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53955|回复: 319

[长篇] 【7.5】深夜雀食堂(16章 罗密欧与黛斯德莫娜 其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7-23 21:54: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Beastの影 于 2017-7-5 12:03 编辑

请注意!
本文为东方PROJECT的同人创作,其中将不可避免有:

①部分一设修改
②无原创角色幻想入,请组织放心
③短篇连载式的无底深坑属性
⑨向《深夜食堂》致敬成分
⑨偏向认真向,欢乐成分较少,CP内容接近于无。
⑨选材偏向现实主义
⑨第一人称以及气场强大的主角
⑨作者是汉子,所以若发现少女们的对话仿佛汉子间豪爽对饮请不要在意【尼
⑨无原创标题(?

对此会感到不适者请离开,这样也没关系的话请继续观看。


Chapter 1:   灵梦的朋友一点都不少
Chapter 2:   风神的记事本
Chapter 3:   西行寺家的空腹
外  一  篇 :   南丁格尔小夜曲
Chapter 4:   大兵铃仙的救赎
Chapter 5:   妖梦的奇妙冒险
Chapter 6:   Unlimited Starshine Works
Chapter 7:   Innocent girl in love
Chapter 8:   阎魔不抛硬币
Chapter 9:   蓬莱人形も生きたい
Chapter 10:   机巧少女也会受伤
Chapter 11:   叛逆兔子与不笑鸟
Chapter 12:   秽翼的米斯蒂亚
Chapter 13:   文学少女的忧郁
Chapter 14:   FATE / STAY STRAIGHT
Chapter 15:   食戟之铃
外  二  篇  :    罗密欧与黛斯德莫娜


评分

参与人数 7积分 +3 喵玉币 +80 萌度 +157 收起 理由
ZEROSEN + 1 + 5 + 20
风止炎尽 + 10 非常有趣的文!!然而好像很久没更新了啊….
神田优 + 5 已经重新看了很多次,每次看都像第一次看那.
Caes + 5 + 20 铃木先生的声音配上这部文真是十分治愈人心.
萌魂 + 35 + 57 很有趣哎!谢谢
Kubrat + 1 + 5 + 20 很不错很良心的文
占星者卡德加 + 1 + 15 + 40 一组很棒的系列故事呢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3-7-23 21:55: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岂可肖 于 2013-9-12 17:14 编辑

在太阳下山,幻想乡的一日接近落幕的时候,我的一天才刚刚开始。
趁夜色尚未完全降临时从人里出发,沿着危险的魔法之森往前走,直至看得见迷途竹林的地方,就可以找到一个简单搭造的小木屋,外面灯笼里的烛火刚刚点起。只要不怕被夜行妖怪袭击的话,即使人类我也是很欢迎进来吃点什么的……嘛,虽说我自己也算夜行妖怪来着。
米斯蒂亚·萝蕾拉,这是我的名字。
身份是夜雀妖怪,职位的话,是经营着小吃铺的老板娘。下午去人里进货,从傍晚开始做些开店的准备,准备碗碟,挂上帘子,擦一擦并不算宽敞的柜台,之后便是一边点起几块竹炭蒸饭和烤些八目鳗热热炉子,一边静待客人上门了。
『烤八目鳗:500钱3支 / 烧酒:100钱 / 清酒:150钱  酒类每位限给3杯』
菜单就只有这些,虽说简朴,但摊子也算夜雀虽小五脏俱全,蒸炸炒煮烤腌一类的玩意儿应有尽有,食材也尽可能备足了各式各样的,客人们另点的菜,只要不是太夸张的,我基本上都能做。哦对了,烤鸟串是不做的哦,这个还请谅解。
也不是没想过把店建在更接近人里的地方,考虑了很多还是放弃了,结果就成了如现在般,完全不像是为招揽人类顾客而开着的样子。
什么,你问这样还会不会有人来?
——来的客人,实际上还真不少呢。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7-23 21:59:50 | 显示全部楼层
【老板娘,除了菜单上这些,还能点其他的么?像是茶菜泡饭什么的。】
【……哦!啊,也,也行的说。】
【那给我来一份。】
【好嘞,请稍等片刻。】

Chapter 1:
灵梦的朋友一点都不少


再次看到那熟悉的红白色装束出现在店里,着实让我好生意外。
不过也只是一瞬间的事,那个比记忆里明显矮了不少的身影掀起帘子,坐到柜台前一手撑着头,盯着边上的菜单发了好一会呆,之后又用稚嫩了许多的嗓音点了一样寒酸的东西——传了那么多代巫女,博丽神社的生意似乎从来就没怎么好过。
虽然早已经历过多次,这个时候终于又到了吗……迎接新一代的博丽巫女,并且,在过去记忆的纠缠下慢慢习惯她的存在,如果她和她的某几位前任一样成为店里的常客的话。
茶菜泡饭不是多复杂的东西,我用双手把做好的碗放在巫女小姐面前,在她抽出筷子准备用餐时,我在旁边加了一碟烤好的八目鳗,【我请客,送给初次见面的客人。】
【那还真是谢谢了。】
她道谢的时候连头也没抬一下,端起碗吸溜起茶汤来。
(……)
其实也不能算初见面了。
永夜异变里已经打过一次照面,想问些端倪却被不分青红皂白打了过来就是,再久之前的事情……恐怕她本人也不会还记得。像这样在店里招待她倒的确是首次。稍微斜眼看了下巫女小姐,她专心致志地消灭着碗里的东西,而对旁边撒上了椒盐和胡椒,刚刚烤好香气四溢的鳗鱼连瞥都不瞥一眼。
喂我说,那好歹也是店里的招牌菜啊,你倒是赏脸尝尝看啊。
就是因为不吃肉老点那些寒酸的,那里才老长不起来的啊,这份还是我请你的啊喂。什么你是在等我吐槽么?不好意思我还有大堆工作要干,你不吃大不了过会丢外面喂野猫——
(啊——!)
被过去折磨的最初阶段,往往是最难受的。
我猛地回过神来,面前的巫女明明是第一次来店里,我却不知不觉站到台前去,仿佛在一如既往地等着被她搭话。叹一口气,转进后面洗剩下的锅碗,留下她继续一言不发地用餐。
虽然是由那个人带出来的,嘛……也没法期待能继承她的全部就是,毕竟那本来就不可能。

*   *   *   *   *   *

【嚯……这个小家伙就是你的后辈么?】
【没错哦,据说资质算得上空前等级来着呢,名字叫做灵梦。来灵梦,向米斯蒂亚阿姨问声好。】
话是这么说,巫女小姐身边的小女孩还是坐在比自己还高的凳子上,自顾自朝店里好奇地东张西望着,跟完全没听见一样。【啊,啊哈哈,这孩子跟我还挺像的呢,哈哈哈……】红白巫女发着尴尬的干笑。
【得了吧,店里有一个麻烦就足够了。】
【比起这个老板娘,今天的惯例也给这孩子来个小份的,拜托了。】
【……别老给小孩子也吃这种没营养的东西啊。】
我把一大一小两个茶菜泡饭碗摆在两人面前,在小的边上,另外再加了个鸡蛋卷的碟子。【算我请的。你也就算了,我可不想过多少时间又从另一个家伙那听到同样的怨念,特别是关于某个部位的。】
【呜哇,今天这么客气?灵梦,快谢谢阿姨!】
和之前一样,小女孩连要抬头的意思都没有,她直接拨开了茶泡饭碗,一手抓起鸡蛋卷就往嘴里塞,一边“唔唔”着一边拼命蠕动着满当当的嘴巴,油乎乎沾了稚嫩的一手一脸。
【噗……】
没等巫女小姐说话,这次是我先忍俊不禁。
【这小子,变成麻烦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呢。】

*   *   *   *   *   *

仿佛就刚刚在昨天,我还在像这样和上一代的博丽巫女闲聊。
她是很长一段时间里唯一的人类常客,同时也是个开朗的人,开朗到捧着一碗最简单的茶菜泡饭,也可以花上好长时间一边吸溜一边笑着向我搭讪。作为我倒是不甚在意……毕竟这也只不过是我亲眼所见,亲身参与其中,在漫长的时光里所记录下的故事中短短的几页罢了。
她……真的是个很厉害的人。
这里的“厉害”并不单指实力上的。虽然并不是很了解详情,但“博丽的巫女”似乎一直都是这个幻想乡的监察者一般的存在,每一代接任者都要从灵力素质极高的孩子里挑选,确保在异变发生时,可以有足够的实力将之制压,维持幻想乡的稳定。
然而强者往往是孤独的,这不仅是我曾亲身所验的事,更是我亲眼目睹过无数次的真实,她也和历代博丽巫女一样没有例外。
我并不知晓她有无教训过,乃至抹灭过那些死不悔改的妖怪,她有否被众多非人的存在们畏惧着,抑或畏惧到何种程度。但是只要是她在店里的时候,从未有过其他客人上过门,她不在的时候,也曾有不少客人小心翼翼地询问我“是不是在被逼迫着为她服务”……实话与谎言的区分就像倒入碗中的茶汤一样稀薄,就算能通过我改善点对她的印象,也改变不了总有一天可能要兵刃相见的事实,因此我很快便放弃了解释,随他们怎么认为去了。
因为过于强大,而被所保护者与对立者们同等地畏惧着,疏远着,永远活在一个人的孤独世界里……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这样的折磨,对巫女而言并不会太久。
——博丽的巫女不会长命。
牺牲,意外,疾病,其他不一而同的原因,当偶然重复积累到一定程度时,它的名字就变成了“命运”。仿佛坐上最强监察者之位的代价,就是在脖颈套上一个命运的绳圈,没有人知道绳圈何时会骤然收紧,到底是在下一年还是下一分钟。这也是在我看来有些地方都还显稚嫩的她身边,会这么快就跟着一个小小接班人的原因。
她的命运便是如此……然后,她的接班人,曾经那个不懂什么是客气的小女孩儿,现在正坐在她以前惯常位置上的新一代博丽巫女,恐怕也会是一样。
而在她的时间里,又会写下怎样的故事呢……

“君が吐いた白い息が〔你呼出的白霧〕

今ゆっくり風に乗って〔此刻緩緩地隨著風〕

空に浮かぶ雲の中に〔於天空的浮雲裏〕

少しずつ消えてゆく〔一點一點的消逝〕”


在整理盘子的时候,慢慢唱起了熟悉的歌。
大体上,我们夜雀一族算得上是善歌的妖怪,因此像这样一边工作一边轻吟,自然也成了我的爱好之一。


“遠く高い空の中で〔在遙遠的高空〕

手を伸ばす白い雲〔白雲伸出了手〕

君が吐いた息を吸って〔吸了你呼出的白霧〕

ぽっかりと浮かんでる〔繼續飄浮〕”

在得知时限将至时,从回忆里榨取那依依不舍的最后一丝怀念。
然后,翻开下一页。

“ずっと昔のことのようだね〔似是遙遠往昔的事〕

川面の上を雲が流れる〔雲在河上流淌〕”


【老唱这么忧郁的歌,客人都不来了喔?】

然后,意外听到了久违的问候。

*  *  *  *  *

【老唱这么忧郁的歌,会没客人来的哦?】
红白巫女这么打趣道,身边的位置,叫做灵梦的小女孩似乎对剩一半的鸡蛋卷失去了兴趣,端起茶菜泡饭碗大口扒拉着。【啊拉拉,糟糕了……这孩子怎么跟我一样一副贫乏相啊……】
【还不是被你带出来的,当然了。】
【话可不能这么说啊!人的财运可是生下来就注定的,是就连博丽巫女都没法干涉的东西哦!】
【好啊,那我就期待你的后辈能多点些比茶菜泡饭高级点的东西好了,也好让我多点收入。】
我拿起鸡蛋卷的盘子,看着她把剩下的划到自己碗里,之后我转进后面去和要洗的碗盏放在一起。【呐,虽然不是第一次这么觉得了,老板娘,唱的真相当不错呢。】从外面传来巫女小姐的声音。
【是嘛,多谢夸奖。】
【所以说,用不着老唱这么忧郁的曲子的吧?其他感觉的歌……我也很想听听呢。】


*  *  *  *  *

【因为觉得很好听嘛。】
我朝巫女小姐的方向笑笑,【据说是外面世界叫做‘爱尔兰’地方的民歌来着呢,因为感觉很有意思,就这么记下来了。】
【嘿……这样啊。】
巫女小姐回应了我,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回以笑容,继续安静地低下碗里去了。……不知不觉间又有些分不清回忆与现实,明明已经物是人非,我却又开始在她身上期待起如前任巫女那样的开朗。
所有的博丽巫女里,甚至是所有来店里的客人之中,都没有像他那样给我留下过如此深刻的印象。
因为,她的面上永远都是一副开朗的,阳光的,带一点小调皮和戏谑的笑容。
即便忍受孤独不被理解,甚至套上薄命的诅咒,都不曾见到过她显露过别的表情。我无法知晓在其他地方她是否也是如此,但若有这么一个地方可以让她如此开朗地笑……我还是很欢迎有这么个常客的,即使她会“赶走”其他客人,点的也永远只是茶菜泡饭这么便宜的东西。
真是个厉害的人呢,某种程度上厉害得让人羡慕……一直到她用生命的代价换得了符卡规则的通行,都是那么地让我羡慕。
而现在坐在店里的巫女小姐,已经成了完全的陌生人。
我甚至有些恐惧,因为前辈的故事太过光辉照人,到了可能会让她的故事黯然失色的地步。说是旁观者的私心也好,我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在我眼前。
没有其他客人上门,今宵又是博丽巫女的“包场”。
那么,这个看上去并不如她前辈一般精神的继任者,又会如何书写自己的故事呢——
【……嗯?】
有什么声音夹杂在外边的虫鸣里,我停下工作,注意到那声音似乎正朝这接近。
这是,什么东西高速飞行的破空之音……!?
“嘭隆隆!!!”
下一刻,就有个黑影气势逼人地撞进了店里。【好——痛痛痛痛痛!】没等我去确认柜台是否完好,那个黑影自己先惨叫起来,顺势落到巫女小姐旁边的位置上。【一进门居然就是桌子!失,失策DAZE……】
【呜哇啊!你,你是谁啊!】巫女小姐倒是吓得不轻。
【你的旧识,普通的魔法使魔理莎啊,神社找不到你,原来是玩到这儿来了吗。】
【别胡说!我可不认识什么会飞着一头栽进别人家小吃铺的傻瓜!】
【嘿哎,原来这是个小吃铺吗~】
黑影抬起头来,那原来是个全身上下都穿着黑白色西洋风(大概勉强可以算是)魔法师装束的人,在顶起的黑色宽边魔术帽下,露出了与巫女年龄相仿的金发少女的面容,她的视线环绕着店内,瞥过台后的我,扫过墙上的菜单,最后落在了盘里的烤鳗鱼上,【果然是在一个人偷吃好东西!】
【哇,喂,快还给我!】
【看在平时帮你那么多的份上,吃你一串又会怎么样嘛~】
【哪有帮过我啊!明明就只有来蹭茶蹭点心而已!】
【啊哈哈哈哈,那你来追我啊,啊呣……试试看在我吃完之前抓到我啊~哦哦哦,这个味道还真不赖DAZE!】
魔法使一手拿着烤鳗鱼串,笑着跳到了座位另一边,而在巫女起身想去追她视线没估计盘子的那一瞬间,盘子所在的上方突然凭空开了一条裂缝,有一只手从里面伸出来想要悄悄捏走又一串——不够快,那只手被巫女小姐眼疾手快抓住了:【紫!连你也来掺合!】
【啊啦,看在平时这么关照你的份上,连分一串都不肯吗?】
从另一条更大的裂缝里,一位身着紫色薄衣的成熟女性探出上半身,正眯着眼细细咀嚼着,抵在裂缝边的手上捏着根咬过的鳗鱼,而被抓住的那只手不知何时已经空空如也。【唔嗯嗯~米斯蒂亚的手艺又有进步嘛,不管尝几次都让人回味无穷呢。】
【要吃自己买去!快把鳗鱼还给我!】
【哎呀哎呀,这么急着就想进入间接KISS阶段了嘛?好意心领了,但我还是比较喜欢一步步来的被攻略方式哦?】
【谁说要攻略你了?再咬看我用针扎你哦!】
【比起我这串咬过的,还是担心下你最后一串比较好喔?】
巫女小姐闻言猛地回头,盘里最后一串烤鳗鱼也没剩下了,几个拇指大的小人正合力抬着它顺柜台跑向柜台另一头,然后被不知何时坐在那儿的,仿佛拇指人放大版的鬼族拿起来咬了一大口,又拿起酒葫芦猛灌起来,【呼哈——真没想到幻想乡里还有如此上等的下酒菜呐——】最后长出一口气道。
【……】
巫女小姐看上去是连发火的劲都没了,“哈啊啊”撑着额头跌坐在椅子上,但事情还没完,外面“呼呼”的扇风吹得帘子到处乱荡,夜色之中隐约可见的是一个幼小的影子,背生的巨大双翼透出满满的威压。【是在这里么……哼哼哼,果然是又一次注定的命运之相会呢。】一边说着一边走近。
【滚开啦,中二萝莉吸血鬼,现在没心情理你。】
【…………】
影子看上去很受打击,但也只是一会儿的事,之后它干脆直接前冲扑到了巫女的身上,【明明是被我盯上的猎物,架子还真不小呢。】
【快下去,很热的啊喂!】
【不用白费力气了,与我用命运的因果线联系在一起的你,是绝不可能逃出我掌心的哟。】
话是这么说,可您那使劲在人家背上蹭啊蹭的姿态实在是没啥说服力啊,深红恶魔小姐。
巫女小姐拼命把贴过来的鬼推开,站起来把抱着自己脖子的吸血鬼甩下去,烤八目鳗早就在大盗们口下尸骨无存,更不幸的是,擅自跟过来的家伙似乎在越来越多。
【老是这么不说一声就跑出去会让我们困扰的,大小姐……灵梦小姐,请你也自重一些!】
【终于找到你了,快把魔导书还给我魔理莎!!要是我的自律人偶研究记录有什么闪失的话——】
【果然是在这偷懒呢,就算不是仙人也不可以懈怠修炼哦,更何况你又是重要的巫女。】
【……悄悄放的追踪装置果然有起作用呢,正好魔理莎,就拿你来试试我新发明的威力好咧!】
【喔哦,这边聚集了不少人呢,有趣的新闻的味道!】
【别拍我啊狗仔乌鸦!信不信我当场把你做成烤鸟,我不开玩笑!】
…………
……
我呆望着眼前的情景。
本该是不可能的。
因为博丽巫女的到来,夜雀食堂迎来了史无前例的爆满,本就不宽敞的店里瞬间就坐了个严严实实,剩下的或抱在她身上,或侍立一边静候,或叉腰作说教状,或在空中一手撑着隙间边缘饶有兴致地围观。人类,妖怪,天狗,仙人,魔法使,吸血鬼,蓬莱人……熟悉的人,面生的人,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家伙,全都因为博丽巫女,或者她身边的人而聚拢到了一起来。
【难得来一次,就尝尝招牌菜烤八目鳗好了】【清酒也不错呢,先拿一瓶过来】【既然有茶菜泡饭,那梅干泡饭也应该有吧?】【老板娘,这里可以点凉拌黄瓜不?】
【啊,好的好的!已经全部记下了,各位请稍等片刻!】
真是奇妙的景象。
巫女小姐没有笑,她的脸上一直都只有嫌麻烦的意思。
然而围着她的人们,却几乎全部都在开心地笑着,如我曾最羡慕的开朗笑容般阳光的表情。就仿佛我那个曾经的常客,把笑容当作礼物分给了大家一样。
……博丽的巫女,果然一直都是奇妙的存在呢。

“照り返す日差しを避けて〔躲避著日光的反射〕

軒下に眠る犬〔屋簷下沉睡的狗〕

思い出もあの空の中に〔往事也在那天空中〕

少しづつ消えてゆく〔一點一點的消逝〕”


一边工作一边轻唱,这一直是我的习惯。
我已经越来越喜欢这个习惯了。


“この空の向こう側には〔在這天空的另一頭〕

もうひとつの青い空〔還有一片青空〕

誰もいない空の中に〔在無人的天空裏〕

ぽっかりと浮かぶ雲〔浮雲飄蕩〕”



“ずっと昔のことのようだね〔似是遙遠往昔的事〕

川面の上を雲が流れる〔雲在河上流淌〕”

*  *  *  *  *

【我有两个愿望,一直都想实现。】
巫女小姐轻轻抚着睡在怀里的小灵梦,脸上依旧是招牌式的笑容……只不过,那笑容里第一次透出了些许寂寞。
【其中之一,就是希望这孩子,以后不要像我这样孤身一人。】


*  *  *  *  *

其实是早就预料到了才对吧,说的时候都笑得那么灿烂。
所以啊……再稍微让我期待一些吧,前代巫女小姐。
因为你的后辈,她所写下的故事,真的会比你更加精彩也说不定呢。

                            ——Chapter 1:灵梦的朋友一点都不少 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7-23 22:01:51 | 显示全部楼层
贴吧那边首发,不过在这边也再说一下吧。

到达这里的朋友们感谢你们幸苦爬楼看完那么多字【茶
虽然标题是取了这个,但其实和同名的那个同人志系列除了相似的设定以外没啥关系,说起来LZ本人也是先看了那些同人本再回去补原版日剧《深夜食堂》的……不得不说的确是部能触动人心的佳作,回来想想也希望能把深夜食堂的那种感觉还原到这个设定上来,同人志系列是欢乐向的,那本文就弄成贴近原剧的认真向好了。
写在上文中的歌词就来自深夜食堂的OP《思ひで》,很简单也很有情调的歌。
预定也是和原剧类似的一集一集独立短故事连载向,敬请继续期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7-23 22:04: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Beastの影 于 2016-8-18 02:08 编辑





【话说米斯琪,你有没有尝过自己做的东西?】
【嗯,啊?我一直都是自己做饭的啊?】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给客人的菜,你有没有自己尝过味道怎么样?】
【啊,这个啊,倒是没怎么自己尝过来着……不过我是觉得,味道如何那应该是由客人说了算的吧?】
【就算是客人,有时候也是会说谎的哦?】
【……?】

Chapter 2:
风神的记事本


【那么你是想说,清廉正直的射命丸文小姐,接下来要对我撒谎?】
掀开盖子,从里面挑出一块合适大小的黄油拍在饭上,把生鲜酱油倒成一条细线在中心和边缘绕两三个圈,最后再铺上些细细的柴鱼。【话也不能这么说啦……现在说谎也得不了什么好处,不过以后有机会的话,说不定。】从柜台那边传来声音回答我。
【……你还真是变了不少呐。】
我叹口气,把碗轻拍在前台桌上。【你还不是一样。】她说着合拢了把玩着的筷子,插进碗里搅拌起来。
【不,我可不这么觉得,以前在干什么我现在也还在干,只不过换了个方式而已。】
【唔~嗯嗯嗯!这味道真是天下绝品!累的时候一口下去精神头都出来了!】
【…………】
如果她也用“我也一样啊”回复我,我恐怕也没法再否认这个事实。
射命丸文。
种族鸦天狗,年龄17岁(自称)零XXXXX个月,隶属妖怪之山天狗联合,身份是亲自采访、取材、制作和发送自制报纸的天狗记者,幻想乡最速记录保持者,夜雀食堂常客之一。以及,每次来店里必定会点和刚才一样相同的东西,本人美名其曰“地狱轮回能量拌饭”……对这家伙的取名趣味,请允许我不发表评论。
曾经稍微想象过那玩意的味道。大体上,应该就是黄油的浓厚掺进酱油的咸味吧?至于再加上柴鱼这种少见的搭配,我实在找不出作为蛋白质以外的存在感。论视觉效果黄油酱油搅拌几下看看倒确实蛮诡异的……管他呢,她想吃,我照做就是了。
【然后呢,今天有没带新期的报纸,还是说只是来吃饭的?】
【哦!唔唔,唔……】
文嘴里装得满满的,模糊不清地咕哝着,放开端碗的手从背后掏出了一卷纸质物。
【我看看我看看,嚯……嗯,那个据说被怨灵附身四处伤人的白狼天狗,结果其实是借这个名头报复仇家而已吗?】
【是啊,稍微调查下受害者就查清楚了,本人也已经认罪,说到底妖怪怎么会被附身嘛。】
【呼嗯。】
【……抱歉呐,没能找到拿得出手的新闻。】
文已经咽下了饭,有些尴尬地苦笑着。【不用,我倒是不在意来着,反过来还得谢谢你特意送来呢。】我把报纸叠好,和之前的份一样放进柜台一角的公共取阅区。【挖得有多深其实没啥用,来这的客人也好,我也跟以前一样,只要有有趣的故事能看就足够了。】
【的确……所以那句话,其实是对我自己说的。】
【是吗。】
【我吃饱了,多谢款待。】
文把筷子并拢架在空碗上,双手合十宣告道,几枚钱已经留在桌上。【接下来的目标是……嗯,就这个顺序一个个来好了。】她翻开挂在胸前的笔记确认着,从位子上起身。
【稍微等一下。】
在她用全乡第一的速度离开之前,我先叫住了她。
【虽然早就不是第一次这么说了……认为我啰嗦也好,小心点,稍微注意点分寸。】
我深吸一口气,稍微停顿了一下。
【还想稍微多看一阵子的说呢,你的新闻……我也是,其他很多人也是。】
【收到了,多谢咯。】
她的身影早已消失,只有声音留了下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7-23 22:05:53 | 显示全部楼层
*  *  *  *  *

【我是清廉正直的射命丸文,如何,要不要一起去找些有趣的东西?】
背生黑色双翼的少女,这么朝我提议道。
我并不知晓这个身着异国服饰,带着不像是这一块会有的奇怪名字的女孩,为何会特意来找我这居无定所的夜雀妖怪。我只知道我才刚刚表现出些警戒她却已经不由分说地出了手,凭靠她恐怖的速度周旋于我身边,趁我不注意一扇把我狠狠摔到了地面上。而当我打算赌一把哪边更快时,她却这样朝我伸出了手。
我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直接起身将她一起撞倒在地。
下一瞬间,在刚才的战斗中散落的羽毛,不自然地悬浮于空中,满满注入了我魔力的大量羽毛,如同尖利的飞刀般高速划过她刚才所在的位置,击中了背后的树干。“咔喇喇”千疮百孔的百年老木终于支持不住,在倒地前便在空中分裂成了许多碎块。
【…………】
【行啊,那我们出发吧。】
对着面色发白的女孩,这次轮到我向她伸出了手。


*  *  *  *  *

闲暇时候看到些旧物,总会像这样不由自主地被勾起回忆。
我的手轻拭着一个相框。
里面装者一张相片,年代与技术同样古老的旧时代的遗物,黑白两色又显得模糊不清的景象。那上面拍下的确是我的模样,以及——
【嘿,没想到你居然留着啊,还保存得这么好。】
有一个脑袋探进柜台来,帽子上的两串毡球蹭得我鼻子痒痒的。【……喂,连我都不放过吗,别告诉我你打算把这也登上你的报纸去啊,‘老板娘的奇妙冒险’什么的。】我把相框朝下扑倒,推进从外面看不到的柜台角落。【不会不会,绝对不能刊登与自己有关的内容,这可是新闻工作者的原则啊。】文在台外笑道,抽出筷子互敲着,【比起那个,能不能快点给我来一份‘地狱轮回能量拌饭’?】
【之前点饭的客人有点多,新的饭还在蒸呢,坐那等会。】
【哈啊。】
敲筷子的声音停下了,店里只剩下锅子轻微的“波露波露”声。
【呐,米斯琪,无聊死了你唱一首吧。】
【不要,我又不是点唱机。】
【我可以额外加钱哦。】
【所以说我不是点唱机啊。】
【唉——讨厌呐,以前的米斯琪的话,明明有事没事都会来一曲的说~】
【…………】
【欧罗巴那一片的歌,《桑塔·露琪亚》《美丽的西班牙女郎》《夜歌》《小杜鹃》什么的,完全就是张口就来嘛!那次不是不小心被路过的人偷听了几首,结果人家直接求婚了来着……对了,这不就是个有趣的新闻素材嘛,我怎么之前没想到呢!】
【如果你想听的话我可以给你来首身临其境版的《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好啊,偶尔换换口味也不错的说。】
看着她依旧一脸坏笑的模样,我终于了解了不给这家伙点教训不行的事实。
行啊,既然你这么想挖陈年旧事的话——
【我是清廉正直的射命丸文,兴趣,职业,理想全都是追求真相!】
声音模仿得惟妙惟肖,夜雀嗓子的好用可不仅仅是唱歌而已哦。
【人生准则就是说真话,干真事,做一个诚实的人!这是在家乡的伟大的鬼族大人们教给我的,我最~~~~仰慕鬼大人们了!我以后一定也要成为像他们一样伟大的人!】
【呀呀呀呀呀呀呀灭洛哦哦哦哦哦米斯琪依依依依依!!!!】
我饶有兴致地看着文,这个总是带着一脸贱笑的狗仔记者,现在正少有地通红着脸挥舞双臂。【如何啊?是不是有去莫斯科郊外的晚上转过一圈的感觉了呀?】我耸耸肩,【这可是你自己点的歌哦?】
【别,别别别说了,我错了我错了!这要是谁在外面听见,铁定会认为是我本人在说的吧!】
【哪有什么以为不以为的,这不就是你当年跟我说过的原话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7-23 22:08:06 | 显示全部楼层
锅盖的震动越发激烈,我关掉火,等着动静平息下来,【如何?明明是一直追寻‘真相’的新闻工作者,偏偏在面对自己的‘真相’的时候这么慌张?这不正是再好不过的新闻素材吗?】
【所,所以说刊登有关自己的事情还是太……我错了,是我错了啦,呼呜呜……】
【呐,你要的‘地狱极乐投盖饭’。】
【是‘地狱轮回’!而且不是盖饭是拌饭!】
文鼓着腮帮反驳道,不过等我一放下碗,她就迫不及待地抽出筷子低头狼吞虎咽起来,【唔嗯嗯——】带着满足的表情咀嚼着。
隔端日子就被她开这种不知算不算恶质的玩笑,差不多已经成了日常的一部分。
不过玩笑归玩笑,虽然老想各种馊主意企图“威胁”我(结果当然也是以类似这次的惨败巨多),这些事的确一次也没有出现在她,或者任何其他天狗出版的报纸上过。“清正廉明”的口号的确并非戏言,抛开喜欢刨根问底的部分,我还是蛮喜欢这只聒噪乌鸦的。
嗯,你的确没听错,“清正廉明的真相追寻者·射命丸文”一字无差不折不扣名副其实地就是文的称号,她的行动也一直不负这个响亮的名号……起码直到近几十年前,都从没有令之蒙羞过。
刚刚模仿她声音说的那段话真的就是她曾经的发言,时至今日我依旧清晰地记得那段时日身体力行实践这些信条时的模样——当然,为了追寻“真相”有时的确不得不要做些偷偷摸摸的事,但除此之外的部分,她就是传说中的特优生。
并不是为了揭发阴谋之类的大义,还是其他什么伟大的理由,同为鸟族,我可以深深地理解。
“好奇”
说白了便是如此单纯的缘由。好奇未知的故事,好奇表象之下的真实,进而受其驱使去发掘它,冒着危险去调查它,而当所有线索联成一个完整的故事时,求知欲便能得到极大的满足。那是一种极易上瘾的快感,在这方面,我和她其实是同类,仅仅是狩猎目标稍有不同罢了。
打个比方的话,我就是喜欢收集小红帽这类故事的人,而文则是热衷于探寻着小红帽故事的流传、变化、出处乃至最初的真相的人。
这两件事的难易对比一看便知,不过我还是成了她的搭档,因为在追寻着原初的过程中,很可能就能再听到另外九个版本的小红帽,以及其他的故事,这些故事就是下一个追寻的目标……更有甚者,我们追寻的过程本身就总是充满了跌宕起伏,以至于偶尔停步回顾时,才发现最精彩的故事已经由我们自己写好了,不由让人感叹世事奇妙。
倘若没有她的清廉正直与专注探索,恐怕我会继续作为一介听着旅人们讲故事的无名夜雀,就此流离度过一生。幸好命运的齿轮偏了一格,世上多了一对当年的搭档与今日的旧识,“故事”才不至于太早草草结束。
【都多少年前的旧账簿了……还翻出来刺激人家。】文已经吃完了饭,靠在椅背上伸展筋骨。
【还不是你先开的头。】
【啊哈哈……是你在玩那张相片嘛,我也稍微回忆起了往事啊。】
不过往事里也并非只有快乐的回忆。
“回去吧”
文带着稍显疲累的微笑说出这句话,大概是距今百来年前的事情。
之后她谈了很多内容,有一些是我们一起所见所闻所知的,比如经历工业革命迈入现代化的人类势力日益强大,像妖怪这样的非人势力正逐渐被从世界上排挤出去,我们追寻故事的日益艰难只是表像之一;也有些是我少有甚至从未听闻过的,比如有关她的故乡日本,球形大地另一端的古老岛国,存在于那里的幻想乡,以及博丽大结界即将建立,现在还来得及回到那个不容于世者们最后的桃源。
我们没花多少时间在做决定上,优先保住性命一直都是共识,而且说实话比起早已混熟了的欧罗巴、阿拉比安与亚细亚大陆,我的确对异国的世界更感兴趣一些。
【我在妖怪之山度过了出生后的头几百年,之后的日子和你一起四处游历,然后又回到了这里,你猜猜看我学到了什么?】文的头直直朝后仰去,看不到她的表情。
【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
【不,恰恰相反。家才更像个真正的异乡。回到家,所有人都会想了解你,让你敞开心扉,去做一个甚至连你自己都陌生的人。】
如同预料地,来到幻想乡的我们受到了热烈欢迎。
文作为唯一远渡重洋去过外国的天狗得到了英雄般的对待,而我则作为文带来的土特产(?),十分少有的异国妖怪,每天都会被好奇的住民们缠着提一大堆问题,当然我也以获知这里的情报作为交换一一回答了。
再后来,对我的新人热潮逐渐消退,而文则是把些学来的西洋本事化为了实用,创建了幻想乡第一份报纸,自己担任记者编辑总监兼送报人。……报社什么只是个借口,这家伙只不过是死性不改,用记者身份借口取材方便重操旧业罢了,一个人慢慢搭筑着自己的小店铺时我早就看透了这些。
然而这一回已不再有我的参与,过程也不复美好。
我不知道这几百年的岁月有没有教会文与我在同样的时间里学到的东西,她其实是在温室里度过了几百年才会天真到对我说出“说真话干真事做实诚人”这种看似幼稚的宣言来,还是正因为懂得过经历过很多才会许下如此悲壮的觉悟。总之就如她“清正廉明”的称号所代表的,她在幻想乡里继续追寻着“真相”,这回还多了一个可以用来传达的工具——报纸。
她没想到的却是正是这报纸,成了将两个故事导向不同结局的决定性关键。自己追寻那是一个人的事,但当你准备公诸于众事就不再是了。
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如她般期待“真相”,也并非所有人希望“真相”曝光。
有流言开始传播,在客人们中间时有谈论,说是那个去过西洋的天狗学来的不仅仅是先进的印刷与制报技术,还有西洋人虚浮不实好大喜功的作风。不过传言也仅仅是传言,《文文,新闻》确实是不间断地向读者们提供着可靠的第一手调查结果,这一经得起考验的事实并不是几句无聊的流言能颠覆得了。……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我错了。
仿佛是一夜之间,又仿佛是经历了好长好长时间,只有这一段记忆的界限变得暧昧不清,原本还在支持着新闻的读者们,不知何时也开始带着轻蔑的表情拿起报纸来,评论几句“果然是越来越会胡扯了啊”,然后随手丢到一旁。
大概是用了什么非常规的方法吧,能使出这种招数的角色,绝非我或者文对付得了的。文你还真是惹到不得了的人物了呢——我也只能拾起地上的报纸,被人们斥为胡编乱造的、只适合用来茶余饭后打发时间不可当真的八卦娱乐读物丢弃的东西,收好重新放进公共取阅区里。
发生在幻想乡里的这第二个故事,被引向了悲剧的结局。
记载着真情实迹的优质报纸,被视作了满篇荒唐文的无用读物,而“清廉正直”的自称,也逐渐变成了意思相反的讽刺。
“在这个谎言被修饰成真实,真相却被斥作扯谎的时代,你是希望在我的报纸里看到被谎言重重紧绕的真实,还是埋藏在真实之间的谎言?”
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接过文送来的新一期报纸时,她怎么也抑制不住颤抖的伸出的手。她看起来是拼命地想装得笑灿烂些的,但太过满溢的落寞已经让那副表情辛酸得不忍直视。
“哪个都没关系,反正我也不关心”。
一半安慰一半真心地,那时我这么回答了她。
“我和我的客人,本来就是只要有有趣的故事看就好了。所以以后的报纸,你也接着往这儿送就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7-23 22:09:08 | 显示全部楼层
【啊~啊,名义上是活了这么长时日,结果我还是太天真了呢】
【怎么,现在后悔招惹到那些大人物们了?】
【倒不是那个意思。……就算大人物们不出手,我的报纸恐怕迟早也会落得这个下场的吧。】
文说着把双手垫在脑后,眯着眼,帽上的两条毡球轻轻摇晃。【因为就像你说的一样,虽说‘并非所有人希望真相曝光’是实,但更重要的其实是‘并非所有人期待看到真相’啊。】
【是吗。】
她没有立刻再开口,而是伸手从公共取阅处抽了一张自己的《文文,新闻》出来。出于好奇,我也探头过去看了。
《怨灵附身的白狼天狗,竟是伪装!?》《幻想乡流行月报·人里/妖怪之山篇》《知名美食家天狗传授你料理秘诀》还有喜闻乐见的《本周星座运势》。
【…………】
【别做那种表情出来嘛,所谓的报纸,茶余饭后用来打发时间的玩意……不正应该是这个样子的才对吗?】文自嘲地笑着,之后又叹了一口气,【是我不好,我从一开始就搞错了,个人的兴趣与公众信息传播工具的倾向,根本就不应该混为一谈……想像一下,你是来这儿吃饭的,顺手拿起张报纸却看到了令你大惊失色的真相,估计饭都会噎得吃不下了吧?】
【哧……也是呢。】
本以为这样的台词应该由我来说,原来她早就全都明白。
我拿走了桌上的碗筷,而文则依旧保持着那个姿势,没有要走的意思。【呐,米斯琪。】洗着碗正当中时,听到柜台那边她这么叫我。【什么事?】我回答。
【有没有兴趣,重操下旧业呢?】
【……】
【要是你肯出山,说不定真能回到那个时候呢,再把那家伙也重新叫来一起的话——】
【说什么呢,我不一直都在经营旧业么。】
把碗筷放进柜子,我甩干手上的水,【呆在这家小店里,照样可以听到看到各种各样的故事,而且还有你送报纸过来。至于向以前那样到处跑什么的,恐怕早就没那个激情了啦。】说着我拍了拍墙壁,【不然,也不会有这家店存在了。】
【哎……】
【那家伙也是一样吧,你也不是没见过她最近是怎么过着的……嘛,先假定她真的有想那么多就是了。】
【唔嗯,确实如此呢。哎呀呀~还真是羡慕你们啊,有时候】
文说着站起身,【那今天就先这样吧,有几个只能在晚上采访的对象,可不能放过机会呢。】
【喔,下次记得也带点有趣的事来啊。】
站在门口目送她飞速远去,然后转身面向店内,环顾着空无一人的空间。
——要羡慕的其实是我们这边才对啊,傻瓜。
虽然会做一个窝藉以安身,但除此之外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外奔波,探索世界追寻奇妙,这才称得上是鸟族啊。而会像这样搭一个鸟笼,长久地栖于其中安于现状的家伙,只不过是失去了鸟族尊严的胆小鬼罢了。
要给我继续好好做勇者呐,清廉正直的射命丸文小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7-23 22: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岂可肖 于 2014-11-3 13:23 编辑

故事本该到这里就结束了。
就连我也和许多人想的一样,以为故事已经就此完结了,那只是又一场过眼云烟的追忆过去而已。因此当文又一次来到我的店里,把新一期的报纸塞进公共取阅角,我把又一碗“地狱千裂斩杂烩饭”摆在她面前时,谁都以为只是又一次日常的重复而已。
【说了是‘地狱轮回’了啦!以及越来越离谱了喂!】
文依旧鼓着腮帮子吐槽,然后笑容僵在了脸上。
她的确只是如同往常一样光顾店里,她没有料到的是,跟着她一起光临的还另有其人,只不过她走的是前门,而对方显然不是。
一只冰凉的手,从后面绕过来扣住了我的咽喉。
【把你的胶卷给我,不然小心你朋友的性命。】
脖颈后感觉到了活物呼吸的热气,用沙哑的声音说道,话很明显是对文说的,她依然保持着那副呆滞的表情,似乎一时没反应过来。
幸运的是,我要比在场的其他两位都要冷静一些。
大概是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野妖吧,虽然接触的只有手,但就此来测量下妖力大小倒也不是难事。不动神色地完成这些后,我悄悄将力量伸向横梁。
这一招,亲眼见识过多次的文应该是再清楚不过。
如此程度的家伙,只要数枚便够,用来防备万一贮满了魔力藏在那儿的羽毛在想象之中微微颤抖,一念转动,它们就会像尖刀一般飞向目标,让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威胁者为之付出代价。吐出一口气,我睁开眼睛——
【快住手。】
——却惊讶地瞪大了眼,文那声“住手”并不是对那一位说的,而是对的我。
我无比意外地望着文摘下腰间的相机,熟练地拆解开,拿出了一卷黑色的东西,【居然一路追到这边来,您的执念还真深呢。】她说着把那东西丢向了我身后,【就是这个没错了,如果是一路跟着我来的话,应该清楚我今天没带备用的胶卷吧?】
【……那就好。】
下一刻,掐着我脖子的手放开了,紧接着连带身后的气息也消失无踪。……还算是稍微有些修为的妖怪嘛,不过刚刚的行为可不管怎么看都是鲁莽至极。【怎么了,你又——惹上些不得了的事了么?】轻柔着被抓住的地方,我算是带有大半预料之中的意思这么问道。
【……对不起。】
【我倒是没怎么在意,比起这个,其实我更好奇你刚刚为什么阻止我。】
【呐,米斯琪……】
【嗯,什么?】
文把相机丢在桌上,像是浑身脱力一样倒在椅背上面,我听见了痛苦的轻笑声。
【在遇到你们之前,以及回到幻想乡重又一个人操起旧业时,我都一直以为,不管怎么干都只是我一个人的事情……】
【那又怎么了?】
【可是,那果然终究是不可能的。其实我并不是什么为了追求真相可以无畏无惧的勇者——我最害怕的事情之一,刚刚就发生在了我的眼前。】
【那倒不用太在意。你也是知道的吧,想挟持我来威胁你,那种程度的家伙还太嫩了点。】
【可如果他不嫩呢?如果有一天因为我,换成了无论如何都没法这么对付的大人物掐着你的脖子,你会怎么样,我又该怎么办?】
【………………】
【这种感觉真的很奇怪,明明想起时会后怕不已,偏偏自己还是记者之身……】
【可到最后你还是做了,而且并不是因为对方很弱才决定出手的,我猜的没错吧?】
如果她真如自己所言,只是个喜欢畏首畏尾的胆小鬼的话,那打一开始她就不会把“追求真相”列为自己的活计。
【就算对方真的是不得了的大人物,你按快门的手也不会慢下半秒吧?‘明明想起时会后怕不已’什么的,没说完的后半句台词不就是‘干的时候却好像全都忘掉了’吗?哎呀呀,看来我的确需要认真考虑一下自己的安全问题了呢。】
因为有些想实现的目标,有种发自心底的渴望……那种东西,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轻易改变的。
我清楚地知道文到底是怎么样的人,她自己更知道。
光知道一味往前冲叫做鲁莽而非勇气,那是只有在考虑了全部的后果,即便如此还是做好了承受着一切的觉悟,最后动手去做的人才配得上的荣耀。当然即便如此也会有感觉很累的时候……所以就跑这儿撒娇来了么,真是的。
【……不过,说不定其实也不错,要是真有机会被大人物们掐着脖子什么的。】
今天就破例送你些配菜好了,也为了以后还能继续看下去。
【因为那也比像这样开个小店,招待客人,读你的报纸……至少比这样的故事,无论如何都要有意思又刺激太多了。】
【……是,这样吗。】
【唔,就算是现在安顿下来好久了的我,偶尔也会怀念以前那种紧张刺激的嘛。】
【还真是有够傻的呢。】
【就数你这家伙最没资格来说我。】
【是啊,那就当是在对我自己说好了。】
文重新站起身来,她的面上又回复了记者的营业用笑容,连招呼也不打一声,一把揽起桌上的相机就打算出门。【喂,你还没——】在我把话说完之前她就消失在了店门口,连片羽毛都没有留下。
【……】
结果,就成了我独自与一碗没动过也没付钱的黄油酱油拌饭面面相觑的场景。第一反应想倒掉,但总觉得太浪费。
【…………】
我抽出了一双筷子,端起碗。
这么说来我的确没怎么尝过自己作品,因为总觉得客人才是有资格评判口味好坏的人。回忆着文的样子搅拌成略显诡异的模样,我夹起一些送入口中。
首先便是如预料一般,黄油的浓厚与酱油的鲜咸混杂着在口腔中蔓延,恰到好处的咸味——
【……嗯,唔唔唔呜!??】
——根本就不是什么恰到好处,酱油的咸味在越来越明显,最后终于把黄油的存在感完全覆盖殆尽。
(这,这是……!)
咸味,纯粹的咸味,不停刺激着整块舌头。
我曾以为黄油能把酱油的咸鲜分散开,我又一次完全错了。酱油的味道并未有半分减缓,甚至在黄油的包裹下变得更加持久激烈。咸,让人欲咂舌而不能的持久刺激,就好像有谁刚刚嚎啕大哭了一场,眼泪全部落入了这碗饭里一般。我回忆起每次来店里都会点这拌饭的文,以及她吃下头一口时,招牌式的一边皱眉一边大呼享受的表情。

【……你可真不适合撒谎呢,文。】

最后,也只能如此感叹道。

——Chapter 2: 风神的记事本 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7-23 22:12: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岂可肖 于 2014-9-29 02:16 编辑

大约是,从永夜异变那会儿开始的事情。

其实这之前幻想乡也发生过不少异变,符卡规则尚未通行时把整个地方搅得天翻地覆的吸血鬼异变,后来的红雾异变,以及春天迟迟不来那一阵时的春雪异变,总之都是被顺利解决了的样子。汇聚了太多非常识力量的幻想乡,每隔一段时间就需要用像这种异变的形式来调理一下保持平衡……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吧,不过都和我没什么关系,那些异变的详细我也是从客人们的闲聊中略知一二的。

但这一次似乎实在搞得有些过火,连我这样的妖怪都能清楚感知到这无尽之夜的异常,甚至能让夜行妖怪都感觉颇不舒服的术式。我暂时撇下小店,到外面去一探究竟。

首先撞见的是幻想乡的管理者二人组,八云家的家长以及新一任博丽巫女,略让我感到惊讶又在情理之中的单方面的熟人,只不过还没来得及搭话就被一堆符札弹幕拒绝回来了。她们似乎急着要解决异变,没有功夫来管路边小鸟的事情。

接着我碰上的是魔法使二人组,那个坐在扫帚上的黑白色家伙还没听完我的问题就坏笑着掏出个看上去不太妙的小盒子,用火力来“交流”下情报。在躲闪着火柱扫射的间隙我总算是从另一个人偶使那听得了事情大概:有人因不明动机对月亮施了法术企图制造永恒的夜晚。目送着她们远去的同时我深切地担心如此豪放的行事风格会不会被前一组人反错当成异变的元凶。嘛……反正是她们的事。

但最让我意外的恐怕是接下来遇见的一组,人类与吸血鬼的组合,曾经引发过两次异变的深红恶魔斯卡雷特大小姐以及她手下的女仆。这次轮到我来告诉她们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看吸血鬼小姐的表情比起异变她似乎更关心巫女小姐的去向。作为回礼她们用飞刀和使魔给我做了一遍全身羽毛护理,并在离开之前询问了人间之里的方位。我觉得这场异变貌似要越闹越大了……不,没什么。

不过既然这么多大角色都已动身,异变解决也只是时间问题了吧。我松一口气,打算回去准备接待不知还会不会有来的客人。

【等一下!】

却意外被又两个身影拦住了去路。


Chapter 3:
西行寺家的空腹



“死”是什么?

所谓“死”就是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到,什么也不会想,什么也不会做。至少在我来到幻想乡前的漫长时光里,我都是这么认为的……只不过看到眼前的东西,我明白过来幻想乡里的“死”似乎与我曾经的认知差别不小。

确切来讲,挡在我面前的甚至都没有一个“活人”——那是一个衣着华贵的亡灵,以及一名手持长刀蓄势待发的半人半灵。然而什么都看不到、什么也不会想的人显然不会像这样发号施令,什么都听不到、什么也不会做的人更不可能应答一声气势汹汹地朝我冲来。

【妖梦,这个妖怪恐怕就是异变的源头哦,赶紧把她干掉吧!】

【遵命,幽幽子大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9-11-18 14:4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