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3409|回复: 13

[完结作品] 【完结】We Leave as We Came. ~旅人1969-1972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9-17 23:48: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ErwinTATP 于 2014-10-6 23:46 编辑

0. 一时半会讲不完的东西要写前言
有段日子没见了,我是ErwinTATP.
之前在某个群里预告说要开个考据坑。上讨论区转了一圈,整理一下思路,结论是自己的这些东西如果发到那是一定会被人战个痛的。索性换个包装发到一个没人看的区好了。
另外我在高铁上写了快六千字,还是没有看到福玻斯的影子。

1. 要是没有充分把握我们也不会和贤者交谈


经过几十分钟的黑暗后,完全恢复的满月高挂在幻想乡东南方的天空。
至于之前的几十分钟,虽然不比当年的永夜异变,但确实给幻想乡——尤其是其中的人类——带来了不少的麻烦。受月亮的变异而变强的妖怪,和自以为变成最强的妖怪一同开始发狂作乱。这充满狂气的变异甚至会影响外界,有一首很著名的歌曲便是以此为契机诞生的。
在他们(或者说我们?)那里,这个变异叫做《绯色月下》。不过在两个今天负责收拾烂摊子的家伙眼中,这次事件——
“真是一次漂亮的月全食啊。”
来自月都的贤者,和“拜访”过月都的贤者,异口同声地说道。

永远亭四周是茂密的竹林,南边有一方还算开阔的庭院,可以没有遮挡地看到月亮。此刻在南边的走廊上,四人(?)有说有笑,正中则摆了几壶好酒。
“你家公主呢?”
“刚跟藤原妹红打架,估计得睡好几天。话说好歹是名声远播到月都的大妖怪,就不能注意点形象么?看来地上妖怪中的贤者也不过如此。”
“大行不顾细谨,大礼不辞小让,大象无形,大约在冬季……我……懒……得……跟……你……争……”
建立幻想乡的,赫赫有名的大贤者八云紫,此刻正四仰八叉地躺在地板上,有气无力地回答。她甚至懒得像其他几位一样端酒杯,而是在酒杯上打开隙间,让酒流进自己的嘴里。
“让巫女和式神帮你解决嘛。”
“得了吧她们每次都管不过来……每回都要我帮着收拾。今年更是尤其累人……”
八云紫在背后张开一道隙间,当成躺椅背,稍稍欠起身来,好让自己能够把身边那个小客人抓到中间。可以看到这个小家伙穿着和八云紫类似式样的小号洋装,身后有对巨大的……破破烂烂的翅膀。永琳想让她摘掉有点妨碍视线的大帽子,被断然拒绝——根据多年的医患交流经验,永琳猜到了原因。我知道这是你邀请的客人,也知道吸血鬼能够自愈不用我操心,但是你真不是带了个病人让我来治么,八云紫?
“每次不都是吸血鬼闹得最厉害么?于是我那聪明的式神和充满干劲的巫女就把她们放了出来,收拾其他所有不听话的家伙。按照蓝的说法,大大小小的妖怪很快就被摆平了……”
“然后?”
“然后我就得想办法收拾这两个最麻烦的家伙于是乎结果就这德行了。要不是最后她们自己开始干架我估计还得忙……到最后连扯翅膀拽头发这种下三滥都开始招呼,这个活力要是让我收拾得累成什么样子。我还得给她弄套衣服……”
“这都没有办法……我们这些【年轻的】妖怪就是没法控制自己的活力嘛。”
另一位赏月者——斯卡雷特家的吸血鬼,向右一个侧身,轻松闪过了八云紫丢过来的酒壶和各种路牌,却甩掉了头上那顶硕大的帽子。头顶正好对着一边的永琳。
月之贤者此刻想到了自己住了不知多少万年的地方,虽然只是在外界人眼中的样子。
至于曾经去过那里的这个家伙——虽然一开始说是“来解决你们家兔子的问题”,但是八云紫到永远亭开始,除了躺尸喝酒就是发牢骚,根本没有运动的意思。
正想着轰几斤符卡或者别的什么方法送客的时候,这尸体突然坐起来,不住地捂着嗓子咳嗽。不管是人类还是妖怪,躺着的时候喝一大口然后感觉肚子被砸了一拳外加嗓子着了火,应该都会这么反应吧。区别可能在于,八云紫这样的大妖怪比较能扛,不会登时昏死过去。总之,经过红魔馆96度精馏伏特加这么一番折腾,八云紫终于来了精神——至少她愿意坐起来。

“然后,这个兔子具体是啥情况?从一开始就这低着个头哭着个脸耳朵也发蔫。这是出去折腾了还是被人折腾了?还是说月球的兔子都是折耳兔?”
“准确来说,是这次换的比较软的材质。反正跟你那个情况相比优昙华确实比较省心。她只是糟践自己……就是最后要想办法拼起来,比较麻烦。”
“糟践自己”“拼起来”……背后发生了什么又是怎么解决的,吸血鬼和贤者不愿去想;八云紫关心的是另外的事情。
“恐怕不只是糟践自己……要是这只是你永远亭一家的事情的话,我也不会忙得拼死累活还要到你这来聊大天。最近几次事件中,除了月球还有另外一个明显的狂气源。我想你明白吧?……看来是明白了呢。”
八意永琳努力安慰着怀里吃惊的铃仙。这孩子的内疚感真的是个大问题。内疚感……这也是满月期间优昙华发狂的原因。
“既然是来解决问题的,应该大致知道原因了吧……虽然我尽力疏导了,但优昙华就是没法原谅自己的过去。那个阎王也是哪壶不开提那壶……”
“对啊,我们知道。”出乎永琳意料,答话的不是和她两次对峙的敌军统帅,而是相比之下毫无资历的吸血鬼。“所以我想把那段时间的历史真正搞清楚,就能证明铃仙做出的其实是正确的选择。”
“如果证明优昙华真的是错了呢?”
“要是没有充分把握,我们也不会和贤者交谈。”
“如果是八云紫和我梳理月面战争的经过,我还可以接受。但她不过能梳理妖怪和月都的两次战争而已,而不是铃仙参与的那次和人类的战争。至于你又有什么资格?”
吸血鬼把一个金属的球体扔给永琳——那是一个金属的小足球,上面铭刻着镰刀锤子的图案,以及永琳非常熟悉的数字和文字: СССР январь 1959.
55年前,地上人第一次成功发射到月球表面的,被月都视作宣战标志的,就是这样的一个球体。

“我帮助谢尔盖·巴甫洛维奇逃出了牢狱。”


 楼主| 发表于 2014-9-18 15:59: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ErwinTATP 于 2014-9-18 23:28 编辑

谢尔盖·巴甫洛维奇,被八云紫称作“抢第一小能手”,在月都那里……是个大仇人,和冯·布劳恩相当。
他设计的火箭最先让地上人的造物,以及真正的地上人进入轨道;第一次将物体送上月球表面,甚至第一次拍到了月球背面无人所知的地区。
这些还不是他被月都记恨的主要原因。如果他一直关在古拉格或者莫斯科的那个“监狱设计局”,同样会有人做到这些,冯·布劳恩绝对有那个能力。但是如果他没有当上“总设计师”,NASA就不会有竞争对手——只有他能在落后的生产状况下,用对方四分之一的资金做出可靠的航天器,说服目光短浅的政治局领导进行拨款,让几家互相扯皮势不两立的设计局帮助同一个计划。
如果这些没有都发生,战犯冯·布劳恩决不可能被任命主持那样的计划,也决不可能要到如此多的资金和科研部门支持。地上人登月的战争也就不可能进行。

59岁时进行一次手术,发现结肠中的肿瘤状况比预想的严重,切除时发生大出血。
实行抢救,下颌和呼吸道在流放中受损,呼吸机不能完全发挥效用。多年劳累也让他的心脏失去了重新跳动的力量。
苏联航天工程总设计师,谢尔盖·巴甫洛维奇·科罗廖夫,就这样在麻醉中不明不白地死去。
这件事情,永琳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八云和斯卡雷特当然也知道,只是缺乏证据而已。

“你帮助科罗廖夫越狱?”
“确切地说不是越狱……是光明正大地让他成为不能被关押的重要人物。我想法让他的事业上升到关乎苏联命运的地步。”
吸血鬼把刚才的球体要了回来,接着讲她的故事。“46年夏天我让女仆长在斯堪的那维亚放了几枚液态火箭……结果瑞典收到了两千多起火箭目击报告,说它们‘带尾翼’‘运动奇特’‘不留下任何残骸’。其中上百次有雷达回波验证。”
“两千枚火箭?”
“其中的大多数报告,包括雷达回波,可能都是英仙座流星雨。但是有几起特别清晰的目击事件,包括坠毁事件,都是我搞的。也是因为那几起奇特的报告,美军和苏联都介入了调查。美军那边的说辞不了解,谢廖沙说这事证明‘美国已掌握全新的导弹技术’‘苏联的导弹技术已无力迎接美帝国主义对我领土的威胁’……后来的事你们都知道了。”
后来的事情,永琳当然知道;现在看来,对面这个小鬼居然是月面战争的罪魁祸首。
“那看来地月战争你的责任还挺大。月都本来也以为来转一圈就完了不会怎么样。后来听说那枚火箭的代号是‘七号洲际导弹’,又向月球扔了这么个东西,很快就宣布进入战争状态。”
“‘七号是很狗屎的导弹,是最出色的运载火箭’。你们情报不精,根本不了解谢廖沙,没摸清底细就胡乱开战,怪我干嘛。而且你做为罪人,能够利用的情报也是月都有选择给你的,不是自己收集的吧?”
永琳发现这个小鬼比自己想象的难缠许多。

——————————————————————
一些解释:

那个金属球是人类第一个月球硬着陆器的一部分。

十六夜咲夜参与的那个是1946年斯堪的那维亚鬼火箭(Ghost Rocket)事件。

R-7系列火箭是人类第一款洲际导弹,至今仍做为运载火箭使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19 00:14:45 | 显示全部楼层
2,这也是今天的正事

“既然你问完我的战争经历了,我也要问铃仙几个问题,这也是今天的正事……喂那边的兔子别抖了地板都在哆嗦!”
吸血鬼伸手让月兔把头偏向自己。两双泛着红光的眼睛相对,一双有着坚毅的眼神,另外一双则是散开了瞳孔。
“你杀过地上人吗?”
“我不知道……”
月兔执意想将头偏过去,终究敌不过吸血鬼的臂力。两双眼睛依旧相对。
“听好。接下来的提问,还有我们的分析,可能对你造成伤害。不是刑事意义上的……这里是幻想乡,你在外界杀了人,炸了什么,基本不要紧。造成的伤害,主要是你自己的精神方面。我之前和八云紫分析基本了解了事情的经过,你的罪责基本可以排除——或者说,即便按照你那内疚的判断标准,那个时候留下战斗也是错误的。现在只需要你补上几个细节处的漏洞。但是如果你不回答的话,即使我们再说得天花乱坠,你也无法说服你自己。你可能将幻想乡陷于更大的危险之中。明白吗?”
因为抓得太紧,铃仙看上去没有任何动作。不过吸血鬼从手上传来的感觉知道,她是想点头。吸血鬼放开了手,却见铃仙抓过那瓶只有八云紫喝过一口的精馏伏特加,一饮而尽。
“你这家伙!喝晕了也不能逃避问题!”
出乎八云紫所料,月兔并没有晕过去。她的脸甚至没有变红。
“好歹也是月面部队的精英……如你们所见,酒精和其他药物的抵抗力也是重要的部分。”
终于知道了为什么从来没见过永远亭和鬼族拼酒——两个喝不死的家伙和一个出千的也就算了,连这个印象中的最弱战力都如此凶残。雾之湖灌满酒怕是都不够喝啊。

“回到刚才的问题。你杀过地上人吗?”
“我……我不太明白如何回答。如果只限于‘亲手’的话,战争之前我没有亲手杀过地上人,战争刚开始我就到这里来了……”
“那不就是‘没有’?”
“但我确实参与了两次暗杀地上人的事件。而且那件事没有我根本不可能成功。”
“那么……你拆过‘呼吸机’吗?”
“斯卡雷特家的你冷静点!”
之前说是基本不要紧,但总有那么一两个雷区。两道隙间将吸血鬼已经亮出的利爪死死卡住,长弓上的银质箭头也对准了吸血鬼的眉心,但斯卡雷特丝毫没有退却的意思,似乎打算把她的胳膊扯掉。
“她的牙齿!”
铃仙用一块丝巾堵住吸血鬼的嘴。几乎是一瞬间,吸血鬼就彻底安静了下来……发出意义不明的笑声。永琳赶忙把箭头换成镇静剂,被八云紫制止了。
“我明白了……这幸运的兔子。”
八云紫取下了那块丝巾,吸血鬼笑着表示请继续说下去。
“都感谢这块头巾。这两次杀人其实是同一次暗杀。请了一个杀手去杀一个重要的人,再让另一个人杀掉这个杀手毁灭这个证据,没错吧。”
铃仙点头。
“那我就知道你杀的是谁了。那第一起案子,那么精准的移动靶射击看上去很不可思议,但是如果有一位真正的精英计算出正确的弹道,并将它以‘幻觉’的形式发送到射手那里,只要会扣动扳机就能做到吧。至于另外一起案子,一个没有杀人训练的夜总会老板,在众目睽睽之下森严护卫之中干掉一个全国知名的杀手……除非所有人的视线在某个时候出现了错乱。的确,没有你,这两件事都成不了。”
“我说的没错吧,my dear Babushka Lady? 如果没有回答我就当做是默认。”
铃仙没有回答,八云紫长舒了一口气。
她看过两起诡秘的谋杀案的档案。第一起案子中,受害者在一辆时速10英里的敞篷车上,被80英尺外的子弹精准地击中大脑和喉部。——事后调查,杀手只开了三枪。而第二次案子的受害者,就是第一次谋杀案的杀手嫌疑人。他在数百万人观看的电视直播中,被一名夜总会老板杀害。而这个老板四年后也莫名其妙地因癌症早早去世,死在之前的两名受害者去世的医院里。
第一次案件发生时,敞篷车旁边站着一位戴俄式Babushka头巾的妇女,她的身份和两起案件的内幕一样成为了永久的谜团。不过几乎没人关心这个只在几帧胶片上出现的妇女是谁;人们记住更多的是第一位受害者的神秘死亡,还有他说过的那句话。
We choose to go to the moon in this decade and do other things.

“终于可以结案了……不过我已经不给他们干事了。说过也没用。而且我说过不会追究刑事责任的。”
“给他们干事?”这是永琳的疑问。至于斯卡雷特家的吸血鬼,似乎早就预料到事情的发生。
“好像某些人说我只能讲清楚妖怪和月都之间的那两次战争?但是地上人的那次我也可以聊啊。我给他们当过顾问。”
永琳抿了口酒,回想起自己来这之后罕见地被月面征召的那回。
第二次月面战争。在幻想乡中似乎是指偷回雪见酒的那场了不起的旅行,但是月都似乎更重视几十年前的那次真正的战争,也就是迫使铃仙逃到地球的那次。为了取得战争的胜利,月都甚至联系上了罪人八意永琳,进行对地作战的指挥。最后的结果,虽然号称是月球击败了无知的地上人的侵略,但是现在看来……
“我就说地上人怎么可能有这样的能力……原来从一开始我就在和老对手打架啊。”
“不。”
这位老对手给出了出乎意料的答案。
“阿波罗计划完全是地上人的计划。你的对手,至少阿波罗13号那时的对手,就是人类。至于月都的对手……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什么意思?”
“这可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清的。不过……关于那个把你打败的计划,有什么想问的吗?”
“打败?”
“对,把你和月都都打败了的计划。”
“难道我们不是……”
“我的天哪还是先把酒添上吧。”一直沉默的“小”吸血鬼捏起自己发紧的眉头来。“要是这样的话可就说来话长了……”

————————————————
一点解释:

确实有个至今未确定身份的女人叫Babushka Lady.
blbond.jpg
muchmore.jpg

也确实有部动画片叫《幸运兔奥斯华》,比李·哈维·奥斯华出生的更早。

和他刺杀的肯尼迪总统一样,李·哈维·奥斯华在百万人观看的直播中遇刺了,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
Pappas_Exh1-murder_Oswald-21-19.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19 09:38: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ErwinTATP 于 2014-9-19 09:40 编辑

3.请问八云紫为什么没有让这个技术进一步发展

隙间的一个好处,就是随时都能找到好酒喝,凡是地上有的好酒都能找到,空酒瓶也能随时弄走,只是苦了不知道哪里的哪个谁。而且,比起不知哪里“借”来的酒,还是月球的雪见酒更适合月面战争这样的话题。虽然上次偷来的雪见酒早就喝了个精光,不过依照永琳的智慧在地上酿出的酒,尽管用了充满污秽的原料,仍旧有种不同于地球的风味。至于红魔改型伏特加……只能称作试剂而已,不过从之前的两次品尝看来,似乎能为酒会带来某些意想不到的效果,倒也是一味调剂。
娇小的吸血鬼干脆坐到了紫的腿间,而紫也很慵懒地用小家伙的脑袋撑住自己的下巴,这景象要是让某个正加班修补结界的式神还有某个潇洒的女仆长看到了不知作何感想。至于另一边,永琳和她的徒弟还算规矩地坐着,虽然铃仙还想站起来伺候几位客人,不过被永琳坚持按在了座位上一块喝……后来干脆把手搭在铃仙的肩膀上。现在的铃仙,则是借着明朗的月光,阅读八云紫刚刚从隙间找出的一条剪报。

第五十八季 神无月之一
快讯

突然出现又消失的的神秘铁甲舰?!
昨日深夜,一艘神秘的铁甲舰船突然出现在【】湖湖面,经过一个时辰后消失。由于事件发生在新月的深夜,此事件的目击者极少,也没有留下任何照片。据居住在湖附近的夜行妖怪称,舰船出现后有一名金色长发的西洋女子上船交涉,根据描述应当是幻想乡的管理者——八云紫。而和八云紫交涉的数名船员为西洋男子,散发人类气味,发型服装和幻想乡内的人类相去甚远。
本报未能和八云紫小姐取得进一步联系,据信她已于昨晚和舰船一同消失。关于此事的后续消息,请关注本报的进一步报导。
(射命丸 文)

“然后呢?那个是您吗?”
“当然是我。”八云紫又从隙间递出了一张铁甲舰的照片。“他们把一艘船搞到了田泽湖里……然后就进到现在的雾之湖。于是我得负责给他们送回去。”
“啊,原来是这个事情。”见到铁甲舰的照片,八意永琳像是明白了什么。“月都就是以这个为依据,误以为‘地上人已经彻底掌握了波和粒子的转换’来着……因此没人想到阿波罗计划居然使用古老的火箭。”
“但是师匠……月球和地球之间的传送,有月光波为载体,可以理解。在地球上的两个点又是怎么传送呢?”
“这是最简单的同纬度传送。通过适当的转换操作,就可以无视地球自转提供的初速度和地形的阻碍,而又利用引力和地心保持相对静止。这样相当于自己不动,让地球把自己转到同一纬度线上的位置。虽然简单不过……算是迈出了第一步吧。那请问八云紫为什么没有让这个技术进一步发展?”
八云紫示意铃仙把照片翻到背面。那是一张日本地图,标出了一条北纬39度左右的纬线,正好穿过一个蓝圆——“田泽湖”。而田泽湖中又引出一条金色线,连到幻想乡的位置上。
“首先,他们进入的是田泽湖,那个湖是‘龙神传说’的组成部分之一。因此和现在的诹访湖一样,那里是和幻想乡的湖水相连的。他们的侵入对‘龙神传说’造成了威胁,也就是对龙神的威胁。而且他们进入结界的方式……正常进入结界,应当像是开保险箱那样,一步步慢慢地打开才对。结果他们相当于直接上了撬棍。所以我就去外界干点活顺带修补结界。”
“他们没有收拾你这个胡言乱语的疯子?”
“胡言乱语可没法帮他们弄回来一条消失的船。到那里第一天我就说‘我能把这一条船弄来就能把你整个舰队搬走’,所以后来他们也不怎么敢管我。至于档案记录乃至人的记忆对我而言更不是问题。”
“但是我一定要保证地上人的成功。如果最早的这个登月计划没有成功,在地上也就没人想‘赶超他们’而是想着反正也做不出来,‘嫦娥计划’和‘辉夜姬’就要推迟很长时间。而在月都上,如果没有阿波罗的影响,这两个计划也不会引起那样的不安吧。当然我后来发现人类的强大远超我的想象,‘登月’这件事情我完全没必要出手,所以……就专注于修补结界了。”

原本以为自己一千年的陷阱是被八云紫用几天破解的,没想到她也设了一个将近五十年的局,这样想着八意永琳感觉心里平衡了些。但是又想到,这个局可能有那场真正的“第二次月面战争”在里面,地上人给月面造成那样的威胁……心里又变得很是不爽。

“紫小姐……美国后来怎么处理你送回去的那条船?”
“接着用呗。后来被希腊海军买去用,再后来根据外界的官方记录希腊的P&J废金属处理厂拆解。至于实际情况……”
剩下三人想起那天酒会上的情形——出家而不能喝酒的舟幽灵船长满身酒气地四处炫耀。大概也就明白了。

——————————————————
阴谋论爱好者的必修,费城实验。
费城和田泽湖的纬度其实有一点点差距……不过无所谓。航母都能开进费城的海军基地,何况一艘小学生护卫舰。
之后我会解释为啥我会想到八云紫在费城修补结界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19 23:31: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ErwinTATP 于 2014-9-20 10:14 编辑

4.你们月都不会真有一大帮人研究这些名字的暗喻吧


四位赏月者或紧张或轻松地聊着,月亮已经到了上中天。
古希腊人已经学会了使用月食测量月球到地球的距离——地球半径的110/3.5倍。至于月相,则被他们用来测量地球到太阳的距离还有太阳的大小。可惜希腊人一直没有做出望远镜,否则谁绕着谁转这个简单的问题也不至于在一千多年后还在争论不休。
知道路有多长是一回事,怎么跑完这段路又是另一回事。过了两千多年,地上人终于把登月之路缩短到了36层楼高。
土星五号运载火箭,高110.6米,363英尺,但脑子不太好使的政治家和电视台们似乎更喜欢“36层楼高”这个形容。她的名字取自罗马神话中的农神萨图恩,因此也有人管她叫“农神五号”。在这火箭最顶端,就是有名的飞船——阿波罗。
他是希腊神话中的光明与文艺之神;不过还是罗马人的太阳神身份更广为人知。既然八云紫为外界人类的登月计划“干过事”,为什么一艘登月的飞船会起名叫太阳神,月之贤者为此感到疑惑。
“给一艘登月飞船起太阳神的名字是你的主意吗?”
“……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你不是阻止了他们对传输技术的使用么。”八意永琳还在想着那条船,“还想保证登月的成功。那么给一艘登月的飞船起名叫太阳神,阻止地上人和月都的接触导致阿波罗计划的失败,也有可能吧。”
“我为什么要阻止地上人和月都接触,这个暂且不论。至少还有一个东西你想得太多了。为什么起名叫太阳神就能阻止地上人呢?”
隙间中掉出一堆老照片,还有一份传真纸。这些材料上全是灰色的表面和光秃秃的山丘,和月都的繁华景象大相径庭,也没有月海的波涛。
“来来来挨个看一遍……这个来自Luna 2, 这份传真是Luna 9的,这个我忘了是Luna几了反正是月尘……这个是辉夜姬当然又叫塞勒涅,这个是嫦娥二号的……至于那些勘探者啊,月船什么的我就不拿出来晒了。好的,请月之贤者告诉我:这是你们月都的景象吗?”
“不是。”
“露娜和塞勒涅都是和月球有关的女神,嫦娥是月都的人物,辉夜……不用我说了吧。那么以她们命名的飞船又拍到了什么?我估计你会说这是地上人想掩盖超自然的东西,那么你知道为什么这么多照片中,有一份传真纸吗?”
“……不知道。”
“因为这是我们自行捕获的Luna 9 信号。我们把天线对向月球,英国有位报社出身的情报员听出这个和传真机的声音一样。其他的也差不多,总之探测器发出来是什么信号,我们这里就收到什么信号。不管是只到达了外界的月球,还是到了月都后被月都干扰……到底叫什么名字,能否探知月都的情况,二者完全没有关系——反正都看不见。”
“登月的飞船叫太阳神,要说一点原因都没有,我还是不信。”
“当然是有原因的……噗……不行我忍不住了啊哈哈哈……”
永琳还属于半信半疑的状态,看到八云紫这番放声大笑,更加疑惑焦急。一个手刀劈在头上,总算止住了这个家伙。
“那帮二货……NASA某领导想起了小学时看过一个叫阿波罗的神,驾驭太阳马车的形象十分威武,翻了几本书感觉他‘没做过啥不合适的事情’,然后其他各领导午餐会的时候一直念叨‘阿波罗这名字挺好的啊不过我不是说你们一定要给它叫这个名字’……大家就决定叫阿波罗了。”
“就这样?”
“真的就这样……后来这帮人起的名字,都是些‘软糖’、‘蜘蛛’、‘查理·布朗和史努比’这样的。搅乱你们月都的‘哥伦比亚’和‘鹰’,原来起的名字叫‘沙冰’和‘干草垛’……你能想象一帮人随便看到个啥就给亿人景仰的飞船起名吗?……我说,你们月都不会真有一大帮人研究这些名字的暗喻吧?现在的探测器让一堆七八岁小孩起名字,真想知道你们能想出什么来……”
永琳默默闷下半壶酒。铃仙你这徒弟真不让人省心,那九十六度的伏特加也不给我留点。
我怎么就碰上这么一堆逗逼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是真事。第一个月球软着陆器发出的信号确实是传真机信号,也确实有个英国报社听了出来,抢在真理报之前发布……苏联为此大为光火。
至于阿波罗命名的经过可以在http://zh.scribd.com/doc/6020475 ... of-the-Moon#page=37 看到(需翻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20 10:28:53 | 显示全部楼层
5. 还真要感谢月夜见大人的不杀之恩

一小片云彩遮住了月亮,从它背后透过的光芒将它映得雪白。云对于吸血鬼和月之贤者有特殊的含义:图书馆的魔女会制造云层遮住满月让吸血鬼们免于发狂,或者降下雨来限制外出——虽然不是那么有效。而八意永琳同样知道如何控制雨和雷电,还有一次把它用做武器。这倒有点像是宙斯,或者说朱庇特了。
不过永琳要对付的,是朱庇特的父亲——萨图恩。

“永琳小姐~~不要喝闷酒嘛,我还有个问题想请教月球的贤者呢,”吸血鬼说着扑到了永琳的怀里,“你说进入‘全面开战’状态,为什么只进行了暗杀这样的行动,没有派遣军队到地上?如果真那么干了肯定摧枯拉朽嘛。”
永琳让她坐到铃仙的旁边,“这个问题问她最合适——只要她愿意说。”
“这个没什么不能说的。进入战争状态就是开始集中各地的军队,调遣精英到月球正面。此外,月面的工业和研究机构在平时算是放任自由的,但是进入‘战争状态’,月夜见大人和二位公主大人就开始对月面工厂和科研部门进行直接的指挥,以赢得战争为主要目的进行资源调配和任务分配。至于具体如何作战,优先保证月都不会被攻破;而向地上派遣的可能只有非常少的军人,比起军事的‘斩首行动’,更像是特工任务。”
“那为什么不反攻地面呢?以人类和月都的差距,反攻了肯定是摧枯拉朽。”
“要不说你没有参加过真正的月面战争呢,小鬼。”这次回答的是永琳。“第一次月面战争的时候,月都取胜之后,也提出过一举反攻到地上,把这家伙抹除掉的作战方案,到最后没有实行。”
“那还真要感谢月夜见大人的不杀之恩。”要被抹杀的妖怪——八云紫,用隙间挡在自己和铃仙的枪口之间。
“别那样假惺惺的……优昙华把枪放下,现在早就没这计划了。”永琳把枪口向下按——真是不省心的徒弟。
“在月面的战斗中已经看出,即使拥有技术和训练上的优势,取胜也不是那么顺利;如果反攻到地上,远离月都的魔力,很有可能陷入持久战。胜算不够大。”
“‘胜算不够大’,意思就是还是能赢?”
“对,还是能赢,但是不值。当年为什么要和月夜见他们建立月都,就是因为地上的污秽。所以即使真的占领地球,月都也不会在这里居住的。付出大量的资源损耗和人员伤亡,打下来一片碰都不会碰的土地——岂不是荒唐。”
“那就用地球人管理地球嘛。”
“这就是我的想法……不过与其打下来之后再让地球人管地球,不如从一开始就让地球人阻止地球的登月计划。”
说到自己得意的判断,八意永琳精神了许多。
“月球表面没有国家,而地球有这么个东西。现在只是一个国家和另一个国家竞争,就能在载人飞行十年后登上月球,而这两拨人类彼此之间没有任何往来。倘若月面部队大规模的现身,地上人为了另一个星球竞争势必站到一起……谁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来。不如让他们为了‘国家利益’‘民族骄傲’‘完全自主’这种东西自以为是,巴别塔自己就会倒掉。”

她对不对暂且不论,至少这个想法很有效。八云紫想到自己在外界见过的一个人——Edgar Mitchell, 阿波罗14号的登月舱驾驶员。他从月球回来之后,做出了对高层们颇为不敬的发言:
“From out there on the moon, international politics look so petty. You want to grab a politician by the scruff of the neck, and drag him a quarter of a million miles out and say, ‘look at that, you son of a bitch.’”
“当你站在月球上,就会觉得国际政治就是过家家。你会想抓住某个政客的脖领子,把他丢到二十五万英里之外,对他说:‘瞧见那个没有,你个狗日的’。”

“那为什么不像杀掉总统一样,只杀掉八云紫?”
“你问问铃仙她愿意干这个活吗?”
铃仙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八意永琳接着说:
“开玩笑,没有符卡规则的情况下,那样小规模的军队哪能打得过她。顺带一提,月都早就料到中国的航天计划可能促成叫‘嫦娥’登月航天器诞生,引发月都不必要的恐慌,但没有对他们的‘航天之父’采取任何行动。原因也差不多——即使是拥有月都的武器,那种小规模军队也打不过美军的五个装甲师。”
“再说了……为什么八云紫要和与自己作对的物种讲和,建立这个幻想乡呢。”


“也就是说月都从一开始就没有全面使用军队的打算。”
“确实没有。但是地球在那次任务之后就发布了危险的信号……那个阿波罗8号。”

——————————————————————————————————
钱学森后期研究气功这个事我是真心不理解,但是他六十年代对美苏航天事业发展形势的判断确确实实跑偏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22 13:12: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ErwinTATP 于 2014-9-22 14:07 编辑

6. 要有光

1968年圣诞,NASA在登月舱尚未完工的情况下,将载人的指令舱和服务舱送入月球轨道。这次突然的任务近乎自杀——从未有任何这样大小的飞船在月球轨道上进行过实验,从未有人类穿越过范艾伦辐射带,也从未有人搭乘过一枚36层高的火箭。在那个被越战、学潮、暗杀和LSD充满的年代,他们“拯救了1968年”;不过当他们躺在7000吨爆炸当量(由苏联用他们的火箭很悲剧地证明)的火箭燃料上的时候,当Jim Lovell在轨道上一个手滑搞乱了导航电脑的时候,估计他们只是在想希望有什么能拯救自己。最后不必说,他们成功了,他们的壮举永久留在了亿万人的脑海中——当然包括今天这四个在那个年代,做着特殊的事情的家伙。

“如果谢廖沙还活者,估计那时也会急出心脏病。反正米申那小子的脸都成猪肝色了。”最小的吸血鬼对那两人的态度截然不同——一位用的是爱称,另一位只用了姓氏。如果和她提起“切洛梅”她连姓氏都不会用,而是直接爆粗。
“说起来那次任务确实是出乎意料。所有人都以为NASA不敢在登月舱没做好的时候就把人送到那里……结果还真的这么干了。别说月都,我都没敢那么想。”——自称在NASA干过活的八云紫,似乎对NASA也不是很理解的样子。“所以你们没有任何准备?”
“不是那个原因。以土星五号的速度,到达月球至少需要72小时,这段时间也能做很多准备。真正没有准备的,是当时月都认为NASA和他们的对手一样做出了宣战行为。”
这下地上的二人彻底困惑了。“根本没有啊?”
“祷告事件。”唯一算是亲历了那场战争的铃仙,提出了这个名词。“三个地上人在轨道上通过朗读《创世纪》的方式,传播他们以拿撒勒人耶稣为弥赛亚的犹太一神教……”
“啊这个事情我们后来收拾可麻烦了,又是赔钱又是批评教育还要对付各种传票。”
“……还没完。而且他们观看月球背面的景象后,和地球取得联系后的第一句话就是他们宗教的‘圣克劳斯确实存在’。这简直就是在宣战。”
“那个,我年纪太小,有个问题不太懂想请教医生。”
“说。”
“你们是不是为了防止心血管疾病,统一更换了玻璃制造的人工心脏?”
月球的二人还没反应过来,吸血鬼已经拍上桌子了。“这怎么可能是宣战?这就是给孩子们说一声圣诞快乐啊!你知道圣诞节对孩子们多重要吗?三个宇航员叔叔在月球上说‘圣诞老人确实存在’并且让NASA的科学家认证,孩子们会多开心啊!……哦对你们这些老家伙不可能知道……”
吸血鬼及时捂好帽子俯下身去——两名贤者又达成了一致,她们扔出的酒杯差点打到对方。似乎过于失态了,场面出现尴尬的宁静。
还是铃仙打破了僵局:“信仰有冲突,这是其一。还有一点是根据我们的情报,基督教在开战之前都会祈祷的,有神职人员负责祝圣……”
“祈祷就一定是开战吗?祈,祷,就,一,定,是,开,战,吗?”吸血鬼干脆脱下鞋子,把走廊敲得梆梆作响。“你们判断‘登月者是来对月都开战的’的依据,先是因为之前一枚不得已起名叫‘洲际导弹’的运载火箭有一个‘洲际导弹’的名字,然后是因为另一帮人按照自己的习俗进行了祈祷,顺便给孩子们问好?那他们说‘在极地轨道上抓到一个有趣的信号’然后用口琴吹出《Jingle Bells》又是要跟谁打仗?啊?”
八云紫连忙将吸血鬼拉开,防止她做出蠢事。说是来解决月兔的问题,其实你这的麻烦也不小啊,斯卡雷特家的。
“我只是不能接受你们因为这么无聊的理由就害死了谢廖沙。我没有证据。但是我等得到。”
至于小小的吸血鬼,已是泣不成声。
——————————————————————
阿波罗8号的乘员在轨道上向全世界广播《创世纪》在国内被起诉,不过后来受到保禄六世教宗的接见。梵蒂冈确实非常喜欢阿波罗计划。
因为我可能写不到阿波罗15号所以在这里说一下,后来阿波罗15号带了古兰经第一苏拉——我觉得后来的波西米亚狂想曲应该也有类似效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23 15:27:13 | 显示全部楼层
7.但是你确实差点成功了

那一小片云没有消散的意思,反而越来越厚。如同现在的气氛一样阴郁。
斯卡雷特家的已经停止了哭泣,但是仍旧没人说话。一个完全没有心情继续,一个在想怎么继续,一个在想不是给我徒弟解决问题来着么怎么会搞成这样,至于最后那一个……这位小姐你这流的可是血啊我怎么收拾。终于,有人想到了怎么打开局面——不愧是妖怪的大贤者。
“让我们聊点开心的话题吧。阿波罗12号怎么样?”
“我可不觉得这有什么开心的……”
“\好啊好啊好啊/”
前一瞬间还埋头默不作声的小家伙瞬间兴高采烈起来……果然是小孩子么。而且话说你是要用我的郁闷换取吸血鬼的欢心么,八云紫。你最好早点证明自己做的这些对铃仙有好处,否则现在就找我那两个徒弟收拾你。
“既然要聊月面战争的历史,为什么不先从阿波罗11号开始呢?那是第一次着陆。”
“因为真正意义上的交手,应该是从阿波罗12号开始算起吧。那次真的是吓得不轻,我差点就出手了。”
“因为很好玩~”

永琳可觉得一点都不好玩。
之前她指挥过针对阿波罗10号的破坏行动,完全没有效果;最要命的阿波罗11号偏偏由于情报问题加上时间紧促,只能植入一个1202程序错误,也没有收到任何效果。到了阿波罗12号,她动员了能够“使用而不起疑”的最好武器——天气控制,部署在卡纳维拉尔角。但是……
“为什么它就是没掉下来呢?升空那回下了两道闪电,应该能破坏控制电路啊。”
“因为布劳恩的这个货比较禁折腾,动力系统运转没有任何问题。”八云紫解释,“但是你确实差点成功了;你那两道闪电确实引起了严重的电流过载,飞船里能亮的警报灯都亮了,能灭的指示仪表都灭了。我们在地面遥感看到的都是乱码,没人知道发生了啥事情。”
“但是它没掉下来啊。”
“因为很不巧的是,那天控制中心的EECOM——就是负责资源消耗的那位——是John Aaron.这小子在去年见过一摸一样的乱码,就查明白了是什么问题,一直记到阿波罗出事的时候。让宇航员扳了一个开关,一切搞定。而且更不巧的是,本来阿波罗11号之后人们觉得任务已完成不必再冒险,如果这次任务失败,阿波罗计划就会整个撤销,结果——偏偏就成功了。”
“所以这到底哪里开心了?”八意永琳此时无比郁闷。
“更开心的是阿波罗13号也是他救回来的。”
“而且他当时只有24岁哦~”吸血鬼此时更加来劲了。“你问我为什么听到‘阿波罗12号’这么开心?那是三个最有趣的宇航员啊。登月的第一句话直接拿阿姆斯特朗开涮,‘Whoopie! 这是尼尔的一小步,而是我的一大步’,这可是登月的发言啊!而且原因只是跟人打赌‘登月发言到底是不是官方写好的’赌了200美元。然后呢,不仅化解了你的攻击,最后离预定降落地点只有200米的误差。”
“他们是阿波罗计划的最优秀的代表。专业而又欢乐。话说回来我一开始还以为你们开战是因为他们往月球带黄色杂志来着……啊不我什么都没说。”

那帮家伙都把排泄物留在月球上了黄书算什么啊。永琳依旧很郁闷。
我怎么就碰上了这么一堆逗逼。
——————————————————————
Pete Conrad是我最喜欢的阿波罗宇航员,和他打赌的记者是法拉奇。带到月球上的黄色杂志是几页Playboy,由地面工作人员夹带在宇航服的Checklist上——据说两位宇航员很喜欢。
用过的生命维持系统要留在月球上,包括……嗯。
至于John Aaron到底是什么职位,到底有多牛,请搜索SCE to AUX,并复习电影《阿波罗13号》以咖啡壶为标准制订省电方案的那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25 00:0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ErwinTATP 于 2014-9-27 21:01 编辑

8.把运送氧气罐的支架上的任意一颗螺丝拧松十一转

“永琳你咋又苦瓜脸了……我说,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你破坏阿波罗13号那次真的是相当漂亮。”
“真的?”
“真的。”八云紫见永琳不相信,打出几发细小的光弹,光弹逐渐按照一定的轨迹飞出——超迷你版的天咒「阿波罗13」.
“学得不太像……总之就是这张符卡,我见到它的时候确实吓了一跳。一次那么精准的作战,居然是在博丽大结界内部指挥的,我还要到外面去收拾。”
“你觉得那次很漂亮?其实是个意外。”当然永琳对八云紫的这番评价也感觉很意外的。你居然会认输?肯定有诈吧。当初是谁给丰姬下跪来着。
“意外么……我还在想,为什么月球没这么对付阿波罗8号。要知道那次任务没有登月舱,服务舱被毁的话飞船绝对没法回到地球。原来只是意外吗?本来想打阿波罗8号结果打偏了?”
“差不多,那次任务确实是误伤。”永琳稍稍起身,“只是我们要打的不是阿波罗8号。阿波罗8号发射的时候,月都根本没有做出准备,也没有把它击毁的想法。当时主流意见是,虽然都是地上人,但是不同的‘政权’差异很大,即便一个政权用‘导弹’送了个要命的金属球,也不能证明另一个政权的这次探测是来开战的。你们的推测没错,自始至终月都都没有想过主动出兵。”
“可是后来出兵了啊,要不然你家兔子也不至于这样。”
“那是因为月都以为地球正式发兵了。阿波罗8号的机组念过《创世纪》之后,形势急转直下。月都相当一致地认为这是挑衅,打算毁灭下一次靠近月球的飞船——也就是阿波罗10号。那次任务虽然有登月舱,但是其中的燃料没加满,所以理论上会成功。”
“所以你们原来的计划是偷走登月舱的燃油?”
“偷油,我哪有那么低级趣味。”永琳差点被呛到,这吸血鬼问的是啥问题。“那是一次‘试验登月’的任务。为了防止这帮人擅自开到月球上去,肯定不会给登月舱灌满油。”
“这样啊……既然铃仙之前一直在美国,我猜还是她干的吧?”
“没错。”
“那么你干了什么?”
“那个指令我记忆犹新,‘把运送氧气罐的支架上的任意一颗螺丝拧松十一转。’”
“就这样?”
“就这样。”
“这能有效就见鬼了……”
“后来的阿波罗13号真是因为这件事‘出现事故’的。如果那个氧气罐按照原定计划安装在阿波罗10号的服务舱里,它毫无疑问会炸掉。”提到自己最为得意的计划,永琳异常的激动。“那个动过手脚的支架不稳定,一个原定安在阿波罗10号上的氧气罐从几英寸的高度摔了一下。就是这一下,里面用来排气的一根软管发生了松动。后来需要重新加注液氧,加液氧需要把罐子里原有的气体排空,结果因为那根软管的接头形变,排气不通畅。根据我们找到的情报,NASA对付这种情况的方法是……”
“接通氧气罐的加热系统,让气体受热膨胀排出。”八云紫又不知从哪里找出了当年的文件。
“对,打开加热。然后另一份电路图显示,这个加热器有一个温控开关,它的额定电压是44V,但发射台实际上改用了68V的电压……如果他们用这个电压进行加热,温控开关会直接烧穿,电热丝就会一直保持接通状态。当阿波罗13号发射之后。飞船通电,氧气罐开始不停加热……加热不但使氧气罐内的液体气化产生巨大压力,还把一些电线胶皮和塑料管烧成了易燃的有机物气体。发射中有一步指令是‘搅动氧气罐’,会提供一些火花,然后……”
砰。永琳做出了一个放烟花的手势,斯卡雷特若有所思地点头。
“不过八云紫,”永琳产生了疑问,“这事真的那么厉害吗?”
“远超你的想象。”八云紫答道。
“我们对事件的调查只到‘氧气罐曾经摔过’为止,没人想到这是一起未遂的蓄意谋杀。只是一个简单的支架,没人能查明白到底是有人破坏还是意外事故。再说就算查出来有人故意破坏,即使是NASA的人也不觉得这是有计划地要破坏飞船。包括指令长Jim Lovell本人在内,都知道飞船上有个氧气罐摔过,根本没人怀疑这个氧气罐是故意被摔过,更没人想故意摔它做什么。”
“完美犯罪……”
“完美犯罪。只是最后你师傅输了。”
八云紫见到自己的老对手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心里十分高兴。
“首先,你没有达到自己的本来目的,月都的目标也根本没有实现:和月都的期盼相反,宇航员全都平安归来,而地上人对登月的热情不减反升。假如阿波罗13号是一次平安的任务,它也不会遭到如此的关注,阿波罗计划的收尾会更加潦草。你却成功延长了它的生命。”
“而且,你是活了上亿年也研究了上亿年的贤者,你对面的统帅——飞行控制的总指挥——是一个三十六岁的人类。他的手下平均年龄是二十六岁,很多刚刚大学毕业。你想过暗杀JFK,想过黑掉阿姆斯特朗,你会想到对付这个人吗?”
永琳看着八云紫手上的黑白照片,给出否定的回答。那只是个随处可见的,带黑框眼镜的20岁欧美男性而已。硬要说有什么特别的话,上世纪60年代仍旧西装革履发型整齐的年轻人,实在很罕见。
“John Aaron,就是在阿波罗12号任务中找到一个开关化解了你那两道闪电的那个,找到了如何用阿波罗13号剩下的电力返回的方法。换句话说,你的两次进攻都被这个二十五岁的人类化解了。”
“你想证明什么?我杀错了人?”
“不,我是说阿波罗13号的成功……并不是因为某个特定的人。要想让它失败的话,除非月面军队开到地球把计划的几十万员工全都屠掉。至于你最失败的地方……”
八云紫用胳膊肘碰了下斯卡雷特。小吸血鬼在月光下开始朗诵一段不知来自哪里的文字:
«Наша страна сделает все возможное для оказания помощи в поиске и спасении экипажа "Аполлона-13" после его возвращения на Землю, если, конечно, такая помощь потребуется.»
“我希望通知你们(美利坚合众国政府):苏联政府已发布命令,如果需要的话,全体军民将为营救阿波罗13号的宇航员提供一切必要援助。”
“这封给尼克松的电报,发件人阿列克谢·尼古拉耶维奇·柯西金 , 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部长会议主席,也就是苏联总理。要知道那两个国家还在用核弹对着彼此,随时可以毁灭对方。但是……
你说‘巴别塔自己会倒掉’,但你的这次犯罪,却成功让人类文明聚在一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27 21:16: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阿波罗13号期间和八意永琳、月夜见对峙的统帅,Gene Kranz。飞行指挥中最老的人,36岁。
KranzConsole.jpg
喜欢穿白色马甲,阿波罗13号任务期间穿过的一件,现在在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博物馆展示。
450px-Gene_Kranz's_vest_from_Apollo_13_by_Matthew_Bisanz.jpg

两次拯救阿波罗的John Aaron, 27岁。

Picture009.jpg

最近感冒了,文章大概两篇内完结,具体时间不保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9-11-21 13:2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