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1371|回复: 4

[中短篇] 【秘封万圣节贺文】Haunted paradise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1-4 06:59: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栗子desu。
这一回是颇有金成风格的秘封组在万圣节夜的故事。
恰好在讨论区看到了有东方不考作的搬运,于是顺带也把贴吧的文搬过来了。
民那桑,你们想看【什么都不思考的莲子的样子】吗?(掌声雷动)正篇开始。

==================================================================
“梅莉!嗨!!梅莉!我又迟到啦,四分三十秒,抱歉!”

一张口就把我想批评她的迟到问题抢先说了,这时候再吐槽她好像就有了种输了的感觉。说起来每次远远见到她时她都一路大呼小叫的跑过来,简直像个小孩子一样。

嘛,今天倒也是个让小孩子很高兴的日子就是了。特别是眼前这个正在名牌大学物理系里读书的“小孩子”。我的好友,在京都大学读物理学专业的宇佐见莲子,常常就是这副好奇心满满活力旺盛的样子。

“今天迟到了又有什么理由哇,我亲爱的莲子同学?”

“啊,抱歉……刚刚在网上想找下今晚去哪里好,一不留神就……实在抱歉!”

她看起来无比诚恳的道着歉,跟以往每次迟到时一样的诚恳。看在她这样诚恳的份上,我冲她额头给了一记手刀,然后原谅了她。

“唉……梅莉总是这样。好严厉。”她双手抱着额头说道。

“记忆法上面说,配合着疼痛能够加强记忆的深刻性。”我微笑着对她讲起我更加擅长的领域来。“这次先试试这个力度够不够,不管用的话下次再加量。”

“呜……”

“匆匆忙忙叫我出来,都已经这个时间了,”我望望西天几乎已经没不见头的夕阳,街道上的路灯也已经亮了起来。“怎么样,想好去哪家西餐馆了吗?”

“西……餐馆?”她显得始料未及,看来目前并不饿——要不然管是不是她想说的,早一口答应了。

“那你想说……哪家电影院?”

“你在说什么啊!梅莉桑!”

她把身边那个我已经见过无数遍的小型行囊拍了拍,伸出了手指。

“你忘了今天是什么节日吗!出生在英伦三岛的梅莉……不,玛艾贝露、露贝里……玛丽……”

“既然知道叫不好我的名字,至少也事先练练啊。”我打断了她的呓语。

“重点不是这!今天是万圣夜啊!还电影院,你以为是情人节吗梅莉!!”

不想吐槽。这个我当然知道了,不仅如此,本来今晚打算参加的万圣节派对都想好了。

“……So?”

“So!”她的语气无比坚定,“今晚就是我们秘封俱乐部活动的日子!今晚我们的目的地是……”

“等等等。今晚是万圣夜,这跟我们的活动有什么关系?”

莲子突然显得得意起来。“难道说,梅莉你作为一个西方人,竟然不知道万圣夜的意义……”

“嗵”

我看着莲子捂着肚子弯下了腰,甩了甩手腕。虽然未免一时冲动了,但看到她卖弄的表情忍不住就……

“这一次只是用了手腕哦。快回答我的问题。”

“咳、咳。”莲子蹲在地上,看起来很痛苦。“万圣节的主题,就是灵异啊。”

起源于凯尔特的传统节日,据说在万圣节前夜会有逝去亡者的灵魂前来拜访,还有无数邪恶的鬼怪在街上游走。为了祭奠亡者、驱除邪魔,人们戴上可怕的面具、点上南瓜灯(最初用的是芜菁做的灯),互相馈赠生活必需品、彼此祝愿平安。到后来就演变出挨家挨户要糖果的习俗。有趣的是,这样一个“鬼节”在世界上大多数地区都不约而同有着独立但共通的文化,就比如日本的盂兰盆节和百鬼夜行的传说。

“所以,你就要在这一天搞一个探索灵异场所的活动吗,莲子?”

不得不说这个想法还是很棒的。灵异、神秘,与秘封俱乐部存在的意义本是联系在一起,她能作此着想也很不容易了。

只是,这么晚才突然决定来个活动。而且自己约别人出来,还迟到……

“莲子,对不起。但是,我今晚已经有别的安排了……”

我有些歉意的说着。看莲子垂着头蹲在地上,就好像得知期末有一科拿了B一样的沮丧。还是说,刚刚痛击她的地方还在疼着?我心里不由得很有些后悔。

这时,之间她抬起头,摘下了头上的帽子,举到我面前。

“Treat or trick?”

把我的后悔还回来。我一把抓过她的帽子,回身便走。

“哎……!梅莉!梅莉!”

“我身上没有带糖果啦。”我用指尖转着她的帽子,却就是不让身后的她够到。“那么想要糖果的话,莲子跟我一起去派对上要好了,管你拿个够哦。”

“哎哎、那秘封俱乐部活动……”

“咦?我有答应过去吗?”

她够不到帽子,又不好上来抢,我看的心里暗爽。

“梅莉,”她开始哀求道,“那顶帽子……是我十分宝贵的东西啊!如果没有它的话,没有它的话,我会……”

“不要说这么中二的话。莲子。”

突然感到她不说话了。我仍在走着,手里不由得停止摆弄了帽子。不仅她的声音消失了,就连一直跟随在身后的脚步声,都好像在空气里蒸发了一样。

“……莲子?”

我终于忍不住,回过身去。身后僻静的校园小径上空无一人,入夜的路灯光孤零零的照亮了在几丛灌木后消失的道路。

“她一个人回家了?”我看了看手里的帽子。

虽然不信她的鬼话,但毕竟心里还是隐隐有点担心。我开始顺着原路找回去。

“莲子?快出来,不然让你尝尝防身术的精髓哦。”走了几步,我越走越快。

突然我眼角看见些什么,站住了。

路边的座椅,在橙黄的灯光下,椅背那里挂着一件黑色的布——是莲子的披肩。我走过去,拿起来在手里揉了揉,上面还暖暖的。

她把披肩落在了这里?她人呢?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这时,临近的树丛里似乎有响声。

马上天就全黑了,在那样光线照不到的地方——拿着莲子的披肩,我不由得脑补起不妙的画面来。难道是,新闻里曾经出现过的袭击女大学生的罪犯?

顾不上那么多了。我扒开树丛,走了进去。真是的,要不是她纠缠不休,现在我怎么会来到这样瘆的慌的地方啊。光线并不明亮,我全身神经都紧绷着,留意着可能会出现的异动。

眼前什么带状物在眼前晃动。我心跳顿时加快了一倍,盯了那窄窄一条黑影片刻,才敢伸手去摸。却是一条柔软的红领带,从头顶的树杈上垂下来。不用多想,这也是莲子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站在原地发着愣。

就在这时,背后安静的灌木丛突然又哗啦啦的响起来。

“嘎啊!!”

我一转回头,只来得及看到一个好像长着圆滚滚脑袋的身影扑过来——

“嗵”

我慢慢收回了手刀,那个人已经啊啊啊的在地上来回的打滚起来。我自然从一开始那人叫起来吓我就立时知道是谁了——不然没准还真不敢给她这一下。

“咳咳、梅莉你……你难道是特种部队出来的吗?”

“你那能吓得到谁啊。”我看着地上的莲子,并不打算伸手去扶,低头看看手里的披肩和领带。“居然为了引我上钩做到这种地步……你怎么不直接脱光光啊。”

“梅……梅莉……”她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我发现先前没有看错,她脑袋上确实套了个圆滚滚的东西,黑暗里看不太清楚。

“你把什么套头上了啊?这个是……南瓜?”

我的手掌碰到了她头顶上那个光滑表皮、沉甸甸的东西,仔细摸还有几个挖好的窟窿。也亏得莲子她一直戴着这么个东西布置了这个局。真会玩。

“唔梅莉,你戳到我眼睛了……”

“哦,抱歉了。”我毫不同情的说道。

“我的……我的领带和披肩……”

真是麻烦呐。不过看在她滑稽可笑的样子,肚子上又接连吃了我两下,就好好补偿下她好了。

我的手臂越过她的肩头。

“哎哎?梅莉你,就算在这没有人的地方……呃!”

我飞快的给她打好了领带,最后还不忘记狠狠的一勒,她后面半句没来得急出口的话便被扼死在了喉咙里。她抓摸着自己的领带,稍稍放松了一点,这才喘起粗气来。为了免得她再次误会什么,我干脆直接把披肩丢给了她。

“你想说什么。”

“没……没什么。真是熟练啊……这样的黑暗里,梅莉……”

“礼仪课上学的。”我又一次注意到她硕大的脑袋。“头上还套着那笨重的东西,还不快取下来。说起来,莲子你在哪儿捡到的这东西?”
“就是外面的长凳上啊。我注意到她放在那里,于是就想这样来吓你一……”

她突然住口不说了。似乎是怕自己两手都放在南瓜顶上的时候肚子毫无防备的又被来一下。真是的,我是那么记恨的人吗?既然已经打过了就算了。

“唔唔唔……”

“好慢啊。”我不由得抱怨道。“摘下一个南瓜顶有那么费劲吗?”

“我……不知道……”听起来她似乎卯足了劲。“但不知道为什么……摘不下来了……嗯……”

“什么?我来!”

也不听她回话,我双手放在她脑袋上的南瓜上,用力向上拔去。她瞬间哇哇的叫起来。

“莲子你蹲下去嘛!这我怎么使劲……”

“不不不不不!”只听得她叫道,“在咬我!这南瓜!”

“什么?”

“它在咬我的耳朵!”

暂不管她什么胡言乱语了,我抱着南瓜顶往身后拖去,连着莲子的身子一起拖过来。她说的对,确实纹丝不动。而且并不像卡在耳朵之类的东西上的感觉。

“啊啊啊!我的耳朵要掉了!”

“说什么,莲子你不是叫兔耳朵吗(宇佐见=兔耳朵),耳朵不是长在头顶上来着嘛。”

“梅莉你你你居然这时候还在开玩笑……”她带着哭腔说道。“别再用力了,它真的在咬我!啊!”

“真是的……”我不得不放开了她。她正捂着头摇来摇去,不过倒也不再呼痛了。

“这下完了,这南瓜摘不掉了……摘不掉了……”

“好啦好啦,难道不是莲子你的错吗……”

“都怪梅莉!当时答应我一起走不就好了吗!”听她沮丧的声音,我也不好反驳。

“那……莲子你带着手电筒吗?我开点亮光看看……”

“唔……在我的包里面。”

我摸到了手电,照亮了莲子她头顶的南瓜。虽然场面很窘,但看到她的模样果然还是想笑。

“梅莉你笑了。”

“没有。”我故作严肃的咳嗽了两声。

电筒光下,南瓜似乎没有丝毫的异样。莲子的两只眼睛、还有紧咬着嘴唇的嘴巴从三个缝里面露出来,眼神看起来分外可怜,不过从外面看怎么都是南瓜灯的一副鬼脸。

“梅莉你绝对在笑。”

我不理她,电筒凑近了南瓜上那条分外夸张的笑着的嘴巴,想要看看到底是哪里卡住了。

突然,就在我手中的电筒递到南瓜嘴边的时候,在我和莲子隔着南瓜两侧屏息凝视的时候,我看到一瞬——南瓜的嘴巴动了起来,好像在不出声的桀桀怪笑着!

甚至电筒的末端都传来了震动的触感,被那突然运动起来的嘴巴撞到了。

“啊!”

“梅莉!”

我的心脏再一次剧烈的跳起来,手电差点脱手丢出去。我顾不上什么,只喊了一声“这南瓜会动!”

“什么?!你说什么!”

“这南瓜的嘴巴动了!莲子,快跑!”我赶紧往来时的路跑去。

“跑……我往哪儿跑啊!”

她捂着脑袋上的南瓜套,却向着相反的方向跑去。我听得她的脚步声远去吃了一惊,回身用手电照去,更是倒吸一口凉气——
她头顶的南瓜已经自动把脑袋转半圈,依然面向着我,露出诡异可怖的笑容。

“我……我看不到啦!”听得莲子闷声大叫。

“这边!路在这边,莲子!”

“我要被南瓜吃掉啦!”

她就那样摔倒在地上。我无法,只有追上去,手里电筒光在我奔跑时不住从面前脚下晃来晃去,好像摇曳着白色舞台灯光的舞场。

就是那样,我的眼睛突然看见了分明的境界——

我紧跟着摔倒在莲子身上。南瓜顶的古怪笑脸突然就来到面前咫尺的地方,我险些闭住了呼吸,连莲子压在下面的一声闷哼一时都没有留意到。

“这里怎么会有境界的裂缝……”

“梅莉……快从我身上起来啊……”

“啊啊,抱歉!”

可是爬起身的时候,我却久久愣在了那里。周围显然已经不是我和莲子跌倒的地点,而是一片开阔的平地。最近的树林也在半个运动场那样的距离开外,附近看起来只有我和莲子两个人。

要说我怎能在没有月亮的夜里,把附近的地形看的一清二楚,那是因为近在十米开外有一团熊熊燃烧的篝火。我在想,这样一团在书中记载的民间祭典上才能够出现,现代社会已经淡出视线意外的大火堆,点燃它的人都去了哪里?怎会只留这一团火在这片空场上燃烧呢。

“唔,梅莉,这……是哪儿?”

这时的莲子终于再次坐起来。南瓜的脸仍然向着她脑后的方向,所以她什么也看不见,自然也没法通过月亮和星星分辨时间与地点了。
“不知道是什么地点。”我只能这样回答她。

“貌似……确实。”

莲子看样子也清楚无意穿越到了莫名的地方,她的脸正面向着那篝火的方向,想必透过南瓜壁也能察觉到本不存在于那里的、那样显眼的光亮。

“向来是我们在外面、火光从南瓜灯里面发出来,现在正好倒过来了呢。”

如果不是脑袋上套着一个前后倒置的南瓜,莲子这番玄论还是蛮有每次她跟我侃侃而谈时的那番风采的。

“嘘,……莲子!”

“怎么了?怎么了?”

“我好像听见什么声音……在从远方接近!”

莲子戴着南瓜套,可能听得不真切。我却已经听见令人寒毛直竖的窸窸窣窣的摩擦声,细碎的脚步声,甚至还不时夹着叮叮咣咣盆盆罐罐的声响、宛若动物的哀嚎、幽灵鬼怪低沉的吟唱,一齐从遥远的地方涌入耳中。简直比最为风格大胆的现代音乐还要嘈杂,而且越来越近。

再过一会,脚下的土地都能够感觉到震颤起来。显然莲子也感觉到了。她摸索着,我便抓住了她胳膊。

“莲子!我们快跑吧!”

“往……哪边?”

“我想……树林里找个地方藏起来?”

“树林?我们不在树林里吗?”

没时间磨蹭了,但我刚拉着莲子跑出两步,又站住了。听得那股杂七杂八的声响并非从一个方向过来,简直就是从四面八方同时涌来。逃跑都不知逃向哪里。

“据——据说篝火可以吓走野兽,是不是我们也该……”

“可是莲子,那些是妖怪啊!不知道火管不管用。”

已经看见了,如墓地磷火、夏夜流萤般上蹿下跳的狐火,还有在火光下若隐若现的、各色各样大大小小的身形。跳跃的灯火,咚咚的足音,以及喷薄的热烈的气息,从视觉、听觉、触觉,一切的感官上将我和莲子裹在其中。一眼望不尽的妖怪,其热闹和壮观程度简直让现世任何的邮行和庆典黯然失色。

“我知道了!这是百鬼夜行!”

现在几乎可以不用想跑的选项了,我和莲子手牵着手,紧张的一步步倒退着靠近大篝火。看着一重一重的妖怪把我们像卷寿司那样围了起来,而我们背后也已经无路可退。后背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炽热感。

“梅莉!现在怎么样了,它们过来了没有?”

“……它们再往前走几步,我们就得退入火堆里了。”我苦涩的笑着,告诉了莲子实情。

“什……什么!它们有多少!”

“大概看得见的有……百来只吧。”

“那那那……我们岂不是跑不掉了!要被吃掉了!”

这个时候莲子居然意外的很迟钝。当然她看不见东西也有一定关系。平时能够随随便便就读取时间和地点,一直掌握着秘封俱乐部行动动向的人,一旦失去了最为依赖的视觉,迟钝感以及目不视物的恐惧感会一下放大数倍,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妖怪要吃就吃梅莉好了,比我的肉鲜嫩不少,特别是胸部。”

“还是吃莲子吧,头脑好,蛋白质是普通人的十倍。”

就这样仿徨无计的互相埋怨着,最前面的几只看着更像动物的妖怪已经来到了几米远的前面。但是它们走到那里却并不上前,而是原地坐了下来。后排大型的或者身形瘦高的妖怪也都陆续坐下,错落有致,齐刷刷的看过来。

“怎么样了,梅莉?”

“不知道……”和一个吐着大长舌头的独眼灯笼对上视线,我的心怦怦跳着。“它们还有几步时停住坐下来了,把我们团团围在这儿,不过好像没有攻击我们的意思。”

虽说这样,从底下黑压压的怪物群中不时发出一两声令人胆战心惊的怪叫,听起来好像在抱怨着什么。

“听起来简直就像是……黑漆漆的剧场里观众注视着舞台一样呢。”听得莲子这样说道。

剧场……舞台……

我看看被大篝火照亮的一圈地面,周围妖怪齐刷刷的目光,看起来还真有些那种感觉。

“或许莲子你猜测的是对的……”

“啊?我只是随口一说。”

“不不不,万一它们是在等着我们做什么表演给它们看呢。”

我听着妖怪中间起起伏伏的气息声,还有地上一些长着手脚的破罐子交头接耳时不时发出的碰撞声。或许这会是我们保住小命的唯一方法也说不定。

“那梅莉,你有什么办法么?”

“当然……不过莲子要你配合才好。”

“行行行,只要那些妖怪不会上来吃了我。那我们准备表演些什么呢?”

忽然听得妖怪里面发出少许类似欢呼的嗥叫。我更加有了几分自信,我们的猜想是正确的。而且看起来,它们中居然有可以听得懂我们的语言的家伙。

如果这是一个妖怪聚集的世界……那么和外界的节日类似,它们是否也有属于它们妖怪的节日欢庆呢?总之,事不宜迟。

“莲子,你还记得我们前些天看过的那个……‘什么也没有思考就什么什么’的鬼畜视频吗?”

我仿佛感觉莲子牵着我的手忽的凉了半截。真是不擅藏起表情的人啊,我几乎能透过南瓜顶看到她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那个不行,那个不行啊!要是我把脑袋晃出问题来,毕不了业可怎么办啊!”

“现在还是先不要考虑毕业的事情吧!我们马上可能要被吃掉了!”

“可、可是,”莲子还在负隅顽抗,“那个视频要配合着音乐做动作才行啊,没有音乐的话……”

“那没问题,莲子。我手机里面有的。”

我掏出手机,放给她听。嘣——咚——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嗵嗵嗵嗵嗵嗵嗵嗵……我感觉手里莲子的手更冰凉了,还冒出了汗。

“梅莉。”她带着难以置信的口气说,“你到底是哪边的?”

“眼下只有试试这个办法了。我说真的,莲子。”

“好吧……”她终于被迫妥协了。“但是梅莉你要跟我一起做。”

“嗯,我会的。”

才怪呢。反正莲子也看不见。

独特的电子音乐响起来的时候,周围妖怪里好像情绪高昂了起来,看来它们也被这样新鲜而古怪的东西所吸引了。不愧是妖怪。

呱呱呱、嗞—————汪汪、哒噗哒噗哒噗

看一边的莲子,尽管刚才那么不乐意,现在看来还是蛮入戏的嘛。虽然应该极富表现力的表情无法表现,但莲子极具新意的用肩膀的抖动弥补了动感上的不足。不愧是极有运动天赋的莲子呐。

周围的妖怪中响起了一片赞赏之声,与原本属于发达社会的电子音乐一同回想在这片荒无人烟的郊外。

“莲子,就这样!再来一遍!”我见此情况,毫不犹豫的按下了Replay。

“还、还要?我脑袋里面已经有点疼了……梅莉你没事吗?”

“我还好,莲子,坚持住啊!”

我揣着两手,镇定自若的看着她脑袋摇来摇去。这种时候,心理暗示可是十分重要的。她头上的南瓜随着她剧烈的动作,都开始微微摇晃起来。我注意到这一点,心中一动。

“好,莲子,我们再来一遍!”

“什么?还要……”

妖怪在大呼小叫着,莲子没有办法。我看她好像站都要站不稳当了,南瓜开始在头顶一跳一跳。

“不行了,梅莉,我……”

终于她脚下一个趔趄,摔倒在地,轻轻的哼了一下。

“莲子!”

我看她突然倒下,心里吓了一跳,赶紧关掉音乐冲了上去。还好她摔倒时没有直挺挺的倒到火堆里。只见她头晕目眩,一副“什么都不在考虑了”的神情,一手捂着额头默不作声。

不对……!南瓜呢?我看向了一边的地面。那个本该牢牢套在她脑袋上的南瓜顶,此时却滚在一边地上,像陀螺那样团团转了几圈后停止不动了,上面刻着的鬼脸半边冲向了这边。

“梅……梅莉,我眼里……眼里看掉的都素金星……”

“不莲子,你看的是夜空啊!”我欢喜的用两根手指掐住她嘴巴子,把她还在微微摇晃的脸扳了过来。“看到我了吗!莲子!”

“你、你是……”

我心里一凉。不会真的晃悠傻了吧?

“莲子!莲子!”我开始抓住她脑袋狠劲摇晃起来。

“啊啊啊要死人啦!我知道了啊!你是梅莉!!”她大叫着,接下来眼神又慌乱起来。“我……我的帽子呢?”

她一把从我怀里抓过她那顶帽子来,使劲把自己脑袋塞进了帽子底下。好像担心那南瓜下一秒钟就会再次跳上她头顶,再也不放开她一样。

“呼,终于看见了……”她的眼神终于有了些往日的神气,瞟了一眼繁星闪烁的夜空。“20时13分45秒,日本标准时。”

听得她稳稳的语气,尽管仍然被这样多的妖怪们围住,我突然心里产生了一种熟悉的安全感。

“欢迎回来,莲子!”

内心按捺不住的欢喜,终于在熊熊的火光里再次看到了那张熟悉的面孔——虽然脸颊和发丝上面还挂着些许南瓜的汁液。

“唉唉,梅莉我们现在……先下去啊,下去再说啊!”

“啊啊莲子对不起——”

周围的妖怪里爆发出一阵哄笑和喝彩般的怪叫来。不知道它们是不是真的“那个意思”,我看见莲子脸上微微一红。我自己的想必也是。

“啊嘞,真是俩讨人喜欢的孩子馁。”

眼前突然火光闪动。我和莲子不约而同的转过了头,面向了那团炽热的篝火。只见旺盛的火焰突然脱离了底下的木柴堆,如一大团蘑菇云一般腾空而起;然后见到火球里面翻滚着出现一个硕大的人形,火焰的光辉慢慢从她手足衣襟末梢消散。我和莲子都看待了,一时瞠目结舌。

“俺来到幻想乡还未见过你俩……敢问你们是?”

那个人挟着一股云雾落在我们面前地上。她用长指甲拨了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镜片将一旁火堆的光反射过来。

“我我我们是宇佐见莲子,和……”

“玛艾露贝莉·赫恩。”我只能跟着莲子硬充胆量,点头答道。

“我们二人是来自外界的秘封俱乐部。”

那个身着一身褐色狩衣的人悠哉的掏出一支长烟斗,半眯着眼睛从镜框上方打量过来,倒是感觉很和善。她好像一个经营着传统的古董店的,言语迟缓但十足精明的老妇人。

“你们说——你们是来自外面的人类?”她拿出了一根针通了通烟斗,侧身在地上磕打了几下。

“您身后那是……尾巴吗?”

我听莲子那么说,也注意到了。那个人的身后拖着一条几乎耷拉到地上的毛茸茸的大尾巴,跟随着她弯腰的动作还抖了几抖。

“哦呀,居然见到俺的尾巴还不害怕呢。真是有趣的外界的小家伙。”她一屁股坐到自己的大尾巴上,一面吸了口烟,若有所思的笑笑。“你们从哪里来呀?长野?奈良?名古屋?”

“我们来自京都……您也知道外面的世界吗?”我和莲子都震动不已。

“嗯那。我就是前不久刚从外面过来的,我原来住在佐渡的狸妖的说。嗯,看来我的这些小家伙们很喜欢你刚才的表演啊。”

“啊啊!这些……等等!好痒好痒!”

莲子仍未站起身来,但是她已经被一群小狸子围住了,有的在搔着她的小腿,有的在拽着她裙角,有的用小黑豆般的眼睛瞧着她,学她刚才晃悠脑袋时候的样子。

“莲子,你的初登台大成功呢。”

莲子苦笑着,环视了下四周仍未散去的观众。“你们全都是……妖怪吗?”

“如你所见。”

“妖怪……不会袭击我们这些人类的吗?”

“当然会咯,你那么想要的话。”

“没有!”莲子两手乱摆。“我是想说,没想到妖怪也会喜欢上这样的演出节目。”

那个大尾巴狸妖笑了笑,并不说话。

“俺还没有感谢你呐,给今晚的聚会带来这样精彩的一出开场节目。下次什么时候还再来给俺们表演表演?”

“不不,还是……不是,我是说……”

显然莲子并不愿再当苦力了,刚才那一通手舞足蹈就不知道智商还回去多少。但面对对方半挑逗半诚恳的邀请,却又不好直接拒绝掉。

“而且,还把这个孩子带了过来。”

“这个……孩子?”

莲子看着她一撑大腿、站起身来,脚底拖鞋喀拉喀拉的迈过身侧,弯腰抱起了刚刚滚落在地上的南瓜顶。我和莲子都退缩了一下。

“您是说,这只南瓜顶……”

“嗯。已经变成付丧神了啊,在被遗弃的外面的世界里。”

“可是,为什么……”

“这个恐怕就要你们两个外面世界的小家伙能够解释明白的了。”她翻翻覆覆在手里看了看,虽然是轻轻的。“你们觉得,这只南瓜在外界,与其他南瓜有什么不同吗?”

莲子一转眼间,又看到了南瓜上面雕刻的较为粗糙的鬼脸,雕刻者在不必要的地方也不慎留下了划痕。应该说并不算是一件精致的作品。她心里突然一动。

“是了。这是在我们的时代不多见的,手工雕刻的南瓜。”

“嗯?”

“在我们的时代,激光雕刻已经如此普及,”听莲子说道,“普通的家庭可以轻易的从商店订购有需要图案的南瓜灯,手工雕刻这种费时费力而且往往结果不尽如人意的活计,除了有大量空闲时间的艺术爱好者以外已经几乎没有人做了。”

听她叹了口气。我也一样,似乎突然对这眼前这个被科技时代所遗弃了的粗糙的艺术品感到有些惋惜。但是过时的、不效率的事物总要被时代所淘汰,走入博物馆的玻璃板后面,这也是无可阻挡的潮流。

“一个新近诞生的付丧神,居然让一贯自信的莲子这样吃瘪……”我不禁失笑道,“妖怪的力量还真是不可小觑啊。”

“哈?梅莉,你为什么要帮妖怪说话啊!”

“啊啊,这个孩子说它很高兴呢。”

突然听大尾巴狸妖这样说道。莲子立即作惊愕状把脑袋转过去看,似乎头也不疼了。

“刚刚这孩子并不是被这位小姐的舞蹈晃下去的,”那人微微一笑,“而是它应着欢快的旋律,自己忍不住跳起来了,就掉下去了。你看看它的样子。”

那人把南瓜顶的笑脸转了过来。我和莲子看到,南瓜的眼角和嘴边似乎飞扬着从未有过的开心。就像节日里的小孩子一样。就像莲子一样。

“看来它能来到这里,遇上这么多的同伴,是很开心啊。”我说道,“最后能在这里安家落户,也算是完美的归宿了吧。”

与此同时,莲子却还在那里抱着她几番遭罪的脑袋碎碎念着。

“可恶啊……如果我有能力的话,一定要把这些讨厌的妖怪退治掉……”

“喂喂!”我赶紧出言提醒道。“莲子你这是超级危险的发言啊!”我似乎听到了周围妖怪们纷纷的叫嚷。然而大尾巴狸妖并没有生气,她反而笑了起来。

“你这孩子……简直和俺见过的某个巫女一模一样呵。”

看到南瓜顶老老实实的待在她的臂弯里,我和莲子都感觉好像一件悬而未决的事情终于安顿好,那样的安心。虽然只是一个付丧神而已。

“那么,我们也不再打扰各位的欢宴了。就此告别吧。”

“别介,两位好不容易来,跟俺对饮几杯酒,讲讲你们外面的事情呗。”那个人如此挽留道。

“咳咳。”

这时,莲子抢在我面前搭过了话头,并拦在我和那人中间。

“我的话还好,不过您可不知道,梅莉的酒品可差的可以啊。一杯酒下肚就没有讲不出来的话,两杯酒就没有干不出来的事儿,再来一杯的话,那就不再是梅莉,而是……”

“嗵”

“……妖怪……”

看着把最后两个字从嗓子眼里挤出来的莲子慢慢委顿在地上,我挎好了包,向那人鞠了一躬。

“莲子说的是。我们就在此告辞了。”

直起身来,却看到那个狸妖两只眼睛定在我脸上,反反复复的打量。似乎之前从未有过这样认真的神色。

“怎……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吗?”我故作迟钝的问。

“不,没啥没啥。小姑娘挺厉害的。”狸妖笑道。

然后她站了起来。“两位应该就是在此地附近穿越的结界吧。俺的话,稍稍开一个破洞让你们出去还是没啥问题的,希望这次不会被结界的主人发觉到……”她挠了挠后脑勺。

“那就麻烦您了。”我又鞠了一躬。莲子还躺在脚下。

“小姑娘你的同伴是不是很喜欢这儿潮乎乎的土地啊?那就多留在这儿几日好了呀。”

“嗯嗯,既然莲子都默许了,那就让她多跟妖怪们相处几日吧。她不是说还要进行妖怪退治来着嘛。”

“牙……买……路……”微弱的声音从地上传来。

“二位感情真好啊。看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有干劲,俺很欣慰。”

“唔唔,抱歉可是……”

莲子再一次摇摇晃晃站了起来,尽管是小心翼翼的捂着腹部。我好像看到奇迹一般的看着她。真的很抗打啊,不愧是莲子。

“请问……这里是幻想乡吗?”

狸妖一时并不回话,她只是转身过去。

“叫什么都无所谓的咯~俺只是知道,这儿是所有妖怪安居喧闹的乐园。”

我再一次注视到那个刚刚来到这里安居,本来属于外面世界的南瓜灯。它好像也转过脸来面对着我。我突然想起莲子早些时候的话语来。

万圣节本是驱赶邪恶鬼怪的节日。然而驱赶的方式竟然是穿上鬼怪和女巫的装束,戴上恐怖的面具和龇牙咧嘴的南瓜灯笼,结果反而好似让世间充满了鬼怪。或许,这样一种首先化身为鬼怪一方、“加入他们”的方式,恰恰树立了人类战胜恐惧的信心。现在,就连小孩子都不会害怕鬼怪会在这一天找上门了。

惧之,亦友之。难道幻想乡不正是如此吗?人类与他们感到恐惧的妖怪和平的共处在一起,保持着一种微妙的关联。妖怪依靠人类的恐惧为生,人类因为妖怪而不断试图战胜恐惧,挑战自我。不管是人类还是妖怪,都能在这片土地上自得其乐的生活。

这便是,闹鬼的乐园呐。

这时那个狸妖,仰头对空,吟起了像是自编的民歌——

心无逆顺者,鸟兽视吾犹其侪!

故游吾园者,不思高林旷泽也;寝吾庭者,不愿深山幽谷也……

理使然也!

=====================================================
后话一样的东西

“唉……结果都是莲子的错,赶到时派对已经快结束啦。”

“别那么沮丧嘛。结果有了一次相当不错的俱乐部活动,不是吗?”

“是的,搜集到很棒的资料嗯。”

“是吗?梅莉什么时候开始注重资料的搜集了。都有什么?”

“比如说,莲子跳舞时的视频啊……”

“纳尼!!!!”

火山爆发了。然后被我一巴掌按了下去。

“梅莉!你果然没有跟我一起跳吧!删了啊!快删了啊!”

“放心,我都已经上传到视频网站了。想来点击率能不错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怎么没被妖怪吃掉哇——我不做人啦!”

我得意的看着莲子发飙,啜了一口杯中的红茶。终于觉得出够了气。

本来是打算永久收藏的。不过视频里莲子因为没有露出脸来的缘故,多少觉得有些遗憾呐。

(完)
发表于 2013-11-4 08:09: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小两口玩得蛮开心的嘛23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1-4 09:08:30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们的关系还真是好呢。。。不结婚愈发的没天理了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1-4 21:39:45 | 显示全部楼层
明明是很歡樂的文,我卻很沒良心的笑出來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1-6 05:15:3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欢乐得很233付丧神梗用得恰到好处orz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9-11-22 22:3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