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1879|回复: 4

[短篇楼] [SLM/古都]向阳花+風火[神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6-9 02:20: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阿阿仔 于 2013-6-12 17:13 编辑

这里是<向阳花>,<风火>在2F
接著<明日香>後的故事,CP同是ふとじこ
瞎扯了一大堆,还用了很鸟蛋,鸟蛋到我觉得自己真的很王八蛋的写法来虐自己
所以这篇以字数来讲算短篇,却让我写得很苦恼结果写得超诡异XDDD还花了较长的时间
总之不管是设定还是什麽有的没的(????)都很自我流,不介意再看下去吧orz

以下正文


*向


  当妳察觉到她的离开後,妳也悄悄又轻轻地向我接近,然而妳不须发任何一语,我却早已读透了妳是为何而来,又是想着些什麽。
  这并不是因为我的能力而得知,只不过是这一切都太过单纯到令人不禁发笑,根本毋须任何猜测便能料到。──妳们在我眼里是如此地相近,以至於分明是迥然相异却又彼此吸引,就连双方都没勇气坦然面对彼此这点也如出一辙。而原本这失之交臂应是千载恨的,但妳们却总愿意委曲求全。

  「真的非常感谢您的大恩大德。」

  妳在我面前正襟危坐并如此说道,然後毕恭毕敬地磕下头来。
  其实这行为相当令人头疼,但这也验证了我先前所想──妳们就是如此地相近,就连对我倾诉的话语和怀抱的感情也是一致的。妳们因我的话语而有所前进,却仍踯躅不前。
  妳曾说过,向时都是向时,过去种种和现今早已无任何相干。这麽说有些不大正确,事实上妳并没说过,却被我给读见了。或许正是因为如此,因为妳内心中的话语,所以我也才能有勇气,将自己一直以来紧紧握在手中的事物给放开,完成自己过往没能完成的事──将她朝妳推了一把,而也将妳推向了她。
  但我并不欣赏所谓半瓶水的态度,所以我看不惯妳们那同样瑟缩的表现,当然我更不可允容许自己就此纵容眼前的妳。
  於是我再度重复了一次自己说过的话。加重语气。

  「是的。」

  妳坚忍地噙住眼中的泪水,这回妳的答覆──妳内心深处给我的应答总算是令我满意了。
  同时,我又再度觉得妳们确实是心照神交,其程度甚至就连我也不禁赞叹──妳们终於彻底地接受了我的大量──由本人来讲似乎有点不妥,总之就是指我所说出的话语,可妳们却也在心底赏了自己一个巴掌。
  向时,妳们所抛弃掉的向时,在妳们终於放下愧疚之情的同时,它却涌上了妳们的心头。起初我很是不解,是否这仍是她对此事仍怀有歉意,但我的直觉告诉我并不是,当我试着更深入地去窥探才发现──那原来是恐惧。而妳也是一样的。所以这次我也同样地再度重复自己先前才对她说过的话。

  不出我所料地,因妳对我的情感与她相同,於是妳也跟她一样,将闷在胸中的那些娓娓道来──

  妳说,究竟要经过多少的时日,才能忘却掉这记忆呢,但令人屏息的爱恋是既重要又幸福的回忆,那掬起缕缕发丝的纤纤指尖以及相互挨在一块的画面久久未能褪色。然後又突然慌张地澄清那是之前的想法,现在并不是这样的。那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抹灭的,自己总被记忆追着跑,妳如此说。

  妳眼中泛着泪水,郁郁寡欢。我真的一度就要以为妳仍在惧怕着那独自一人的孤寂甚至就快被向时给吞噬,但所幸我的耳朵没有丶也不会曲解妳的言下之意──

  『现在太过幸福了,反而让我更怕会失去一切──』

  「以我之名向妳保证,绝不会有那种事发生的。妳就安心吧,彻底放心吧。」

  妳瞪大了眼惊讶地看着我,看到妳的表情我也略感吃惊,便不自觉地将嘴弯成了「へ」字形与妳相视。
  直到妳盯我盯到满意後,妳才破涕为笑地再次向我道谢。


=====

*阳


  在那之後,妳们纷纷来向我道谢,但却被我察觉到了妳们确认彼此的心意後仍有所不安。对於我,也对於妳们自己。於是我便加重语气再次强调我的立场──无妨。
  我第一次说出类似的话时,是希望妳能做到无伤大雅,最後妳着实是做到了。而如今,不管事态如何演变也不会再更动到已定的史籍,所以我给了妳们全权的自由,这是出於我对妳们的信任以及──爱。

  妳们心中都有着同样的疑问,为什麽我能如此泰然自若而不在意。
  这并不是因为我不在乎妳们,正是因为我深深地爱着妳们,所以我才认为这麽做是最好的。我也直接地将「爱」作为答案回覆了妳。
  ──江海所以能为百谷王者──我突然想起这一典故。立意的确是这样的,但我所做的事却不尽然为此,再者我也有错在先。妳对我所说的话使我想起了她。也许以那个时代来讲,一名皇族有侧房是理所当然的事,不过我成了负心汉也的确是无法动摇的事。对,我是爱着她,於是冷落了妳。可我不认为这是罪大恶极之事──一直以来我都认为人内心的情感本该是自由的。正因我读懂了人们的欲望,所以我更加坚持丶也确信这点。

  在出於「爱」的状况下,我替妳们化解冲突并消去妳们内心的疑虑,而妳们回馈给我的反应证明了我确实能算是个成功的圣人吧。
  仅是透过自己的话便能使人顿悟丶成长是件非常有成就感的事,我一向都是为了自我满足丶为了获得这种欣喜而这麽做的。我说,只要能理解一个人的欲望本质便能知晓其过去以至未来。不过这并非我能预知未来,我不是在预测他人的思考,而是指定其思考。我想,语言是种能引诱丶误导和蛊惑人们的毒药,可当人们真诚直言时,同様可以治疗他人。於是我倾听丶於是我开口──也因此博得丰聪耳的名号。

  我对妳说了我的爱,是升华了的「爱」。因为我想起了不知於何时丶又是在何地,我曾读过一个人的心中有着不同的「爱」,其中有三种「爱」令我印象深刻──爱佳泊丶菲利亚丶爱落实。我并不是很懂这三个单词究竟是什麽意思,但我确切地读到了其中的意涵,也让我对「爱欲」有了新的理解。我想我对妳们的「爱」大概算是「爱佳泊」吧。而妳那时紧抱着我丶在我身边打转时,我也读到了妳那反应是想在我身上追求「菲利亚」。──千年前妳总与我保持一定距离,现在却因成了同性而让我们之前得以萌生名为「爱」的情感,这倒是令我有点意外也为之感到新奇。
  我也发现,自己追求的或许也正是「爱佳泊」,於是我舍弃了妳们之间那种「爱落实」──因为我发现了自己和她的差异,所以我认为与她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且她并不适合这等生活。

  那时,我闭上眼睛,以求能看见──方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对虚掷光阴的人来说,人生实在是太长了,可对我来讲却实在是太短了。然後我想起了妳说过的话,妳说妳不会再回首过去,向时不过是浮云──看着妳的改变,也使我终於能够不再紧抓着往日不放。
  无法改变且不争的事实就是即便我被称为神之子,我并没能成为全知全能的神,反倒成了永无岛的囚徒。我想成为任谁也憧憬的英雄,却无法成功,但这也是我的转捩点。──就算失败,我也会继续歌颂自己的存在,即使是败倒於泥沼之中,仍会匍匐前进──天将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这话打从出生起便知道了,为了使自己能做出确切的判断并让人们能听从自己的指示,我总不断地磨练自己的心灵。但这话却在我尝到了失败的滋味後才真正地透彻理解。

  再度睁眼──现在我有了充足的时间让我东山再起,就让我们尽情地讴歌着纯洁无瑕的「爱」并将之宣扬出去吧!又有什麽力量能比爱更加强大呢。

  纵使向日葵的少女们获得了真正的自由不必再抬头追逐,纵使这个世界万物流转丶人心瞬息万变,但无论如何──日出之国的朝阳仍将升起,那缕煦光依旧会照亮大地并指引出正确的道路──

=====

*花


  「真的非常感谢您的宽容大度。」

  妳一走到我面前後便开门见山地跪下来磕头。我无语看着妳,想想妳也真是一如既往的自顾自呀。而妳毫不在乎也没注意到我的反应是如何,就维持着磕头的姿势继续说着妳也相当感激青娥那件事,还有我的斡旋
  虽说妳话中所含有的感情令我十分很困扰,且我认为那并不算是斡旋,对我来讲就只是一个举手之劳,也算是伸张我的信条。──但妳能因我这行为得以跨出那难能可贵的一步,我就替妳感到相当高兴了。我是乐於接受妳的感念以及敬重之情,可我并不不希望妳心中仍有歉疚。

  「悉听尊便。」

  妳听完我加重的话语後沉默了一会,之後再度低下头给了我个诚挚而肯定的回答,我也听得出来妳总算不再内疚,正当我想夸妳时,妳却露出了复杂的神色。那表情我时常见到──是自卑。读到了妳的心思後才发现就算妳抛弃了妳的名,可仍旧畏惧着自己的血。我可不甚欣赏这种画地自限的行为,所以我单刀直入地问妳。
  於是妳凝重地与我对视,然後妳出於忠心以及信赖便缓缓地开了口──

  早在一开始妳就认为妳们不是成为不共戴天的仇敌,就是成为一生的至交,但是为什麽会变得这样呢──妳这麽自问。不过那些是过去的想法了,现在果然还是最喜欢她了,妳又补充说明。

  妳面带露着愁苦的微笑中有着无奈,乍听之下像是妳对我感到抱歉,不过这并不太正确。妳只是认为这似乎太尴尬而不应该──因妳们所流的血,因妳们的性别,所幸并不包含「我」。但这时才惊觉,原来妳是这麽的古板的人,我忍不住就噗嗤地笑了出来。妳吓了一跳,直问着我为何而笑,我只是笑而不答,毕竟将这种话直接说出来似乎会令妳受到不小的打击。
  总之我也认真地分析了妳的话语──

  『虽然她原谅了我,但她的不计较反倒让我感到忐忑──』

  「以我之名向妳保证,一切的纷乱都已结束了。妳们会是幸福的,就用妳的时间来证明吧。」

  妳先是一愣,而後妳的眼神变得锐利,妳信心满满地说着有可能的海枯石烂。就算直至海枯石烂,妳也会继续追着妳暄暖的旭日吧。

  妳也问了我,为什麽能够就这样若无其事地将她交给了妳,难道我真的彻底的不爱她也无所谓了吗?我莞尔,并不是这样的,只是那种爱更加地升华了,比起过往的那种情爱,自己认为现在这样反而比较适合,而我也同样地这般爱着妳。更何况有错在先的人是我。
  虽然我并不认为那是种罪过。我并没将这话给说出来。

  妳再度愣了一下,然後搔着脸颊害臊地说着谢谢,并说着这以後仍会为我卖命,妳将以赤诚回报我的爱。
  我又笑了,这回是开心又心满意足地笑了。我给了妳个拥抱,以此回敬妳对我的爱,还有妳那时对我的热情迎接。


=====

以下是乱七八糟的杂言

顺序是花→向→阳,於是之後又会有一篇<花向阳>...(死) (坑坑相连到天边啊...
时间顺序有点乱之外就连人称也(ry)真是抱歉orz还希望大家能看懂
不过有机会可以写到西方&基督教的东西真是太让我高兴了...!!!!!
虽然我对基督教好感比神道丶道丶佛教都还低,可是真的觉得是个很有趣的宗教所以一直都很感兴趣(ry
但回过神来发现有点偏了orz 虽然自己心目中的神子就是个善人,但这样子好像又跟道教不太一样...?
太子的原型算是熟读了不少中国的典籍,但中国主要思想就是儒家^q^
不过儒家谈的是仁爱不是兼爱,我这样一写反倒变得像是兼爱了...
虽然也有一种说法说是儒家的「仁」来自於人性,而人性是上帝所赋予的,所以Agape和仁的地位是相近的
不过我本人是支持白板说而且也不是基督徒所以关於人性没办法着墨太多总之就是这样(爆
还有就是向日葵的少女们要搭配BGM:夜の向日葵(拖走

真的很喜欢神子所以很拚命地想将自己心目中的她给描绘出来orz
但总觉得自己一直写不好QQ
我家(翻译:我脑内)的神子就是个老好人,会在深思熟虑的状况下去蓄意KY的家伙
不知不觉就塞了很多梗进去,这是致敬不是抄袭XDDD!!!
被塞进去的都是自己很喜欢的一些东西,塞得很明显所以开放拍鞭打但请小力些(ry
有些地方虽然入了梗却有修改掉一些就是了...(爆
总之谢谢看到这里的你,还请不吝指教!!
再会 ̄V ̄//

评分

参与人数 1积分 +3 喵玉币 +35 萌度 +75 收起 理由
井鬼 + 3 + 35 + 75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3-6-12 10:40:34 | 显示全部楼层
每次讀第二人稱我都會有種很肉麻的感覺(?
明明不是很肉麻的東西也會有很肉麻的感覺(何
我也覺得神子蓄意KY很可愛233
真的要說的話,我覺得「妳」字用得太多了。
我有些想看你寫第三人稱小說會怎樣(

点评

是的XDD!!這兩篇都刻意沒將人名點出來,但應該還是能看得出來那些「妳」「我」「她」是指誰的吧...希望能被看出來啦(爆) 其實自己還是第一次寫文呀~第一次就給了古都是我的榮幸(羞)(雖然也因為這樣而十分不純熟orz  发表于 2013-6-12 20:37
原來是蓄意!好吧…我也有想過這可能…這邊能遇到你這樣的SLM作者太稀有了可惡!  发表于 2013-6-12 19:42
補了補了XD  发表于 2013-6-12 17:10
居然是神白!快上菜!  发表于 2013-6-12 15:12
謝謝指教~!! 我最後自己再看一次的時候也有發現,不過也算是自己蓄意混淆人稱吧(被拍飛) 我好像前天還大前天吧,寫了一篇千字內的神白短篇就是用第三人稱的XD 但也是用只有「她」的方式來寫的...有機會再貼上來!  发表于 2013-6-12 13:4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6-12 17:10: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阿阿仔 于 2013-6-12 20:25 编辑

<風火>
应要求就贴上来了~很短於是贴这里
心血来潮的神白,CP味不会很重XDDD
不如説自己最後还把CP的成分给打掉了(虽然我是无意的...
算是彻底的(?)欢乐向,写完後我都觉得我根本把这神子彻底给崩了XDD硍!!!!
以下超不正经的正文


  「快快拿出那把锋利无比的宝剑──」

  甫踏入命莲寺之地盘,她便高声突显出自己的到来。或许有人会将之成为叫嚣,但她并不这麽认为,因她知道佛教也是推崇「以和为贵」的。
  佛寺的住持一听到她那清澈透亮的声音便快步从中走出,她无语且无奈地看着眼前那如同太阳一般耀眼之人,并为之感到困扰。正当她想开口制止时却被抢了个先。
  
  「我的身上有种不可思议的光线──」
  
  身上确实是闪烁着令人扎眼的光芒的她继续喊道,其声戛玉敲金且馀音嫋嫋。
  她看着对方面有难色便感到十分愉快,这并不是出於嗜虐心,就只是因为她心爱的人们纷纷背她而去,她便想来找与自己似乎是有那麽点水火不容的她拌拌嘴以消解寂寞之情。──即使她知道那两人只是去了人里逛逛,即使她并不认为自己与她关系交恶,而事实也是如此。

  「那个,呃……可以请您稍微降低音量吗。」

  她扶着额头淡淡地说。这反应却使眼前之人更发愉悦,甚至得到了种莫大的成就感,因她读到了她的愠火以及困惑──『阖汝喙。』──她的心声是这样的。
  这并不是她想欺负她或者以逗弄她为乐,虽然她的确认为她喜怒不形於色这点很有趣。不过她也希望对方能够正面回应自己而非拐弯抹角,可她总旁敲侧击。

  「我兄弟姐妹通通有绝世武功!妳最好赶快找个地方躺下──」

  於是她更进一步地想逼她将真实的一面表露出来,纵然她不这麽做也早已读透对方的一切。

  「……星丶一轮以及云山也是啊。」

  她将目光撇向一旁低声细语着。
  但这呢喃并没有逃过她的耳朵,眼见有所进展她便继续呼喊下去。

  「妳肯定不知道妳正在困兽之斗──」
  「我丶我知道啦……啊不是!您是来找人吵架的吗!?我们皈依佛门的人可不像妳们那般野蛮──」

  她不知不觉间就将自己的狼狈给流泄了出来,而她也道中了对方的来意。虽说有点不大正确。
  可这一开口却使她的兴致到了最高点,她开心地咧嘴大笑──「很简单就能刺穿妳心窝呢,呵。」

  她的脸霎时蒙上了一层红霞,随後转身掉头就走。

  她无趣地瘪着嘴,心里很是失落。──尽管她读懂了她的心思,但她却不懂她真正的来意。
  早在第一次见面时她便嗅着了两人身上有着相同的气味,她想,那大概就是与自己类似的「爱佳泊」。如果是相似之人的话应该能够建立不错的「菲利亚」,於是她便试着接近她。不过看来是她太高估了自己,又或者是她弄错了方式──她总惹得对方表现得相当排斥。就算她知道对方心里并不是那麽想的,就算她知道该怎麽做才是最好的。
  然而要她直接了当地开口,似乎又有那麽点难为情。
  
  她看着她踱步离去。


=====

又再次写了蓄意KY但来意是温暖的神子了(病
天啊其实我没特别喜欢这CP只是脑内的互动真的有点可爱就很冲动的写了(爆
不过很喜欢两人的互动倒是真的XDDDDD
灵感来源是同名歌曲,总之就是很无厘头的一篇(殴

另外原本没有说,爱佳泊丶爱落实和菲利亚就是AGAPE丶EROS丶PHILIA,简言之就是圣爱(基督教中指神对人的爱)丶欲爱(自己解作情爱,可参考柏拉图对这一词的解释,自己心中的古都就是这般的!)丶友爱(不用解释吧XD)

以上!

评分

参与人数 1积分 +3 喵玉币 +35 萌度 +75 收起 理由
井鬼 + 3 + 35 + 75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6-12 19:46:00 | 显示全部楼层
噗噗噗是頗可愛2333
好吧古都2828去於是神子寂寞了麼2333
其實除了古都本命外我還很喜歡青神、神白之類w
多來幾篇吧!!!我想看本命古都的第三人稱小說!!!
不過看你寫得這麼好玩,我也寫了篇古都第一人稱來玩玩…

欲愛的古都什麼的,你好像還沒寫文解釋喔…快來一篇吧(推

点评

真的非常感謝不嫌棄XDD 之後要寫的<花向陽>是會用第三人稱來寫的,也會把前面自己還沒寫到的東西好好回收的~只不過最近在準備考試orz 七月過後才會開始寫,不過應該也不長啦(毆  发表于 2013-6-12 20:3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6-13 00:29:37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后lz不试试写白莲把神子攻略的文吗?

点评

额~有机会我会试试的XDDD!!如果有灵感的话!!  发表于 2013-6-14 21:43
额~有机会我会试试的XDDD!!如果有灵感的话!!  发表于 2013-6-14 21:4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9-11-23 06:2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