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楼主: Beastの影

[长篇] 【7.5】深夜雀食堂(16章 罗密欧与黛斯德莫娜 其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8-15 21:26:0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里居然也有!留个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16 22:00: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月之民是优秀的种族,向着正确方向前进的先进存在,这样的思潮不可阻挡地早早统治了所有月人们的大脑。有这个资本的他们当然会如此认为……一直到千年前轻松击败了进犯的当时地上最强势力妖怪大军,月人们都是这么认为的。

【所以才说那是必然。……然而问题在于,那个结论后来被证明是错的,事情并不像当初想的那么绝对。】

【后来?之后又怎么样了呢?】

桌面上的碗碟已经空了,我抽手拿掉空碗,重新摆上放了三串考八目鳗的竹盘,【常来店里却不尝尝招牌菜可怎么都说不过去哦,材料处理还要点工夫,这段时间里试试地上世界的鱼料理如何?】

铃仙拿起了一串,却没有立刻咬下去。【……后来怎么了?】她说道,【打个比方的话,老板娘,想象一下有一天你本来一直在轻松料理的鳗鱼突然变大成了难以驾驭的猛兽,你会有什么想法?】

【……想法暂且不论,第一反应大概会吃惊得不行吧。】

我大概猜到铃仙的意思了。【就是那样,一直被认为只会重复愚蠢循环的低贱地上人,居然有一天成功染指了月球这片净土,还插了面旗子留作纪念……所有人都惊呆了,即便资料库里其实就存储着观测所得地上世界发展过程的全部情报,大家的反应仍然像是从来没有注意到过一样。已经比过去更加’污秽’百倍的地上世界住民竟也能做到如此地步,而且目的并非也是为了摆脱’污秽’……这才是我们最没能料想到的事情。】

倘若月人们的荣耀全部都是建立在“脱离污秽”基础上的话……这件事带来的冲击,恐怕远远不止感到意外这么简单。

【地上人并不只会重复无意义的创造与毁灭,他们照样也在前进发展而且已经发展上了一个难以置信的速度——如果满是’污秽’的地上世界也能做到这个程度,那月之民们当初抛弃’污秽’又还有什么其他的意义呢?……我们很多人甚至都不愿意去思考这个问题,因为一旦去想便等同于认可了地上世界的成就。】

但成就并非不认可就会不存在的东西,真的会去思考的月人也是会有一些才对……我把剩余的澄黄固物像刚才那样切成小块,另外一边斟酌着糖盐酱油的比例调配酱汁,一直像这样听铃仙讲了好久之后,我才反应过来意识到了某事。
她……依然没有提起任何有关“自己”的内容。
之前所讲的故事虽然也很值得回味,但我打一开始想听的却是铃仙自己的故事。不……或许,能打开这扇门的钥匙也是和上次一样,实际上一直都摆在那个最显眼的地方。

【说起来,有个问题我一直都想问来着。】

【嗯,哪个问题?】

【就是’污秽’。月人们一直在躲避的’污秽’……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便是我所寻找的“钥匙”了,上一次幽幽子的故事里,西行樱树引人死亡的真相就是整个故事的关键……我试着重复同样的方法,然后我发现自己错了,因为这一回的故事发展完全是另一个套路。
因为铃仙笑了。
我第一次看到她似乎永远无表情地紧绷着的脸上露出这样的神色,一边苦笑一边用门齿轻扣住下唇。【……我也不知道。】她回答我,【在月都呆了这么长时间,事实上我从来都没有弄懂过所谓’污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8-16 23:32:07 | 显示全部楼层
为毛有一种19世纪天朝的即视感?!

点评

要是也是在14世纪的中国吧,那时候天朝还拥有完暴世界的经济和科技优势  发表于 2013-12-6 22:00
……那百分百是错觉,想多了(茶)唔我只是挖挖设定谈下自己的理解而已,整个文坑基本上都会干这事  发表于 2013-8-19 17:2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18 22:03:53 | 显示全部楼层
【……哈?】

【你问我’污秽’是什么,我只能回答你我也不清楚。’由生命间的竞争而生,使得生物有了寿命的限制’……就算你抓住一个月人问,得到的很可能也是像这样和我给的一样的膜棱两可的答案罢了,事到如今想知道真正的含义恐怕只得去问月野见大人身边那些最早登月的先辈去才行了吧……因为像我这样的普通月民们从不必明白也没兴趣去了解,仿佛只要知道有这么个自傲的资本便够。】

——不知道“污秽”是什么?
在我因为故事的延续而对开始了这一切的关键“污秽”越来越好奇的时候,铃仙却像这样给了我当头一击。她并非也否定了表象来揭露真实,但这个“不知道”的事实对我的冲击丝毫不亚于她真的给我解释了的情况。【也就是说……很多月人们就是一直这么过来的,连那个最初的动机是什么都不知道?】

【那又如何,事实是大家的确都是一路这么过到现在的啊,月都也好,这个’污秽’的地上世界不也一样。】

【难道说你来地上的理由……就是为了搞清楚’污秽’的意义吗?】

【不,以前我就一直在不明白的状态下过着,以后也没兴趣去明白……因为有些东西,不管明不明白都是可以清楚看见的。】

铃仙转过身去,面朝外面皎洁月光笼罩之下的夜色虫鸣。也许多少年之前,她就是用这样迷离的目光在月都观测站上遥望地上的这番情景。

【我看见了地上的事情。】

她说。

【我看到地上世界曾经的曙光,蓬勃的发展,辉煌的鼎盛,凌落的衰亡;我也看见四季轮回,新旧交替,大地变得翠绿又染得金黄,被白雪覆盖许久又开始绽放春光,旧的生命老死新的生命又出世,即便从没有所谓的’永恒’它们的种族也同样在一直延续;我还看见了地上世界住着的人们,他们在因为’污秽’而限制了寿命的短暂旅途里幸福地生,精彩地活,壮烈地亡,并不是无谓地感叹人生苦短,而是追求在这有限的将来里干出一番事业来……这一切都是月都所没有的,是身为脱离了’污秽’的我们月之民永远无法体会经历的内容。】

一口气说出这些,她像是要下定决心一般深呼吸了一次,【所以……我需要一个答案。】

【答案?】

【在我们月人看来不可思议的延续方式也好,仅仅花了几十上百年就完成了月都数千年的发展成果也好,这个美丽而动荡,多彩而残酷,广阔的’污秽’的地上世界……摆脱污秽追求永恒的缘由为何,以抛弃故土的代价究竟换得了什么,失去了污秽失去了寿命的我们是否也同时失去了其他更重要的东西……】

把身子转回柜台这边,铃仙艳红的目光此刻重又满溢起那种感觉,强烈的意志。【这就是我想知道答案的’问题’,不是从月野大人那里听到也不是靠查查资料看看观测镜总结出来的,而是必须由我亲自去找到的’答案’,让我不惜放弃一切也要去找的’答案’……也许我本是应该古板得跟齿轮一样的士兵,但是我更想知道自己可能要面对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原来如此,所以你才成了’逃兵’吗。】

我把新鲜出锅还相当烫手的盘子垫着湿毛巾放到桌上,盘里是和刚才一样切好了的澄黄固物,在浓色酱汁和葱花包裹下正散发着诱人的香气。【那这盘酱汁素鸡就是再适合你不过的料理了呢。】

【…这是什么,’素鸡’?】

【唔,字面意思就是’素食做的鸡肉’咯,一般那小麦粉加水和面都是只能做包子面条之类的面面食吧,但是倘若你一直揉下去,揉到像这样结成很有弹性的一大块,它的口感就会变成你尝到的那样与肉无异哦。】

【…原来是这样啊。】

【没错哟,揉到了那个程度的小麦粉,就已经不再仅仅是’小麦粉’而已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8-19 15:04:31 | 显示全部楼层
越来越有意思了,还真是喵玉的深夜精神食堂呢.

点评

……不敢当,另感谢支持L^O^L  发表于 2013-8-19 17:2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20 07:17: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Beastの影 于 2016-5-20 11:57 编辑

【虽然也听说有用豆腐皮做原料的做法,我果然还是更中意用麦粉的方法呢。原本松散的麦粉经历千锤百揉,最后竟然变成了尝起来跟鸡肉一样的东西……累是累还费时间,但最后看着这成果的时候果然是感觉有趣得多呐。】

【…真是让人难以评论的趣味啊,有特意去这么干的必要吗?】

【因为地上住民的生命短暂,都很耐不住寂寞所以总是一生都在追求有意思的东西啊,我只不过和那些发明了素鸡的人们一样,身为其中一部分罢了。】

我觉得,说不定我已经猜到了何谓“污秽”的些许边脚。

正坐在我面前的这位士兵,她所恪守的那奇妙而矛盾的信条,也许注定了她从一开始就不适合去作为“士兵”而活。月人们到底是怎么思考的我无从知晓,但是铃仙告诉我的所见所思所为其实早已和他们眼中“污秽”的地上人没有了差别,从她尚在月都的很久之前开始就不再有。

所以她才会做出其他月人们绝不会有的举动:不惜叛逃至地上也要确认自己的想法。

这样的人已不再适合去当士兵,正如严重锈蚀了的齿轮不该继续留在机械里一样。过于强烈的意志注定要阻碍她保持作为士兵所需要的冰冷无情与绝对服从,这些杂质只会让她无谓地迷惑,苦恼,最后像这样变成逃兵或者干出更糟糕的事来。

——这样的人,会成为“战士”。

为自己的信念而战,为自己的理想而活,比任何人都要理解生存的意义,明白自己所处何处,所战何敌,所护何物。他们比士兵更百倍地服从,服从的是内心的真志明想;他们出手比士兵更千倍地坚决,驱使他们的并非命令而是觉悟与强烈的执念……这样的“战士”与“士兵”根本就不是一个概念上的恐怖,可以的话我这辈子都不想与其中之一为敌。

【今晚真是多谢了,能和我一起聊这么多。】

桌上的盘子已经都空了,我伸手把餐具收进柜台里来准备洗,铃仙却依旧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啊啦,这些料理都算免费的哦?】我说,【你给我讲了这么多有趣的事,就算我的回礼好了。】

【我的故事是讲完了没错……现在,来讲讲你的故事如何,老板娘?】

【哎……!?】

算起来,这应该是我第三次见到她摆出那个姿势了吧。
右手作铳,左手支撑,两只长耳竖得笔直,血色的瞳孔中那种军人特有的警惕和威胁告诉了我之前一直折磨我的轻微不适并非错觉,而是来自她的能力。

【又是这样……被我的能力影响时你的第一反应是警觉起来而不是迷惑不解,刚才我试探你时也是如此。你……知道这是月人的技术。】

她质问,口气仿佛是在对着一个战俘。

【永远亭的结界解除还不是很久,我也没有向除了那时来到亭里的那些以外的人展示过能力……你是怎么知道的?】

【……】

【你——究竟是什么人?】

【…………】

【我没有一定要动手的意思,视你的回答我也可以不伤害你,但是首先要确定这事的威胁程……呃……】

她的话停下了,表情也逐渐转为惊讶。也难怪,看见一个在自己能力全开的情况下不仅没有意志混乱,而且还从容不迫地把几只洗好的碗准确地叠在了一起放进柜子的人,无论是谁都会大吃一惊的吧。
一片仿佛是无意间弄落的羽毛,轻轻飘到她的领口。
这样也已经足够了,本来我这边就也是没有真要动手的意思。倘若铃仙真的经受过军队的训练,那她肯定明白,要是我之前催动了贮藏在那片飞羽里的魔力会怎么样。

【……我是什么人?】

所以说最怕的就是变成这样子了超麻烦的,我只能叹口气摇摇头。

【我只不过是在这里开小吃店的无名小妖而已,以前很长时间里都是,以后也不打算变成别的什么东西……拜托快把那副架势收回去啦,很危险的。】

【可是你——】

【好啦给我乖乖坐好听着!这里是地上世界是幻想乡不是那个可以整天俯视地上胡思乱想的月都!既然都到这里了就安分点入乡随俗别再纠结什么月都的事情了!以后你再来点菜我还是很欢迎的,要是还能带着有趣故事来也可以像今天这样免单。只是啊……】我用一根手指顶着下巴,抬起铃仙神情呆滞的脸,【每个人都总会有点儿不想讲出来的故事的,我一开始也不是说了’不愿意的话也不会强求’的嘛!慢慢来也可以,再稍微适应一些地上人的交往方式如何?】

【……】

【嘛啊,真的想要听我的故事倒也不是不行。】

我耸耸肩,作为生意人光知道买入可不行,懂得卖出是盈利的秘诀来着呢。

【就和我做的一样,带着美味的料理来找我吧,我就告诉你和那美味相称程度的事情……不过在那之前,先游览更加了解一下这个安身的世界如何,新来的住民小姐?地上人的料理,我们的世界——】

只有这一点我可以打十分的包票,让我有自豪地挺起胸的资本。

【——绝对要比想象的精彩得多哦?】



能从铃仙口中打听到的故事,到这里就告一段落了。
像她那般拥有强烈意志的人不可能止步不前,之后应该会听我劝告更加去了解这地上世界吧,为了寻找自己的“答案”……也为了能从我这里得到她想知道的,我的那一份“故事”。
正如她所猜测,早在月人的存在公开之前……早在我被幻想乡的大结界所接纳之前,我就已经与那个月上世界有了些许因缘。
然而那时的我未曾想到,因诸多缘由一直将那段经历视作忌讳的回忆的我不可能料想得到,捉弄人的命运终将推动所有人重新面对自那时绵延至今的因果,让我与那个引发一切的家伙重逢,亲手了断这份孽缘。
……当然,那已经是很久之后的另一个故事了。

——Chapter 4 大兵铃仙的救赎 完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8-20 14:34:08 | 显示全部楼层
......結果跟老闆娘比鈴仙只是個小兵嗎?
真期待更多老闆娘的過去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8-20 16:40:16 | 显示全部楼层
简直好评如潮,可惜我要开学了,高三都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上来看了。。。。。。。
e29b6936acaf2eddfcd71e3f8c1001e938019350.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23 06:57:3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教得了你剑术,教得了你修身养性,但是最重要的’强大’的秘诀,就连我都是无能为力。】
【唉,连爷爷都不知道?】
【是啊,说来惭愧……因为那本就不是可以靠教授得来的,而是必须自己去’悟’的东西啊。】


Chapter 5:
妖梦的奇妙冒险




【请把我磨炼得更强吧!】

半人少女用一个标准的土下座姿势朝我请求道,理所当然地弄得我寸二夜雀摸不着羽毛。刚刚几秒之前她才掀起帘子进到店里来,而我则下意识想提醒她来得太早了店都还没开张。时间才刚过午后不久,按平时的日程我本该是要去人里采购些食材然后一边做营业的准备一边打发掉下午的时光才对。【呃,那啥……你刚说什么来着,’磨练’?】

【是,是的!我,我必须要变得更强才行!所以请锻炼我吧!】

【不不不不,等一下等一下,我是说’磨练’到底是指什么意思?还有为什么找到是——】

突然跑到我面前说者不明所以的话让人能明白过来才怪咧!我还想继续问,却看到半人少女已经站了起来。【那,那您的意思是答应了是吧?】她说着,把手伸到后面去握住了佩着的刀柄。

【才没有答应过!还有我到现在都没搞清楚你说的’磨练’到底是啥啊!】

直到那时我都还抱着点侥幸心理,希望她说的其实是一种读作“mo lian”的料理,但少女紧接其后的拔刀动作瞬间就把希望斩灭。【能让我变得更强的磨炼的话,当,当然是指对战了!】她把拔出的长刀持握在前,双目园睁横步架势,浑身上下激发起的蓄势待发的猛虎般的气息压迫着我的感官,【觉悟吧!】

——虽然我的确是很想用这种武侠小说桥段似的形容啦。

【……喂,你的手抖得好厉害喔。】

我伸出手指弹了下朝我直指的刀刃,或者说其实是刀弹了下我,因为此刻少女握刀的双臂正活像两根发声中的琴弦。【没没没没没关系的,这,这只是热热热热身运动稍微做一下而已,才才才没有那回事紧张什么的!】无视了自己已抖得跟筛糠一样的身体,她继续逞着强。

【所以说先冷静下来啊!我可不记得有答应过要和你对打!】

【没没没关系的,我会全力以赴的所以也请你一,一,一定要务必手手手下留情!】

哎呀呀,语序逻辑乱七八糟不说已经连别人的话都听不见了吗,上次永夜异变里那次交手好像的确给她留下了不小的阴影来着。【这,这个时候一定要冷静,冷静,哈,哈……】少女一边念叨一边腾出一只手按着胸口,【麻薯没有半灵白蕾蒂减肥成功铃仙对坐药过敏人家治病要钱八意治病要命九尾老穿宽大的法袍是因为身材其实很糟糕寺子屋的数学教得一塌糊涂御阿礼之女要是不老窝在家里多活动下的话完全可以活很长我我我才不怕鬼恶灵退散南无阿弥陀佛……】

【…那啥,我好像听见了好多危险的内容哟?其中还有绝对不能对你家主人念的部分哟?】

【区区小鸟也妄图挑战本女王的权威马上就让你认识到我们的差距给我乖乖跪倒在脚下吧,哈,哈哈哈……】

【这跳得也太快了吧喂!】

【总,总总总而言之,先切了再说肯定没错的!】

少女这回是干脆连架势都放弃了,双手把刀举过头顶,闭着眼睛不顾一切地大喊道:

【这,这把妖怪锻造的楼观剑,斩不断的东西……几,几乎也许不不不不不存在也说不定!】

……………
………

【哈啊啊~~~~~】

半灵少女垂头丧气地坐在店里,长刀被好好地收在背后,一个拖长音的对话框就这么歪歪扭扭地从她嘴里冒出来……说实话我更希望叹气的是我。

当时那样子的她根本听不进我的话,因此我不得不采取点强硬措施让她冷静下来。具体的嘛……理解为历史的重演也可以,我绕过她出刀的轨迹瞅准破绽一脚踢中了她肚子,看着她咕噜咕噜向后滚去最后撞到了树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8-23 10:19:09 | 显示全部楼层
人家治病要钱八意治病要命啊(东北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小黑屋|手机版|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24-5-22 13:55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23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