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3442|回复: 10

[中短篇] 献给美妙的无敌巫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5-9 01:24: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恶魔图书管理员 于 2013-5-11 12:54 编辑

幻想乡的春天之夜稍微有点凉,这片美丽的乐园还没有完全从冬日的严寒中恢复过来。但是,那些棕黄色,毫无生气的草地在随着夏日的脚步一点一点变绿。夜风轻轻划过魔理沙的面颊,仿佛要刮去她那还没有流下的眼泪一般。像妈妈一样拨弄她比原来还要长的金色秀发的微风在魔理沙耳边低语着,哭泣着,呻吟着。

恋色的魔女,雾雨魔理沙提着一壶上好的清酒慢悠悠地向着博丽神社前进,去看看自己那久违的老朋友,博丽灵梦。通向神社的小路两旁的树木还没有生满枝叶,但是花苞已经在树枝上迫不及待地想向世界展现自己那充满活力的绿色了。

夜鸣虫们还没有开始歌唱,整个森林都沉浸在粘稠的寂静之中。不喜欢安静的魔理沙只好吹起口哨来解闷。吹着吹着,魔理沙才发现这是灵梦最喜欢的曲子之一,每次宴会都会要求乐队演奏的曲子。快节奏的旋律让魔理沙似乎看到了乐园里美妙的巫女在空中自由的翱翔,轻松闪避着常人觉得不可能避开的弹幕,同时娴熟地用着博丽之力压制着对方。

呐,老朋友,这首曲子你是怎么评价的来着?听起来像梦幻一般的弹幕战嘛...

明明听起来更像你自己在欺负人吧?

月光下的魔女悠然自得的一边吹着欢快的口哨,一边晃着手中的陶瓷酒壶。神社的鸟居在黑暗的夜幕中若隐若现,魔理沙的嘴角稍微上翘。

老朋友,我又来打扰你了哟。

神社的灯黑着,大概这里的主人已经睡着了。但是魔理沙本来也没想让她醒着,因为计划就是这样偷偷溜进去。魔理沙在成为魔女之前经常喜欢潜入到红魔馆的大图书馆里去借书,所以会被阿求戴上个小偷的头衔。说起来,现在已经是第十一代了吧,她们家。

魔理沙向着博丽神社主殿的后面一片树林走去,那里,躺着自己相处了几十年的朋友,博丽灵梦。星空与月光亮的足以让魔理沙看清周围的环境,各种各样的物品摆放在那块毫无生气却证明着这位无敌的巫女曾经的存在的石碑上。魔理沙将幽香带来的一大束刚刚绽放的鲜花轻轻往边上挪了一点,然后将那条快要从石碑上掉下来的爱丽丝手织红白相间的羊毛围巾重新盘好,翠香和勇仪带来了一大桶酒,两人似乎还在这里喝了一阵子,魔理沙考虑了一下,一屁股坐在了酒桶上。石碑的正前方摆放着只有红魔馆女仆长才能做出来的优美西式甜点,弄的魔理沙都想拿来点尝尝了。

你还真厉害啊,灵梦。每次我来都摆满了东西,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今天给你带来了人间之里的清酒,是你原来超爱喝的那家的儿子酿的。他也成为大叔啦,不过每次看到我都还会叫我魔理沙姐姐,让人觉得怪怪的。

来来,这杯给你。你还记得你第一次喝酒的时候嘛?你被紫那个老婆婆骗说是糖水,结果一口气就喝了一大碗啊哈哈哈哈!你那时候超好笑啊,喝的醉醺醺的晃来晃去,还打着超响的酒嗝。

哎,不过我在那之后也喝了一大杯,因为想超越你呐,从各种方面上。但是好像我的酒量比你好很多啊。说起来,紫那家伙最近也开始活动了吧?她居然把巫女的训练居然推给我,真是的,不知道魔女很忙嘛?不过,那孩子还真像你,表情和性格都像。每次我叫她小灵梦她都会一脸不满地跟我说她不叫灵梦,超可爱的~

或许这也是她不想自己训练现代博丽巫女,博丽恒的原因之一?

魔理沙一口气喝下那小酒杯里的酒,那些香浓但是有点辣的液体像一团流动的火一样冲进魔理沙的胃里。她侧眼注意到有一叠照片被压在一块石头下面,毫无疑问那是文文留下来的。

啊哈~~~真好喝!这酒。文那家伙居然还能拍出这么美的照片嘛?

魔理沙拿起那一叠照片翻看着。上面都是些幻想乡的美景以及少女们欢快的笑容,光是看着这些照片,对幻想乡那暖融融的爱意就立刻占满了心头。魔理沙觉得,要是那只天狗把这些照片贴在新闻上,大概会很受欢迎吧。

喔喔?这张是那次人里庆典的照片啊,她居然也去了?那还是我第一次看到帕秋莉她穿和服啊。那时候你还在跳巫女神乐吧,很美哟。

一阵夜风吹过,清新的空气让魔理沙舒服的伸了个懒腰,金黄色的头发宛如液态黄金一般在黑夜里飘舞。魔理沙回想起来最自己曾经经常大半夜赖在神社不走,和灵梦坐在神社前面吹着夜风,享受天堂般的宁静。魔理沙换了一个姿势,靠在了灵梦的墓碑上。冰凉凉的触感让魔理沙缩了一下。

嘛,你原来这时候就会说什么别突然靠过来之类的吧,但是你完全不会阻止呢。难道你是那些早苗口中的....呃...蹭..不对,傲娇?就是指表里不一的人啦,是外界常用的词。

魔理沙想起来了原来灵梦身上特有的淡淡清香,那股香味来自博丽神社特有的一种香皂。魔理沙很喜欢那股味道,让人觉得很清新。

早苗那家伙,现在已经是名人了啊。主要异变的解决都会请到她,因为小灵梦还小嘛。虽然早苗也经常带着她一起去退治妖怪呢,哎,以后小恒不会成为你这样的暴力女吧?

那样不是更像你了吗?不行,我要让她更优雅更淑女一点。虽然我自己也不是那么淑女...

魔理沙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清酒,浓厚的酒香让人迫不及待的将这透明的液体送进喉咙。她看到地上还有一些叫不出名字的奇怪物体,那大概是森之助弄来的外界小玩意。

嘛,森之助最近在河童的帮助下终于能让那些电子式神运作了哟,可惜你没法看到那些玩意的神奇之处呢。不过怎么用还在研究中,现在唯一清楚得就是那里有外界的模拟弹幕战游戏哟?似乎是叫什么本命叫唤。外界人的弹幕战还真可怕,声音好大不说,被打到还会死掉诶。

魔理沙的清酒已经喝了快半瓶了,她的面颊上也渲染了一片红晕。繁茂的群星宛如镶在黑曜石夜幕上的钻石一般闪闪发光,白玉色的月亮已经过了天空的正中央,向着地平线进发了。夜色与风儿为魔理沙与灵梦演奏上了一段撩人心弦的夜曲,树林沙沙作响的声音唤起了魔理沙更多的回忆,与那位红白色的巫女在一起的回忆。

呐,你还记得吗。我们两人躺在地灵殿的一个洞穴内,那个漆黑的洞穴内布满了各种矿物质,就像天空的星星一样。啊,还是小觉告诉我们那个地方的...之后一起泡了温泉,真是快乐啊。突然想起来,那时候你还很嫉妒我的身材呢,那也大概是我唯一超越你的地方了吧。真可惜,我现在的身材可跟紫差不多了哟?或许比她还大。

红魔馆的那个女仆长最近也很少见到了呢,毕竟变成吸血鬼后作息时间也变了。不过还真怀念啊,那时候她也会来帮忙解决异变。说到异变,你走了以后异变少了很多呢,大大小小的妖怪们似乎都没啥兴趣搞异变了。说起来,我现在也算是半个妖怪了,再去进行退治活动有点不对劲。

魔女把玩着手中那小巧的酒杯,感觉这样一口一口喝有点不过瘾,于是干脆将那酒杯用力丢向森林深处。拿起清酒的陶瓷瓶子,猛灌了一口的魔理沙靠在灵梦的石碑上仰望着空中稠密的星河。

自己,到最后还是放弃了人类的身份呐。明明小时候说过一定不会丢下这个身份,明明发誓绝对绝对要作为一个人类躺进坟墓。可是,最后做到的只有你一个人,博丽灵梦。

泪水从魔理沙的眼角滑落,混合着嘴角的清酒顺着俊俏的下巴滴落,但是还没等下一滴流下,温柔却有些冰凉的夜风早已将它擦干。

可是,我们还曾经发誓过要永远在一起的,灵梦。到底哪边是儿时的玩笑,哪边是永恒的誓言呐。作为人类,我们总有一天会被死亡间隔,而永远在一起则要某种程度上放下人类的身份。你肯定也明白吧?

我...我放不下的东西太多太多。如果继续固执地当着人类总有一天会失去全部,我的朋友,我的故事,我的世界都将在我闭上双眼的瞬间灰飞烟灭。我不想这样,灵梦。

魔理沙手中的酒瓶已经一滴不剩了,恋色魔女的脸上也因为酒精的作用变的通红。大颗的泪珠宛如清晨的霜露一般顺着她比原来更有棱角的面颊滑入她粉红色的嘴唇里,魔理沙抬起手将因为夜风而沾在自己嘴角旁的进发拨开。魔理沙地头看了看她为灵梦倒的那杯,一滴没多,一滴也没少。

难道你愿意吗?放下这个深爱着你的世界,躺进坟墓?现在看来你的确愿意呐,亲爱的灵梦。随着时间的流逝,大家都变心了呢,曾经倔强地说自己到死之前都要做人类的十六夜,在感受着死神一点点抽走自己性命的时候也动摇了,害怕了。在自己再也拿不起盘子的时候还是放弃了人类的身份。

明明蕾米利亚坐在咲夜床边,握着她的手说就这样休息也没关系呢。但是看着蕾米利亚那经久不衰的幼女面容,咲夜还是动心了呢。也是,吸血鬼和人类到底差在哪里呢?在阳伞的帮助下最明显的缺点也消失了。

还能获得永恒的生命。

抱歉,最后还是背叛了你,让你失望了。魔理沙轻声念着,风儿将这低语带入宁静的黑暗之中,魔理沙用带花边的袖子擦了擦怎么也止不住的眼泪。

很多事明明答应了却做不到呢,本来说好不会为你掉这么多眼泪的。在你衰老的日子里,明明大家都难过的不得了,想劝你成仙继续活下去,但是你却无动于衷,笑着和大家说不会放弃人类的身份。就在你临终的前几天,所有人都掉着眼泪聚在你面前,但是你还是那么安详冷静的躺在那里安排着后事,等待着死亡将你接走,平静的宛如无风的湖面。

为什么,为什么人类的身份如此重要?为什么你可以放弃萃香,放弃紫,放弃华扇....还有放弃我呢?明明已经知道我决定要成为魔女了,为什么不成为仙人陪伴着我呢,博丽灵梦!

你到底是有多么冷漠无情啊,亲爱的灵梦。你的死宛如刀子一般刺伤了我的,还有大家的心啊!每次看到小灵梦头顶那条熟悉的蝴蝶结,我都要拼命忍住眼泪,挂上笑容啊,你知道吗!?

紫和我说,你在作为灵梦前首先要作一个博丽巫女,而作为一个博丽巫女,人类身份是最重要的。但是,明明你已经拿不起封魔针、无法继续飞行了啊?为什么还要固执地当博丽巫女呢?明明博丽巫女不是你的一切,爱着你的人也不是因为你是博丽巫女而爱着你的,为什么不明白呢?

博丽巫女、人类的身份到底对你来说是什么?

魔理沙闭上眼睛,靠着在灵梦的墓碑上。但是眼泪可不会简简单单闭上眼阻止,就像记忆不会被简简单单不去想阻止。魔理沙的心里充满了她还年轻,灵梦还活着时候的记忆。她甚至可以看到自己和灵梦一天到晚坐在神社前喝茶的情形。魔法之林的树冠仿佛已经触摸到了月亮,天上的星星一闪一闪发着淡淡的冷光,就好像无情的夜空也因为灵梦挂满了泪珠。

我做不到,灵梦。我放不下,不管是什么,我想要的还太多。死亡将是终点,万物的终结,一个人死了,整个世界都会跟着她一起死去。因为,每个人都构建了只属于自己的世界。我还没法做到,灵梦,我想去外界看看,我想要研究更厉害的魔法,我想每天看着幻想乡的太阳升起再落下,人类生命的短暂远远没法满足于我。可是你,难道你不想吗?明明是如此爱着幻想乡,明明比谁都积极去保护这个地方,有谁搞破坏你绝对是第一个做出反映的人,热情的像个笨蛋一样。

可是你为什么可以就这样抛弃一切,闭上眼睛睡了呢?冷酷无情的叛徒....我很害怕,灵梦。我害怕死亡,我害怕黑暗,我害怕小町举着巨大的镰刀出现在我面前,轻松地说着我最不愿意听到的话。我怕得要死,浑身都在颤抖呢...如果这时候你还在,大概会笑着一把抱住我,用你那布满皱纹的手抚摸我的头发,然后告诉我死亡是最平静的事情,比严冬里缩在被炉里互相踹对方的脚还要平静。

但是你不知道吗,我害怕平静。

魔理沙伸着手抚摸着凹陷的刻字,被魔理沙体温弄热的石碑静静地立在黑暗之中,就像灵梦生前一样。手指的触感在魔理沙脑海里勾勒出了石碑上的刻字。


乐园美妙的巫女,博丽灵梦之墓

评分

参与人数 2积分 +2 喵玉币 +15 萌度 +20 收起 理由
幻の竹林 + 5 + 20
东方妹抖长 + 2 + 10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3-5-9 01:5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深夜党的自豪,能看见这么好的文…………我去,又是寿命论…………我擦,为啥又是寿命论

点评

朋友极力要求写的wwwww够虐吗?  发表于 2013-5-9 06:0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5-9 08:28:3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寿命论不魔法神灵庙的时候说过灵梦能成为仙人的

点评

能成为和愿意成为是两回事  发表于 2013-5-9 09:5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5-9 19:26:5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抒情的寿命论——或许每代博丽巫女都是这样吗

点评

或许吧,毕竟如果是妖怪的话,所谓的平衡就没了  发表于 2013-5-10 06:1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5-9 23:52:1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人作为人类死去的灵梦……
害怕死亡的其他人,这是正常的感情吧
果然到最后,依旧逍遥的仍然是乐园的巫女


主角组好评【重点错】

第二段开头魔理沙的名字打错了……

点评

多谢指正,复读居然没看出来!  发表于 2013-5-10 06:1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6-1 06:59:54 | 显示全部楼层
大虐没有,牵动人心的东西正是琐碎的日常回忆,一点点的浸润来,带给人伤感气氛,虐的自然而恰到好处(甚?)一些细节和环境描写的手法也很巧妙,像是"还没等下一滴流下,温柔却有些冰凉的夜风早已将它擦干。" "魔法之林的树冠仿佛已经触摸到了月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6-4 13:54:40 | 显示全部楼层
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灵梦这种洒脱才是最让人羡慕的呢
不愧是自由奔放的人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6-14 00:05:39 | 显示全部楼层
灵梦桑 我的大本命啊啊啊啊啊 大半夜的 看得鼻子都酸了 灵梦我好想你【欸不要入戏

点评

呀哈哈哈~还好啦还好啦,我写的时候也是有的酸酸的  发表于 2013-6-14 11:0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6-16 12: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眼泪!泪目了有木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7-27 16:07:0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p35535 于 2013-7-27 16:08 编辑

这不科学  魔理沙不是纯爷们吗
那啥比紫妈(间隙)还大怎么可能
难道换个种族还能促进发育???

点评

不許這樣說沙沙  发表于 2013-9-6 22:3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9-11-21 14:1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