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3411|回复: 11

[中短篇] [紅白七色] 訣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5-4 21:38: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浪靈 于 2013-5-7 15:54 编辑

持續地緩慢搬文中,不敢搬太快的原因之一是怕宣番來不及寫完(艸)
再來就是擔心不小心洗版……
這個系列是剛認識東方的時候寫的,那個時候還在摸索打基礎
現在回頭看起來覺得一切都好青澀啊,快要可以被稱作黑歷史了(默)

不過雖然好像沒有人發現,但其實這系列的故事還有後半段
之後沒有意外的話應該會延遲很久地終於補完並單獨出本吧
繪師也終於找到了,希望能一切順利就好了

那麼謝謝大家






========================================================








「唉呀──!真是搞不懂那傢伙在做什麼啦!」一如往常來白吃白喝的魔理沙今天身邊的氣
場很不一樣,雖然並不是生氣,但是一股不耐煩的情緒很明顯地從全身上下的毛細孔中擴散
出來。

簡直就像是怨靈一樣,她喝著手中的熱茶漫不經心地想。

「我說啊──」抱怨著的傢伙像是磨牙一般地快速解決紫帶給她當土產,結果被她拿出來趕
客人的鹿仙貝,仙貝碎裂的聲音喀嚓喀嚓地在耳邊聽得她擾心。「我說霊夢啊,妳就算沒在
聽好歹也幫腔一下啊。說點什麼像是『對啊、是喔』這樣的話也好嘛。」

她嘆氣喝了口茶。「對啊、是喔。」

「妳這傢伙、討打嗎?」魔理沙惡狠狠地說著,一口乾掉了手上那杯冒著煙的熱茶,然後兇
狠地拿起了另外一枚仙貝放進嘴哩,又是一陣跟噪音一樣的喀嚓喀嚓,還帶了點碎裂時亂噴
的碎屑。「我還要茶──」

「吃著別人仙貝的人沒資格這樣說。妳給我自己倒。」她淡淡地回,看著神社附近很少陰霾
的晴朗天空。

「不過啊,霊夢。妳不覺得真的很麻煩嗎?」喝著從香霖堂強迫徵收的茶葉,魔理沙像是陷
入了什麼麻煩一般地,露出了平常很少見的困擾表情。雖然在負責解決異變的她眼中看起來,
其實只是有點欠扁而已。

「什麼很麻煩?」發現今天大概很難含混過去的她只好心一橫,乾脆加入自己延遲很久的對
話。

「妳還真的從開始就沒在聽啊!」喔~好精準的吐槽。她邊想邊拿起仙貝,咬了一口才想起
來這是故意拿給某些不速之客的專用茶點。實在不太好吃,不過也罷,拜賽錢箱的狀態所賜,
她哪有什麼救急食品是沒吃過的。「是アリス的事情啦、アリス很麻煩的事情!」還沒放棄
話題的魔理沙將她的思緒拉了回來。

還是算了。她默默地將仙貝放在腿上,看著眼前邊講話還邊嗑仙貝嗑得很開心的笨蛋魔法使
。「啊啊,嗯,原來是小倆口吵架啊?」她恍然大悟,不過其實也是預料中的事就是了,「
用這招怎樣?帶著隨便哪裡偷來的鑰匙去,跟她說:『アリス,請收下我心門的鑰匙吧。』」

結果某魔法使手上的仙貝掉了,隨之咬空的牙齒顯然也快被震斷了。她看著魔理沙兩手捂著
嘴,一臉像是被巨大化萃香踩到的表情。「我這是叫借用──妳從哪裡聽來這種噁心台詞的?」

「紫有一次帶了外面的小說回來唸給我聽。」當然結果是跟陰陽玉們好好地認識了一下,這
就不用多提了。「所以,」她清了清喉嚨,重新回到剛剛的話題上面,「アリス又怎麼了?」

「簡單來說……」魔理沙露出了很認真的表情看著她,手裡還抓著剩下的鹿仙貝,「就是傲嬌。」

妳是白痴嗎?她忍住這樣的問句耐下性子來,「然後?」重點是什麼?アリス是傲嬌這件事
情連九號笨蛋都知道。

「傲嬌這種東西啊,捉弄起來很好玩是沒錯啦,我也這樣覺得。尤其是アリス雖然說是傲嬌
但其實嬌的成分比較多。」魔理沙像是知道聽眾現在很不耐煩似地,對她擺了擺手勢示意等
等,「但是、但是啊!妳不覺得每句話都得要自己翻譯很辛苦嗎?!雖然那些掩飾的話都很
好懂啦,說話的舉止也是看了就知道是害羞啦,可是久了也會膩啊,而且很累耶,想聽到撒
嬌的話也不可能,要是真的照她說的去做到時候那傢伙一定又躲在家裡對著上海哭,但是安
慰也不對、道歉也不對、搞笑也不對,這個屬性有時候真的很麻煩啊──」

啊、總覺得這情況很好理解,她喝著茶想。「但這不就是特色嗎。」她說,結果眼前這傢伙
回給她一張帶著很欠扁眼神的臉,害她差點把神社所剩不多的茶杯給砸了。「那不然妳想怎
樣啦?!」

「妳說下藥讓她只能說出真心話怎樣?」笨蛋黑白魔法使提出顯然早就想好的點子。「雖然
不知道做法啦,但永遠亭那邊一定隨便問都好幾種。」

「會出人命喔。」她連吐槽都懶了,讓一個傲嬌喝這種藥還不如拿著符卡塞進她嘴裡發動算
了,那樣還比較乾脆一點。

「什麼!我會慘死在五寸釘的詛咒之下嗎?!」魔理沙一臉吃驚地看她,嘴裡嚼著盤子中最
後一片鹿仙貝。

妳這傢伙到底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真難相信妳們居然還可以相處……」壓下想要乾脆來
個相應不理,直接把眼前這個人連著掃把一起踢出神社外的衝動,她只是像自言自語般地說
出根本不算問題的話語。

「這就是愛的力量?」魔理沙喝著茶反問,害她默默地舉起身邊的陰陽玉,但思考了一下後
覺得這句話雖然很欠揍但是其實也沒有不對的地方,只好忍著不知道從哪裡來的一肚子悶氣
又放下。

「妳就當作養貓怎樣?貓其實也就差不多是這樣啊。」她提出目前自己所能想到的、最中肯
的意見,心裡覺得如果再不把這個傢伙打發走的話,不管再吃多少火力回來幾顆陰陽玉都不
夠用。

「咦──但我從以前到現在只成功養活過蘑菇吶,怎麼辦?霊夢。」魔理沙一臉不在意地說
出令她感到絕望的話。「沒有傲嬌種的蘑菇可以當作替代物嗎?」還加上這樣殺傷力很大的
追加問句。

「我哪知道、那是妳自己的問題吧!」可惡,要是萃香現在也在就好了,把她們兩個丟到前
面去打一場彈幕就什麼都解決了。「妳上次不是還帶著撿來的貓要硬塞給我嗎!」

「啊、對喔。」結果眼前的傢伙一臉大澈大悟的表情,還用拳擊掌擊得很清脆。

她深深吸了口氣,覺得自己這樣的類型都能被弄成這副德性,那麼那個七色人形使的下場想
必是無法言喻的淒慘。「才多久的事啊妳……」

「不是啦,那我還記得。只是想到了一個很棒的點子。」顯然是從她挑起的眉看出懷疑的意
思,魔理沙像是要捍衛什麼一般地強調,「真的真的,絕對是個很棒的點子。」

是喔?她喝著快涼掉的茶,斜眼看那坐在自己右邊一臉認真的魔法使。

「只要加上耳朵和尾巴就好了嘛!」魔理沙一手指天喊出這個據說是絕對很棒的點子,害她
差點把嘴裡的茶給噴出來。哈?她右手抹去嘴邊可能不小心被驚嚇出來的茶水,一邊看著猛
然站起的黑白魔法使繼續滔滔不絕。「雖然霊夢妳說差不多,但貓咪的想法怎麼樣都比較簡
單好懂啊!所以簡單來說一定是耳朵跟尾巴的問題,如果アリス也有的話,那一定就方便多
了對吧?搖動的話就是開心了不是嗎、我真是天才啦!」不對吧這什麼讓人忍不住冒出冷汗
的計畫。

什麼跟什麼。「喂、妳等等……」她正打算要阻止對方不知道進行到什麼地方去的妄想時,
在旁邊兩眼閃著光芒、興致勃勃的魔法使,嘴裡唸著不知道發展到哪裡的劇情,早已經跨上
了那把跟主人一樣普通的掃帚。

「謝啦、霊夢。這個點子超棒的啦──」等這句聽起來怎麼都不順耳的話穿過耳膜消失時,她
只看到一道微妙的殘影在空中淡去而已。

這個提議跟之前那個的效果不是一樣嗎──……。她像是嘆息般深深地呼氣,像是要把胸腔裡
所有的雜音一口氣逼出來,讓空氣稀釋經過這麼一番話後,不知不覺變得過濃的血液在心臟
跳動。

靠上神社後院臺階的柱子,她一手撐在身後放鬆力氣仰望著蒼藍得一如往常的天空,晴朗得
也一如往常,像是這麼久以來什麼都沒有變過,包括她、包括神社、包括整個幻想鄉。

不過應該是有什麼變了吧?她懶散得也一如往常地挪回視線,百無聊賴地拿起了放在衣擺上
的那個、被她咬了一口所以顯得有點缺陷的、剩下來的鹿仙貝端詳,被咬下來的地方還看得
出模模糊糊的齒痕。

或許應該說什麼都變了也不一定。她數著上頭不易辨識的齒痕想,帶了點在她身上稍嫌過多
的散漫。

「魔理沙的話、剛剛飛走了喔。」視線依然在硬得讓人牙疼的鹿仙貝上,她對著什麼也沒有
的前方說,以若是要隔空喊話就會不夠清晰的音量。「可能又是去紅魔館了。」她多餘地補
充,帶著自己很明白的一點惡意,幾乎微不足道的自私。

「怎麼可能是來找那個傢伙的。」七色人形使的聲音出來得有點急躁,她忍不住帶著微弱笑
意看對方從樹叢後現身,踏著幻想鄉裡為數不多的優雅步伐,以著流線似的運動曲線。「是
來參拜的喔,帶著賽錢。」站在前方的人形使輕輕將頰邊的一束金髮往耳後撥去,在陽光下
突然的刺眼。

「是嗎?那麼一定要請妳喝茶了。等我一下。」人形使坐上了她身邊的位置,而她沒什麼氣
質地伸了個懶腰,用著老頭子的方式站起身來往屋內走,手裡還抓著忘記放下來的仙貝。「對
了……アリス、要嗎?這個。」她朝著轉過頭來的アリス晃了晃手中缺一角得奇怪的鹿仙貝。

「那是什麼?」沒去過外界的魔界魔法使開口,帶了點困惑的偏頭角度。這就是少女困惑中?
她在心裡不知道對著誰問地想。

「外界的茶點。」她回答得倒是理所當然,「不過只剩這一片,其它的都被老鼠給啃了。雖
然已經被我咬過一口,不過覺得好奇的話,在其它部位嚐嚐看也無所謂。」アリス還沒有回
答,看起來很認真地凝視著這個從沒出現過的茶點。她笑了一下把仙貝往看起來很想嘗試的
對方手裡塞去,順便端起放在木頭地板上、剛剛不小心被她遺忘的茶壺和托盤。

雖然沒有什麼味道,但至少米糠的香味可是很純正的。既然味道配茶剛剛好,就當作真的是
一種茶點吧,反正博麗神社裡想找出羊羹也是不可能的事。

「對了、那個東西很硬喔。」已經一半踏入門內的她突然想起似地揚起聲音,身後同時傳來
什麼微弱的聲音。她忍住嘴邊的弧度走進房內泡茶,莫名愉快地想像對方現在帶著責難投射
過來的眼神。

自己的背影在對方的眼中,不知道是以怎麼樣的方式倒映著的。會是能留下殘像的身影嗎?
還是像早晨時神社偶爾會出現的霧氣,沒多久就消散在空氣中無影無蹤,沒殘留一點痕跡。
她因為這突然間的想法皺起了眉,低下視線收拾滿地笑容的碎片。

隨隨便便地泡好茶,她帶著被自己破壞了的興致回去,在門邊看見了人形使依然專注著研究
的背影。那是像孩子一般、單薄而堅毅的背影。眼前的身影實在太過專注,她幾乎要以為這
整個世界都跟著對方的眼神停下了運轉,不敢鼓動。

她一直到對方回過頭困惑地叫喚自己時,才發現自己從站在這裡看見對方身影的那一刻,就
像被紅魔館女僕長的符卡結凍一般,忘記了呼吸、忘記了脈搏、忘記了自己應該要是誰,而
對方又是誰。

整個世界都沒有停下來,拋下她依然高速旋轉,但她多希望自己的世界能夠停在此刻。停在
這個有著陽光灑落前庭、七色人形使坐在那裡,金髮映照著炫人光線、鳥聲低唱得寂寥的剎
那。

停在這個她忘記了呼吸與心跳的時刻。

「來,參拜客的茶。」她若無其事地進行著應該的程序,將對方可能的疑問在出口之前一一
拒絕。「怎麼樣?這可是霖之助さん最自豪的茶葉。」她像是展示自己作品的孩童一般驕傲,
帶了點沒人知曉的空虛。

「妳們兩個啊……偶爾還是有重疊的地方的呢。」アリス帶著無可奈何的口氣接下了茶杯。
「嗯……還是紅茶的味道比較滑順。」然後在啜飲之後淡淡地發表了這樣的感想。

「那是小孩子喝的東西。アリス不愧是溫室派的。」沒有回應對方關於自己是都會派而不是
溫室派的反駁,她只是攤了攤手坐下。穿過樹林的風吹起來帶了點涼意,一手拿著茶杯、一
手還拿著鹿仙貝,人形使沒辦法一如往常地將被風吹亂的髮絲撥好,害看著那飄揚的色彩的
她差點就要伸手替對方拂過。「那個、有什麼心得嗎?」她順著自己抬起的手指向對方拿著
的仙貝,上頭有著新的、一個小小的、看起來就像留下者一般氣息的痕跡。

「唔嗯……稍微有點硬。」アリス一臉平淡地說,害她差點忍不住笑了出來。

「嗯,的確是。」她只是這樣回應,視線被過長的瀏海切割得瑣碎,將可見範圍都縮小到了
眼前。「那就放著吧。」她拿走了一直被對方捏著的仙貝,本來要放進托盤裡的,不知道為
什麼最後卻又隨便丟在腿上。

「那麼,我先回去了。」在一陣短暫的沉默之後,アリス站起來這麼說,對著她點頭感謝今
天的招待,像每一次離開前都會做的那樣,除了偶爾被彈幕或是那個黑色的魔法使纏身的時
候。

「アリス。」對方順著她的聲音轉頭,一雙好清澈的藍色眼睛,坐落在那樣白淨的臉龐上。
澄澈得有點傷人。她瞇起了眼,然後試圖扯出一個微笑。「不要忘了投賽錢啊。要投進賽錢
箱裡,別投歪了。」人形使愣了一下,輕輕地點了點頭,認真得幾乎讓她想哭。

幻想鄉裡的生物都是笨蛋啊。她看著人形使往神社另外一邊走去的身影想,沒注意到自己也
被包含在那樣廣泛的陳述句中。

等等。她直覺地站起身追去,在那順著風飄動的披肩一角消失於牆柱後時。帶了點倉皇卻又
不敢急躁的腳步,不知道要歸類在哪裡。她看見的時候,乖乖地投了賽錢的人形使正站在賽
錢箱前面,雙手合十地祈求。

「在為戀愛運祈禱嗎?」她靠著博麗神社老舊的木圓柱問,一不小心放了太多的隨便在裡頭,
像是挑釁般的賭氣。她咬了咬牙,差點就要抱著頭蹲下,後悔自己脫口而出的問句。

「才、才不是。只不過是投了賽錢之後的例行儀式。」什麼也沒發現的人形使心虛地飄移著
視線,明顯得讓她只好露出調侃的笑容。瞇起的雙眼什麼也看不見,世界一片斑斕的朦朧。

「我看妳還是祈禱一下比較好,不管是戀愛運還是最近的身體健康。」想起不久前魔理沙才
在這裡朝天發表過的宣言,她順著話題隨口地提醒,天知道那個笨蛋魔法使這次又會捅出什
麼亂子來。「當然,這次特別為アリス破例,賽錢就不用投第二次了。」

人形使連考慮都沒有,只是勾起了一抹自信的微笑。「再怎麼說我都是魔法使,不會有問題
的。這次的破例就留到下次吧。」轉過身打算離去的人形使像是想到了什麼,又轉過頭看向
她,「下次來我家的時候,請妳喝下午茶……配上真正的茶點。」

「那種軟綿綿的溫室茶點?」她帶著捉弄的意味反問,而對方一如意料中地在半空中回頭對
她喊著『不是溫室、是都會派!』,然後才往魔法森林的方向飛去,還很孩子氣地加快了速
度。

如果真的那樣祈求了的話,不是很好嗎。歛起了變得空洞且沒有意義的笑容,她懶散地一手
抓著頭髮想,看著七色人形使離開的軌跡。如果這麼祈求了的話搞不好就不會跟那個黑白魔
法使在一起了,現在這是什麼下下籤的戀愛運。

午後的太陽照得讓人厭煩,她打了個哈欠,看著難得有了內容物的賽錢箱不知道該想什麼。
走到了剛才アリス站著、閉緊雙眼、兩手合十地參拜的地方,她只看見一個自己很熟悉很熟
悉的神社,一個除了博麗巫女和一隻酒鬼之外什麼也沒有的地方。而賽錢箱從這個角度看進
去,什麼也映不進視線。

「霊夢──」一直在家裡賴住著的鬼顯然是回來了,聽著呼喚聲回頭的她一瞬間什麼也看不見,
正對著太陽的光芒太過刺眼,她用手背遮住了刺痛的雙眼,像是哭泣般的前奏。「霊夢妳怎
麼了?」萃香的聲音正直地在耳邊撥放。

「太陽好刺眼。」她喃喃地回答,遮著雙眼被萃香推著往神社後面走,鐵鍊晃動的聲音帶著
金屬相磨的躍動,在今天聽起來卻讓人有些不耐。「我跟魔理沙那傢伙不一樣。一點都不一
樣。」被扶到了一直以來坐著納涼的位置上,她左手還蓋著雙眼地說,朝著聽起來像是站在
她前面的萃香。

「嗯?妳們本來就不一樣啊。」萃香的聲音聽起來像是疑惑,在前方不知道多遠的地方。她
睜開雙眼,意外發現對方就站在一步左右的距離,比聽起來要近得很多很多。她看著萃香,
困惑得迷茫。「啊、霊夢,這個黃黃的是什麼?」萃香指著地上。

腦袋像是在剛才那一瞬間跟著兩眼一起被報銷一樣,她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順著對方手指
的方向往下看。

那是被她遺落了的、忘記了的鹿仙貝,孤單地躺在地上沾染了塵土,帶著傷口般的兩個空洞
痕跡,在不近也不遠的地方彼此共存。沾染了其他汙濁顏色的米黃看起來變得憔悴,她皺起
了眉頭卻移不開視線。

「霊夢?」萃香疑惑的聲音她聽不見。

晴朗的博麗彷彿默默地下起了細雨,她把自己埋入了雙掌間,蜷縮在自己一向斜倚得隨意的
地方。她從指縫間看著那樣的景象,一如在戰爭時失去了棺木與葬禮的哀悼,悲愴得看起來
廉價。


如果自己後來再咬一口的話就好了呢。


她緊緊地閉起了雙眼,不敢再看這場自己造成的訣別。













此篇後續依序為:Fragile(香草七色)殘像(紅白七色) 、Remnant(黑白七色)




 

评分

参与人数 3积分 +8 喵玉币 +40 萌度 +95 收起 理由
当麻纱绫 + 5
南里 + 2 + 35 + 75 搬文加油Σ(゜Δ゜*)
海のむこう + 1 + 5 + 20 呵呵呵,一点都不虐嘛!咏唱党头顶青天…….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3-5-4 23:31:3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种淡淡的忧桑是怎么回事?
想不到我灵梦也有领悟悲伤的时候
怎么就决别了啊!
红七必须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5-5 12:41:1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莫名的忧伤是神马情况,这不魔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5-5 13:50: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umboo 于 2013-5-5 14:06 编辑

報到一下(不

這篇算是第一篇我看的浪靈桑的文www現在看起來有種很青春的感覺(欸
不管理由是什麼,總之靈夢在這篇還是掙扎在喜歡和無法給予的痛苦之間
說著「我和魔理沙不一樣」的時候,靈夢或許想著如果能夠就這樣死心就好了
說不定正是因為這樣的隱忍才覺得靈夢很可愛(?


話說回來魔理沙是有多大的誤解才會以為是傲嬌www
看著魔理沙抱怨傲嬌總感覺好像作者本人在抱怨傲嬌很麻煩wwwwww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5-5 16:26: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如在戰爭時失去了棺木與葬禮的哀悼”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5-5 18:09: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石藏 于 2013-5-6 21:18 编辑

原.....  一时没有注意到2333
真是不好意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5-6 03:27:2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吧,拜读了一下其余的,离明天也不远了,咱果然意志力是渣渣~
果然喜欢不来摸你傻啊,这是要闹哪样?!
对灵梦好点吧,最喜欢灵爱配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5-6 17:18:57 | 显示全部楼层
MemoryStick さん:

一開頭就是訣別是因為這篇還有後話ww
之後會講之前發生了什麼事

\紅白七色是原點!/




涙の永遠の森 さん:

請待下回分(ry)
嘛、紅七很適合這樣啊w




祤桑:

居然來報到www

妳就直接說現在看起來很黑歷史吧,沒關係(艸)
不過這麼一說我才發現她不是給的東西七色不想要,就是不知道怎麼給
不然就是因為是朋友妻所以不能給(同情)
身為首先跟七色接觸的人,卻被拿來把每個地方都跟魔理沙疊起來
這一定是非常討人厭的事情(艸)(雖然我想說錯過是她活該)
是啊,如果能一直都不在意、丟掉這樣的心情就好了
偏偏又撿起來了呢,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我們家的靈夢好像總在兩種情況間掙扎撕扯(驚覺)

但是我現在覺得我們家的魔理沙做這些乍看很KY很胡來但其實都有想法的事情好可愛啊w
雖然我真的覺得傲嬌很麻煩,但其實我更覺得傲嬌很狡猾(艸)

謝謝祤桑的報到──(歡呼)




樂章與音符 さん:

請讓我借用友人的註解:
『因為沒有可以放屍體的地方,也沒有一個可以儀式性的哀悼場合,連好好悲傷的機會都沒有。』
大概就是這樣XD




石藏 さん:

其實大家的名字都是日文,是統一的。
至於為什麼『霊夢、萃香、魔理沙』看起來跟中文一樣?
首先、仔細看的話可以發現靈夢的靈是日文
第二、因為她們的名字日文本身就有漢字啊XDDD
七色的名字沒有漢字所以只有片假是很正常的
Q.E.D.!




紫夜漓 さん:

咦、跑去看了其他篇嗎?一口氣嗎?囧
那還真的是辛苦了,全部加起來字很多的啊這樣對眼睛不好(艸)
魔理沙怎麼了嗎?XD

我寫完合本後也覺得真的得對靈夢好一點了(低頭反省)
嗯,該怎麼做才好呢(思)
謝謝留言w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5-6 18:07:46 | 显示全部楼层
浪靈 发表于 2013-5-6 17:18
MemoryStick さん:

一開頭就是訣別是因為這篇還有後話ww

作為大概不知道會把稿子拖到什麼時候的畫手來報到有什麽錯!(被揍

作者看黑歷史一般都很難面對啦ww
不過我真的覺得這篇整體來說很有青春的氣息(咦
然後你看看你www快對靈夢好一點啦XDDD
這麼說起來我突然發現你家靈夢在這些事情上的笨拙程度幾乎跟那邊的風祝差不多了
可是風祝又不像紅白那樣什麽都不說反而顯得很可愛(艸
相對來說魔理沙雖然做些KYKY的事情可是一點都不笨w

傲嬌超狡猾的XD
不過老實說傲嬌這種屬性不就是把自己的想法煮成海龜湯給人猜嗎(什麼
有話就不能好好說嗎玩什麽海龜湯啦(ryyy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5-9 16:12:25 | 显示全部楼层
所以說彆扭真是太吃虧了,傲嬌一出場真正有內傷的彆扭就只能躲在旁邊被忽視(艸)

我也發現我家靈夢好像跟風祝差不多、甚至更笨拙OTZ
我們家早苗至少還會不斷丟直球。就算是KY的直球也好,不管怎麼樣都比那個悶著手無足措的傢伙好啊
不過說是這麼說,靈夢她除了這次的夏天之外都盡力了。都是這篇新的害她形象一落千丈(?)OTZ
我們家的黑白很聰明ww 她可是自學魔法到這種程度的人呢。我覺得有點心思的她特別可愛w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9-11-21 02:5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