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楼主: Beastの影

[长篇] 【7.5】深夜雀食堂(16章 罗密欧与黛斯德莫娜 其一)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3-8-2 11:14: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月人吗?】

听到我话的铃仙先是瞪大了那双红宝石般的眼,短暂的停顿后,她的表情缓和下来,【抱歉……是我一下没反应过来。】用指尖点着额头说道。

所谓“月人”字面上理解就是“居住在月球上的人”。……虽说也算得上“外星人”但其实也和地上的人们没啥区别,永远亭中的“月之贤者”八意永琳和“月之公主”蓬莱山辉夜便是两个光看外表没有丝毫特别之处的原月球住民。

关于她们为何来到地上暂且不论,但是自从永夜异变和另一个“铃仙”落到博丽神社引发的风波以来,一直藏于结界中不露的永远亭众人也算正式加入幻想乡,再加上之后举办的月都万象展,时至今日月人的存在早就不再是什么秘密了。只不过与潜藏的年月比起来这些才不过是刚刚发生不久的事,铃仙一时没法适应也是情有可原。

虽然称作“月人”,归根结底其实也是从地面上上去的——很久很久以前的他们为了摆脱地上世界的“污秽”,毅然决定前往开拓月球那个没有“污秽”的新天地。摆脱了“污秽”的他们甚至可以抛弃寿命的困扰,而在漫长的时间里积攒下恐怖量的成就,从“月都万象展”里各种千奇百怪让人不明觉厉的展品上就可见一斑。

单这么看来,似乎在我们头顶上还存在着这么个可望不可及的天堂世界——这便是大部分知道月人存在的人们的理解,我也曾是其中之一。然而仔细再去思考这一切的时候,就有越来越多的不可思议接连不断冒出来。

——在永远亭中躲了千年的贤者与公主。

倘若月球真的是如众人所想象般美好的天国,那于月人们举足轻重的两人为何又会流落地上?如果真的如永琳自己所言是为了“偿还自己对公主犯下的过错”,为此而做出的牺牲是否实在太多到了过分的地步?往日游历的经验直觉地告诉了我,事情远没有这些表象所展示的那么简单。

【那时的我也抱着和你相同的疑问……后来这也成了我决定来地上的重要原因之一。】

铃仙说着叹了口气,【八意大人和公主大人究竟在想些什么,明明流放之罪早就过了期限,月都的建设也有很多需要她们的地方……不只是我,恐怕所有的月都居民们都抱有同样的疑问吧。】

这本该是极好的发展,【那究竟是为什么呢?你们这些月球住民抛弃月都的理由?】我接着朝她问道。

【呼……是啊,为什么呢。】

她的眼神偏向别处,【师傅……八意大人说是‘为了赎罪’,但真正的理由是不是真那样呢?光猜也没用,你有兴趣的话找个机会去问她本人比较好。】

【………】

本想就此让她继续说下去,她却把球踢到了两位大人那边,不动声色地略过了有关“自己”的那部分。这可不是我想要的,因为要想从那两位深居简出的大人物口里听到同样的内容可比像现在这样与店里的常客之一聊天难太多了。我也算半个生意人,亏本买卖不能乱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3 22:09:15 | 显示全部楼层
但现在的问题是人家根本就不愿意“卖”给我,只能由我自己去另辟奚径。

【嘿~像我们这样的旁人,毕竟还是没办法理解呐。】

装作漫不经心地,一边洗碗一边自言自语道……嘛,说出的这些话里也的确掺有我的真实想法就是了。【要是能住到想那样先进舒服又不用担心时日寿命的地方去,换成我的话肯早就等不及要往上赶了,居然还会有人逃出来……不管怎么想都觉得很难以置信来着呢。】

【…………】

【那位贤者大人和公主大人又是怎么想的呢?当初是为了躲避’污秽’才飞上天去那为何反躲回’污秽’的地上来……难道说这种几近颠覆初衷的选择反倒更好?】

既然你不想谈自己的事情,那我就干脆不谈好了,不过有些事可不是缄口不言就能忽悠过去的。铃仙为何要与那两位住在一起……不清楚理由为何,但我只需要这个理由它存在便够。【但是说真的啊,丢掉那么好的生活不过跑到地上来隐居,真的不是仅仅神经错乱了而已吗?……也许只有拥有那个等级的头脑,才看得到其中真理吧。真不愧是月之贤者,思想和我们这样的庸人完全不是一个等级呢。】

我本正在拿刀切着蔬菜,这时却突然感觉视野一阵模糊。一瞬的电流走遍全身,曾经的印象甚至都来不及到达大脑身体就擅自做出了反应。等我的视线回复清晰,我又一次看到了铃仙那个熟悉的姿势。

——右手作铳状,两只耳朵竖得笔直,红宝石色瞳孔里射出的目光锐利得简直要先子弹一步把目标刺穿,只不过这次她所对的人不是魔理莎而变成了柜台后面的我。

【…………】

尴尬的沉默。

【啊!对,对对对不起!我,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

愣了好久我才回过神来,苦笑着举起双手,【请,请不要这样……用不着这么在意也不要紧吧,只不过是开小店的无聊老板娘,在这无人知晓的夜话时间发的一点过耳便忘的牢骚而已啦,如果有哪里不合适,那我道歉以后不说就是。】

这原本是前段日子从幽幽子那学来的,有些冒险但值得一试的招数,不过我没想到的是铃仙竟然会有这么大反应。……让我在意的不止一点,她并没有要我“收回你说的话”,似乎她这么做的理由并不仅仅是被我戳到痛处。铃仙继续保持了那样一小会,才解除警戒重新坐下来。【……为什么?】她问道,【明明知道有可能像这样冒犯到我,还要故意说这些话出来?】

【因为听了你所讲的那些片段嘛。生意人的直觉吧,要这么理解也行。】我把一个杯子放在台前,【鲜榨的蔬菜汁,同样不放调味料的,作为我的赔礼……今天就破个例,在慢慢品味时稍微在店里多待些时间如何?】

【……】

【虽然还不知道你总是点这些奇怪菜色的理由……但是你不点其他东西的理由,我说不定有些猜到了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8-4 17:16:34 | 显示全部楼层
总算看文的进度追上你写文的进度了(喂!)
今日阅读打卡~
你的文章有挺多值得反复思考的东西呢

点评

哦哦居然有人去思考了-3-感谢支持  发表于 2013-8-4 18:4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8-9 01:59:29 | 显示全部楼层
说起诺曼人,占领英格兰觉得还是很正常的,最无法直视的是这群北欧海盗居然还可以跑到南欧打下西西里,除了战斗民族种族天赋以外好像没有办法解释了。。。。。。。。

点评

在蓝牙哈拉德之前人家可也是打卫国战争的被欺负种族=3=(迷之声:起来吧人民!怒吼吧战士!复仇的时刻到了!…咦我们是不是有点打过头了【不  发表于 2013-8-9 07:1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9 21:53:07 | 显示全部楼层
虽说没有亲身体验过,但若联想到她“军人”的身份再判以经验,要得出结论并非难事。铃仙常点的这些东西,少水的蒸饭和肉干最低限度地保证了糖类和蛋白质能量的摄入,而萝卜则提供了聊胜于无的维生素与纤维……这些易保存好携带的食物恐怕就是外人所称“军粮”的东西了。不过即使是军粮人们也总会想办法掺些盐进去腌制以延缓变质,而铃仙却吃得这么淡的理由——

【你在控制盐分摄入,对吧?】

慢慢调整着炉内火力,我偷眼看向柜台外面,祈祷铃仙不要在我准备完全之前离席。她依旧如往常一样沉默着,不过我还是捕捉到了在我说出猜测的一瞬间,她动作一刻的停顿。【月都的饮食,总不会是这么寒酸的才对吧?】我顺势问道,【具体是怎么样?……难不成真的像传言的那样’仙药为食甘露作饮’?】

【…不,只是普通的饮食罢了,没有那么夸张。】

铃仙手里的筷子夹着一块肉干,她凝视了一下,【不过鱼肉之类的确实是没有的。食动物肉也被认为是地上’污秽’的表现,月人们全都是素食,至于蛋白质的话……】然后狠狠咬了下去,【豆子做的料理里也很多所以不用担心。】

【唉~~没有肉啊……】

我所知晓的素蔬料理的确不少,但说起完全把荤腥从食谱里剔除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即使我也没办法想象,铃仙手中肉干的原料猪肉,店里的招牌菜烤八目鳗所属的鱼肉,还有其他鸡腿牛肚柴鱼之类杂七杂八的东西……要是把这些原料统统去掉,我恐怕就不得不要实地演示一遍何为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了。

虽然有听说佛教也是戒食荤腥,但那在食肉动物们看来无疑是跟苦行差不多了。【为了远离’污秽’,做出的牺牲看来还真不少呢。】像那样单靠素菜做出来的料理即使不寒酸恐怕也好不到哪里去吧……我把锅从炉上拿起,之后只要切一下就差不多了。【这么说来,铃仙小姐你来地上的理由……该不会是’想吃肉’吧?】

【…………】

【啊哈哈哈,开个玩笑开个玩笑……不过我对月球上的生活很好奇,这可是真的哟。那里的月人们都在做些什么,吃些什么,又是怎么看待地上世界的……能给我这个地上的妖怪讲讲吗?】

或许只是我的错觉,原本我并未打算靠这简单的搭讪取得什么进展,但在说到“怎么看待地上”的那时铃仙一直盯着我的亮红瞳孔第一次稍稍有了偏离。【…没什么特别的。】过了好一会她才憋出来这句话,连我都能听出其中露骨的掩饰,【一定要说的话,老板娘你的手艺的确要比那边的料理好很多……的程度而已。】

【啊啦啦,这话从只点这些寒酸东西的你嘴里出来可真没啥说服力呢。】

我伸手挪开铃仙面前老三件的碗,【别老吃这些没味道的,先尝尝这个吧,所谓地上的料理可不是只有简单的多了荤腥而已哦?】把新的一只碗轻端到桌上。

【……?】

铃仙举着筷子,在她面前碗里的是几块指头大小的澄黄色固物,切面上隐约可见微妙的纹路。我注视着她犹豫着夹起一块,送入口中慢慢品味,【是什么肉吗……不对,这个弹性莫不成是肉皮?但肉皮的话不可能这么厚……】并如我所料般露出了疑惑的表情:【这到底是什么动物的肉,居然会没有一点肉的气息?是特别煮过去了味道的筋腱吗?】

【……呼,看样子是成功了呢。】

我以微笑迎接这好消息,用这个办法试做其实还是第一次,但也还是成功骗过了铃仙的舌头。她依旧在皱着眉摸不着头脑,【成功了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这实际上并不是什么动物肉……甚至连荤腥都不算,和月上的料理一样是素菜哦。】

【什……】

【来做个交易吧。】

瞥见她面上已经远超了好奇的震惊表情,我决定就在这里赌上一把,就算失败也比像这样无所建树空耗着强。

【如果想知道这’毫无素菜相的素菜’的秘密的话,就请把你珍藏的故事拿出来换吧,’一点逃兵模样都没有的逃兵’小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8-11 16:39:24 | 显示全部楼层
诶嘿~油炸豆皮汤~~这里的铃仙比较贴近一设啊
本人文字废也不擅历史地理,回不出啥有价值的帖,就这样:今日阅读打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11 18:17: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岂可肖 于 2013-8-11 18:26 编辑

实话说我这样算的上是相当棋行险着,旁人看来称作鲁莽都不过分。我拿得出的筹码说到底就只有“食物的秘密”一个,甚至都不能确定对方真的有没有兴趣,兴趣又是否大到足够让她愿意拿出掩藏的“故事”来交换的地步。倘若这真的涉及到铃仙不愿提及的“军人”历史,她完全可能一口回绝然后起身离席——曾经被幽幽子试探时的我便是这样的反应,我明白那是什么感受。
但所谓生意人和赌徒毕竟还是有区别的,而且即使是赌徒也不会往毫无胜算的赌局下注。
比起畏缩不干我更愿意相信至今以来的直觉:那并不是真的一点都不愿想起,倘若如此铃仙打一开始便不会和我聊及这么多月都上的事……总是在逃避过去的人,目光绝不会有像她红宝石般双目里射出的一样饱含强烈意志。

【并不一定要是多秘密的东西,只要是你所知的愿意讲的故事就可以了哦。怎样,很划算的交易吧?】

只要一个合适的契机便可,反过来看,像这样有着强烈意志的类型倒有可能才是最愿意把自己的事说出来的人。心里的念想越是强烈,就越希望能得到他人认同。铃仙用她鲜红的目光直视着我,我又一次体会到了之前那种微妙的不适感。

【’收买故事的老板娘’吗……】

哎呀呀,我的嗜好都变成传言流到外面去了吗……不过要藉此能听到更多故事的话那是求之不得啦。【试试浸这个里一起吃吧,要肉的气息的话。】我再放上一个小碗,里面是熬好待用的猪肉高汤,【像这样没什么客人来的时候也不少的呀,自然就想找些有趣的故事解解闷咯。】

【即使有些故事知道了会很危险?】

【哼嗯~我这个听的再危险,也比不过把它讲给我听的那个人处境危险嘛。而且真那么危险的故事,恐怕可不是我单靠几盘料理就能随便换来的吧?】

我附到柜台上,正对着铃仙。

【可以说说吗?我一直很好奇,和你聊了这么多月都的事情之后现在更好奇了,所知者们心目中高度发达的人造天堂……究竟是为什么,原为’天堂’住民的你会如你自己所言,变成了’背叛者’逃到地上的幻想乡来?在这个没有任何其他人知晓的夜话时间里,能稍微聊一聊那些故事吗?】

【…………】

【当然只要是那些’不危险’的部分就可以哦,实在不想谈的话,我也不会强求就是。】

【……不,没关系的。】

她轻轻叹了口气,【…说不定,我才是一直在找像这样能被人认真听着的机会吧。】当我看到铃仙把浸透了汤的澄黄固体送入口中,若有所思地慢慢咀嚼时,我明白这个赌局我赚大发了。

【我……曾是一名士兵。】

她没有立刻开始讲那些,而是先说了些类似自我宣言的东西。

【所谓士兵的职责就是接受和遵守命令,就像嵌在机械系统里的一枚齿轮。但正因如此,我才更有必要了解自己的处境,搞清楚我究竟所处何处,所战何敌,所护何物……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是这么相信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8-12 02:06: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总算把你的文看完了,请加油写下去。与其说你在写深夜食堂的东方版,倒不如说是在这文学馆为我们开设的精神宵夜,希望可以永远享用这诱人的美食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8-12 23:07:4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直都不认可铃仙是总受,谁说兔耳就是受的?!苦大仇深的逃兵铃仙才是最爱啊,好评好评好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15 16:55: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岂可肖 于 2013-8-15 21:59 编辑

【嘿……那么你像这样逃到这个’污秽’的地上是属于哪一种呢,是遵守了谁的’命令’还是为了搞清楚自己的’处境’?】

但光是这“宣言”,就已经有了不少有趣的地方。恐怕说这些的铃仙自己心里也是无比清楚,本该严格按部就班运行的“齿轮”要是执著于“自我”会导致怎样的后果。即使是未曾经历军旅生涯的我都可以理解,会因为主观意识而违背命令的士兵绝不是什么理想的部下。士兵们能决定的只有朝面前哪个敌人开火而不是该不该开火,除非他的战功已经高到足够让他换上更体面的军服与其他指挥官同僚们一起面对着战场地图发号施令。

【两个都是。】

然而在铃仙看来这似乎并非矛盾的两方,【叛逃就是叛逃,我不会为此找任何借口……但是有些东西,仅仅坐着什么都不干是没法明白的。】

【嚯……这个地上世界究竟何德何能,才吸引得铃仙小姐不惜放弃原来的生活呢?】

即便是本应忠实运转的齿轮,老是被水浸湿的话也总有锈蚀脱落的一天。那个重要到足以让她背叛月都的理由……是永远亭的两位吗?之前我曾以此为前提试探过她,但终究都没有确定过是否真的如此。

【……并不是地上的缘故。】

她注视着筷子夹的澄黄固物,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那两位大人的意思的确是我想要了解的东西之一,但是真正的原因其实是我自己,在月都时的所见所闻才是真正锈蚀我这颗齿轮的水……即便那两位大人没有在这隐居,恐怕我也会像这样到地上来的吧。】

【怎么,月上的日子原来是很艰苦的吗?逼得你逃到地上来?】

【不,月都的生活很好。到了地上之后才知道,条件的确是要相差一大截。……当然先不谈食物方面。】铃仙看上去对这东西的弹性口感很满意,又嚼起一块,【彻底脱离’污秽’的威胁一直以来都是月人们的夙愿,为此而研究的科技,创造出来的发明……在月都万象展上已经展示过一部分了。将这些成果应用于日常住行的月面世界差不多要比地上领先整一个时代不止,在过去的很长时间里都是如此。】

【那岂不是过得很好嘛?】
【嗯,的确很好。……好到了几乎会让人怀疑是否真实的程度。】

汤汁从固物的边缘凝聚着滴下来,【就像这东西的肉味般虚幻。】她把又一块送入口中品味着,【简直和这奇妙的滋味一模一样,你的舌头、鼻子、眼睛,所见所闻所尝统统都在向你传达’肉’的讯息,只剩下明知’这不是肉’的思维还在独自作最后的抵抗。】

【……虚假的’好日子’?】

【也不能那么说吧,没有坏自然也无所谓好,虽说早已远离地面,月都其实还是一直在关注地上的事情。就算一直生活得很好而没有自觉,看到别的条件不够好的人受难总也不会还傻愣愣身在福中不知福的。】

【嘛啊……】

过去的人日子的确过得不怎么样……在我记忆可寻的短暂历史中这样的细节早已多到认为起理所当然的程度。如果月人们的生活条件能比现在的地上都好的话,那的确足以作为他们引以为傲的资本。

【也许算的上必然吧……一切就是从变成这样开始的。】

【开始?开始什么?】

【扭曲,误解,因为自己设下的隔阂而最终造就的悲剧……随便挑哪个称呼都行。】

我没有表示惊讶,倒不如说我甚至不知要如何在这个一边诉说着这些惊人的消息,一边轻轻皱紧秀眉的当事人面前表露自己的意外,我决定安静听她说下去。

【几乎就是理所当然的事。——将故土与’污秽’一并抛弃,致力于追求’纯洁’的月之民,没有了寿命的困扰,在漫长的岁月中为了这个目标不断精进技艺,积累下可怕量的智慧与成果。而地上世界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地动乱着,人们在饥饿、寒冻、疫病的威势下苟且偷生,战争摧毁了一个个文明的辉煌成就……倘若你也是观察着地上世界的月之民中一员,你会得出什么样的结论呢?】

——“这一切都是在地上泛滥的’污秽’所致”。
我们果然是正确的,没有纷争,没有灾难带来的苦痛,甚至不需要担心人生短暂离别更替,只有做出了正确选择的我等月人才能像这样在恒久的平和之中延续文明。而“污秽”横行的地上世界,终究只会像这样一遍又一遍地重复毫无建树的创生与毁灭。……并不只是月之民,不管任何人看到此番情景恐怕得出的都只会是相同的结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小黑屋|手机版|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24-5-22 14:12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23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