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2416|回复: 5

[短篇楼] 不被记述,心眼相传之物 | 无心幽行路/走失 | 觉恋歌 (6/5)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3-20 19:3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Paradox 于 2013-6-5 22:56 编辑

前言:
因为是发烧了才断开了填长篇坑来写的这超短篇,因此偏虐。
还有字数不多就只是各种空行的缘故看起来长些,我自己是想能回过头来慢慢看的啦。
然后这个是算剧透:[strike]原来在写到最后的时候才发现有一幕会读心的母亲在和闭上了第三只眼的女儿在长谈的样子……她和他隐居的还好啊……她俩原来都长大了也有着是很多的不容易啊……就随时都可以来找她,有什么不方便的苦恼也可以向她倾诉,[/strike]只是得保守好秘密呢。
那正文这马上开始,快快下翻于是就有了~



“老的觉通常在传给名字后就会立即离开小的觉,不是因为惯例,而是因为她们已经老了。”


                                                        ——????



不被记述,心眼相传之物



    古明地觉向来拒绝与任何人交流。

    对此山里的鬼们都觉得很不可思议,如果要不喝酒、不聚会……她们想要这怎么能行呢。

    归根结底是只有社会性的生物才需要交流,而即使想要举鱼虫鸟兽的例子,那往往也仅仅是限定在同族之间的。

    或许就甚至连同族都不算是了,她很无奈,对这个只由妹妹和自己两个人构成的家庭、对这个只限定在一个昏暗的大宅里的社会,会吱呀做声的门就还有妹妹她在推、黑暗则是填充那些空白处最安静的常客,相互间的问好是程序式的,而这并算不得上是交流。

    不理解自己的欲望,长久在昏暗的灯光下看书还损坏了她的视力,渐渐感觉活着也已经是看不到任何希望了,她开始睡得越来越沉、梦得越来越死。



    而究竟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或许是一方早出生了几刻。又或许是有谁看着这在一起实在太可爱,问,即教会给她俩什么是姐妹的概念了。

    「姐姐啊我想是得要保护妹妹……教她能少走弯路……以及在她伤心的时候给她依靠——」

    「那我这要当姐姐!」

    也许是就这么定了。



    但照此一来的话那就有另一个问题了,先后的次序确实很重要。

    一边她一直在护着她,宠着她;一边说话小声,但必要时也会不吝用姐姐的呵斥威压她。

    因为做姐妹这件事情似乎是交换不来的。

    而最终确证这的是,无论她如何去努力,妹妹她结果就还是成了无意识的妖怪。

    在各方面就都像是对自己过去一切努力的嘲笑和否定,而这还能不能承受得了,其实也根本就与是谁的心灵强度都无关的。



    此时她顿觉做姐姐的意义更仿佛是为了接生下这样的妹妹——

    在说话的时候她渐渐是少眯一只眼了,并且多了一个其它的习惯性举动。

    在还看书的时候偶尔会一手捂着小腹,总感觉里面在隐隐作痛,即便那应该已经是全空了的样子。

    自此拒绝与任何人交流。然而是大家的心病所生的孩子那没有人会对之抱有期待,她似乎比她的姐姐就更难以摆脱、难以沟通……这仅仅是在和远处村落里的小孩们能做起短暂的朋友,而只要他们长大,她就注定也又复归是一个人了。

    直至在她真正死后。



    她像是无动于衷的却回想起了姐姐她的好。

    但姐姐她既然已经把秘密全部都带进了墓地里,不管后来有没有恨过自己、还是不是真的在爱自己,这些就都没有任何一句遗嘱还留在外头的,同样无可记述。

    那末是得将这生命归还给姐姐罢——

    她强迫性地并无意识地和村里的一位已成人的少时相好复合,然后是一个人抱了胎独自回到在这边的家里来,接着诞下两个女孩。



    那如同是姐姐她的死般地,多余的事情就总会一件接着生出一件。

    她俩都小小的,并且和她们自己的第三只眼一样都小小的,就都是一只手可以托起来的可爱。

    有一个疑问已经埋藏在她的心底过很久很久了,并且只要这会不去问的话就不会想知道答案……

    ——但哪个更大是姐姐,哪个更小是妹妹,现在不就已经很清楚了吗?

    “不好意思啊,「我」——”

    看着这只用一只手高高举起就可以结束掉的那多余又痛苦的一生,她是发自真心舒坦地笑了,觉得这自己到头来总归算做了件对事。

    “不要哭!不要哭……而该叫你「古明地觉」的……「姐姐」……”

    还睁不开双眼幼小的她完全就理解不了这发生了什么,但被那一声短暂而急促的呼救是揪动到心了,也实在怕不过她放声大哭起来。

    直至她这用无声寂静的怀抱安抚下她了,并在她沉沉睡去了后才真正剪除掉自己的第三只眼,或许自此就成了普通人,只是无论如何都再也不能在她的面前出现了。



    那与之在相比下刚来到这个世界时候的啼哭就还是短暂的。

    在古明地觉还懵懂的时候就得到了只属于她自己的整整一间大宅,宠物们也都懵懂念着原来的主人围上来了全心全意地照顾她。

    她只是想不通那一声时隐时现在梦里的求救声,很快还淡忘了。

    尽管被赐福、被祝福……

    然而她看看还是会总觉得,放手让只有这些似乎是写着自己名字的书掉落在地上,听,身边是少了什么。



    后来是独自一个人成长起来的她。

    就得到了最坚强的心,得到了没有负赘的觉的尊严。

    以一个人来了解读心的意义,并在受到伤害后一个人回到大宅里哭。

    而支撑她的是始终感受得到先祖世世代代都凝结在觉之瞳上的思念,至今仍热切在看着向这个世界的吧。

    家里有两套款式的洋装,有向日葵黄的跟天蓝的,她自小到大都一直是换着心情穿。

    即使孤独,即使坎坷,在搬到来地底后也一手建立起了地灵殿。

    但有极深的缺憾,使得她无时不刻不在念着一个假想中的妹妹。

    这灵魂的另一半就该会是什么呢?

    能知道有真正爱自己的人并和他组建起家庭,明明已经是足够幸福了啊,可为什么,泪水会止不住地流,在看到这会是两个女孩之后……



    真好啊。真小啊。真可爱啊。

    ——那自己在真正离去之前又该教会给她俩什么呢。

    后来直至回忆起自己的一生,她默默把握着这如果还能向上天祈求一次的机会——

    「姐姐啊我想是得要保护妹妹……教她能少走弯路……以及在她伤心的时候给她依靠——」

    「那我这要当姐姐!」



    「……」



    “别争别争,你呐就只是叫「古明地觉」,而你呢又只是叫——”



    终于破泣为笑,她轮流用双手抱她俩起来,是谁这都舍不得丢下啊。



    “「古明地恋」吧。”












“秘密……这是要对姐姐她保守的秘密。真不可思议。她也叫觉,但是头发就显然要更长一些呢。”


                                                         ——古明地恋



FIN



发表于 2013-3-24 09:48: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充满着意识流(?)的感觉

点评

原本构想时只是一代觉的事情,后来一拉长发现三代人悲欢离合加母女梗于是就都出来了,但始终在想着偷懒(?),匆匆忙忙的所以跳跃得多了((这种只是想开开闸果跳放二设的,那么一通贯的妄想达成就还是以后再发作吧  发表于 2013-3-24 11:0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24 14:03:27 | 显示全部楼层
华东列夫斯基 发表于 2013-3-24 09:48
充满着意识流(?)的感觉

哦哦原来如此0 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3-26 13:00:53 | 显示全部楼层
前言:
于是就试着按自己想的那样的意识流(?)来,这里是作为双生子的恋的超短篇(就更虐了
看起来相似的地方就只是我在催自己能快快把话写下来的框框,没有特别的意思。
然后这个是算剧透:黑童话神马的还不是就给一直这些给跪给戳中的……只不过是她灵魂应该是升不到天堂去的了,在幻想乡里的三途河边上最后也找不到,不知道她的姐姐是该有多伤心。
以上,双标题是在记念这点子被翻出来时那原来的样子,最后并没能有一个好的结尾,累觉不爱。



无心幽行路/走失



    古明地恋很少会去想出了家门这该到哪里玩的事情。

    只要走出去就是了,今天的她也依着本身的意愿是这么做了。

    但道别出后不久又折返回来,看见姐姐她是正在看书,原来这么快就把自己给忘了,不高兴、不高兴。

    这时候空跟燐进来了,她们是姐姐的好宠物。她放下书也很快和她俩聊得很热切了,话题有转移的趋势,不妙不妙,这样下去可是会被姐姐她发现的。

    还是转身去吧,去吧。毕竟地灵殿就没有什么变化的,这只要闭着眼都可以走出门。



    最近是见到的鬼们都总在开宴会。

    贸然接近的话会沾染上浓烈的酒臭,然后再经过这某些敏感的家伙时可是会起疑的,虽然并不会被发现,但那样也没有意思了。

    说起来姐姐她身上就总是香香的。唔嗯。可能是把家里种着的那些花都活用上了吧。

    至于这位帕露希,只要站在她边上就可以一直听到很多有意思的事,不过不辨真伪。

    总感觉就都还是些自己已经知道的事情,这今天又得走多远才够呢?



    这会的季节阳光很好,但也刺眼,所以说帽子才不是多余的呢。

    得先走出这片树海才是,时间……不知道每次于是就都用掉了多少。

    不是不够把每处有可能有意思的地方都去到,而是先后顺序的不同,印象里往往会带来每一次都不一样的感觉。

    这一次就还是用数数的方式来决定吧。就从这一处枝桠上数起。奇偶奇偶……最后是奇数的话就往这个方向走,因为是奇数嘛。

    这边。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但是概率它呢是客观的呢,不会骗人。



    巫女没有在神社的院子正扫地呢。巫女没有在过道上坐着是喝茶呢。巫女也没有在屋里头睡觉。那巫女在哪里?

    到神社的后面去看看吧,喔巫女在这里。

    在做着什么在这里做的事情呢?一幅很认真起来的样子,真有意思。

    呐灵梦你看得到在你眼前的这里是还有个洞的吗?灵梦——

    灵梦?



    是回去了吗?灵梦……

    那这边也回去了——可是飞不起来身体好重……感觉很不妙。

    那还是就用走的吧。什么时候……幻想乡就变的有这么大了?路好硬,双脚走着会很不舒服的。

    还是不对吧……有会动的屋子……有长得很高还会发光的树……有看起来就很好吃的这些蛋糕……因为好吃所以被境界隔着,不能随便打破。

    真有意思。真有意思。就是空气却变得很不好了,如果是换了是姐姐她这可得要咳嗽个不停的——

    就再一会。



    就再一会……





    结果夜彻底深了,她就走着是来到了这海边。看着这宽广无比有若另一个幻想乡大的海。

    失神就走下去了,她让靴子进水,让趾头感到冰凉,让自己漂浮在水上,让衣服渐渐彻底濡湿。

    然后水没到顶了,她一手按住帽子蜷缩了身,再伸展开的时候轻轻蹬腿是在向着往水深里钻。

    她到底知不知道?在子宫里有羊水、在胎儿的梦里有海、在海的最深处是有着那最上古的生命?

    光彩陆离的另一个世界,能让她暂时彻底忘却掉自己还有的一个家。

    如果只是要这样慢慢往下沉,不脱掉双鞋那就又有什么关系。

    但是有鱼,它们和她在雾之湖底所见的都不是一个样……

    这时候她感觉到不自然了,也想想就恢复了那恍若新生儿般的姿态,她够到手就摘去了就回到了这出生时光脚的状态。

    但是那一顶帽子。但是她唯独此不愿意失去它。

    而仿佛潜泳是项与生俱来的技能,只要这在水底里沉得住气:你不害怕它,它就帮助你;鱼儿们不害怕她,她就亲近于是找它们玩:陪它们同游,伴着它们的嘴这也在一张一合,她好想放声歌唱,而却只能痴痴地是这样望着它们,仿佛那已经分尾了的——

    但是她的生命形态已终究不属于这里;她随之想起了那一个人鱼公主的故事。





    记得在故事里的那一个她没有得到爱。

    也没有伤害任何人……为什么会这样?

    “救——”

    这水是毒药就倒灌了进去——她开始加速下坠。

    「我……姐姐……」

    就失去了言语、失去了空气:不觉得时就觉得一切都十分自然,但这里的海是比幻想乡里的湖要大太多太多,而当在发觉了这的时候她已经陷得太深太深,就已经是回不了头了。

    好咸。好苦。好涩。

    好安静呐……

    于是那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呢,既然是封闭了读心的将眼泪独自吞下这样的自己,没有愿想,自己也就没有后悔过、害怕过结果会是这样的一天。

    ——我知道了、不麻烦你了。

    带着那得到了满足的好奇心、并且是怀着那曾经始终如一的决定,古明地恋她心沉底,自此走失。






END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6-5 22:56:55 | 显示全部楼层
前言:
这一次更是在乱来到歌了……题目也没有依据能好好地想一个(
首先还是就缺乏常识,没有去押韵;再说在脑补的也不是小觉曲《少女觉 ~3rd eye》而是凋叶棕的「辿/誘」中的早苗曲《At least one word》(信仰は儚き人間の為に)……谁叫它今天是爆了我一个下午的泪腺QAQ
而这当然是根本就不可能多同步的(都串曲了你还提
只是在隐晦地在讲另一个小恋因为被甩而放弃读心力的故事——于是还是百合就最好了。
至于原曲中的At least one word如果在指的是阿里嘎多
那么在这里所用的就是阿姨洗铁路。



觉恋歌



我们都是会长大的啊       没有永远不会变的心
也许这样是很好       不去看       就不会受伤。

不去谛听就不会知晓        不去质问、不至决裂
事情就能够回到像从前一样、像是梦一样
只是自己已经在醒来过一回了
是这样的吧?

「他对你到底都做了什么?喂、你看着我。」


我们就是会老去的啊       没有永远不会变的心
也许这个世界在对我们不是很好、被赐予了是这样的能力、这怪不得谁
与生俱来、易感的心、看——你又在担心我了
这第三只眼可不是它自己愿意能闭上的啊。

我、可以答应你
避开俗世、自缚手足
让有心明要来伤害我们的人再也没有可能
但是你也要让我知道……

「他对你到底都说了什么?……告诉我啊。」


还是来许愿吧
要相信在地底还会有明天、明年、雪还会在飘进到这里来
来唱歌       来跳舞
来喝它个一醉方休        就像是普通人一样!

然后来告白吧
要相信心一瞬的真实、你难道不这样想吗?
不会了、不会了
不会再是我这是为你好了——
姐姐我是不会再这样错了。

只像现在、你猜不透我也猜不透你多好玩
只像现在、在这里只有我和你吧、两个人
就像是普通人一样再开始吧?
就像是普通人一样约会出外       你今天想要带我去哪里玩呢?


我们现在可以使用谈话来解决一切问题、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一切的问题、我答应你、我需要你我想念你!
你今天又想要吃什么晚餐呢?
只是不要再哭了……
那可不是没有感情的行为啊。

……希望你能再一次听我说。

因为你的姐姐、读心的妖怪、觉(绝对)不会对你说谎。

我们不曾有伤害过任何人、都逃进到这里来了、神明大人都看得见的、阎魔大人也帮助过我们很多很多了——

「所以说笨蛋妹妹——这并不是你的错。」


我们就是会老去的啊       没有永远不会变的心
也许这个世界在对我们不是很好、被赋予了是这样的能力、这谁有办法
与生俱来、易感的心、看——你又在这样笑了
这第三只眼可不是它自己愿意想闭上的啊。

我、在这里答应你
此生今世、永不分离
恋(Koishi)……
我也爱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6-6 01:16: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哭了怎么破

点评

一样也写点神马的就破了哦(  发表于 2013-6-6 09:2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9-11-13 19:3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