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1223|回复: 3

[短篇楼] 【非东方】 音-替-言-达 (收录为听过的歌所写的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6-22 15:48: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愿》—《群青rain》
《心》—《砂鉄の国のアリス》
《幸福论》—《アヤノの幸福理论》
《传达》—《ヘッドフォンアクター》
《灰雪》-《???》
————————————————————————————————————————
《愿》


  她诞生的那一刻,我成为了一位母亲。

  他小心翼翼地抱着孩子,轻轻抚去孩子细嫩皮肤上的鲜血,虽然看不清楚,我觉得他的表情是柔和的,或许还会有微笑。

  他用沾满鲜血的手握住我的手,温暖传递过来,让人安心。他说,是个女孩,现在好好休息吧。

  也许是因为太安心,我沉沉睡去。

  再次醒来时,他正在床边轻轻拍着孩子,哄她入睡。原来他也是会唱歌的,而且很好听。他看到我醒来,笑了,轻轻把孩子放到我旁边,我终于看清了孩子。脸红红的,真的非常小,很脆弱,满脸都是褶子。虽然他之前说以人形生出来的孩子都是这样的,很难看,但是我现在却觉得一点都不觉得难看,很可爱。那是我和他的孩子。

  在那之后是很漫长的一段幸福时光,我、他还有女儿三个人组成的世界,我们握着小小的幸福,存留着最美好最快乐的记忆。我刻意忽略了他有时微妙的表情,然后对这个世界祈愿——愿幸福永恒。忘记我们的身份,忽略掉背负的责任,我们现在只是普通的一家三口,过着美满的生活。


  一眨眼,孩子一岁了,他为孩子取了个名字,墨律。
  墨律墨律,冠上丈夫的姓,也是有了根,有了归属了,律,是希望她能成为这个世界新的守则吗?还是说她能克制住自己,冷静对待一切呢?我注视着孩子清澈的双眼,默念——愿健康。

  睁眼,他看着我,隐约觉得,有什么要变了。

  他还是走了。在墨律出生一年零五个月后。我知道,如果他想走,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他的离开,除了他自己。一年零五个月,足够了,我很满足。

  他说,他有空会回来看望我们。

  我笑着和他挥手再见,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直到消失不见。我站了好久,等了好久,你说,你什么时候会回来呢?然后我跪在门口痛哭,知道不会再有人抱着我说你别再哭了你哭的样子是让我最受不了的。

  直到墨律开始啼哭,我才后知后觉地想起该喂她喝米糊了。

  墨律,知道吗?从今开始家就剩下我们两人了,我们要好好过日子。没关系的,我不再独自一人寂寞的孤独的颤抖下去,我还有你。

  墨律两岁,学会唱歌了,喜欢乱爬,对所有东西都满满的好奇心。她学习能力继承了父亲,很强。——愿成长。

  墨律三岁,很淘气,好几次都让我想狠狠惩罚她,但是我还是下不了手。我觉得她已经可以开始懂得很多事情了。——愿平安。

  墨律四岁,他回来了。教了她很多格斗技巧什么的,真担心墨律被他教坏变成坏孩子和镇上的人打架。他很严肃地告诉我不能放纵墨律继续任性下去,我认同了。他拿出一本书,说这些都是墨律必须懂得的道理,希望我教会她。原来他也有在考虑着墨律的事,我忽然很满足。他临走时留下一对玉,说是可以保佑平安,我想,留给律吧。——愿能保持自我。

  小律五岁,最近似乎有妖经常出没在我家附近,我整天害怕它会袭击过来。结果是小律把它打倒了。什么时候起那孩子就已经变得那么可靠了呢?我这个做母亲的真是很没用啊……她问我为什么会有那些妖怪出没,我只能告诉她这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就算人类的知识对我们的改变也掩饰不了我们妖怪的本性。她越来越沉默了,我是不是该考虑让她和更多人交流呢?——愿富有睿智。

  小律六岁,来了一群青龙族的人,据说和他有些交情,不过他们基本上都是墨律不在的时候出现。他们似乎在找他,他怎么了?小律应该是知道他们的,只是我不想说他们的来历。小律的表情也越来越少了,有点担忧。——愿坚持操守。

  小律七岁,我看见小律越发地聪明了。我要求小律单独出去玩时不要离开屋子太远,她很乖得遵守了约定,虽然有时比较晚归……大概太野了,我看到她身上很多擦伤。这可不好呐,女孩子还是温柔一点比较好吧?小律的发梢染上了点点红色,真像他。虽然还很稚嫩,但是她的眼睛,渐渐和印象中的他重合了。怎么办……我快要记不清你的样子了,墨行。——愿紧握勇气。

  八岁、九岁、十岁……我和小律共同度过了无数的日子,我在灯下数着头上的白发,然后偷偷拔去。——我在默默变老,身上的魔力能维持原有的外貌,但却无法掩盖我日渐老去的事实。岁月对我力量的消耗远超过了我的想象,可是我还是要撑下去。就算时间夺走了我的健康、我的美貌、我的记忆……但是在我完成最重要的事情之前,我都要与它对抗到底。绝不能输。

  因为小律……小律还没长大。她还没有到能够独当一面的时候,我还有很多东西没有教会她。在那之前……我不能丢下她啊。
  墨律,她还需要我。所以我,不能死。


  终于在某一天,小律问起了我关于父亲的事情。稚气未脱的脸上,我能模糊看见当年墨行留下给我的的那份微笑。原来,在不知不觉中,小律已经这么大了,你会感到高兴吗?那是我们的孩子。

  我告诉了小律所有关于父亲的事情。除了一些必须隐瞒的秘密以外。小律默默地听完后,给我倒了杯茶,扶我去休息。她在想什么呢?会不会因为自己父亲丢下女儿和母亲两个人而对这个父亲感到恼火呢?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依旧无法看清你和你女儿到底在想什么啊……

  但是,我相信,你会为她,为你这个女儿自豪的,墨行。

  那么,现在我终于可以放手了。我的女儿已经长大,她需要更广阔的天空去飞翔。她不应该只呆在这个小小的世界中,外面的世界才是她所要了解的吧……我终于下定决心推开她了,哪怕她在我眼中永远只是个小孩子。——愿幸运加持。

  于是我策划了自己的消失,引导着小律往山下走。远远地看见了小律着急的样子,我好几次忍住了冲过去的冲动。要是这时候没有忍住,一切都前功尽弃了!

  我就这样,目送着小律离开。隐着身,藏在目送她远走的泪水,顺着风声,带至她的肩头。直到她的身影不再出现在眼所能及的世界中。我的小律、我与墨行最后的羁绊,就这样被我轻轻推离,消失了。

  我眼所能及的世界中,再也没有任何关于你的东西了……

  那么……小律,好好加油。

  ——愿幸福。




——FIN——

——————————————————————————————————————————————————————————
《心》
  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写完它,有什么在脑海中催促着我,快点、快点…………
  笔在白纸上游走,发出了沙沙沙的声音,狠狠地、刺痛着它,宛如尖叫一般。
  好疼……好疼…………

  明明是没有任何想怎么写下去的,只是到了手中,我就停不下来了。我生怕忘记,忘记这种感觉。啊啊……为什么,浑身都好难受,明明不是我的身上,为什么感受到身体的叫嚣,别吵啊,我到底想干什么,好想哭,为什么我觉得自己在笑?


啊……哈哈……哈哈哈哈……

  我知道一个人,他叫游浩贤。
  某天他被送来我们病院,我知道那是个犯人,说什么换了精神病才进行了犯罪,被免了死刑。说什么笑话呢,他明明很冷静,每天配合着医生的检查,每天接受着电疗,每天和我说话。明明很正常,一定是装的吧,装疯卖傻变成病人逃避刑法什么的,世界上太多了。要是说和别人有什么不一样,最多也只是冰冷罢了,这个人完全没有活下去的欲望。每时每刻都在等待死亡,每天起床第一句是“我怎么还没死”,睡觉前最后一句一定是“真希望别活了”

  要不是这里抢救濒死病人的方式很到位,他家人又给病院塞了很多钱什么的,他早就死了吧。
  每隔那么三两天抢救室都会有他的出现。

  他和我聊天,我问他他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他说他把恋人杀了。

  只是把恋人杀了而已。

  什么嘛,楼下单独隔间的病人可是把杀光了他所有家人砍了好几个朋友呢。

  在这里,没什么大不了的。

  都是小事。

  他问我,你知道什么是爱么?
  
  我说,我不知道。

  ——你当然不知道。

  ——因为你的心不在你身上。


  他的男朋友叫霍琊。很好看的一个人。他高傲、毒舌,他的所有温柔全部都给了游浩贤。我知道他们在一起时看上去非常愉快,霍琊不是个称职的恋人,他只爱游浩贤一个,却把其他情感给了很多人。

  只留下爱情。

  游浩贤说,这还不够。我还想要他的一切。

  我是个很贪婪的人,而且贪得无厌。我想要他其他的感情,他的身体,他的心都牢牢地印上我的印记。这很变态,我知道,可是我控制不了,我放不下,我中了美好的毒品,我离不开他。


  霍琊的心太大,装下了他的责任、他的朋友、还有的各种各样的人、下属、动物、感知……
  游浩贤的心太小,只装下了霍琊一人。


  当游浩贤发觉他已经无法自拔的那一刻,他就注定往那条绝路上越走越远。



  “这是我给你的甜蜜的毒药,闭上眼,幸福地在我怀中死去吧。”

  所以,游浩贤就这样杀了霍琊。

  然后,分尸,吃掉了。

  他笑着说,那天和他们初见时一样是个晴朗的天气。血沫的味道混合着他身体的味道流淌在指尖,很舒服,很想将身体浸泡在他温暖的血液之中。尖刀割裂的身体发出的悲鸣,与夏天的风铃声混杂在一起。割裂肉块的柔软触感,让人愉悦不已。鲜血染红的衣服,不规则地反射在眼中,要是下手时多注意一下就好了呢。

  他笑得很开心,手指不断地在空中比划着。

  “他的眼睛很漂亮,我吃掉了。有点甜甜的腥味,布丁一样的感觉呢,这样他就只能看我一个了。太好了呢……”

  我的心脏再次开始发痛。

  “那……他的心呢……你说我的心不在我身上,那他的心在你身上么?”

  “啊……”一瞬间,他的脸发白。

  “啊啊…………”他把头埋在双手之间。我还是看见了,他,在笑。


  ——当他悲伤到极点时,他是在笑着的。


  我的心脏从此开始疼。

  每时每刻,特别是临到睡觉前,浑身的力量好像都在保护着心脏的跳动一样。好像燃烧着自己的生命。
  在平时走路时、休息时、工作时,他都会在某些事件特别难受。

  我会越来越想念游浩贤,迫切地想要每天都呆在他身边。

  他看起来越来越美丽,我越来越无法移开自己的视线。

  有一天,他看到我在发呆问我在想什么。


  我说,我想吻你。

  我捧起我的脸,说,那就吻我吧。

  那感觉和想象中的一样,很甜美,很致命。

  他的笑容很美丽,眼睛看着我,我无法自拔了。

  

  ——你在看着谁?
  ——明明笑的很开心,
  ——为什么觉得悲伤?
  ——为何你在流泪?
  ——当我想要触碰他时
  ——他眼中的光消失了。



  第二天,游浩贤死了。
  等我过去时,他的尸体已经被搬走。

  医生说,不知道谁给了他毒药,他自杀了。

  结束自己的一生。

  那一刻,我好像失去了整个世界。

  
  不知道何时,我居然开始察觉。

  ——我的名字是……?

  ——我的身体在哪……?

  ——“我”是……谁……?


  为什么我的心会痛。谁给了游浩贤毒药。

  他说过的话不知正在何处虚无的回响,冰冷的身躯是由我产生的罪之色。

  终于一切都崩溃了。


  
  “你知道什么是爱么?”
  
  “我不知道。”

  “你当然不知道。”

  “因为你的心不在你身上。”

  “那……他的心呢……你说我的心不在我身上,那他的心在你身上么?”

   ——在我身上跳动着的,是那个叫霍琊的人的心。

  我闭上眼。

  一切,都如你所愿吧。

  你想要霍琊和你在一起,那么就把他的心,还给你好了。

  ——我笑了。掏起那把刺入霍琊身体的小刀前,忽然想记录点什么。


  所以我写下了这样的一个故事……你们更喜欢称之为,遗书。



  来吧……


  轻轻的安详的闭上眼睛

——FIN——



 楼主| 发表于 2013-6-22 15:54: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如月梦姬 于 2013-6-22 15:57 编辑

《幸福论》

  
   在逐渐褪色的记忆的某一部分,妈妈曾悄悄对我:“栗米是姐姐呢,所以要好好照顾妹妹哦。”
   我望着睡梦中露出甜美微笑的糯米,悄悄地答应了。

   在远离城镇的山间,有几间小小的红色砖瓦屋。屋子前摆放着两盆沈丁香的是我们小小的家。妈妈告诉我,人类会为花起一种叫“花语”的东西。在我和糯米四岁时,妈妈送给我们做生日礼物。小小的花被花枝串联起来,很漂亮。糯米偷偷摘下几朵串起来做成了两串手绳,在睡觉前偷偷塞到我的手上。

   我好开心。所以我决定……我要好好保护她。要当一个好姐姐。我觉得,若是她幸福的话,我也就会幸福的吧?

  妈妈说过,沈丁香的花语是永恒。妈妈悄悄告诉我,她希望这两株沈丁香能永远在一起,我和糯米,也永远在一起。因为我和糯米是永远在一起的,所以要一起幸福才行呢。

  这便是我的“幸福论”。

  是的……倘若没有那一天,倘若没有那些人的话,我们会永远幸福的吧。
  
  剥开高耸的灌木们,我和糯米今天也在草丛间玩耍着。昨天今天都是令人有点困倦的大晴天,空气好像也被太阳晒热了一样一点都不凉爽,令人厌恶啊……若是我们是陆上生物就好了呢,就算在炎热的天下也能愉快地玩耍了。明明夏天的天空是那么蓝的,明明是那么透彻明亮的……呢。

  糯米在树荫下盯着鸣叫的蝉,我不懂她为什么那么喜欢小虫。明明一点都不好吃。

  不知道天空是否听到了我的愿望,云层渐渐厚了。啊啊……闻到了熟悉的雨的味道。我很想在雨中慢慢走回家,但是妈妈会生气的。因为雨水会打湿我们的衣服,沾上的泥土会很难洗掉。
  “糯米,走咯。”
  “嗯,一起回家吧!”

   糯米把捧在手中的七星瓢虫放回地上,拉起我的手。手心的汗液交替着融合着,与我们的身影一同渗透在炎热的阳光下。摇晃着,渐渐模糊。


   回到村子已经下起了雨,远远地看到了炊烟升起,在灰色的天空留下一道白痕。渐渐地,我发现不太对劲。记忆中的村子一直很宁静,今天却是很喧闹,有大吵大闹的、有击打重物的声音、还有隐约的哭泣声。……好可怕,更多的是不安,我加快了脚步,好担心家人。

  然后……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我和糯米都极为抗拒的,却深深印刻在心中的“记忆”以及“憎恨”。我们什么都做不了,我们没有力量,只能眼睁睁看着那样的事情发生。我和糯米珍爱的裙子第一次染上了除了泥土以外了颜色。突然的离别,妈妈说着“对不起”的模糊的声音,村子的一切随着火光被销毁了……开始憎恨世界了。

   我紧紧得抱着哭泣的糯米,辛苦忍住了眼眶了打转的眼泪,终于没有让它落下。

   ——我是“姐姐”,所以要好好保护糯米啊。

  我们两个把烧毁的房子拆下,寻找着能用的东西,在烧毁了一半的家住下。我们不能离开呢……因为这是我们的家。

  不甘心,我们这么弱小的妖怪、没有力量的妖怪,连复仇都做不了。要是有力量就好了……要是有力量的好了!

  要是有力量的话!!!

  “要是有力量的话?”紫色头发的漂亮的妖怪忽然出现在我的眼前,猩红的双眼问道,“要是有力量会怎么样?”

  被勇气讨厌的我,胆怯的我第一次喊出了自己深藏的愿望,对着陌生的妖怪:“我……我想保护糯米啊!!”
  
   “不错的回答,”那个人向我伸出手,笑着说,“那么,要我帮你吗?”

   那个人便是紫魅,给了我复仇的力量的人。我默默祈求着幸福,哪怕未来会有多悲痛也好。至少,请让糯米幸福……

   我偷偷请求紫魅不要告诉糯米我的事,可是还是晚了一步。

   右眼包扎起来的糯米胆怯地抱着我,低喃着她的愿望:与我一起,向他们复仇。糯米……笨蛋,你真是笨蛋。我第一次在糯米的面前哭了,糯米手忙脚乱地用她的裙子抹着我的泪水,抹着抹着也哭了起来。左手的“武器”开始疼痛大大地扩展开来,好像要先把心脏溶解掉,再慢慢地把生命吞噬殆尽。不行啊,现在不能死啊,就算死也要让他们付出代价啊。

  摧毁我们的世界的,代价。

  一起复仇吧,若是在那之后可以得到[幸福]的话。无数次的哭泣、无数次在梦魇中惊醒、无数次的努力……我们已经没有回头路了,自从踏入复仇这道深渊,连累你了呢……糯米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为什么啊!明明我们是双生子,为什么一直只有姐姐!!”
  “我也想要保护姐姐啊!!”

  “糯米也是很强大的,所以要耐心……”
  “这样的话我已经听厌了啊!”
  “…………”

  空虚的梦想飞散崩毁了,手上那个糟糕的感觉侵蚀了身体。

  糯米,为什么要哭呢?
  
  力量用得过度的话,好像会死呢……

  对不起啊,其实我一直好想和你一起好好活着的…………复仇什么的,只是借口啊。

  


  大概,不能给你幸福了呢……让你难过了呢。无法完成妈妈希望我们永远在一起的愿望了,好遗憾啊……

  不过,我有好好当姐姐吧……

  能够好好地,保护好糯米这件事,我很开心啊……


——FIN——
———————————————————————————————————————————————————————————
《传达》

   想要传达的感情文字表达,文字无法描述的用图画来堆积,图画无法丰满的用音乐来传递,音乐无法体会的用舞蹈……那、那些无论如何也想拼命传达的话,那些再不说出来就再也无法传达的话,要是没有赶上——

   又会是怎样的感觉呢……

   墨律从来没有跑得那么快过,身后一切飞速后退着,然后很快消失在视线尽头。人群拥挤着朝着一个地方涌去,飞快地逃离着这个小镇。风摩擦着的渗出汗液的皮肤,神经末梢感应到的微冷的感觉传达到了大脑的神经中枢,黏稠的汗液顺着皮肤的感觉,身体所有细胞都被调动了一样,越发敏感起来。眼睛所能看到的不可思议的现象,也很好地被接收了。


   人群的嘈杂与不正常的流动和她没什关系。她还是这样跑着,用跳跃跨过障碍、然后继续奔跑。这深刻的执念支配了她的思想,整个脑海中这剩下这个念头了。


  十字路口有小孩在哭,尖锐的声音哭诉着他面对这个突然发生的事情毫无所措。紧接着,孩子被不知名的人拖走,所有人在感受着这里末日带来的一切感觉,那些恐惧、震惊与混杂在人群之中的恶念们肆意撒播下混乱的种子。崩坏已经开始,吞噬着人们艰难维持着的“日常”。


  墨律只知道,再不快点就不够时间了。

  因为世界就要完结了。

  在这个平常的、普通的日子里,突然的、像是被命运所玩弄着一样的,世界完结了。

  「现在开始加速的话还有三分钟就会到了——」耳边传来蠢蠢欲动的声音,催促着墨律。


  啊、头渐渐得有点感到疼痛了,双眼已经开始眩晕了——


  但是无论如何也要赶过去啊……

  天空云彩渐渐停止了流动,被太阳吞下的弯月也不知何处去了。耳边又再次传来了无疑是自己的声音,说着只有自己理解的话语。若是街上太过于喧闹的话,只有捂住耳朵,专心聆听那个声音了。

   捂住耳朵前的那一刻,听到了人声音嘈杂的悲鸣合唱。嘶哑的饱含着痛苦的声音掠过,自己熟悉的朋友还是随着世界的灭亡消失了。对不起……再见了。米黄发少年抱着那个围着黑色围巾的人,彼此的颜色混合在一起了。



  「快跑过去吧,还剩一分钟了。」啊,声音已经微弱得快要听不见了。

   但是足够了,已经快到了。目标已经近在眼前——



   那是一种奇怪无比的景象,能量从一个少年的身体里肆意涌出,狂乱而任性。少年像是极力忍耐着什么,双手交叉地抓着双臂,力道只狠可以看到指甲插 了 进肉中,泛出的血液将墨绿色的袍子染得更深。浓郁的铁锈味十分得难受,细看可以发现少年身上有着很多很多细小的伤口。少年自身的妖力正源源不断地从这些伤口中流散开来。宛如一幅扭曲凄美的画面那般……
  
  气氛压抑得喘不过气,站着都觉得想快点离开。但是……不能退缩。


   因为有无论如何都想传达的话。



  墨律张口,对着那个被奇怪符文包围着的那个人,用尽最后的力气喊道:

  “奏,我——”


   【那么,这个故事终于结束了啊——】不知是谁的声音微笑地这么说道,满意地将墨水笔搁置在桌面上。

   那是刹那间的永远,亦是永恒的瞬间。

  “一弹指六十刹那,一刹那九百生灭”,在4.6微秒内的世界所发生的一切如约结束,奇迹终还是没有降临在墨律身上。她还是没来得及传达她的话语。

  故事永远被定格住了。


  宛如纸片砌成的大街上,故事进行到了结尾。一切都被毁灭了——



到最后,没有人能逃出故事。

——end——


首先是关于故事和“世界”,而对于存在于故事中的墨律等人而言,故事便是他们的世界。故事结束,他们的世界便完结了。“宛如纸片砌成的大街上”改动自木叶的世界形态的歌词,这里我看做是世界完结后一切回归到平面形态而非可以继续进行故事的立体形态。奏也是在抵抗着变为“完结”的画面定格和意识形态的消失。但是最后很可惜的是,无论是墨律还是奏,都还是没有赶在故事完结(世界终结)前把自己所想要传达的感情传达出去啊……
关于刹那,这则故事是发生在世界完结前的那一“刹那”发生的事。很多人说一刹那、一瞬间,那么到底又有多少人知道一刹那有多长?可以发生什么?
藉此文,怀念《魔人侦探》中的一个小角色——本城刹那。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四周还是阴暗并沉寂着。

这是,我在这里多久了呢?大脑意识慢慢爬升着,我睁开双眼。每天还是那么一成不变。

仿佛时间就永远静止了在一天,然后我不断重复这一天一样。

身上的伤口不断愈合着,几小时前火辣辣的疼痛仿佛只是自己做的一场关于疼痛的噩梦。

七步,这里到门口的步数。

十二根,一眼望过去都能数完,禁锢着我的铁门,十二根沉重的铁柱组成。

一千四百二十六个,砌成这间地下室的砖头。

…………一切依然。

有时我再问,你是不是死了?

然后我没有答案。

永生,也是另一层意义上的死亡啊。

我不喜欢自己的能力,甚至厌恶它。

但是,那个人说了。不要讨厌自己的能力,因为这是上天给自己的礼物。然后我说,与其说是礼物,不是更像是诅咒么?他就笑着摸我的头,说着要去学着喜欢自己的能力。

因为是那个人的话,所以……不要去讨厌吧。

空气有点凉,皮肤感觉到了墙的冰冷。

入冬了么?

这是你消失的第几个冬天呢?

忘记数了,你会笑我笨么?

想到这不禁轻笑了一下。你知道么,无数次,我都是靠着对你的思念活下来的。我没有疯掉,每天都为你坚强地活着哦。……呐,你是知道的吧。你说过的话我都记得哦。我有好好忍耐着,等待你来接我;我有好好努力着,绝对不把能力给那个人;我有好好思念着,把关于你的回忆悉数保存好……

我的时间是永恒的呢,就让永恒时间刻下你的模样好了。那样,你也永恒了吧?在我的记忆中。

我轻轻吸一口气,唱出那个熟悉的旋律。

“啊……”

声音很轻,不让别人发现。

每当想着你,都会唱着那个旋律。那是一次你无意间轻轻哼出来的。

……暖暖的,很温柔。

非常喜欢。


呐,你是否还记得我呢……我可是,一直在等待着你啊。

………………

…………

……

再次睁开眼,原来自己挨着墙坐下就睡着了。揉了揉有点发酸了肩膀,伤似乎已经全好了。然后我看见似乎有什么飘了下来。

是雪。

好久没有见过雪了呢。

我站起来,踮起脚从小小的窗口望去,那里连着外界的地面,雪大概是从那里飘下来的。

可是我似乎忘了,窗口对我而言有点高。


还是什么都看不到呢。

我叹了口气,有点遗憾啊。


外面似乎风很大,许许多多的雪吹了进来,房间的一角就像下起了小小的一场雪。我努力捧着散落的雪花,非常满足。

不想出去,不代表我不渴望外面的世界。


啊啊……好像在雪地上奔跑。一瞬间,我产生了这样的想法,但是我马上摇了摇头,呵呵,不肯能吧。今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都不可能吧。


若我是笼中鸟,那困住我的……是谁?


是那个人,还是我自己呢……


啊啊,我什么时候会想这么奇怪的问题了呢?


一个人呢呆久了,果然渐渐变得奇怪了呢。


到时候,你可别笑我啊……


“咿呀——”门开了。


我一僵,然后身体忍不住发抖。



啊啊……差点忘了自己现在是……

冰冷的匕首在微弱的光中一闪一闪。那个人一步一步靠近我了。



我不禁后退。

今天,又是什么……来折磨我呢?


铁门在他的钥匙下乖乖让开,他一步步逼近。



然后我发现,雪似乎是灰色的……

有点像……骨灰。

不过现在怎么想都没用了吧。


我闭上眼。



——FIN——




除去最后一篇,其他都为以国产漫画《天行佚事》所写的同人,在我看来是很不错的一部漫画了。非常喜欢里面的角色和衣服设计,剧情也是。在此稍稍推荐一下。

评分

参与人数 1萌度 +1 收起 理由
紅魔の月時計 +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6-22 16:01:1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厉害的感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6-22 16:55:23 | 显示全部楼层
嗷嗚冒出來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20-2-25 16:4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