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2509|回复: 3

[完结作品] 【还是秘封组】幻想与秘封的每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29 12:50: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藤原音红 于 2013-1-29 16:32 编辑

“莲子,莲子!……真是的,这么晚了还出去。”
“就让她去吧。小孩子这么有活力是好事啊。”
“妈,莲子可是女孩子。就算不说这个,这个年纪的孩子也不应该整天在看一些关于科技跟神秘学的书,会有不好的影响的。”
“莲子大概是想做科学家吧?那样也很不错啊。”
“但是那些女科学家有多少是育有子女的?在这个日本人口日益减少的年代,如果莲子不成家的话,亲戚们会怎么说?我是家中的长子,女儿没有后代的话可真的会令家族蒙羞。不行,一定要好好管教一下莲子了……”
一直躲在门后的莲子听着父亲的声音随着脚步声渐小,然后消失。
莲子看了看手中的《时间简史》,心里充满了疑惑。
我只是想更多地了解这个世界而已……这种事情不可以吗……?明明这个世界是那么的精彩……
莲子很不符合她的年龄那样叹了一口气,然后望向天空。
天上的星星在……
突然,莲子的脑袋似乎猛地收缩了一下,令她眼前一黑,差点倒在地上。
等她好不容易稳住了自己的身体,头的感觉也不再那么糟糕后,莲子再次望向星空。
然后她吃惊地睁大了眼睛。
因为她看在眼里的星空,已经不仅仅只是那个单纯的星空,还有如同时钟一般在她的脑海里滴滴答答地响着的声音:
19时32分11,12,13,14秒……
皎洁的月光更是向莲子报出了自己现在所在的地点……
我,到底是怎么了……?

尽管已经搬到了新学校,但是在之前的学校经历的事情,仍不时会在玛艾里贝利·哈恩,或者说梅莉的脑里反复重温。
其中印象最为深刻的自然是那些本应是窃窃私语,声音却大得足以令她听见的言论。
“哈恩同学听说能看到那些叫做境界的东西呢。”
“居然说那些东西不能用仪器检测出来,根本是说谎的吧。”
“就是,现在哪里有科技无法研究到的东西。明明只是想吸引注意的吧。”
诸如此类的言论,以及同学对她明显到极点的疏远态度,终于令梅莉忍无可忍地转学了。
早知道如此的话,就不应该不听爸爸跟妈妈的话,把我能看到境界的事说出来了……
当没人在附近的时候,梅莉就会这么想。
因为,之前的学校是她交到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以为可以向她倾诉的好朋友的地方。
不过,梅莉心中最为难受的地方,并不是自己的朋友质疑自己这件事。
而是,当她重申自己真的能看到境界的时候,朋友对她说出的那句话。
“如果真的有的话,那你就把手啊,脚啊,甚至全身都钻进去那个境界,让我们看看那个确实存在啊。”
梅莉走到一个大到足以让自己钻进去的境界前的时候,突然退缩了。
她完全没有勇气去尝试。哪怕是把东西放进去都不敢,更别说拿自己的身体来冒险了。
如果出了什么事情该怎么办——在这个担忧之下,梅莉还是选择了逃避。
既然赋予了我能看到它的能力,那么,什么时候也能赐予我相应的勇气呢,神啊……
家中无人信教的梅莉在胸前划了个十字,然后合手祈祷着。

……
……

京都大学开学的那天,莲子却差点迟到了。
起晚了的理由说白了就是赖床不醒,无论如何都不会给别人留下好印象的——得出这种结论的莲子心急如焚地飞快踩着自行车。
明明自己选取的宿舍离学校只有十分钟的车程(汽车),但是错过校车以后居然得花这么长时间踩车到学校这点是莲子未曾想到的。
雪上加霜的是,自己全力奔驰的道路上,居然突然出现了一个人。
“前面的人,危险啊啊啊啊——”
莲子还没说完,自行车内置的制动反应装置就检测到了前面有人存在,自动刹了车,但却因为速度太快而让莲子被抛了出去。飞出去的一瞬间,莲子想到的是:为什么要为了省钱不买固定装置呢。
身为当事人的少女似乎“啊”了一声,就被按照抛物线运行的莲子砸了个正着。
“抱,抱歉……请问你没事吗……啊,呃,抱歉……”先醒来的莲子本想问一问对方到底有没有事,却发现自己跟她正处于一个相当暧昧的姿势,于是赶快让到一边。
不过被自己砸中的少女仍然毫无反应。
现在采用特殊材料制成的地面足以令一切跳楼轻生者绝望,但是砸到人的话可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
当莲子正在手忙脚乱地寻找着不知道被自己塞进了哪个口袋的手机时,少女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缓缓地坐了起来。
“哈啊,谢天谢地!你,你没事吧?”
“……”少女只是一言不发地盯着莲子看。
“……听不懂?”这才注意到少女有着一头美丽的金发的莲子,觉得她可能是听不懂日语,于是换了个问法。
“Are,are you OK?”
“……”
少女依然毫无反应。
“不,不会英语吗……”
莲子挠了挠头,没去找肯定没在身上的口译机器,而是从包里拼命翻出了一本稍有点老旧的书。在莲子这么做的时候少女依旧毫无反应地盯着莲子。
“呃,呃呃……tu vas bien?(法语:你还好吗?)”
“……”
“还,还不是?那,那……”莲子飞快地翻着书本,“Alles in Ordnung?(德语:你还好吗?)”
“……”
“哇啊啊,伤脑筋了啊……”
正在莲子无比烦恼该怎么跟少女沟通的时候,少女却噗哧一声笑了出来,随后而来的一连串银铃般的笑声把莲子搞蒙了,只能傻乎乎地呆在那里。
不过,这也说明了她并无大碍吧……总算放松下来的莲子,也注意到了,眼前的少女极其可爱。不,虽然可爱是一定的,但更不如说她有着一种能吸引莲子的气质。
“抱歉,我会日语的。呵呵。”不知道过了多久,少女才不笑了,但仍然微笑着看着莲子。
“那,你没事吧?”
“没事,呵呵。”
说不定是个怪人啊。完全无视了自己根本没资格对别人说这话的莲子站了起来,伸手把少女也拉了起来。
“刚才真的很对不起。我叫宇佐见莲子,你呢?”
“我叫玛艾里贝利·哈恩。叫我梅莉就好了。请多多指教。”
“梅莉……是吗?请多多指教。”确认了对方的外国人身份以后,莲子稍有点局促地微微躬身回礼。
“对了,按照莲子的年龄来看,应该是大学生吧?就读于哪里?”
“?!”提到大学生这个词的时候,莲子浑身一个激灵,立刻冲往自己的自行车,边扶起来边说,“对,对不起,梅莉小姐,我上学已经迟到了!以后再见吧!”
“哎……我是……”梅莉伸手正想要说什么,但用尽全力蹬自行车的莲子根本没注意到,飞快地离开了。
梅莉久久地看着莲子消失的方向。
难道说,那个方向是……
一想到这里,梅莉的脸上重新出现了笑意,开始慢悠悠地向京都大学走去。
说不定,真的可以再见呢。

……
……

自从莲子为梅莉搞了一个无比精彩的生日晚会以后,梅莉一直在踌躇着要不要跟莲子坦白。
明明大家第一次在学校见面的时候莲子那副惊讶的表情依然十分清晰。
明明才认识了一个星期,莲子就带着自己在周末的时候以探索校园的名义为了保留神秘感而不带通信仪器就到处走,最后迷路了,莲子索性把自己拉到校外的一家民居住了一晚的情景历历在目。
明明大家才相识了不到半年,莲子却已经如同自己很久以前就认识的好友一般了。
但是就是想要告诉她,想要告诉她自己已经累了,不想继续把这件事隐藏下去了。
正是因为如此,梅莉才为了要不要把自己能看到境界的事情告诉莲子而烦恼。
她不想继续把这件这么重要的事隐瞒着莲子,但是因为小学的经历,她又害怕失去莲子这个难得的好友。
再加上,莲子学习的是超统一物理学,应该会对这种事情很反感吧。
但是,就算如此……
当梅莉把一切都和盘托出以后,就闭着眼紧张地等待着莲子的质疑。
但莲子的反应却是一把捉住梅莉的手,“好厉害好厉害!梅莉居然能看到那些东西啊!”
收到了意料以外的反应的梅莉睁开的眼睛,正好对上了莲子因为兴奋而灼灼发光的双眼。
“莲子不觉得……我能够看到那些东西的话,会很怪吗?这个可无法用科学解释的哦?”
莲子听到这话以后,思考了一会,盯着梅莉的眼睛很认真地说:“梅莉,知道为什么我要学超统一物理学吗?就是因为这个世界还存在着太多我们所无法理解的地方。我希望能更多地了解这个世界,”
“而且如果说梅莉是怪人的话……”莲子到处看了看,挽起双手的袖子说,“呐,梅莉,你看我从不戴表是吧?”
“嗯……”梅莉仔细地想了一下,“确实呢。”
“很好,那边有个背对着我们的立钟是吧?梅莉过去看看时间吧。”
梅莉疑惑地走了过去,记住了钟面上的时间,正要开口的时候。
“20点18分45秒。”莲子的声音从刚才的地方传了过来。
“……诶?”
“现在已经是50秒了。”
“好,好厉害……怎么会知道的……”梅莉惊讶地看着带着笑意走过来的莲子。
“我啊,可是看到星星就能知道当前时间的怪人哦。
“所以,完全没必要担心哦,如果梅莉你是怪人的话,那么我就也以怪人的身份陪着梅莉吧!”

很久以后,莲子才向梅莉坦白,那时其实不是迷路,只不过是因为觉得梅莉好像跟自己很相似,想要跟梅莉要好起来,才想要跟梅莉一起去尝试一下迷路还有一起在别的地方住宿的感觉而已。
“刚好为以后的生活做一下预习嘛。”莲子笑着说。

……
……

“梅莉,醒醒。”
“唔……呜……现在几点了……”
“现在是……1点46分3……39秒了。已经快到寺庙的守卫换班的时候了。快起来吧梅莉。”
“唔……”梅莉眯瞪着眼睛,在床铺附近摸索着为了此刻而放在身边的衣服。
今天是怪人二人组所组织的第一次活动,而活动的地方是一所有着悠久历史的寺庙。
因为之前两人曾经在到这所寺庙旅行的时候,在其中发现了好几个似乎很安全,值得探索的境界,但是因为人太多的关系两人不敢轻举妄动。
而现在,正是两个摸清楚寺庙守卫换班规律的怪人夜闯探险地的最佳出发时机。
虽然这个时间不应该选在深夜,但是白天可是要上课,即使是周末,要是因为被谁看到“探索境界”这种奇怪的举动而报告到学校那就很麻烦了。
“今天,可是我们秘封俱乐部第一次活动的日子!很值得纪念的哦,所以打起精神来吧梅莉!”
穿好了衣服勉强站立着的梅莉还是有点迷糊,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莲子在这个时候还能元气十足。
当莲子把梅莉拉上自行车以后,对梅莉说“出发了哦”,梅莉才真正清醒过来。
惯性立刻令梅莉猛地后仰了一下,连忙抱住莲子的腰才没摔下去。
“梅莉真是的,坐稳啦,接下来可要加速了哦。”
“嗯。”梅莉抱紧了点,紧张地点了点头,然后才想起莲子也看不到自己的动作。但接下来自行车很有默契地加速了。
一路上并没有任何路灯,但似乎无处不在的光源检测到这地方有人,体贴地发出足以照亮路面的微光指引着两人前进。在这个年代,到什么地方都已经快没有黑暗可言了。
尽管还是夏天,但是秋天也差不多要到来了,再加上这样的深夜,掠到梅莉脸上的风凉飕飕的,令她不由得向下缩了缩,把头藏在莲子的背后。
“梅莉,有觉得冷吗?”莲子的声音传了过来。
“有一点吧,但是……莲子的背很温暖。”梅莉轻轻蹭了蹭。
“温暖什么的……那不就是自动调温服的功劳吗。”
“少废话!我说很暖就很暖啦!”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莲子这句话,梅莉有点生气地嚷嚷了出来。那声音在空寂的街道上回荡着,显得有点吓人,似乎会惊醒什么东西的样子,特别是对这两个将要进行不良活动的人来说更是有点可怕。
“嘘……拜托梅莉你小声一点吧……”
“对,对不起……”梅莉自知理亏,把脸重新埋在莲子的背后。
“真是的……那就很暖吧,尊贵的公主大人。”
听到这话,梅莉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幸好莲子似乎也没在期待答案,于是她又抱紧了点。
接下来的时间在沉默中度过,但是气氛却一点都不尴尬,两人都在享受着这样的出游带来的乐趣。

在目的地的境界前,莲子盯着那道她自己根本看不到、只能靠梅莉指点的境界,思考着接下来该怎么做。梅莉在一边紧张地等着。
无论事前她们做过怎样的规划,在境界前都丧失了实行的勇气。
境界无法用科学去解释,就算扯什么“分子原子的种类并不相同”,“物体自身所形成的界限”之类的概念,境界始终都是科学上的未知之物,也就是说,探索境界的行为是无法得到任何保证的,也完全不知道在里面会出现什么东西。
用无机物(她们已经扔过几块石头进去,还把铅笔伸进去再取出来过)不能说明什么问题,要是里面有着对有机物甚至活人才起反应的东西的话,那可就是大祸临头了。
莲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在梅莉差点惊叫出来的时候钻进了那道境界。

……
……

正在漫无目的地翻阅着各种搜集回来却没一直时间看的号外的梅莉,不由得对正在桌前奋笔疾书的莲子产生了兴趣。
先不说几乎一切文字都可以通过电脑方便快捷地打印出来;现在正是暑假的开始,一切的作业都远不到需要现在赶工的紧迫程度,更何况那些都可以通过电脑完成。那么,莲子到底在做什么而令自己时而抓头时而苦思又会用到“笔”这种东西的事呢?
正在梅莉思考着可能的情况时,莲子大叫了一声“总算写好了!”,然后把刚才一直在写的纸拿了起来,反复看了几遍,才仔细地折叠好,放在一个不知道用途的金属圆筒里面。
终于没办法抑制自己好奇心了的梅莉连忙上前问:“莲子,你在写什么啊?”
“啊,梅莉,是遗书哦。”
梅莉以为自己听错了,连忙再确认了一遍,但得到的答案是一致的。
“为什么要写这种东西啊?!”
“因为遗书用电脑打印出来的话显得很没有诚意不是吗?始终还是应该让父母看到自己的笔迹吧。”
“明明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面对显得有点气急败坏的梅莉,反倒是身为当事人的莲子显得比较惊讶,“为什么要写遗书啊,这种这么不吉利的东西……”
听着梅莉的话,莲子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反问道:“为什么不应该写?”
“因为……因为……这么年轻就……难道说莲子你……得了什么……不治之症……?”
“才没有啦,”莲子一脸轻松地挥了挥手,“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说起来梅莉你也应该写了啊。”
“为,为什么……?”
莲子这种行为也太超出梅莉的想象了。
“……”终于意识到梅莉并不知道自己写遗书的意义何在的莲子表情变得严肃了起来,她认真地思考了一下,问道:“这么说吧梅莉,你以为探索境界是怎样的一种行为?”
突然被问到的梅莉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给你看看吧梅莉。”莲子站了起来,取来了那件进行活动时她一直会穿着的衣服,将其打开,向梅莉展示出里面挂满了一大堆东西的惊人内容。
“这些是压缩食品,这些是饮用水,”莲子如数家珍一般指着那些物事向梅莉介绍其用途,“这个是小型的氧气筒,以防对面是无法呼吸的地方;这个是信号弹;这个是联络用的通讯器;这个是向我们这个世界发出求救消息的设备,当然要在陷入危险的时候将其扔进境界才有效;还有这个……”
那些全都是为了活下去而配备的东西,简直无微不至。听莲子说,要不是因为衣服空间有限,她还想放更多东西进去。
当然,这些东西全都是双份的。
“最后是这个。”莲子拿起那个装有自己的遗书的金属筒,“这个我也是最近才想到的。是可以在一段时间后自动发送信号的东西呢。把它在探索境界前留在外面,简直万无一失了!”
“但是,但是莲子……”梅莉想不出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想法,“为什么……为什么要做到这个程度……?”
“梅莉啊,探索境界的行为可是极度危险的啊。你就从来没有想过吗?我们对对面的世界可是一无所知的哦?无论那边发生怎样的事情都是可能的,哪怕没有氧气,哪怕没有人类,哪怕有机物无法生存,甚至连一切我们所知的物理定律都是无效的这种情况都会有的啊。一想到这样,当然要多做一些准备啊。”
梅莉可从来没想过这么多。在她看来,对面的世界绝对不应该是完全陌生的。至少物理定律会一样,至少会有氧气,至少会有一些自己所熟悉的事物……最多,只会出现一些未知,但总体来说那个世界仍然是可以理解的。
不然,她完全无法想象,那些在自己眼前接近无处不在的隙间,会从那里面冒出些什么可怕的东西……
昔日的自己,大概就是这么想的吧?
“莲子,可以让我看看……你的……遗书……吗?”
“嗯。”莲子拆开了金属筒,取出纸张递给梅莉。
一开始看到的,就是中日英世界语四种语言写就的莲子家的地址以及收信人——她的父母——的名字。
展开以后,就是莲子那认真的字迹写就的家信一般的遗书。
大致内容是,自己是个不孝女,因为跟同伴(不知道为什么没写上梅莉的名字)一起进行危险的活动时丧生,实在很对不起家人。然后是一些关于自己的所有物的处理分配方法,还写上了自己打工以及日常积累下来的钱所存放的账户。信的最后向家人再三致歉,还附带莲子的亲笔签名,用于密码的指纹,用于DNA检测用的皮肤样本,以证明这封信确确实实是宇佐见莲子所写。
莲子写得十分真挚,根本看不出有任何开玩笑的成分,但正是因为如此才让梅莉觉得可怕。
莲子她,已经做好了随时会死的觉悟。
“但是……但是为什么要做到这种程度啊!明明,明明知道会死的话,不是应该尽早跟我说清楚才对吗……?”把遗书还给莲子后,梅莉的眼里开始隐约闪烁着泪光。
“……那是因为,跟梅莉在一起的时间很快乐啊。”
“……就算是那样!也还有不少别的可以两个人一起,而又没有生命危险的活动啊!”
“呐,梅莉啊。无论从事怎样的工作都是会有危险的。仅仅是为了可能有的风险而不去做的话,那么不就什么都做不成了吗?
“知道吗梅莉,每次活动结束后,自己还能够像这样跟你一起度过时间,真的觉得生命是对自己的恩赐呢……就算就这样死去,至少我也过得比大部分人要快乐啊,不对吗,梅莉?
“所以……呃……嗯……一起,继续秘封组的活动吧?”莲子有点脸红地回抱了抱住自己的梅莉,“如果觉得不值得跟我这样的人一起死的话,那就……”
“才不会!”梅莉的声音有点发闷地传了出来。
最后,梅莉也跟莲子一样写好了遗书,装到金属筒里面随身携带。

……
……

“呐,梅莉,其实有一个问题我一直很在意。”
“嗯?”
明明是在图书馆中寻找着资料的两人,却毫不在意地以正常的音量说着话。这也难怪,毕竟“图书馆”这个词早已名不副实了。阅览室的桌子上都放着储存着各类书籍的电脑,四周的人不是专心地盯着屏幕就是在敲击键盘,还有很多人戴着耳机。听说还有过在馆里吵架都没人发现的例子,因此这样的谈话对早已习惯了的两人来说非常正常。
“为什么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梅莉你要装着听不懂我的话呢?”
梅莉毫不在意地答道:“那自然是因为那样的莲子很可爱啊。”
“那样是什么样啊!”
“自然是一脸焦急,束手无策,脸红红的样子咯。”
“呜!我那时真有这么狼狈吗!”
看到莲子的样子,梅莉又忍不住笑了出来。
其实那并不是真正的原因。虽然说那个时候的莲子确实很可爱,但是梅莉始终觉得,如果说自己那时是因为被莲子撞到以后头晕晕的,什么都没反应过来的话,绝对会被莲子嘲笑的。
于是她决定一直隐瞒着这件事,就让莲子自己丢脸去吧。
想到这里,梅莉立刻收敛了笑容,抛出下一个更有可能打击到莲子的话题。
“不过,我现在都在怀疑,那时看到的是不是莲子你本人呢。”
“为什么这么说?”
“你想想啊,为了不迟到而拼命赶路,怎么看都不像是莲子啊。”
“梅莉你这话很失礼耶,我哪有那么离谱。”
梅莉没有接茬,只是把一个本子扔了过去。
那是莲子一时兴起而设的考勤本,举行活动时迟到的一方要被先到的一方记名,然后根据迟到次数定期给予惩罚。
这本子就没到莲子手里去过。
看完记录以后,莲子灰头土脸地把本子还了回去,有点气鼓鼓地边查询着资料,边嘟囔着什么“明明梅莉也……”之类的话。
又小小地赢了一个回合的梅莉露出了得胜的笑容,继续埋首于屏幕前。
这样的她,自然不会注意到,莲子正偷偷地扭过头去,观察着她的笑容。

……
……

毕业的日子已经逐渐临近了。
在周五下课的时候,一同回去自己的宿舍的莲子就跟平常一样,提出了一个话题:“梅莉啊,毕业以后你有什么打算呢?”
“诶……?”
我跟莲子,是因为这个仅由我跟莲子两个成员组成的社团而联系起来的。
毕业,也就是说,我们会失去这个不良社团“秘封俱乐部”。
也意味着,我跟莲子间的关系会就此断裂……
“我还……没有去想过……”
“是——这样吗——”
失去秘封俱乐部的话,将无法再与莲子呆在一起。
没有办法再像这样倾诉交谈。
说不定连见面也难以做到。
毕竟,这个世界实在太大了……
莲子她,前几天在社团活动的时候,不还这么说过的吗……
“果然还是秘封俱乐部活动的时间最为有趣啊。如果能这样下去就最好了——梅莉也是这么想的吧?”
我完全不想要去想毕业后的事,因为一旦想到那以后可能发生的事,我的心就难受了起来,到无法思考的程度。
莲子……居然还问这样的问题……一点都不懂别人的心思……
“我呢,果然还是打算离开家去工作啊,”莲子完全没注意到我的反应,自顾自地说着,“然后到各种地方看看。跟梅莉一起。”
“这样啊……跟我一起……”我随口重复了一遍,然后发现有什么地方超出了我的意料。
“咦……哎哎哎哎哎哎哎哎——?!”
“嗯?”莲子摆出一副“没必要这么惊讶吧”的傻笑表情,“那个梅莉,我一直在考虑呢,等毕业以后,”
“我们要不要来同居啊?”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是在做梦吗?为什么今天的莲子会这样再三抛出让我一时无法理解的言论来。
“同,同居……”
“对,去租一间房子来住,房租跟水电费两个人平分。
“然后呢,两个人一起,攒多多的钱,一起去更多有趣的地方吧。”
莲子慢慢地走到围栏附近,手搭在上面,眼睛像是看着什么东西。我无意识地跟着莲子的视线看去,也似乎有什么东西浮现在了眼前。
那是我从来未曾见过的风景。
“这个日本,大洋的彼岸,世界的各处一定还有很多很多,我们所不知道的不可思议的场所。”
世界的,每一个地方……那就是……我们接下来要去探索的世界的景色吗……
“无论如何我都想要去那些地方看看。如果可以的话,一定要跟梅莉你在一起。所以梅莉,毕业以后——”
两个人在一起……
“——秘封俱乐部也继续活动吧。”
这个提议……就如同……我们一直追寻着的幻想一般呢……
“啊,当然,这是说如果梅莉你愿意的话呢。”
“怎么可能,会不愿意。”
“咦……?”莲子惊讶地转过头来看着我。
说要继续秘封俱乐部的莲子没有说谎。
“……”
我,一直不敢去直视可能的未来。而你那可以看到时间与地点的眼睛,则一直地紧盯着前方的光景呢。
“……这就是梅莉你,有时让人搞不大懂的地方呢。”莲子走了过来,把我搂进怀里。
莲子,你不明白吧。
正因为是你,正因为是这样的你——
“为什么老是动不动就哭啊,梅莉你。”
才会让我像个傻瓜一样如此爱慕着你啊。

……
……

“梅莉,我们翘班去那个新发现的遗迹看看吧!”
“才不要,遗迹什么的什么时候去看都可以啦。”
“不同的啦!就算是遗迹,每天发现的东西都会不断更新,从中可以获取的资讯也不会一样,所以要全面地了解的话,一定要趁它刚被发现的时候就去看看才行啊!”
“不——行,莲子你这个月已经请假太多次了,再这么下去工资就都要被扣光了,到时不要说是到欧洲寻找阿瓦隆的旅费,连伙食费都交不起啦。”
“啊——梅莉——陪我去嘛陪我去嘛——”
“不要摇我了——好了好了,陪你去就陪你去吧。”
“耶——”
“不过,莲子从今天开始到大后天的三餐都只有泡面,附送几根爱心蔬菜。”
“哎——?!”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因为莲子旷工次数太多,账本都快要出现赤字了哦?而且这次为了去看遗迹,连我也要请假,再这样下去的话就是被房东赶出来,露宿街头的大危机了。所以给我牺牲一下吧。”
“呜……哪会这么严重啦,明明我们还有那么多积蓄……”莲子低着头在那嘀嘀咕咕。无论看过多少次这种场景,我都不由自主地笑了出来。
“那些钱绝对不能用,要留着为将来着想是谁说的啊。”被我笑着敲了下头以后,莲子也微微地笑了起来,接着又露出了活力十足的表情说:“都是因为梅莉像妈妈一样唠唠叨叨的,那些钱才能留着的啊。”
“你~说~什~么~啊~莲~~子~~?”说这话的时候我故意用了非常危险的腔调,还露出了狡黠的笑容。我知道莲子接下来肯定会露出尴尬的表情陪着笑,然后要么就会引开话题要么就会顺着自己刚才的话补充些奇奇怪怪的解释。无论是哪种都好,我都会继续着一开始的理解继续捉弄着莲子,看着差不多了才突然放过她。
只是,只要不看着我的时候,莲子的脸色就会立刻凝重起来,看到我又会立刻强颜欢笑……莲子完全没有要把自己在烦恼什么告诉我的打算,但我大概也能猜到……

在现在,同性结婚已经成为了一种潮流。不,与其说是潮流,倒不如说是政策解封后的正常动向吧。
只是我跟莲子的关系,完全没有得到莲子家人的认可。那也难怪,毕竟莲子的家庭还是属于现在已经很少见了的传统家庭,不认可这种事也很自然的吧……
我自己也认真地考虑过“到底跟莲子在一起是否合适”这个问题。虽说是因为有了这双眼睛才组成的秘封俱乐部,但也正是这双眼睛,太过容易把莲子置于危险之中了。之前所写下的遗书也在大三时被莲子的家人发现了,那时把他们吓得不轻啊……就算是莲子也收敛了一段时间。尽管大家都安然无恙地从大学毕业了,但他们似乎依然看莲子得很紧,我们这样偶然请假外出不是难事,但是出国的护照可就没办法拿到手了。我有种感觉,他们……也许知道,跟莲子在一起冒险的人就是我,毕竟只有我跟莲子走得这么近……如果我是母亲的话,也会反对让自己的女儿陷入危险的关系吧。
就算莲子只是单纯地喜欢探险,这也令我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莲子她,会不会只是想要借助我这对眼睛,来满足自己对探险的好奇心而已呢。她只是单纯地把我当成冒险的同伴以及朋友,而不是……更加亲密的关系。我也努力地试过要说服自己,莲子是喜欢我的,是把我当比朋友更重要的人来看待的——但是,我完全找不到理由。记忆中的莲子从来没有对我说过什么像是恋人间应该说的词。我们一直就那样很自然地在一起,但是除了一起去冒险以外……莲子,从来没有对我,许下过任何承诺。就连向家人介绍我的时候,也只是说我是她想要一起生活的人——就像是我只是一个同居的室友一样。这么想起来,说不定他们不认可莲子跟我一起住也只是误解了她的意思……我,从来就……
啊啊,好难受,想到这里就想要哭出来。但是,不行,现在还是工作中,这些事只是自己想多了,明明就已经想好再也不去想这种事的了。等下班了莲子就会带着我去买材料回家一起做饭,然后就在一起讨论着……别的事情。嗯,就是这样,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莲子担心……
不过,为什么最近总是被人说我脸色很差呢……明明莲子根本没有说起……应该只是错觉吧?

那天,我们正享受着探索完遗迹以后自己制造的冰凉的冰激凌。就在我有点茫然地望着远处的风景时,莲子突然握住我的手,单膝跪了下来。我转过头,看到莲子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我,亮闪闪的,就像星星一样。
“梅莉!”“嗯?”“嫁给我吧!”“……啊?”
刚才还在慢悠悠地想莲子会说关于这个遗迹的什么事自己要怎么回答的我脑子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咦……诶诶诶诶诶诶诶?!在,在说什么啊莲子!”我惊慌失措地不知道应该做什么,然后从椅子上滑了下来,扑通一下跪在地上,视线与莲子平齐了。对上莲子的目光的那一刻,我发现,莲子的目光十分的认真,就跟当初跟我提出要组建秘封俱乐部时一模一样。
“呐,梅莉。”听着莲子坚定的话语,我也慢慢地安静了下来,有点紧张也期待地握住她的手,听着莲子所说的话。
“是我不好,一直没有让父母认同我们,但是我点算过我们的积蓄了,如果父母想要孩子的话,我们已经有足够的钱去领养一个孩子或者用我们的DNA去养育试管婴儿了,就算他们还是不认可,那也已经可以办理移民手续了,无论选择哪个,剩下的钱都能给我们筹办个热热闹闹的婚礼了。所以呢梅莉,我已经等不及了,无论如何都,都,”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莲子涨红了脸什么都说不出话的样子,“都,都想要尽快能,能跟梅莉你在一起。无,无论要去什么地方探险都好,只要梅莉你在我身边……我就什么都不担心了!”
咦,已经说完了吗。看着莲子紧张地呼吸着而且明显十分期待的表情,我突然想笑出来。不愧是莲子的求婚啊,事前已经什么都考虑好了,然后就一点都不浪漫地说出来。真是的,哪有这样的说完理由以后都不要问对方同不同意的求婚词啊……心里这么抱怨着,眼前却开始模糊了,想说的话有很多,但最后只说出来了一句,“还,还是要继续冒险吗。”语气都不像是平常的我了,让莲子听到这种丢脸的答复,我真是……
“诶,诶,如果梅莉不想继续冒险的话,也没关系!只要梅莉喜欢的话,无论是什么国家,无论是怎样偏僻的世界角落,我都会陪着梅莉的!”
不还是要去冒险么。我轻声笑了出来,果然是莲子的风格呢。无论如何都没办法装出生气或者严肃的样子,嘴角怎么都拉不下来。于是我先移开目光,要好好地戏弄下莲子再说。
看到我这个样子,莲子突然想起了什么“啊!”一声叫了出来,然后在兜里掏出了一个小盒子递到我面前打开了。我不由得把视线放到盒子上,只见到那上面放着个戒指。那是我之前跟莲子一起去逛商店时,看得实在喜欢才随口说了句:“还挺好看的”的戒指。
莲子依然紧张而又期待地看着我,还微微地抬了抬盒子,就像是说“答应我吧”一样。虽说已经立刻就想说愿意了,我还是拿起戒指装着在看,慢悠悠地说:“如果我不答应的话呢。”
“那……我就,我就坚持到梅莉答应为止!”
心里一暖。“那……就,就只能答应了呢。”我直接把戒指装在左手的无名指上。然后立刻就被莲子紧紧地抱住了。
“太好了梅莉,我,我好高兴……之前你的脸色那么差,我就一直觉得肯定是因为我还没有确定我们之间的关系……对不起,我答应你,我再也,再也不会让你露出那种表情了!我宇佐见莲子发誓,今后一定会让玛艾里贝利·哈恩幸福!”
原来,莲子的脸色之所以不好,是因为在担心我吗。而我,居然还在那里怀疑莲子是不是真的喜欢我……
我也在心里默默发誓,今后玛艾里贝利·哈恩一定要比宇佐见莲子爱我更加的去爱她,无论如何也一定会让宇佐见莲子幸福!我更加紧地回抱着莲子。
四周突然响起掌声,我们一惊连忙松开了对方。只见遗迹考古队的大家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围在身边,高兴地笑着鼓着掌。
呜啊,刚才我们那么丢脸的场景……我不由得想一头撞到旁边的椅子上,但居然被莲子搂住了头,从感觉来看,她也在把脸埋在我的肩膀上……果然我们的想法都一样吗。

后来我才想起,那天是几年前,我们秘封俱乐部建立的日子。

……
……

“真是不可思议,本来已经被认为探索完毕了的日本,却在这片人迹罕至的深山中发现了大片的遗迹。一所有着悠久历史的神社,一所至少建造了数百年的西式洋馆。还有一片令植物学家们叹为观止的竹林,而且在竹林中还隐藏着一所充满平安年间的和式风味,却又以月亮作为其主题装饰的庭院。应该是聚居地的地方有着不少战国年代式样的平房。此外还发现了同样像是平安年代风格的寺庙,疑似模仿方舟神话而建造的巨大船只。附近的山中还有着许多人工开凿的房间,其中许多房间堆放着机器,经研究,那是比较原始的印刷机,发电机,发动机等。在山上还有着另一所神社,其更跟著名的守矢神社如出一辙。在里面的地下室还发现了巨大的人形机器。
“最令人感到惊讶的是,这些建筑全都保存完好,似乎直到不久前仍有人居住。根据探险权威宇佐见莲子女士跟玛艾里贝利·哈恩女士的意见,我们把这片遗迹群命名为——”
“呐,梅莉,还记得我们年轻的时候,到幻想乡去探险的事情吗。”坐在居然至今仍未被淘汰的电视前的莲子,温柔地握住了我的手。
“当然记得啊,不然为什么寻求命名的时候,我会跟你同时说出这个名字呢。”我闭上了眼睛。
年轻的事情啊……最近还真的忘记了很多了……
尽管现代的科技可以让肉体上的衰老延缓下来,但是记忆却一直随着时间而星星点点,又坚定无比地流逝着,没有任何办法挽回。
电视中的人还在说着什么“这次的发现将给考古学的研究带来——”之类毫无意义的话,我跟莲子都知道,幻想乡不是什么现代科学能够理解的地方。
“梅莉,还记得我们为什么要成立秘封俱乐部吗?”
“啊啊,应该是,还记得呢。”

“也许宇宙的最终答案真的只是一个数字,但是一个数字又怎么能引申为宇宙的无穷精彩呢。同样的,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也许存在着最终的真理,但是知道真理却不知道世界的美丽,那又会是怎样的遗憾啊。所以无论如何,我都想要去好好看一看这个世界。梅莉,你愿意,陪着我吗?”

“可惜啊梅莉,这个只是秘封俱乐部的行动纲领哦,已经忘记为什么我把这个社团称为秘封俱乐部了吧?”
“莲子你应该是……”我努力地搜索着脑海中的记忆,但是什么都没找到,“从来没有说过吧。”
但是,就算我们在这些年间领略到了多少的精彩,在现在,都已经开始淡忘了。这样的话,又有什么意义呢。
莲子轻轻地叹了口气,挨靠在椅子上,像是看透了我的心思一般开口了。
“幻想其实是很脆弱的,无论什么样的幻想都会有它终结的一天。”
“但是,能够把幻想秘封到心间的我们,不是非常的幸福吗?”莲子牵起我的手,直视着我的双眼,“你看啊梅莉,就算是现在,我们的心不仍然就跟我们第一天进行活动的那时一模一样吗?”
我看着莲子的眼睛,那里面有着我一直熟悉着的光彩。
正是这光彩让我跟着莲子探遍了我们所能到达的地方,把我们的足迹印在世界上的每一个神秘的角落。
那双眼睛,真的从我听到莲子要组建秘封俱乐部的时候开始,一直没有变化过。
要不是碰到莲子的话,我大概,至今都不会有勇气去迈开第一步吧。也就不会有着这么珍贵的,属于我们两个的回忆,与幻想。
“也许……莲子你是对的呢……”我吻住了莲子。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们才分开了。
“其实啊,梅莉,有一句话我一直想说很久了。”
莲子看起来似乎有点害羞的样子,难道是……
“梅莉,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一起到死后的世界去探险吧。”
听到这话的瞬间,我紧绷着的心放松了下来,以至于差点想要笑出来。
就是啊,那个从来不会讲浪漫的莲子,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说出那个词呢。
我稍微有点无奈地笑了笑:“……可以是可以啦……只是,这次记得,绝对不要迟到了哦。”
莲子露出了她那一贯的,有点坏坏的笑容:“这个嘛,不知道这次是谁会迟到了。”
“哼,反正就算我迟到了,我也不会让你等的。”
“……嗯,我也保证,我不会让梅莉等的。”
我放松下来,躺在椅子上回想着刚才的对话。
死后的世界啊……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呢……说不定,能够看到年轻时的莲子呢……
慢慢地回想着过往的记忆时,我陷入了迷糊的状态。
在半梦半醒之际,我听到莲子的话了。
“多谢你,梅莉,多谢这么多年来一直陪在我身边。我爱你。”
我笑了笑,顺手拭去了眼角的泪水。
“这话应该我说才对哦,多谢你,莲子,我爱你。”


莲子始终还是有一点不甘心。
我们一年间的所见,比一般人一生能经历的还要多。现在的年轻人,已经完全不去留意那些昔日被我们疯狂追逐的景物了。
所以说,在我们的故事结束以前,莲子想要把我们的经历都记录下来,至少作为我们见识到了的幻想的纪念。
但是我们已经没有能力去执笔,把自己的经历变成优美的文字了。
于是通过一些特殊途径,我们找到了一些记录者,他们愿意把我们口述记叙下来。
你所看到的这本书,就是他们的成果。
在这么长的岁月里面,我们经历过了不少的事情,如果可以的话,也希望你们能知道,我们的故事。

请继续保有着自己的幻想吧,因为她们是如此的脆弱,珍贵,而又永恒。

                                                                               宇佐见莲子
                                                                               玛艾里贝利·哈恩



——————————
这篇文章曾经想要作为一个秘封本子的序言而写,所以在失败后无论怎么改都无法从序言的风格中出来了……请当成一个独立的小故事来看即可

评分

参与人数 2积分 +10 萌度 +80 收起 理由
Kalorn + 10 良作。
颜色 + 80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3-1-29 21:01:0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像很内涵?
末尾偏前的地方转折好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30 00:16:09 | 显示全部楼层
前排膜拜音红菊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2-6 01:00: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膜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9-11-13 19:5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