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194|回复: 36

[长篇] 简单轻松的东方故事(暂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14 23:11: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五石 于 2019-5-15 12:42 编辑

【鸦天狗与白狼天狗篇】


本故事由原本的短篇小说也就是本篇【鸦天狗与白狼天狗篇】不加修改后的再续写,所以在前几篇会有感观不足,若耐心读到第五篇为止,或许能让你舒服一些。当然,也不是特别值得期待的事,因为第五篇都没写超过一百个字www,今天只是搬运之前的内容,明天开始。

二次创作,如有不适,良言谨记,多多包涵。

 楼主| 发表于 2019-5-14 23:12:3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

咻——

“慢着慢着,我今天可不是来找茬。”

“怎么,你是怕了吗?”

射命丸文笑而不答,犬走椛很不自在,认为是被小瞧了。

——所以说,鸦天狗什么的,只是一群傲慢、散漫的混蛋。

“没事就别烦我,我现在很忙。”

椛没能多走几步,便被拦下。

“别急,其实你很闲吧?妖怪的时间总没那么容易打发,不如坐下来,听我讲讲故事,聊聊怎么样?”

今日的射命丸文,感觉和往常一样讨厌,又不大一样。

“可倒是可以。但事先声明,如果不有趣或是不合我口味,休怪我不客气了。”咧开嘴,露出洁白、尖利的牙齿,犬走椛证实自己绝非虚言。

文并未开口,只是脸上挂上浅浅的笑意,招招手,示意椛坐下。

“靠我这么近干嘛,快点说故事!”

椛想挪开位子,但文却像是黏在身上一样,甩也甩不开,只能凭她靠着。

“知道吗,你闻起来像奶糖一样甜。”

于是,文在说出这句莫名其妙的话后,故事开始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14 23:13: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五石 于 2019-5-14 23:19 编辑

谁喜欢我?

给我做吃的好吗?
你说喜欢我?
你是哪只耳朵听见的?我给你装个鼻子。
嘶——啪!

给我做吃的好吗?
你说喜欢我?
你又哪只耳朵出问题?我给你按个鼻子。
嘶——啪!

给我做吃的好吗?
我的三个鼻子嗅到暖暖的爱意,你是喜欢我?
看来这张嘴也有问题。

我的耳朵是无辜的,
我的嘴巴是被迫的,
它们都是无罪的。

那么,
告诉我谁才是主谋,
或许我会宽恕它们。

不,我不会说的。
那我就烧了整具身体。
不!请至少放过我的心。
好啦,我已经知道了一切,我要捣碎它,做顿晚餐。
乐意之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14 23:13:29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这都是些什么!”

“你不喜欢吗?我倒是挺喜欢的。”

“当然不喜欢,无聊透顶。”犬走椛很生气,“我讨厌故事里老是重复说‘你说喜欢我?’的家伙,自恋又难缠的样子,跟你一样令人厌恶。”说完,屁股往外挪了一点。

“我的心很受伤。”实际上,射命丸文是笑着回话,没有她说的那么伤感,至少她表现得很从容。

椛张开了嘴,“看来你是做好了准备。”

“哎呀,伤脑筋。”文用手遮住了她的嘴,“开胃菜而已,别这么着急嘛,待我再讲一个吧。如果还是不能让您满意,就任凭你处置,如何?”

“呸——”犬走椛用手背反复擦嘴,“这是你说的,任凭我处置。”

“嗯,如果你没忘记先放过我。”文偷笑地瞧着她。

“你当我白痴吗!”

“感谢您的宽宏大量,接下来的正菜包您满意。”戏耍完了椛后,文收敛起她的笑容,装作老实可怜样。如果她不挤眉弄眼,或许还能相信是真有所愧疚。

“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14 23:14: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五石 于 2019-5-14 23:19 编辑

真正的凶手


温瑟酒馆有位漂亮女孩
七个公子,慕名而来
第一个公子爱她的腰肢;   
第二个公子爱她的手脚;   
第三个公子爱她的面容;   
第四个公子爱她的内在;   
七个公子,各有所爱。
夜晚夜晚,快快到来。
够了!
谁砍的最后一刀,
公正的法官颇不耐烦。
是我!
第六个站起身来,
我看没死,补了一刀。
死刑犯如此回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14 23:14:56 | 显示全部楼层
五、

“就你的水平来说,还算不错。”椛苦恼很久,才说出这样少有的夸赞。

“我感到荣幸。”

“唔——那个,”犬走椛说,“能告诉我谁才是真正的凶手吗?我,我只是想对对自己的答案。”少有的赞许也会和利益挂钩。

——就这么不好开口吗?困惑的样子,真是可爱。

“不行~♪”

“不说算了,其实我知道的。”椛,偷瞄了一眼文的表情。

没想到偷瞄的事情被文看穿,噗嗤一笑,椛的脸上又是窘迫又是难堪,更让射命丸文得意。

“呵呵,承蒙款待。”文露出满意的微笑,“作为回礼,让我把后面的内容继续讲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14 23:15: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五石 于 2019-5-14 23:19 编辑

三人成虎

一个人,大喊大叫

镇内有只老虎!

疯言疯语,

镇上都是路人,我该扯掉他的舌头不能嚎叫。

两三人,大喊大叫

街上有只老虎!

胡说八道,

为何我没看到,我要敲烂他的脑袋不再乱闹。

所有人,大喊大叫

这里有只老虎!

吃饱的老虎,逃之夭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14 23:15:58 | 显示全部楼层
七、

“怎样?”

“故事是挺有趣,不过你不是说要把真正的……我是说,你不是要把前面的故事讲完吗?”

“没错啊。”

“等等,啊,我明白了。你是继续把后面其他准备好的故事讲完的意思吧?我可懂这个,你的措辞有错哦。”这回轮到椛来得意。

文静静地盯着她的脸,椛的笑像倾泻下来的阳光撒在文的脸上,她也被椛的笑容感染。

椛却对此不解,“你笑什么。”

“我笑,是因为看到你在笑。”射命丸说,“但是我还是得回答你,刚才我的确是在讲后面的内容,正是字面上的意思,别无他意。”

文又补充了一句:“等你听完了我的故事,便会知道答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14 23:16: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五石 于 2019-5-14 23:17 编辑

黄昏之宴


主人:开始了。

庭师:结束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14 23:18:05 | 显示全部楼层
九、

“就这些?”

“没错,就是这样。”文平静地回答。

“真短,不过的确很有意思。”椛毫不吝啬地赞许,“你是怎么想到这些故事的?还有吗?快继续讲完吧。”

文没有急于回答她的问题,而是从衣兜里拿出一个精美的礼盒出来。

犬走椛很吃惊,这个盒子她很中意,细长的盒面有可爱的小骨头堆的图画,还有一枚狼的掌印在上面。

就算不说,椛也大致明白这肯定是要送给她的礼物,不过避免又被射命丸文捉弄,还是谨慎地想了想,问道:“你拿出这个干嘛,是要送给谁的东西吗?”现在的椛希望文回答是送给她的,如果真是这样,也许她会对以往文对她做的事情既往不咎。

文笑着回答:“这么明显的意图还不知道吗?小笨狗。”

“才不是小笨狗,是小笨狼!”

“哈哈哈哈——”

“错了,错了!我是说……啊啊啊——我咬死你这个混蛋!!”

恼羞成怒的椛忘记了先前的“既往不咎”,想要立马报复这个现在还带着坏笑,捉弄她的混蛋。

“喂,犬走椛。我们想到了大将棋的新玩法,四个人一起玩儿,你要不要来试试——”远处,附近的河童向这边大喊。

“什、什么?!”椛停下动作,“有新游戏,我要玩!!”

“你不打开看看我给你准备的礼物吗?”

椛刚要抬腿走,又转回身:“好吧,那我拆开看看。”

盒子很轻松地打开了,里面装着一条华美的——项圈?

“你是什么意思?我可不会喜欢。”

“可是我希望你戴上它。”那双大大的赤红色眼睛露出纯真祈求的神情。

“别装蒜了,我不会再被你骗了。”椛说,“不过这个盒子很漂亮,我很喜欢,这个我要了。至于那个东西,你留给自己戴吧。”

“真是可惜啊。”文用扇尖敲了敲自己的脑门,表示遗憾。

“还没好吗?如果忙的话,我去找其他人了哦?”

“啊,马上来!”椛伸长脖子对河童喊去,“对了,故事你还没讲完呢。以后记得说给我听哦——等一下,我来了!!”说完,犬走椛急急忙忙地跑了,留下还在看她奔跑背影的射命丸文。

等犬走椛在她的视线消失后,一个新的身影在空中浮现。

“偷偷摸摸地听别人讲故事可不好,有辱妖怪贤者之名吧?八云紫。”

“我可没自称是不偷听别人讲故事的‘妖怪贤者’,”八云紫笑答,“让我来为你把故事做个了结。”

紫,意味深长地凝视她,悠悠地说:“你是承认都是你干的咯?”

“什么事?我有什么要承认吗?”文摊开手,脸上带着从容、镇定的笑容。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都和你有关系吧?说谎坏的孩子可没人喜欢。”紫捧着自己的脸,拉近了她们的距离。

“我只不过是在讲故事,仅此而已。”最速鸦天狗的头脑,疾速斟酌着紫的意思。

八云紫的笑意更浓了,“好啦,不要这么紧张。我可不会去袒护几条烂命,而来招惹不详的妖怪,不是吗?”

“这句话我也返还给你。”文的鼻子哼了一声,肩膀也放下许多。

“有时候我真不太喜欢你这颗脑袋,浪费这么可爱的脸蛋。”紫没好气地,鼓起脸。

“彼此彼此。”

交谈并没有任何深入,紫也无趣地打算离开。正要走,想起一件事情,“啊啊,这几天忙着处理你的烂摊子,我可是没少走路。”

“那我还真想看看你是怎么走路的。”

“你可别气我,我这是为了省力,至少老人家可比某些年轻人成熟稳重得多。”紫说,“什么爱呀,情啊。我可是看穿了一切的妖怪贤者。”说到这儿,紫还噗嗤地笑出了声。

后者却对此表示了自己的看法,“是吗?那是你自讨苦吃的结果吧,我可聪明得多。”

“也许是,”紫谈到这里,语气透出一丝伤感。“也许不是。奉劝你一句,付出的多了,不等于你会获得更多。”

“我很满足现状。”

紫听了后,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淡然地回答:“那是最好不过的,博丽的巫女那边我会帮你解决,但记住,仅此一次。”

“……谢谢了。”

“还是会说话嘛。”紫伸出手想摸一下文。

文弹开了她的手,不客气地返话:“如果你不想招惹我的话。”

“好好好,那么祝你愉快,下次见。”

最后,紫消失在她的间隙中,而文则另有打算地,朝向先前喊叫的河童方向离去。

犬走椛和射命丸文呆过的石台上,留下了那条被遗弃的宝石镶边的黄金项圈。

本篇结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9-5-27 19:2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