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1206|回复: 1

[中短篇] 【短篇】伐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2-25 09:56: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角色文,屠自古中心。
雖然是早就寫好的文,發一下祝各位聖誕節快樂:D


=====================





  要撃潰你的敵人,就必先放下對他的仇恨。
  皆因仇恨會吞噬你的判斷力,會在達成目標後慫恿你質疑自我。

  只是,這不是很吊詭?

  若我不再恨敵,敵之於我豈不再無討伐的意義麼──



  一根羽箭擦過弓弦,刺破腥味的空氣從敵我軍馬狹隙間竄過,銳利而筆直飛向前方。
  漆上鴆毒的箭頭戳中那幅惹眼的白狩衣,貫穿其身,從左襟穿過。
  其人摔馬而下。
  頓時耳邊的喧囂都被一併凍結──啼音、鳴鼓、嚎喊;血肉噴灑的溫度;鐵鏽和泥土的氣味;刀刃碰撞的火光…一切靜止在膨脹的時間中。

  她從馬鞍下來,丟下竹弓,拖著腰際長刃走到其人足跟前。
  血色牡丹在白狩衣上發萌,綻放,直到花瓣潰不成形。

  該人仰卧在鏽土上奄奄一息,灰燼般的長髮披散在地上,令人寒心不解的笑意洋溢在慘白的臉上,嘴角牽動,似乎說了些什麼,零碎的音節融化在血紅的吐息中。
  那份話語撕破她臉上寧靜淡漠的偽裝,變得扭曲猙獰。
  眼看那將死之人居然如願以償地傲笑之際,胸口一股可怕的感情洶湧而上,溢滿她的全身。她的瞳孔收縮,血液奔騰全身,精神一下子振奮抖擻,思路清晰無比,每一處感官反饋變得敏感,看的,聽的,嗅的,都鉅細靡遺。
  這副血肉之軀忽然變得輕巧如羽,視束縛於身上的甲胄如無物,宛如已經握在手心的揮舞自如的殺人兵器,她可以用它來做到任何事,任何。
  這種感覺美妙得令人著魔上癮,很快她就要把靈魂都賣給這件舉世無雙的兵器、賣給這股能摧毀一切的強烈感情。這對拍擋融和為一,撕碎她最後一根理智,只管要折磨、掏空跟前這個背叛者。

  生而為人,未曾擁有過此等渴望,未曾如此渴望一個人的肉體連同靈魂從世上永久放逐,潔癖得不許留下一片餘灰,祈求她永不超生,萬劫不復──無與倫比的實感把她深深俘虜,她不由得確信自己活著就只為當下這一刻。

  啊啊,不行了──她察覺到自己正渴望一個缺口,在這股感情會把她吞噬之前。

  她抽出刀刃,動作不急不緩,視線移不開那朵血牡丹,心情難捨難離。

  很快就要結束了──不管是這份高亢暈眩的復仇感,還是長久以來令人折磨的恨意。

  ──永別了,物部布都。

  刃鋒的歸處,永遠在那根羽矢脫弓的剎那就已經注定了。
  它每次都豎立在牡丹的花蕊之上,讓那顆污穢不堪的心臟吸吮著刃片,彷彿這就能淨化那人的所有罪過。

  霎時,世界的色彩和感情都化為烏有。

  地上那人的血肉化成灰燼,風一吹,散了。
  只剩那把刃,恰似日晷,與矗立的劍影相伴,把白狩衣釘死在泥土上。

  她沒有感覺,一點都沒有。
  就連一絲抑壓都擠不出來,所有的感情都一次過喪失了似的。
  心上被鑿穿了一個洞,一切都從那裡流出去,流到不知哪裡去,再找不回來。


  然後,她就醒來了。
  在深夜中,物部氏的軍營帳篷裡,一個人。

  空虛感籠罩著瑟縮的軀體,眼前所有的事物都變得乖離,包括在夢中她的刀刃和愛弓。

  戰役開始之後,每天每夜,蘇我屠自古都做著同一個夢。

  站在五色旗幟一方的自己──蘇我屠自古,是物部氏裡唯一的姓蘇我氏的將領。
  站在對立面則是一生宿敵──物部布都,蘇我氏陣營裡唯一的物部氏。

  自己,夢寐以求的手刃了物部布都。
  每天在祈禱的事,每天每夜都想著記掛著的事,化成夢魘每晚侵襲她,誘惑她,折磨她。

  ──這場必敗的仗她還要打下去,從加入物部氏的剎那就沒有想過回頭。
  她身上流一半屬於物部氏的血液,她比誰清楚這人的詭計,遺憾的是也只有她一個清楚。她並沒妄想要喚醒被物部布都所迷惑去盲目信仰佛教的蘇我氏,只管每每站在戰場上的人們都要為自己的選擇付出代價。若是戰場上碰見血親,屠自古同樣會冷酷無情把他們抹殺,只因物部布都做到,她也一定做到。
  否則,她嬴不了,嬴不了這個可恨的,把戰爭帶給這世代,讓同源的兩族自傷殘殺的物部布都。

  她瞧見物部布都廢佛燒寺,妄顧裡面因戰爭而無家可歸被收留的孩子和女性;她見自己的蘇我氏和物部氏各自為了護教而把領土內僅僅有可能帶瘟疫的村子一把火燒光,他們看著浴在火中的平民百姓殘虐大笑,寫在教義上的悲憫在這些縱火者的眼中不留一絲痕跡。

  只為此人一己私欲,飛鳥千瘡百孔。

  這世界瘋狂了。
  瘋狂的源頭統統來自這個物部布都。

  她數不清這人的罪孽。
  自己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抹殺了這傢伙,結束這場瘋狂。

  於是屠自古拾起她的弓刃。
  無數次的碰面,加入什麼陣營,對她們來說根本不重要。
  是的,她們祈求的也不過是在戰場上作個了斷,僅僅她們兩個。

  屠自古是經歷過多少險阻,多少次在生死邊緣徘徊才能在戰場上與物部布都一同站在幾乎同等位置上。然後為了對付這狡猾的敵人,她要克服多少東西戰勝多少次自我…只是稍一回想起那段令人折磨的日子,卻莫名讓她懷念不已。

  起初的她,對物部布都的仇恨幾近瘋狂,光是在遠處焦見她領兵的身影就胸口發痛得呼吸困難,妄顧指令,雙眼被蒙上一般把皮革筒內的箭射光了也殺不了對方,揮刀的身體變得又鈍又重,完全不屬於自己。光是聽到那個名字就足以讓她失去理智,使得她的部隊所有人被下令不許在她面前提及那邪惡的四個字。

  只要涉及是關於那人的事,身上所起的變化以及所暴露愚蠢和錯誤,連屠自古自己也恐懼不已。她被羞辱,被自己的對物部布都的仇恨所嘲諷、玩弄,焦躁和憤恨幾乎要把她燒焦。

  為了達到目的,她只好汲汲營營的克制自我,學會每每見到那幅惹眼的白狩衣策馬指揮在蘇我氏旗幟下時,澆息燃燒在自己眼中仇恨的烈火,平靜的面對她的挑釁,面對她們這個諷刺的存在。

  她想起教她弓法的師輩賜予自己的教誨──

  要徹底抹殺這詭計多端的物部布都,她得要先勝過自己,要先放下對物部布都愚蠢的仇恨。既然她自問為了復仇能夠付出任何代價,那麼,有何不成?

  屠自古做到了。
  只可惜這跟她做事作風一貫,永遠都是矯枉過正。
  原本只管要抑壓那份仇恨之火到在戰場上不至於讓自己的刀刃失去鋒利便足矣,她卻把最後一絲餘盡,那驅動她在戰場追逐那身影的動力,都捏滅了。

  她的神色比過去淡漠冷厲更上十倍,不近人情。
  她的戰略變得精準,揮刀放矢鋒銳俐落。她不再為在旗幟下躍動的那幅惹眼的白狩衣身影心動,不再為重挫對方的軍隊而歡呼,不再為戰略稍勝一籌時對方身陷己軍所佈的陷阱而熱血沸騰……僅如一位優秀不已的傭兵,只為將軍的指令精準執行乏味的任務,而將軍的指令則是捕獲一位跟自己沒任何情仇瓜葛的敵人。此時己軍也因她完美無瑕的表現佔盡上風。

  從那天起,她缺失了那份對物部布都的仇恨,行屍走肉。
  只得每夜在夢中緬懷那股緊牽著心跳的強烈感情,眷戀著顫抖的手從腰際抽出刀刃的剎那,感受著對仇恨的純真,享受對方那些會扭曲自己臉容的話語,全情投入在那般真切敲響心扉的感情中……而就在其進入最美妙的狀態,要攀升到頂峰之際,它隨著為寒風所吹散的灰燼所冷卻,只剩那幅連繡上了血牡丹也感動不了她的白狩衣。猶如怎樣喝都醉不了的甘酒,虛幻飄渺,頓失興致。

  那份實感,那抽象且糾結不已的感情,就這樣一去不返。

  生而為人,未曾擁有過此等渴望。
  渴望摧毀一個人,渴望擁有執著摧毀一個人的願望,以此燃燒自我,在這慘白如灰的煉獄裡爬行。蘇我屠自古的體內,或許有一個她所不知曉的自己,渴望萌生一份這樣殘酷的感情。

  現在,屠自古已經失去這一切。

  她不是放下了對物部布都的仇恨,而是失去了對物部布都的仇恨。可笑的是,她現在還得去討伐物部布都。
  身在敵對家族陣營的兩人,本身早已不是為了什麼榮譽道義而戰,她們仍然站在戰場上交鋒只為了這份純真無邪的仇恨,卻連這都被奪去了。如今她身穿甲冑拾弓刃站在五色旗幟下,領著千百軍馬來到物部布都面前,又有何意義?

  她坐起身子,拿起枕邊冰冷的水酒一口口喝下去,連夜來的經驗告訴她,只要麻木重覆這動作就能稍微填滿一些空虛。

  她很想對物部布都說,對妳的仇恨把我折磨得不成人形。
  但現在,她說不出口了。她沒有可以責怪物部布都的理由,也沒有那種欲望。

  冷颼的風掠過開敞的帆布簾湧進帳篷內,那裡沒有可被吹滅的燭火,只有比寒風更冰冷的兵器,以及幾壺掏空了的水酒瓶。
  夜不能寐,屠自古又灌了幾口水酒,瞧見帳簾外越發黯淡的星辰,彷彿期待著衪們在那從地平線升起的第一道光之下,完全凋零。

  軍人原本都只是活在剎那的造物,難道不是對仇恨燃點了他們存在的意義嗎。

  正值此時此刻,她會想,於戰場另一端的物部布都會不會也像自己這般,半夜從夢中驚醒,借酒排解這不眠之夜。

  倘若會的話,妳的夢中又是怎樣的一幅景象呢。






  -了-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5 09:57:32 | 显示全部楼层
後記



  很少寫這種文。

  但確是想寫這樣一種感情很久,想寫這樣帶點扭曲心結的屠自古。

  本篇的背景也是想寫很久的一種發想:
  光明正大作為物部陣營的屠自古,以及同樣光明正大作為蘇我陣營的布都。

  某天當我又在重溫那已經看了上百次的神靈廟人設TXT以及求聞口授的設定時,突然發覺,這種立場可以完全在不與一設衝突之下成立。在任何官方文獻中,都沒有明確說過作為蘇我氏的屠自古以及物部氏的布都,在戰爭中實際身處在什麼陣營。就連在屠自古口授人設中也只提到「那場戰爭中,從結果上來看屠自古那方雖然勝出,卻轉而暗中幫助布都」。假如以歷史角度看,直接把屠自古那一方套入為蘇我八氏當然可以輕易解通,但從另一角度看,把「那方」看成物部氏,稍微咬文嚼字一些似乎也說得通。

  於是這故事的背景就變成這樣:

  物部氏的布都因神子的號召加入蘇我氏成為隊伍中唯一的物部氏,然後像人設說的那樣為蘇我氏進行佛教洗腦工作,並且進行得非常成功讓蘇我氏盲信佛教。而在這時,原本身在富裕大族,對世俗之事皆感百無聊賴,作為蘇我氏的屠自古卻相當厭惡布都的做法,並對盲信佛教的蘇我一族感到噁心至極,於是自行捨棄蘇我氏的身份加入被布都所背棄的物部氏,與自身的蘇我氏戰鬥。同樣是背棄族人的兩人,一個為了自己的私欲陰謀而戰,一個為了討伐(她自以為的)罪魁禍首去結束戰爭而戰。然而作為從敵陣加入到物部氏的屠自古並不被信任,與布都最初在蘇我氏時遇到的挫折一樣,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畢竟布都好歹還有神子作後台,屠自古完全是無謀地加入物部氏。

  這樣的屠自古,又會有怎樣一種經歷呢,不管各位喜歡與否,這篇文算是我所構思的其中一個版本。

  河內之戰,看物部氏和蘇我氏的將領列表就曉得戰力懸殊得可憐,很多物部氏最後要麼投降要麼當逃兵去。在必敗的戰役中捶死掙扎,於把士卒折磨得不成人形的惡劣環境下,任誰都開始質問這場戰爭的意義。這脆弱的源頭本來也不足以憾動屠自古要擊潰布都的決心。畢竟本來對世事淡漠的她踏進這戰場之前,已經決心要以對物部布都的仇恨作為精神糧食撐過每一道難關,不管是在物部氏陣營內所受的氣也好,在戰場上受到的挫折也好。她心裡也許閃過無數次這人並非如此可恨的念頭,然而那念頭一旦出現她就會馬上把它捏滅,只因她已經決心恨她到底,每捏滅這種無益的念頭一次,那份仇恨便在她的內心提煉得更為爐火純青。

  這段時間並沒有過很久,很快屠自古就發現自己低估了這份恨意,她真的全心全意的恨著布都,把她的一切所作所為都看得邪惡無比,終於屠自古把所有的猶豫真正拋諸腦後段忘卻過去──一如她那過份認真,矯枉過正的作風。屠自古犯下了軍人的大忌,感情用事,過度的仇恨讓人失去理智,甚至會讓她在戰場上身陷險境,更別說討伐物部布都,這下去她就要早一步死在戰場了。為了糾正這點,做事果斷無比又不多懂分寸的屠自古又矯枉過正的把這份仇恨,似之前捏滅過去那些讓她動搖的念頭一樣,把其一一撲熄。結果失去了這份之於她原本淡漠如水的人生,第一份有血有肉的寶貴感情,哪怕是一份折磨人的恨意。

  在這篇短文,就是建立在這背景之下所描寫的一小撮剪影。

  真的,只是很想寫一下這樣的屠自古而已。再說寫了出來後,我又可以像這樣在後記爽吐一下背景設定,又了結一個心願,畢竟我可不打算寫成中篇小說(啊我還有很多不同的背景設定都很想吐)。

  在這之後,一切也會回到一設所說的那樣。嘛,當然進展也可以有很多個版本。

  對布都失去了恨意的屠自古,或者事實上早已對這場戰爭代表的所有意義失去興趣。而在這時,物部布都卻向正佔上風的她發出號召,協助她進行原本不為人知的陰謀……這時,布都會找上屠自古似乎就變成是理所當然的事。

  若在這故事的背景下,就因為屠自古是物部氏當中唯一的蘇我氏;若在原作背景下也難理解,「神之末裔的亡靈」也早已暗示了蘇我屠自古可能流有物部氏之血的事實這樣。可能性是無限的,反正也是看作者怎樣寫。她們的心理在這種情況下又會是怎麼樣子,也是值得玩味的地方。

  或許,在真正接觸了物部布都之後,屠自古對這世界對自己的感情也會產生了截然不同的看法和感受──而唯一不變的,大概就是總是被布都牽著自己的感情走吧?不管是負面的感情也好,正面的感情也好…(笑)

  不過這份宿命感,也就是古都這對我所喜歡的地方這樣,也是我永遠的腦洞泉源。哎,雖然這篇大概不算是古都…細節還是別在意好了。也許我只想偶爾就找個機會,寫寫關於古都的事,古都的發想和反思而已。

  就這樣,感謝讀到這裡。



  PS:所以說後記才是本體嗎。
  PS2:不知怎麼最近都在寫硬派武臣屠屠,慢慢變成還有很多面向的將軍屠屠都很想寫這樣。但在我想心目中的將軍屠自古,似乎其實是個不怎樣喜歡打仗和戰爭的孩子,瀟灑走上戰場的背後,不是都是強逼勉強自己,就是為了些什麼人才甘願這樣做。怎麼說布都和神子感覺都能看不能打的,娘娘有僵屍軍團但屠自古感覺這傢伙哪天肯定會賣隊友絕對信不過,結果苦勞人屬性大概是千四百年前已經根深柢固麼w
  PS3:順道光棍節買了2014年版《教父》三部曲回來溫習。相信各位看到本文第一句就曉得我是考利昂老頭子的腦殘粉(歡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20-8-13 15:5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