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12763|回复: 45

[完结作品] (秘封组)二重境界の梦 9.12更新在43L(全文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5-17 20:52: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soloistic 于 2011-9-12 00:27 编辑



恩……怎么说呢……
这个梦我只梦了4个小时左右……(那天我3点睡的,8点就醒了……)
梦里时间起码有3天,所以觉得剧情有点仓促……
一次性梦完的,这次在做梦的不是梅莉,反而是莲子,让我觉得很不可思议+有趣,所以就决定写了(你嫌自己挖的坑还不够多么?
好吧……其实最后有结界组出现的,但戏份真的太少了,少的我都不好意思写结界组向了TVT

========================梦の境界线========================
莲子
莲子梦中的巫女,背负着污秽之印出生,被献祭给妖怪。

八云紫
神秘的妖怪,每隔数年出现在莲子的村子,住在山里的神社之中,村民必须献出污秽之印的人。


========================现实の境界线=======================
宇佐见莲子
20岁,京都大学超统一物理系大一生,最近似乎被奇怪的噩梦困扰。
老家在东京,是一家古老却没有御神体的奇怪神社。
明明住得离学校很近却经常迟到。

玛艾露贝莉•赫恩
20岁,刚来一周的京都大学相对性精神学大一新生,日语说得非常流利的英国人,和莲子梦里的妖怪长得十分相似。
很注意莲子。
据说是个LES……

========================梦の境界线========================
“不洁的……”
“不详的……”
窃窃私语的声音在黑暗中不时响起。
无月之夜,风止。深山,空气有种粘稠感。双手,被绳子自己的绑住,不会留下勒痕,也无法挣脱。
前行的道路两旁整齐的站着手持火把的村民。
村长匍匐在道路的尽头,一间有些破旧神社前,额头几乎贴在冰凉的石板上“八云大人,这次的祭品带到了……”
寥寥数字的语言,村长满是皱纹的额头上已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吱呀’一声,神社的纸门缓缓开了,数条漆黑的,只有幼儿大小的细长小手伸出来抚上脸颊,出乎意料的,小手透着温暖的体温。
手上的绳子被其中两只小手快速灵巧的解开,然后握着自己的手不疾不徐的走进神社。
‘吱呀’的声音再次响起,神社的门快速的合上了,之后没过多久窗外的火光便逐渐消失了,村民们开始下山了,今夜,这座山只会有自己一个人。
握着自己的手明明没有脉搏,却一直有着让自己安心的温度。
突然,黑暗的神社有了光,面前的两根蜡烛被点燃了。
随后注意到了半空中的一条细长的细缝,小手抽离了手心,消失在了里面。
惊讶间细缝变成眼睛的形状,而里面也的确出现了很多奇怪的红色眼珠,一只白皙的手伸了出来,温柔的触碰自己的眉,眼,鼻,最后匀称的手指停在唇上。
好听的女声从细缝传出“这次……是个可爱的女孩子呢~~”
随后她看见了飘散在空中的金发和一双美丽的紫色眼睛。
啊啊,果然是妖怪么……美得令人窒息的妖怪……
在意识模糊前,她模糊的想着,这个国家有金发的人么?

思考这种问题已经没有意义了吧?反正……就在今晚,自己就会被这个妖怪吃掉了……
=======================结束の境界线=======================



=======================现实の境界线=======================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被窝里伸出一只手,‘啪’的一声,按掉了扰人梦境的闹钟。
从被子里露出一颗头发凌乱的脑袋“唔……是梦么?”
熟悉的白色天花板,放满了沉闷书籍的书架,这是自己的房间摆设。
瞄了眼墙上的日程表,今天有份报告要交,看来不能睡下去了。

宇佐见莲子,上周刚过20岁生日,京都大学超统一物理系一年级生。
说来很可笑,东京老家还是座神社,三代之前还有巫女,虽然她从没见过被祭祀的御神体,小时候还被身为家族最后巫女的祖母说有很强的能力,不过从小到大见过的灵的数量是0。
‘终于我犯了罪,永远在此沉睡……’被评为极其诡异的手机铃声在此时响起,翻开机盖看了下号码,是同学荒川和子。
“喂……?和子么?”
“我可亲可爱可敬的莲子小姐……你这家伙什么时候来教室啊!!!全班47个人,就差你的报告了!今天再迟到你就亲自把报告交给冈崎教授吧!”
对方没有给莲子发声的时间,说完该说的话就潇洒的挂了电话“……”看来和子最近压力很大啊……
拎着箱子,按着帽子,急匆匆的一路小跑,注意到前面有个蹲在路中间逗猫咪的身影,羡慕嫉妒恨啊~“那个……麻烦让一下,我赶时间。”
金发的短发……是外国人么?不会听不懂日语吧?“I’m Sorry……”
“啊……对不起。”少女站起身转向莲子。

金色的短发,蓝紫色的眼,白皙的皮肤。
一瞬间,强烈的晕眩感袭上脑门。

“你……没事吧?”
眼前的金发少女有些担忧的走了过来。

黑色的瞳孔因诧异而睁大。
几乎一模一样的声音……

温暖的手抚上脸颊“你的脸色不太好,生病了么?”

告诉眼前这个人,她昨晚做了个梦,梦里自己是个巫女,而她是个妖怪,所以早上看见她脸都吓白了?
肯定会被当神经病的。

“我,我没事,大概昨天赶报告太晚没睡好,有些低血压。”
近距离细细端详眼前的女孩,莲子内心感叹,真的好像,就是头发短了点,梦里那个妖怪头发起码到腰,眼前这个女孩才刚刚到肩膀。

“哈啊……”金发的少女收回手,还是有些疑虑的看着莲子。
不过莲子总觉得她的视线并没有完全集中在自己身上,似乎是在自己身边游移的样子……

注意到少女胸口别的学生证,莲子问道“你也是……京都大学的学生?”好像没见过的样子……日语说得这么流利的外国人……
“是啊,我是上个星期刚才的相对性精神学一年级生,玛艾露贝莉•赫恩。”眯起眼看了下莲子的学生证“超统一物理系的宇佐见莲子同学。”
“玛露……玛艾露里贝里……”
“……”喂喂喂,别在人前把人家的名字念成奇怪的东西好不好?

少女纠结发音中……

5分钟后
少女无限纠结中……

“啊啊!!!决定了!就叫你梅莉好了!”
这疑似只取了第一个和最后一个发音的名字是怎么回事?

评分

参与人数 1积分 +2 萌度 +20 收起 理由
朽木晓狼 + 2 + 20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1-5-18 09:03:11 | 显示全部楼层
神相遇+w+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5-18 16:20:10 | 显示全部楼层
吼吼,好文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18 21:30:07 | 显示全部楼层
“宇佐见同学,你的论文很不错,但是!你迟交了整整一个小时!可以解释一下么?”
“呃……我睡过头了……”
“……”捏着报告书的手明显暴出了青筋,冈崎梦美教授努力挤出微笑“下次再迟交,就让你当我新实验品的实验对象。”
宇佐见莲子,尼加拉瓜瀑布汗。
不是吧……听学姐说,教授上次弄出来的东西,差点让搭乘者去了另一个世界……

“宇佐见~~”
“舞琉,怎么了?”
“我听说了哦~~你和那位玛艾露贝莉•赫恩小姐的事情~~”
“梅莉?她怎么了?”
舞琉惊讶地看着同班同学“呜啊……已经爱称梅莉了么?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好上的?”
“喂喂喂……我今天来学校路上才认识她的。”
“不是吧,她来学校已经一个星期了也。”
“那又怎么样?”
“你……难道不知道她已经成为本校新校花了么……”
“……对不起,我忘了你是情报贩子来着。”

坐在学校附近的露天咖啡店,舞琉率先打开了话匣子
“玛艾露贝莉•赫恩……好吧,我承认这个念起来就像鹿目圆香那样有点绕口,我可是花了一下午才念的流利的,哪像你~居然一见面就给人家昵称。”
你有练习发音的时间多读一会儿书就不用补考了。
“恩……这是我搜集到的资料……看在你平时借我笔记,还教我不懂的题目上借你啦~~”
不客气的接过写了不少字,还贴了各种尺寸照片的本子“送我多好。”
喝了口果汁“想的美你~”

玛艾露贝莉•赫恩
20岁,2222年2月22日2点22分出生,O型血,双鱼座。
……她该吐槽这人的人生刚开始就充满了2么?
英格兰人,京都大学英国分部理事长之女。家族世袭有伯爵头衔。
喜欢密斯卡得(Muscadet)的白葡萄酒和白奶油酱汁鲑鱼。
喜欢紫色和黑色的东西,喜欢猫和兔子。
无宗教信仰,爱好是和兴趣是睡觉。
……这……睡觉也能当爱好和兴趣么?
“咦……舞琉,你怎么没写她喜欢什么类型的男生和身高体重三围?”
这种东西她不是最喜欢用红字标出来么?
“不知道啊,因为她上个星期来,保健室没有她的体检记录啊。唔……至于喜欢的男生么……”搅动手中的吸管,舞琉压低声音道“据说,她和你一样,活了20年没谈过恋爱,是个拉拉哦。”
“我只是没有兴趣谈恋爱。”
“嘛……现在全世界同性结婚都已经合法了,承认也没关系的。”
无视一脸诡异笑容的同学,莲子自顾自翻到下一页“恩?人际关系也一片空白的嘛……”
“怎么说呢……所有邀请她的社团都被‘没有兴趣’这个理由拒绝了,告白信也是,‘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婉拒了55个了。”
回忆了下今早的情景“看上去和我差不多高好像……”
“你要是能得到她的三围,哦,不,身高和体重就好,我相信有不少人会拜你为莲神的。”
“喂……”那是什么东西啊?
说话间柔软的触感抵在背后,自说自话贴上来的人不等莲子回头确认,就发出了好听的,能魅惑人的声音“84-57-82。”
舞琉手中的咖啡杯因惊讶而掉下桌“玛……玛艾露贝莉•赫恩!”

=====================================
我爱日更我自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19 18:49:40 | 显示全部楼层
露出堪称无害的笑容,两条修长的手臂环住莲子的脖子,蓝紫色的眼看着莲子手中的笔记本“恩……全是我的照片呢,是新闻社拍的么?”
“是,是的。”一张售价一万日元,当然,这话她绝对不会说给当事人听的,还有,您就这样压在我的同班同学身上没关系么?“那个……你刚才说的那串数字是?”
“我的三围啊……”
“唉?”大庭广众下报出三围……难道是日本人和英国人在某些价值观上的思维不同么?
“啊,对了,我的身高是165,莲子比我高一点是167么?”
“167.7。.”这个人什么时候出现的,坐在对面的舞琉没看见么?
“那……那体重呢?”唔……苍天有眼,她真的觉得眼前这两人不搞百合有点浪费了。
“莲子的体重是多少?”转向视线从未从笔记上转移过的莲子。
耳朵感到一阵身上人呼出热气“5,50.6kg”为什么她会老老实实的告诉一个今天刚认识的人,自己的身高体重啊。
“我是53kg。”
“哦哦,那请问赫恩同学,你喜欢什么类型的人。”直接省去男性二字,长眼睛的人都看出来这位赫恩同学在调戏宇佐见,鉴定完毕。
“嗯……喜欢的类型么……与众不同的……”
“呃……能具体点么。”
“像莲子这种吧……”
这是告白吧!这绝对是告白啊!“请问赫恩同学,你觉得莲子同学哪里与众不同了?”反正这位赫恩同学看上去心情很不错,到现在都有问必答,干脆打破沙锅问到底好了。
“除了我的家人外,她是我到这个国家后见过的最特殊的人。”
头一歪,蓝紫色的眼定定的看着那双漆黑的,几乎没有波澜的瞳。

舞琉在得到想要的情报后,就很潇洒的丢下同班同学跑了,而由于脖子被环住逃不掉的莲子很明显的感受到了四周飘来的暧昧视线。
“那个……”
刚开口,肩上的力道便消失了,温暖的体温也一点点消失在空气中。
“莲子午饭吃了么?”
“还没有。”
“我刚才看见一家不错的餐厅,我请客陪我去吧。”
“唉?”
于是,莲子就被梅莉同学美名曰‘请客吃饭’的理由牵手拖走了。

“果仁糖糕,海绵蛋糕都来一份,卡斯提尔汤,杜兰的不甜玫瑰红酒。”
“呃……瓦伦西亚海鲜饭和甜面包。”
“好的,请稍等。”
目送侍应远去,莲子双手环胸皱着眉头看着坐在对面,两手搁在桌上搭成桥状脸上挂着奇怪笑容的外国人。
请客吃饭而已,用得着牵着才认识一天不到的人的手么?
好吧,在上菜前找个话题吧“唔……梅莉的日文很不错呢。”
“是啊。”左手托着下巴,右手不知何时拿出一只水笔,在桌上的便条上画着奇怪的线条“我学日语只花了几个星期而已,害我一度觉得自己要是有前世的话是不是日本的妖怪呢……”
“咦?”金发的妖怪么?
“ほら……小时看动画片,里面的日本人把金发碧眼的人当妖怪用咒符驱逐什么的……”
“那是鬼吧?”
“鬼啊……头上长角的么?”
“是啊。”小时候翻家里的《画图百鬼夜行》什么好像有看见过……
“啊……那个我梦见过……额头上有红色的角,力大无穷的,嗜酒如命的鬼王。”
“……”梦见过……你的想象力还真丰富……
“我从小就喜欢不可思议的东西呢……可惜家里已经有不少稀奇古怪的东西了,还以为这辈子都不会遇见能提起我兴趣的事物了呢。”

又是这个视线,宇佐见莲子现在很确定,对面的梅莉同学虽然看着自己这个方向,但视线没有落在自己身上,至少没有完全看着自己。
在游移,而且是有方向性的。
不喜欢拐弯抹角的莲子很直接的开口询问“你在看什么?”
侧头微微一笑“在看你啊。”
这眼神,让莲子觉得很不舒服,不,应该说是那双眼睛。
“莲子……我想你和我一样……”

视线,莫名的模糊了。梅莉的声音也变得遥远了。
“眼睛……”
古老的神社,木制的地板,变得近在咫尺。
=======================结束の境界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20 23:44:44 | 显示全部楼层
========================梦の境界线========================
妖怪从细缝中走出,穿着奇怪的没有腰带的紫色长服。
比自己高了半个头的金色长发妖怪迈着优雅的步伐走了过来,无声的拉掉腰间没有系紧的腰带,褪去白色浴衣露出胴体。
站在背光处,妖怪紫色的眼闪烁着异常危险的光,张开口一口雪白的牙袭了过来,落在左边的脖颈处。
“唔……”感觉到牙齿和舌头在身上舔舐,却没有传来疼痛。
妖怪手没用多少力的一推,一个重心不稳往后倒了下去,不过迎接后背的不是坚实的地板,而是不知何时已铺好了的布团。

压在身上的妖怪似乎完全没有吃掉自己的意思,细碎的吻落在颈侧和锁骨处。
“唔……啊……啊……”
喉喉间逸出的呻吟是自己不觉一怔,慌乱地捂住口,心,猛烈的跳着。
这令人羞耻的声音……真的是自己发出么?
手指在少女尚未发育完全的身体上游走,胸前的柔软被肆意的揉捏“涅……今晚……这座山上只有我们两个”
“……你的声音很好听,所以不要忍耐……”

“唔……哈啊……哈啊……”感觉到私处异物的侵入,无法遏制的发出呻吟。虽然很羞耻,但第一次经历这种事的好奇心盖过了恐惧,不自觉地弓起身,想要更多的接触。

然而妖怪却停下了动作,膝盖压在自己腿上,有点居高临下俯视的意味。
因刚才一系列的动作,金发显得有些凌乱,衣服也出现了褶皱,尽管如此妖怪依旧散发着说不出的妖娆感,美丽的,危险的妖怪。
“果然……女孩子比较可爱呢……”俯下身在巫女脸上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我的名字是八云紫,可爱的巫女,你叫什么?”
“莲子……”
妖怪笑了,随后脱去身上的衣物,欺身而上“真是污秽的名字呢……但是我喜欢。”
借着暗淡的火光,她注意到妖怪的胸前有个眼睛形状的纹印,眼白处是黑色的,血红色的虹膜,棕黄色的杏仁状瞳仁。
不自觉地伸出手抚摸,完全没有生命感。
仿佛看穿巫女的心思般,妖怪笑道“这是妖纹哦。”
说完这句话,神社的蜡烛便兀自熄灭了,不过名为莲子的巫女知道。夜,才刚开始……


=======================结束の境界线=======================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22 22:17:43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实の境界线=======================
“莲子同学?莲子?亲爱的莲子?”
黑色的瞳因呼声缓缓睁开“抱歉……我好像睡着了……”
在看清映入眼帘的画面后,莲子差点吓得连呼吸都忘了。
呃……这是什么情况?
桌上梅莉点的食物都已被吃光,而自己的丝毫未动……不对,这不是重点!
为什么自己会站起身把手搭在坐在对面的梅莉胸上?!呜啊……不过还真的好大好软……
啊啊啊!宇佐见莲子!!你在想什么啊!!!
“哦,莲子刚睡着了啊……恩……记下来,莲子睡着后会对梅莉使用[袭胸]技能。”
“喂!”触电似的松开手,跌回位子上,同时慌乱的扫视了下四周,还好,进来时选在了僻静的角落位置,这店晚上5点就关门了,现在是……推开插销没合上的毛玻璃窗,看了眼夕阳开始西下的天色。
16点30分21秒77……记得告示板上注明16点30之后不再接受点餐,所以店里现在就这么一桌客人了……
不幸中的万幸么?
那现在的问题就是眼前的人了……
吞了口口水,一滴冷汗从脸上滑下,但还是硬着头皮僵硬着脖子把视线从窗外转回来。
小心翼翼的观察梅莉的神情,没有气愤也没有脸红,只是倒了杯酒慢慢品尝“莲子不吃么?要冷掉了哦。”
“呃……”完全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但还是拿起调羹勺了一口,浪费粮食是会遭天谴的。
“莲子似乎不喜欢被人叫名字?”
“啊……”吃了口瓦伦西亚海鲜饭,味道的确不错。
“为什么呢?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不是品德高尚的象征吗?”
“那是中国人的思想啊”叹了口气“在日本民俗中,对莲花并不认为‘出淤泥而不染’那么贞洁,而视莲花为‘下贱’之花。日本人主要把莲与死亡以及幽灵世界连在一起的。说莲花是污秽,不洁,肮脏的象征也不为过啊……”
咦……难道是因为这个原因,梦里的自己才会被叫做污秽的巫女么?
“是么……那还真可惜,我还是挺喜欢莲子这名字的。”
是巧合么?梦里的妖怪也说了同样的话“喜欢……梅莉喜欢的话就这么叫吧。”说来,自从祖母死后就没人叫过自己莲子了呢。

在莲子埋头吃完饭后,梅莉才再次开口“于是呢……能告诉我莲子刚才梦到了些什么么?”
“……”疑惑的看着表情很认真的梅莉。
总不见得告诉她,自己梦见那个叫八云紫的妖怪在某深山上的神社里占有了与自己同名的巫女吧?这又不是什么猎奇的avi……
说出来的话,就算梅莉不说什么,她自己也会觉得该去精神病院看看医生了。

“八云紫……”见莲子久久未开口,梅莉只能率先开口,一字一顿的念出了莲子梦中妖怪的名字。
“这名字!你怎么知道?”
“你刚才说梦话了。”
“呃……”
眯起漂亮的蓝紫色眼睛,左右摇晃着手中玻璃杯欣赏里面流动的,所剩不多的液体“这个八云紫是什么样的……人呢?”
通过半开的玻璃窗洒进来的黄昏之光毫不吝啬的倾泻在梅莉的金发上,看呆了的莲子不自觉得脱口而出“……和你长得很像的……妖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24 21:20: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oloistic 于 2011-5-24 21:21 编辑

优雅的饮尽杯中物“妖怪么……那……有多像呢?”
“几乎……一模一样,不过她的金发比你长,卷曲,紫色的长裙在裙摆绘八卦和太极图,唔……如果说你是美丽的话,那她就是妖魅吧……”
“长发么……”
“差不多到腰吧。”咽了口口水,梅莉并没有看着自己,只是玩弄着被光照的发亮的金发。
蓝紫色的眼转了转,拿出手机打开相册“是这种长度么?”
“咦……”
照片里的梅莉身着一袭华贵典雅镶有金边的紫色长裙,靠在一处石头阳台,侧脸看着一只停在树梢上的鸟儿,最吸引莲子眼球的则是那头在黑夜里格外显眼的金色长发。
看了眼右上角被拍到一角的月亮,2242101日拍的,也就是上上周(好吧,我万年历没查到2049年之后的年份……不知道那天星期几……)
“怎么……把头发剪了?”如果不剪的话,估计自己看见梅莉第一眼就不是被吓白脸色的问题了……
“我第一次离开英国,留给父母睹物思人用了。”
“为什么……你要不远千里来这里?”读书的话,英国的大学完全可以满足她所想要的知识。旅游的话,邻国可是号称上下五千年的文明古国。没必要来这个国家吧……
放下喝空的杯子,手支着头,看向莲子“因为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说着日语走在日本的某座山上,梦里的我觉得那里风景很美就住下来了,之后山下的村民把我当做作祟神,只要我一出现就献上祭品。梦里的我好像不是人类,面对献上的人类也好,牲畜也好,全都吃掉了。过了不知多久,村民献上了一个人类巫女,她很可爱吸引了我,她的名字叫……莲子。”
“什……么……?”黑色的瞳因坐在对面的少女说出的话而睁大。
“你或许会觉得很奇怪,就因为一个连发生年代都不清楚的,不着边际的,甚至可以说是荒诞的梦,我的父母怎么就会让我来日本……其实呢,我的家族一直盛产怪人,特别是法中战争之后,就再也没出现过可以称之为正常的人类了。”
“八云紫的胸前……有个眼睛形状的妖纹。”
梅莉若有所思的眨了眨眼,对脸上流了不少汗的莲子露出意味深长的一笑“哦……是这样么?”
说出这个细节的一瞬间,莲子觉得,现实与梦境,有些模糊了。
174532秒……3311……3427……
“京都的夜空很美呢。”
“是啊……因为是古都的关系,现代建筑没东京那么多,人造光也少,可以看见很多星星。”虽然今夜不时有云朵飘过,使月亮看上去朦胧了些。低下头看着牵着自己手,不知道在往哪里走的梅莉“梅莉家都有些什么怪人?”
“恩……有个种出的番茄会把人吃掉的父亲,46岁了身体还停留在16岁状态的母亲,会飞上天但不知道怎么下来的,老是摔骨折的姐姐,一哭就会出现一打妖精的妹妹……什么的。”
“……各种奇怪的能力呢。”她家是超能力家族么?
“听父亲说,最早的祖先是个魔法使,八代之后还混入了精灵的血统。”
“那……你的能力呢?”
回眸一笑“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26 13:33:33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不可思议,自己就这么被一个早上刚认识的人牵着走在连目的地都不知道的路上,她很可能就是在自己梦里住在神社的那个妖怪……的转世?她应该和自己一样有着已经被这个世界所不在需要的能力……
这是个可以说科学至上的时代,人类已不再相信神的存在,拥有特殊能力的人类……究竟是为了什么而存在的?

“晚上好,京极先生。”
“晚上好,赫恩小姐。”两鬓开始长出白发的门卫微笑着向梅莉微笑着问好“哦呀……是朋友么?”
按下电梯的上升键“是的,今天刚交到的。”
目送年轻的赫恩小姐和她的朋友走入电梯,门卫感叹道“年轻真好呢。”

“梅莉……这里是?”应该不会是她家吧?
拿出钥匙“我家啊……怎么看这里都不像旅馆吧?”
还真的咧……“住在18层的顶楼啊……”
“恩。”转动钥匙打开门,走进漆黑的玄关“我喜欢高的地方”摸索到开关,客厅顿时亮起鹅黄色的光。
走到落地窗前,身后传来梅莉的声音“由于经常地震的关系日本的房屋都建得不高,而这栋采用了最新防震技术的公寓是附近最高的建筑。”
透过玻璃看见梅莉走到身后“那个,你带我来你家干什么?”
转过身,宇佐见莲子的下巴差点吓得掉下来。

在莲子看窗外风景时,梅莉将自己的领结扯开了,领口的纽扣也解了开来,隐约露出白皙的皮肤。
一瞬间,莲子想起了下午舞琉说的话‘据说,她是个拉拉哦。’
不是吧……夜晚高处客厅.avi么?(作者吐槽:莲子……你想太多了……虽然你想的也没错……)
“莲子……请好好看我着的……”说着暧昧的话,走近莲子。
“那……那个……我对那个……没……没兴趣……”一股热气冒上脸,莲子觉得自己似乎听见激烈跳动的心脏声了。
“所以说……莲子……”带着狭促的笑,梅莉扶住脸红的莲子。
本能的后退,脚却在打蜡的地板上一滑结结实实的摔倒在地。
无路可逃……被梅莉按住了肩膀背靠在没有温度的玻璃上,跌坐在地的莲子愣愣的看着近在咫尺的绝美容颜,天国的祖母,难道我宇佐见莲子今天就要这里被刚认识的外国人给……
“我说……莲子……麻烦你视线往下移看一下我胸口行不行,看我的脸你能看出什么?”
“咦?”往下移?
仿佛被蛊惑般,莲子照做了,缓缓低下头,然后莲子看见了,在敞开的衣领下,隐约可见的沟壑上,一个眼睛形状的印记。(作者再次自我吐槽:为毛我觉得这段写得很工口气呢……)
脑子嗡的一声,仿佛全身的血一下子被抽干了,强烈的晕眩感使整个房间陷入天旋地转,只有那个印记不变的在眼前。
好几次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整个房间只有莲子粗重的喘息声。
过了好久,心跳渐渐平复下来的莲子艰难的挤出了话语“形状一模一样,只是,只是,这个没有黑色的眼白,红色的瞳孔,棕色的杏仁状瞳仁,和肤色一样……更像是疤痕。”像是想到了什么,莲子猛的爬起身,梅莉没有料到莲子这一举动,一下被莲子按到在地。“不可能的,不可能的,那是梦……那只是梦……”抓住梅莉的衣领一把大力的撕开,使印痕完全暴露在莲子眼前,怔怔的看着在灯光下可以说是雪白的皮肤“我……记得的,梦里的妖怪……八云紫对我说过,她胸口的是妖纹……那么……玛艾露贝莉•赫恩小姐,你胸口的这个印记又是什么?”
闭上眼露出淡淡的笑容“只是出生时就有的胎记哦……看……”拉过莲子有些颤抖的手放到印记上“有温度,也有生命感的哦……”
和梦里像死物般的妖纹不同。温暖的,人类的体温,虽然微弱,但的确有。

==============================================
哈哈哈哈哈……我已经无节操掉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28 09:31:07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啊……”坐在梅莉身上,莲子思维越发混乱。
人类是会死的,虽然现在科学已经证实人类有灵魂,但还不能验证灵魂是否会转世,就当梦里的那个叫莲子的巫女是自己的前世好了,为什么她梦到了前世的自己?难道是巫女的能力么?
但是……那个叫八云紫的妖怪呢?那个妖怪也死了么?死了也会像人类一样转世?成了这个叫梅莉的……人类?

睁开眼睛,看着脸上冒出汗珠的莲子,放开莲子的手抚上对方脸颊“不过呢……在遇到莲子后……我发现了,原来它不是胎记……”
“唉?……”看了看金发散落在原木色地板上的梅莉,又看了看那胎记,莲子觉得自己大脑已经丧失了理解能力。
坐起身,再次将莲子推倒在自己与落地窗之间“看……颜色……变了哦。”
(作者又一次自我吐槽:你们这样推来推去当好玩么……我梦得很痛苦,写的更很辛苦啊。)
原本与肤色相同的胎记,以肉眼可以看见的速度逐渐变了色,黑色的眼白,血色的瞳孔,棕色的杏仁状瞳仁……
骗人的……吧……

凑到莲子耳旁轻声低语“在今天早上遇到你的时候我感觉到了,这里……胸口热的发烫。”
颤抖着手再次抚上那颜色诡异的印记,比刚才抚摸时温度高,炽热却不烫手。
“尽管如此……我想……我还是个人类……一个拥有异常能力的人类。”微微侧头,金发与黑发交错在一起,交织成一幅美得让人窒息的图“当然了,你也不是正常的人类,至少……我的眼睛告诉我,你的眼睛不正常。”
“……”
“这就是我的能力,能看穿结界(境界)程度的能力”
“结界?”
“是的,在遥远的过去,人类还有对鬼神的信仰时建造的结界,我可以看见。我也可以看见,每个人的内心对自身存在感到迷茫时出现的细缝。特别是在这个世界的存在感薄弱时,细缝会被扩大。”
“细缝……?难道……我…的身边…”
“一般人类只有一条罢了,不过非正常的人似乎容易被细缝带离这个世界,在你的身边足足有5条细缝,只要我走近它们就会全部扩大,但很奇怪……明明靠的那么近,细缝已经大到足以把你吞噬的程度,你却没有消失。”

“内……莲子……”手抚上对方的背脊“可以把衣服脱了么?”
这个夜晚究竟还能多疯狂?莲子靠在玻璃上想着“为什么?”
“因为呢……在我梦里的莲子背后有一朵很漂亮的莲花。”
头痛欲裂,这是莲子现在的感受“可以拒绝么?或者过几天再说?”她是个思想传统的日本人,没梅莉这么奔放,带着可以说是陌生人的自己进家门,还宽衣解带,啊,不,是解开衣领。
“不行。”放开莲子,微笑着拒绝。“必须今晚,说实话,其实我进门的时候就想把你扒了,但想想这样做太夸张可能会吓到你才忍到现在的。”
喂喂喂,我该感谢你的体贴她人感受么?还有梅莉小姐请不要用这么淑女的坐姿,优雅的笑容说出像痴女一样的话啊……
“而且……你看……把我很喜欢的这件衣服,撕成这样了。”在莲子面前拉了拉衣领,被莲子从胸口扯到腹部,明显已经报废不能穿了。
可以很清楚的看见内衣的花纹样式和平坦的小腹,热气涌了上来,莲子红着脸赶紧撇过脸去捂住口鼻。明明都是XX染色体,年纪也一样,为什么身材差那么多,人种的问题么?还是饮食习惯?话说她和梅莉都是女性为什么她看着会有推倒她的冲动啊……
(作者自我厌弃的吐槽:因为你的百合魂觉醒了……
莲子:是你的吧┳_┳?
梅莉:莲子想推倒我?咿呀>_<H!
莲子:(请不要用一脸娇羞+兴奋的表情说这样的话啊)谁让你这副样子勾引我?
梅莉:是你把我衣服撕坏的吧?)

评分

参与人数 1积分 +1 萌度 +10 收起 理由
五木花十 + 1 + 10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9-12-9 22:5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