会充满了自责。

失望,悲痛,无助。

她还没有流下来的眼泪已经成了过去式。

布都站在空荡荡的房间之中,脑海中一直重复着那一句一句的谎言。就算是仙人,也没法提炼出让人反悔的仙丹。但是时间紧迫的关系让布都没法多想,她与神子一起成为尸解仙的日子很快就到了。她们按部就班地准备着一切必要物品,然后成功地施展了道术。

苏醒的时间比预计的长了很久。

屠自古——你在哪里——真的很抱歉——

求求你了,屠自古,听我解释,别丢下我一个人——

屠自古——屠自古——你在哪里——

布都毫无头绪地在无尽的樱花林中寻找着那明显的绿色,但是一无所获。眼泪顺着布都的面颊流了下来,再次失去爱人的心像被利齿扯碎了一般的痛。布都向前奔跑着,寻找着自己的爱人,但是那些无情的樱花树像迷宫一样格挡着布都。

屠自古,求求你出来吧——屠自古——

哦——我的爱人,你到底在何处——
布都气喘吁吁地扶着一棵樱树休息,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休息,她还没有找到自己的心。布都深吸了一口气,继续命令自己发酸的双腿跑起来。

人类为什么总是伤害他们所爱的那个人呢?

没有,这里也没有。哪里都没有那让布都安心的绿色。到底在哪里?

樱花瓣在风中打着转,布都隐约能闻到浓烈的樱花香气中掺杂着一丝属于屠自古的味道。但是她无法分辨来自哪个方向,屠自古的芳香来自四面八方,包围着布都。这种感觉就像原先依偎在屠自古怀里的感觉,完完全全的被包容的感觉。

我到底做了什么!我到底,对,我爱的人,做了什么!?

布都无力地跪在铺满樱花的地面,在她跪下的时候一些樱花瓣再次被扬了起来,顺着风吹走了。布都抽泣着,她无法止住自己的泪水。亲手将自己的爱人杀死,到底是有多么的残忍。

屠——自古——!!!!!!!!!

布都——

一声柔软的呼唤从不远的地方传来,引得布都抬起了头。

苏我屠自古安然地站在布都面前不远的地方,温柔的看着布都。就如同布都苏醒时在自己面前的亡灵,苏我屠自古的表情。

在她眼前消失的屠自古,再次站在了刚刚睁开双眼的物部布都面前。那个被自己自私的复仇欲望所害死的屠自古,用亡灵的身份再次回到了布都身边。意识仍然有些模糊的布都傻傻地盯着俯身看着自己的亡灵女士,屠自古用她如冰般冰冷的手指抚摸着布都的面颊。

【好久不见,吾爱】

屠自古失去了一切,她的身体,她的温度,她的梦想。而布都则是平行线一般的得到了一切,除了她失去的爱人。

屠自古——我——屠自古——

物部布都,我的爱人——

屠自古轻声地回应着,樱花瓣降落在她的头发上,肩膀上,衣襟上。布都试图擦干自己止不住的泪水,但是眼泪就像那些从树上飘落的樱花一样,无穷无尽,不受控制,于是布都放弃了,她张开双臂,努力的笑起来。

还能见到你真是太好了,屠自古——
屠自古没有回答,而是仍然保持着那温柔到令人融化的笑容,一步一步接近布都,她的速度越来越快,直到开始用尽全力,拉开双腿快速的奔跑着,就像在逃避一些布都无法看见的东西一般,屠自古冲刺般的跑向布都。

银发的尸解仙觉得有些不对劲。

随着屠自古的奔跑,她的裙子像被烧成灰烬的纸一般开始分解,随着风与樱花,消散在空气之中,然后是她的腿,身体,就连双手也开始像散落的花瓣一般分裂,碎成一小片绿色的灰尘,然后再被风卷走。

不,不要!屠自古!

这般场景似曾相识….不,完全一样。与那天,与背叛自己恋人的那天完全一样。不远处的屠自古像那只壶一样融化,崩坏。布都伸出手,想要抓住正在损坏的屠自古,但是她的手只能从屠自古的身体上穿过。

她碰不到自己所爱的人。

别——别再来一次了——屠自古——不要离开我——屠自古——

布都的眼泪快要流干了一般,她无助地看着正在消散的屠自古。但是那位拥有草地般清新绿发的少女仍然保持着母亲般的温柔微笑,像是在安慰布都一般。

身体,手臂,脖子,头,眼睛——

再一次,屠自古再次完全的消失了。

回来啊————!!!!!!

呼….

布都睁开眼睛,猛地坐了起来,她发现自己仍然在自己那件小屋里,阳光透过纸制的窗户洒了进来,鸟雀的叽叽喳喳生让清晨充满了活力。布都紧紧握着被子,眼泪一滴一滴将被子浸湿,她的脑海中仍然可以清晰的记得屠自古在那片白色的世界消失了,又一次,从她眼前消失了。
        
“诶,布都?”

熟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布都的房门被轻轻拉开。苏我屠自古漂浮在半空中,透过拉开一半的门不知所措地看着泪流满面,表情惊恐的布都。

“屠….屠自古….呜呜…”

看到自己爱人的面庞,布都刚才一直紧绷地精神立刻松开了,同时松开的还有这位银发少女的泪腺。大滴的眼泪从布都的眼角中挤出,顺着她光滑的面颊流下,集合在下巴上,然后掉落在被单上面。

屠自古楞了一下,然后慢慢移到布都的身边,拉起布都因为哭泣而无力的手,紧紧握住,然后抚摸着布都的后背。布都立刻紧紧抱住身边的屠自古,仿佛她的爱人又要消失一般,布都用自己的面颊仔细地确认者屠自古的存在。

而屠自古则是回应着布都,将她紧紧抱在怀里。

“好了好了,别哭了。”

“嗯……我爱你。”

“我也一样爱着你。”

Fin.

评分

参与人数 1积分 +5 喵玉币 +5 收起 理由
井鬼 + 5 + 5 發太多沒萌度和錢了(捶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21 06:51:44 | 显示全部楼层
喔喔果然是來自那漫畫,怪不行很有熟悉感。
這個屠自古被這樣那樣對待最後還是繞回布都身邊,但也不算是渣攻賤受…
布都這個傢伙有些不堅定又有些懦弱,其實還頗可愛的233

看到最後再看回這句
>屠自古失去了一切,她的身体,她的温度,她的梦想。而布都则是平行线一般的得到了一切,除了她失去的爱人。
但最後屠自古還在待在她身邊,感覺變成了人参贏家有木有!(不

意見的話,敍事有些疏落,連貫一些比較好。
邊看時邊想在漫畫內容有加成!尤其布都醒來時,漫畫那幕真的哭得很絕望我好喜歡

最後感謝賀文!收下了!

点评

啊啊那个啊,我最近在想要不要写一篇跟灵体H的工口文。(人外娘赛高) 那种冷冰冰的触感不知道会不会带来快感啊。。  发表于 2013-1-21 11:21
是頗痛苦啊,不能H了(喂  发表于 2013-1-21 09:13
啊哈哈我不会写插叙,会加油的ww 不过其实我都没看到HUG桑的漫画完全体啊!不甘心TvT 至于那句话写完我的确有一瞬间觉得“诶呦你这人参赢家FFFF”不过想了想有个亡灵恋人也挺痛苦的吧(?  发表于 2013-1-21 08:2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9-11-22 06:2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