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2016|回复: 6

[短篇楼] 一些奇奇怪怪的短篇(7L更新第二个短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6-26 19:35: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扭曲的灵魂 于 2013-6-30 02:28 编辑

ps:1.都是楼主脑抽随意写的一些短篇
      2.每个短篇写的时候可能心情都不一样
      3.每个短篇的设定什么的都是独立的
      4.也是最重要的,其实我只是想发一个短篇,看了半天的版规,决定还是发一个短篇楼吧。。。。。
      5.补充第4条,不定时更新。。。。


2L 双七短篇



7L 试着描写键山雏的孤独



 楼主| 发表于 2013-6-26 19:36:11 | 显示全部楼层
沿着这条曲折的小路,一直走到路的尽头,可以看见一座灰色的建筑,就是人形之馆。 馆的周围被一堵矮矮的石墙围绕着。正面开着一扇锈迹斑斑的铁门。馆的墙体上爬满了枯萎的藤蔓,从藤蔓的缝隙间可以隐约的看到一道裂缝,好似用力扯开的伤口,让人感到一股寒意。阴霾的天空下,一群乌鸦在馆的正上方徘徊,凄惨的叫着,犹如葬礼上丧夫的妇人,哀嚎着。听着听着,仿佛自己也快哭了出来。

帕秋莉刚来到这里,便被铁门旁的树所吸引。毫无生气的树枝上挂满了人偶。一阵冷风出过,人偶无力地摆动着僵硬的肢体,好似迎宾的仆人。帕秋莉本来就体弱多病,风无时不刻的折磨着她脆弱的身体,她认为不应该在等下去了。帕秋莉已经等了太久了,在昏暗的图书馆中,她一遍又一遍的折磨着自己的神经。帕秋莉觉得自己一定是妄想太严重了,正当她又开始想象时,爱丽丝的来信到了。

推开吱吱作响的铁门,帕秋莉深吸了一口气,“爱丽丝……”帕秋莉不确定自己低声的呼喊是否表达出了渴望的思念。爱丽丝并没有出来迎接她,事实使帕秋莉感到伤感,她原以为爱丽丝会出现,热情的搂住她,亲吻她甘甜的嘴唇。久久,乌鸦又开始叫着,寂寥的馆前只有帕秋莉一人。

帕秋莉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带着伤心欲绝的心回到图书馆。即使小恶魔已经好意的提醒她多次,她还是无法放弃。她已疲于关心那逐渐流失的魔力,一次又一次的强迫自己去那个快坍塌的人形馆。爱丽丝早已失去了魔力,七色人形已经被堆弃在图书馆内腐朽。帕秋莉无法放下爱丽丝,更无法接受爱丽丝在自己说出心意前就消失了这个事实。

“你好,帕秋莉大人。”小恶魔也逐渐变得模糊,就像她对爱丽丝那气体般明确不定的记忆。帕秋莉只记得爱丽丝爱慕的信以及信上要自己去人形之馆这件事情。

“明天还要继续去吗?”答案当然是肯定的。魔力差不多快干涸了,帕秋莉觉得下次应该进入馆内,接受爱丽丝已经不在这个事实。没等她回答小恶魔,这个忠心的仆人已经淡化在空气中,魔女的魔力干枯了。帕秋莉最后也没走进那个馆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6-26 22:44: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魔女和魔法使是魔力干枯就会消失的存在?
好可怕

点评

当时脑热想的,bug的话就当看爱丽丝消失好了  发表于 2013-6-26 22:5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6-26 23:12: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_(  ω  」∠)_双七最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6-27 12:34:12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新人多有触手潜质...虽然现在还是只能写小片段的样子.倒是写的很有感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6-28 04:22:1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与其说是短篇,更像是一个天坑的开头

你是有野心的吧!

点评

明确的说。。。我也感觉是个坑。。。  发表于 2013-6-30 01:4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6-30 02:24:44 | 显示全部楼层
从有意识的那刻起,我就游荡在这片树海。不知为什么,我对树海有着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坐在一个腐朽的倒塌的树干上,我思考着这个看似无意义的事情。秋风萧瑟,落叶无情,悲寂的秋天总是影响着我的心情。曾经绿油油的树叶变成悲哀的枯黄色,我察觉到时间的流逝。回过神来,鸟鸣声,蝉鸣声,野兽喘息声仿佛都像幻觉一般,在耳边回荡,但是仔细听,什么也听不到,只有一片安静,安静的让人不安。我开始怀疑自己是否清醒,用力掐了下自己的手臂。片状的黑色在我着力的地方弥散着。思考的时候,虫蚁不知何时爬上了我的手臂,黑色的雾气轻易的夺取了它们的生命。黑色,令人忧伤,恐惧,哀愁的黑色。我微微地打开干裂口唇,活动着不太灵活的舌头,努力回想着如何发音。“黑色,黑色。。”我重复着这个词语,抬头看向天空,充裕的阳光并没有洒下,这片树海依然是昏暗的。大概这就是我对这里感到亲切的原因,因为我们都是黑色的。境界的妖怪来到这片树海,告诉我关于黑色的一切:厄运。我不理解厄运是如何夺取那些虫蚁的生命。境界的妖怪解释道:也许是厄运加速了它们衰老,或者是死亡的时间。虽然对这种含含糊糊的解释很是怀疑,但是厄运(我)会对他人带来不幸。不幸到底是什么?我并不是个恶人,不想伤害其他人,大家都和平生活在一起,没有伤害彼此的理由。但是为何只有我一人是孤独的,我难以忍受这窒息的寂寞,这种感觉深深地折磨着我的每一根神经。我向境界的妖怪寻求着帮助,她摇了摇头,无力感挫败了我原本自信的心。
我本以为可以不去幻想那些本不属于我的生活,我第一次试着走出这片树海。境界的妖怪警告着我,我压抑了痛苦太久,完全听不进去她的话。干枯的树干划破我的衣裳,刺破我的脸庞,境界的妖怪紧紧跟在背后,劝阻着。一条不太平整的道路出现在了眼前,我知道自己终于离开了树海。远处牛车车轮碾过的声音和车夫的吆喝声传入耳朵,我兴奋的向声音传来的地方奔跑。牛受到了惊吓,拉着车子到处狂奔,最终翻落在了一条沟里。我楞住了,境界的妖怪示意我仔细看车夫的尸体。不详的黑色缠绕在车夫的脖颈。这本不应该发生的,妖怪怒斥着,告诉我,这只是微少的厄运量。我不敢想象大量的厄运会造成什么结果,只是看着眼前的尸体我便感觉呼吸困难,感觉谁在用力握紧我的心脏,我拉开衣领,大口喘着气。境界的妖怪不在追究这件事,并且暗示我可以将厄运聚集起来。黑色缭绕的烟雾,不明原因的寒冷,无法名状的怪异,莫名降临的恐惧,人们(妖怪)可以从很远的地方感受到这些,他们可以轻易地躲开我,而我也避开他们。
我不再想着离开这片树海,慢慢地习惯一个人。只有在吸收厄运时,一丝寂寞会趁着注意力的转移而一点点涌出。有时我会站在高处,遥望远处的村庄,这样做让我知道这个世界上并不只是我一人。夕阳勾勒出远处山脊柔滑的曲线,波浪状的线条让我产生了一个少女就在眼前的错觉。我摇了摇头,风缭乱了我的发带,少女丰满的身姿不知何时变的骨瘦嶙峋。心应景,景应情,在悲伤感击溃我之前,我闭上了眼睛。刺骨的寒意令我不停颤抖着,这才发现,已经到了冬季。时间飞逝,仿佛流过指尖的沙粒。我期望着这孤寂的生活,也能如此,转瞬即逝。

点评

这么好的文章竟然这么冷?lz我将你的文章转到THBWIKI的同人文词条了,有空来看看吧。网址:[http://thwiki.cc/同人文章列表]  发表于 2013-7-29 22:5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9-11-21 03:1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