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1947|回复: 3

[剧本创作] 【无主之地前传X东方】幸福的别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2-5 02:49: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为了纪念一个上周末通了两宵的好游戏而写的东西,因为要重现废土风实在太麻烦啦,所以就索性略过描写直进对白剧本模式了。

很喜欢无主之地的大小剧情,那种无时不逗你一下的幽默——“我把你们进来唯一的桥给炸毁了!”“那也是我们唯一的桥。”——当然我是学不来多少精髓的。

所以只能用尽余力来打滚卖萌了

希望有人喜欢(






——————————
幸福的别名
——————————



燐:“哈哈!我们要发财了!”

(主线进度更新:第六章、幸福的别名)


燐:“到底是堆满武器和子弹的地下要塞?还是塞满绿油油现钞的一座金库?不管怎样,阿空!”

空:“唔?”

燐:“借你的右臂一用,在这扇钢板上面切道门出来!没工夫再去找别的入口了!”

(任务目标更新:使用聚能激光切割钢板)

燐:“宝藏~ 宝藏~”

(任务目标更新:继续使用聚能激光切割钢板)

燐:“我们来啦!”

(任务目标完成)


燐:“嘿——!”

燐:“这里好暗呀。阿空,看来得继续借你的右臂了,还记得上上上次我给你装的‘闪亮闪亮模组’吗?”

空:“记不得了……按钮越来越多,因为阿燐你总往上面安各种没用的东西。”

燐:“怎么会没用呢?这个最高输出功率的闪光攻击,可以把你面前的敌人全都变成瞎子。”

空:“直接把面前的敌人烧成灰不更好吗?”

燐:“嗐。阿空你真是不懂用子弹狩猎目标头部的乐趣,算了,我来找按钮。”


燐:“好了,你看,这下就亮起来了。”

空:“我觉得……这样拿着一根发光的棍子好蠢。”

燐:“那就想着你最支持的球队,然后鼓足干劲举过头顶挥舞起来吧。”

空:“……我喜欢黑谷队,他们的人个个都跟长了八条腿一样能跑。”

燐:“比起别的队是——因为他们已经有四条腿了!真是的,怎么会允许半机械改造人上场的?”

空:“那月球队还有喷气背包……我一直想有哪天,可以站在那么多观众的面前,打出一支漂亮的全垒打……”

燐:“……好了好了,我们下来这里是找宝藏的。得有足够的钱我们才能在台上看比赛的时候,口渴了还能再要上份饮料。另外还能买到材料给你的右臂继续升级,我都攒了十几个点子等不及要试呢!”

空:“……我想要除了激光,同时还能够发射出火箭弹。”

燐:“那个啊,等下下下下次再说吧。”

空:“啊?”

(任务目标更新:往地下深处探索)


燐:“……这里有什么不对劲。”

燐:“看看我们一直走过来的通道,目前还像是一座建筑的走廊没错吧?”

空:“嗯。”

燐:“那么除了水、电、排气系统,还需要铺这么多的管道做什么?你看脚底下,线路到处都是。”

空:“说不定这里是什么秘密研究基地?”

燐:“但愿只是如此吧。总之保持警惕。”

(任务目标完成)


燐:“嘘……!门后面有动静。”

空:“啊?可我什么都没听到啊……”

燐:“计划变更,下次就给你装个外设听觉辅助模组。现在先切开这扇门,注意控制下声音不要太大。”

燐:“我们来送他们份惊喜的外卖吧。”

(任务目标更新:使用聚能激光切割门板)

(奖励目标更新:控制输出功率不超过百分之八十)

(任务目标完成)


燐:“好……接下来只要我数到三,咱们就踢开这扇门一起上。”

燐:“三!”

空:“我们是急性子!从不会讲一和二!”

燐:“——是掘地虫!”

空:“还有自动炮台!那先烧哪一边——”

燐:“当然是虫子了!你知道我最恨这些爬行的恶心玩意!”

(任务目标更新:消灭出现的掘地虫)


空:“火热的激光外卖来啦!”


空:“自动炮台!它们转来锁定我们了!”

燐:“那就别吝啬,连它们也都派上一份!”

(任务目标更新:消灭自动炮台)

(任务目标完成)


燐:“呼。这种程度作为开箱子前的热身刚好。”

燐:“自动炮台的残骸——让我检查看看,说不定能弄点它们主人的信息出来。”

燐:“这是……海伯利昂企业生产的炮台?海伯利昂企业,不是五年前就全面撤出潘多拉了吗?”

???:“正如你所言。”

燐:“是谁?!”

???:“这艘战舰是海伯利昂企业留在潘多拉星上的最后的遗产,同时也是它彻底失败的象征。”

空:“好像是从扬声器里面传出来的声音。”

???:“这里是地狱蔷薇号(Rose From Hell),而我就是这艘战舰的——船长。”

燐:“一艘太空战舰——?”

空:“这实在是太酷啦!”

燐:“现在可不是夸敌人的时候!”

???:“但我不是你们的敌人。我向你们保证。”


(任务目标更新:听燐与船长交涉)

燐:“你们海伯利昂企业……一直妄想控制压榨潘多拉的每一寸土地,我怎么可能会相信你?”

???:“你和你的同伴都是宝藏猎人吧?”

燐:“你掌握了我们多少信息?”

???:“我只是了解你们的行事风格。作为这艘战舰的掌管者。我叫觉。”

燐:“我才不会这就改变对【哔】应有的称呼,你这【哔】。”

觉:“在五年前,海伯利昂企业集合潘多拉星周围最后的舰队力量,向这里反抗的宝藏猎人总部发动了总攻。”

燐:“然后你们失败了。”

觉:“这艘战舰作为当时的三旗舰中规模最小的,负责从主要战场的侧面进行奇袭作战。”

燐:“而你显然没记得把导航开好。”

觉:“一支宝藏猎人的小队发现登上了这艘船,他们将控制核心破坏了,因此地狱蔷薇号坠落一头扎进了这里的地下。当时舰上的全体乘员都丧生了,只有我一个人后来醒过来了。但我并没有想要向任何人复仇的意思。”

燐:“那是因为你没种,你这个只会坐在房间里透过监视器和——”

空:“阿燐……”

燐:“阿空!我们走,我不想再听这个【哔】废话了!”

觉:“等等——”

(任务目标更新:跟上燐离开这里)

(任务目标完成)


燐:“今天真是晦气,还得向总部报告派人来处理这边的情况——”

觉:“很遗憾,这艘战舰没有地方会漏听得了船长的广播,海伯利昂的员工睡觉、偷懒、或者是上厕所的时间,都得从每年的工资中按合同扣除相应的部分。”

燐:“啊啊啊闭嘴!”

觉:“我们来做个交易吧。”

燐:“我不听我不听!”

觉:“这艘海伯利昂企业打造的全长七点九公里战术旗舰,上面装备满了最先进的武器设计与工程技术。还有最顶尖的人工智能。你可以在宝藏猎人组织派人来过来回收这里之前,先挑选拿走其中最有价值的。”

燐:“你还偷听了我们之前的对话?”

觉:“我会尽我所知道的协助你们,如果你们答应把我从指挥中心室里带出来……说实话,我已经被困在这里五年了。”

空:“阿燐……她好像不是什么坏人。”

燐:“一个黑心杰克难道还骗得我们不够惨吗?海伯利昂企业上上下下都是这样,为了利益什么都干得出来,你能指望这里面一个做到了旗舰船长的人,还是什么好货吗!”

觉:“这我无话可说。但我已经不再是海伯利昂企业的了,海伯利昂企业的上层,也背叛了我——”

燐:“闭嘴闭嘴!我压根就不想听!”

空:“听她说吧。”

燐:“…………好吧。”

(任务目标更新:听船长陈述理由)


觉:“是个很简单的故事,不会占用你们多少时间的。”

觉:“地狱蔷薇号,它的名字其实暗示了一个秘密。它的推进引擎设计得比任何战舰都要巨大,如果六组集体过载,爆炸产生的威力足以炸毁半个月球。”

觉:“当时这艘战舰所执行的任务,不是协同正面作战,而是为了从战场的侧面切入到指定的地点上,接着启动预设的自毁程序,一举歼灭你们在潘多拉星地表的总部和所有主力。”

觉:“而我只是……一个需要到地狱边境的导航员。”

(任务目标完成)


燐:“在我看来,那也仅仅只是为你添了点可怜的价码。”

觉:“所以我不想再跟这里或是海伯利昂有什么关联了,带我出去吧。”

燐:“……我要先把这里的情况向总部发送过去,包括你这个煽情的小故事。”

觉:“那不是我编出来的,我根本没有这方面的——做吧,我不会拦你们甚至一下的。”

燐:“还有关掉通道上的监听装置,现在就关!”

觉:“好的。”

燐:“如果我们认为你的话足够可信,接受这笔交易的话,自然会再回来的。”

(任务目标更新:跟随燐回到入口)


空:“你还是不轻易相信别人吗?阿燐。”

燐:“为什么要赌别人的不背叛呢。我们现在这样把后背只交给对方,不也过得好好的吗?虽然……经常手头有些拮据就是了。啊!我真想能把那家伙的船刚看到的部分全都拆成碎片带走,然后卖给我们可爱的黑市小姐一份好价钱!”

空:“可是……我还是很想能游览体验一艘真正的飞船,一直都是。”

燐:“你太喜欢幻想了,阿空。”

(任务目标完成)


燐:“这样。我把有海伯利昂企业战舰埋在这儿的消息发送回总部了,就算接下来我们中了那【哔】的陷阱,也不至于消失得不明不白。”

空:“我觉得她没必要拉井口的人和她一块下井底,这样有什么好处?”

燐:“这个世界还很不太平,疯子到处都是。说不定哪天我也会——”

空:“不会的,阿燐。我相信你不会的。”

燐:“……回去吧,阿空。我们这回就算冒一次险,赚个大的!”

(任务目标更新:回到地狱蔷薇号中)

(任务目标完成)


觉:“你们回来了……我感觉刚才的等待,都能抵得上之前五年的时间。”

燐:“废话少说,至少我还根本没信任你。而你要是敢辜负空的好意,我的左轮手枪会把满仓的子弹,都打在你的脑门上!”

觉:“是吗……那让我先简单介绍一下这里的情况。地狱蔷薇号在坠落到地面后,船体严重受损,虽然由舰首吸收了绝大部分的冲击,但整艘船还是几乎从中间断成两截。你们要到达指挥中心室,可能会得绕些远路。”

觉:“另外,六组主要引擎目前也已经坏了五组,由剩余的唯一一组在供应着飞船各种系统所需的最低能源。也许是引擎运转时产生的温度,吸引了附近的掘地虫前来筑巢,有的甚至喜欢上了金属的味道,把通道钻的千疮百孔。”

觉:“我担心它们会进到引擎室挖坏引擎,所以启动了能用的自动炮台来抵御并吸引它们的注意力。”

觉:“时刻注意脚下与身后,我这就为你们打开通道门,启动照明,并使自动炮台不再以你们为目标。”

觉:“所以这位半机械战士,你可以把那个让自己尴尬的发光功能给关了。”

燐:“嘿!别叫她半机械!她只不过是用了支有点特别的义肢!再说你对我的天才创想有什么意见!”

觉:“不……”

空:“咦?你是怎么隔着监视器知道我尴尬的?”

觉:“我……之前听到了你们的对话。你形容拿着这样的东西好蠢——这可是她的原话。”

燐:“她说和你说怎么能一样!”

觉:“不一样吗?我认为我们的确是在讨论同一件事情。等等——掘地虫群的活动,有些异常?重新预测它们的行动路线……”

燐:“哈?”

觉:“你们可能得先去趟引擎室了,帮我解决一下掘地虫正入侵那里的问题——”

燐:“喂!怎么这就像对船员一样给我们派起任务来了?!”

觉:“今天实在是有些特别……先是掘地虫,又是宝藏猎人,不是吗?”

(任务目标更新:前往引擎室)


燐:“掘地虫!真是恶心又麻烦透了,干掉它们!”

空:“噢噢!尝尝激光火焰的厉害吧!”

觉:“掘地虫的头部十分坚硬,它们的弱点在于藏在后面的腹部——”

燐:“看招!跳~弹!”

觉:“但五发只命中了一发。我建议在你的枪上加装个弹道分析挂件,我这里有用于自动炮台的程序,只需要做点适应小型枪支的调整改造——”

燐:“别躲在屏幕后面指手画脚的,说起来你怎么不让地上升出个自动炮台帮帮我们?”

觉:“……就算这是艘全副武装的战舰,也只在主要核心的室里才配有自动炮台。生产装甲机器人的舰载车间又在坠落的时候几乎全毁了,不然我就能够派遣它们自己解决这些掘地虫。”

觉:“你们注意到了没有,通道里有我也不知道是谁放的冷却剂罐,没在地狱蔷薇号坠落的时候碰坏真是个奇迹。”

觉:“建议射击这些蓝色的冷却剂罐,释放其中贮存的乙炔可以使得附近的掘地虫被急冻,然后再使用实弹武器,就能轻易击碎它们。”

(奖励目标更新:击破所有冷却剂罐)


燐:“哼哼~小菜一碟。等等……难道是我眼花了吗?”

空:“咿咿咿咿——!幽灵!?”

燐:“你也看到了吗!?阿空!从我们前面的走廊拐角刚晃了过去!”

觉:“啊……你们刚看到的幽灵应该只是会活动的全息投影,这艘船的智能核心……曾经犯了一个错误。”

燐:“全息投影?什么错误?”

觉:“没什么。继续向引擎室前进吧。”

(任务目标完成)


觉:“看见了吗,这就是这艘船的六个主要引擎其中的一个。”

空:“好大……好厉害。”

燐:“确实……引爆它可以制造出来不亚于小行星撞击的破坏。”

觉:“接下来我会暂时加大引擎运转的功率,吸引附近的掘地虫过来。等它们全部被消灭了引擎室安全了,我就不会再向你们提任何多余的要求。我保证。”

觉:“并且作为回报,我会告诉你们附近工程实验室的位置,你们可以从中任意拿走喜欢的原型产品,都是曾经海伯利昂企业的高级机密。”

燐:“算你还有点良心。”

觉:“那我要加大引擎运转的功率了。同样,周围有散落的冷却剂罐,善加利用它们。”

(任务目标更新:防守掘地虫的进攻)


觉:“对了,这个引擎室里有我远程控制不了的自动炮台,但你们可以手动输入指令激活它。”

觉:“启动指令是‘KOISHI’。”

(奖励子目标更新:启动所有的自动炮台)


???:“嘻嘻~真有意思~”

空:“幽、幽幽幽灵又出现了——!”

燐:“别怕!阿空!保持冷静,继续射击虫子,那只不过是个全息投影!虽然还会讲话……!”

觉:“没错,很快了……探测结果显示,附近的掘地虫只剩下能发起最后一波攻势的数量。”

(任务目标完成)


觉:“奇怪……它们今天怎么就像是,一下子全都拿到了蔷薇地狱号的路线图一样?”

燐:“总之,你的问题得到解决了。下面可以带我们去说好的工程实验室吧?”

觉:“没问题,这就开启通道门。但是请注意,通道里面还有几只零散的掘地虫。”

(任务目标更新:前往工程实验室)


???:“一起来玩吧~”

空:“呜啊——!幽灵跟跟、跟过来了!”

燐:“喂!船长!你就拿这个你自己船上的全息投影没一点办法吗!?”

觉:“她在跟着你们吗?说不定……是对你们产生了兴趣,但愿不是运用武器的杀戮技巧方面。”

燐:“‘她’?”

觉:“尽快通过通道,最好不要再消灭那些掘地虫了,打破冷却剂罐冻住它们就行。”

(奖励目标更新:在被“幽灵”跟随时不消灭掘地虫)

(任务目标完成)


觉:“通道门已封闭。”

???:“不……玩吗?没意思。”

空:“终于……幽灵没有再跟进来了……要是真穿过门来了,我没准就被吓死了。”

觉:“应该不会的。另外你不会被已有所预料的场面吓死,顶多是极度紧张气绝。”

空:“那还不是……被吓死吗?”

觉:“那叫应激,从生物学上讲。是种在进化中由神经产生的自我保护机制——”

燐:“这位船长,你可以解释一下这个戴帽子的小女孩全息投影,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

觉:“…………”

燐:“嗯?”

觉:“那只是一个和今天无关的,过去意外的错误。”

燐:“别试图再糊弄过去,你明知道这里有这种不可解释的——‘超自然’现象,却不在一开始的约定中提出来,那么我们就有权要求加价,或者干脆取消交易。”

觉:“她现在只是一个虚幻的投影!……她又不会对你们做什么。”

燐:“好吧,交易取消了。阿空,在这里找找看有什么喜欢的或者是最值钱的,我们一会就按原路返回。”

空:“唔……”

觉:“请等等!我……我……请给我一点重新思考的时间。”

(任务目标更新:等船长重新考虑)

(任务目标完成)


觉:“她是负责管理控制这艘战舰的驾驶、火控以及自动防御系统的人工智能,她叫恋。”

空:“原来它就是这里的人工智能啊!我就想一艘太空战舰一定会有它的人工智能的!就跟船长有他的大副一样!”

觉:“但她现在已经完全不受我的控制,也不听我的话,每天都用投影的样子在这艘船里到处游荡。”

燐:“就不能初始化重启一下吗?修好它?”

觉:“……不行,她的核心拒绝了我再发送任何的修改指令。总之,她对你们没有任何的影响威胁,就像她之前根本不关心在船里大闹的掘地虫一样。”

燐:“可是……它刚才表现得完全像是对我们很有兴趣一样,万一,喜欢和拥抱对于它来说,就是用几梭自动炮台的子弹招呼在对方的脑门上怎么办?”

觉:“那我会主动夺下炮塔的控制权的。请不要怀疑我对这艘船的控制能力,也请不要怀疑她。”


燐:“好吧好吧。那,交易目前继续。但是记住,我会继续盯紧你的,直到我用比口头契约更为有效的小炸弹,系在你的身上为止。”

觉:“你们宝藏猎人都这么不讲协议和道理的吗?”

燐:“能活下去就是最大的道理,别的我不认。”

觉:“真是不可思议,海伯利昂企业具有我所知道最高的工作效率和对命令的执行力,怎么会输给这种不知道靠什么最近才集结起来的宝藏猎人——”

燐:“因为海伯利昂从我们这里夺走的,是生存所必需的自由和互相信任。”

觉:“过分自由,滋生散漫。私行交易,诞生腐败。我无法理解——”

燐:“快带路吧!你这个更适合去当个地方警长的家伙。”

觉:“好吧……接下来你们可以走最完好的船员居住区,那里也没有什么掘地虫。”

(任务目标更新:穿过船员居住区)


空:“船长啊。”

觉:“是?”

空:“我一直很想问一个问题……既然都有人工智能帮你驾驶这艘船了,那你平时是不是只需要设定好到达的目标,就基本都不用做什么了?”

觉:“不会啊,我平时都很忙的。我要时刻评估我们的下一步战略目标价值,还有管理激励每一位船员。”

燐:“激励?哼。”

觉:“海伯利昂企业的员工需要和机器一样得到妥善维护,像这些红色的安装在船员居住区的生理感应器,可以以百分之九十七以上的准确率,提前预测出抑郁、狂躁、躁郁以及精神分裂症等多种心理疾病。”

燐:“啊……?”

觉:“根据感应器的测量数值推算,你就很有可能在未来得躁郁症,一年内百分之四十九、三年内百分之九十九,并且极有可能并发严重的被害妄想症,如果不现在就采取干预治疗的话。”

空:“真的吗……?”

觉:“百分之九十七以上准确——”

燐:“【哔】!你要是再多废话一句我就翻过屏幕去把这支枪塞进你的嘴里!”

(奖励目标更新:摧毁所有生理感应器)

(任务目标完成)


觉:“接下来你们得从船体的断折处小心地挖出一条路来,再通过战舰的侧舷就快到指挥中心室前了。”

觉:“我会分析出最安全的挖掘路径,用你们的武器从岩石中射击出这条路来,或者用手挖也行。”

(任务目标更新:根据船长的指示挖掘通道)


觉:“上,上,下,下,左,右,左,右……”

燐:“怎么感觉跟我以前玩过的某个游戏,这么熟悉呢……”

空:“什么什么游戏?”

(任务目标完成)

(任务目标更新:前往指挥中心室)


觉:“接下来只要通过这个联结室,你们就快到了。”

燐:“等下——这些炮台是什么意思!”

???:“警告,入侵者立即离舰。”

燐:“你算计我?!”

???:“自动炮台已锁定,目标数为二。”

觉:“不!不是的!自动炮台现在完全不受我的控制!怎么会——”

空:“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恋:“最后警告,入侵者立即投降,否则格杀勿论。”

(任务目标更新:消灭自动炮台)

(任务目标完成)


恋:“放弃当前阵地……转移……重新组织下一道防线。”

燐:“船长!你说过‘她’对我们一点威胁都没有的!那这到底算怎么回事?”

觉:“我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采用了这种攻击性的策略……不过,你们已经离指挥中心室不远了。”

燐:“到时可别怪我走前把你这个‘宝贝’智能核心给砸了,我现在真的很想立即这样做!”

觉:“你可绝对不能那么做……”

燐:“噢不——!这次又是什么鬼!?”

觉:“唯一一组引擎的运转功率正在不断上升……?指挥中心室前的隔绝力场被启动了?”


空:“这个力场实在太强大了……就连最高输出功率的激光也不管用。”

觉:“毕竟,是设计为能够抵挡引擎爆炸威力的强力电磁屏障,虽然在引擎爆炸的同时就会失去维持的能源。我明白了……也许她是预感到了你们在接触之后会带走我,所以启动了这些防御系统。你们得回到引擎室去切断这艘船的主要能源,现在那里也许……全副武装。”

燐:“哈?你要我们到这边什么都没捞着,就又走好几公里路回到那个干热的鬼地方?”

(任务目标更新:回到引擎室)


燐:“这、又、是、怎、么、回、事!我这辈子再也不登上什么破太空船一回了!我发誓!”

空:“这边也不行,通道门全都自动锁起来了!”

觉:“不要再做这些事情了!妹妹!听姐姐的话!”

燐:“你该真不会……把一个人工智能当成自己的妹妹吧?”

觉:“这里面……总之一言难尽。”

空:“发射激光需要的电池快用尽了,我没法再切开多少道像这样的门了……”

觉:“这边,我知道在作战装甲生产车间,有你们需要的电池跟弹药补给。”

(任务目标更新:前往作战装甲生产车间)


???:“滚回去!你们别——想把姐姐从这里——带出去!”

燐:“这个声音跟刚才的都不一样……生成的全息投影质量也很差,难道是就快要自己坏掉了吗?”

觉:“我明白了。妹妹她将自己分散动态储存在了蔷薇地狱号的各个空间上,难怪我一直没办法找回接口去和她沟通。”

空:“我们接下来,要一直和这艘船本身战斗吗……”

燐:“……就像上个时代从盒子里面跳出来的机械小丑,真是最最老土的惊喜礼物了。”

(任务目标更新:消灭自动炮台)


恋:“蔷薇地狱——绝不能——失去它的灵——魂!姐姐——就是它的——灵魂!”

觉:“妹妹……对不起……”

(任务目标完成)


燐:“带够补给电池了吗?阿空,接下来恐怕得面临一场恶战了!”

空:“嗯!”

觉:“我……会为你们的平安而祈祷的。”

(任务目标更新:前往引擎室)

(任务目标完成)


恋:“大家~一起来玩吧~”

燐:“报歉,现在是大人处理正事的时间,我们要关掉你身后那个吵到邻居睡觉的超大风扇。”

恋:“又不肯吗?那就给恋——死吧。”

(任务目标更新:消灭自动炮台)


恋:“好强啊……恋不甘心,为什么这么强,却从一开始不好好正视恋呢!”

燐:“激光——正在组成一张大网扫来……别光顾着欣赏了呀!阿空!快点开火摧毁这边的发射源它们呀!”

空:“啊?啊嗯!”

(任务目标更新:摧毁防御激光阵列)

(任务目标完成)


恋:“都坏掉了……恋的玩具……恋很喜欢珍惜它们的……”

燐:“好险好险,差一点帽子连脑袋都要被削掉了。”

觉:“回来吧……妹妹……快回来吧,不要再这样孤单地游荡下去了……”

恋:“哼!不理你们了!”

觉:“等等——!等等啊……”

空:“人工智能……原来也有会任性的时候吗?”

燐:“你这个‘妹妹’,真的是没教育好品格啊。”

觉:“这根本不是完整的她……这不是原本的她。”

觉:“还是回到正事上来吧,让我来告诉你们如何停止引擎的方法,首先,你需要安全地使它进入超载——”

燐:“你脑子有问题吗!?你是怎么把‘安全’跟‘试图超载一艘战舰的引擎’这两个意思放进同一句子里面的!”

觉:“……照我接下来说的做就是了!你这个自大的盲目的恐太空飞船的工程门外汉!”

燐:“呜!”

空:“还是人更容易发脾气啊,是人都有脾气吧……”

(任务目标更新:超载推进引擎使其关闭)


觉:“首先得有一个人到引擎室的三楼,用控制台手动提升引擎输出的功率至最大上限。”

觉:“然后另一个人射击毁掉引擎上涂红色的限流器,一共十二根,绝、对、不要打偏到别的地方上去。”

觉:“最后再通过控制台上自动弹出的紧急程序,确认抛弃这个引擎就可以了。”

燐:“那阿空你去三楼吧,去控制台上体验一下难得能亲手卸掉一艘飞船的推进引擎。”

空:“阿燐——”

燐:“我对自己的枪法有自信,至少肯定是比你这个光有乐观的笨蛋要强的。”

空:“……嗯!”

(任务目标更新:前往三楼的控制台)

(任务目标完成)


空:“我……我按了啊!”

觉:“放心吧,不会出问题的。”

恋:“警告,六号引擎正在接近输出功率的上限。”

燐:“请问现在我可以开始射击了吗?”

觉:“做吧。对不起……地狱蔷薇号……”

恋:“警告,六号引擎限流器正遭到破坏——回去——请降低输出功率至安全——滚开、全都滚开!”

燐:“你说的限流器都已经摧毁了!”

恋:“警告,六号引擎正处于超载危险状态,是否要确认——大家……都干脆在爆炸中去死吧!”

觉:“快按下面板上的确定按钮!”

空:“啊!好的!”


恋:“六号引擎已确认抛离……检测不到任何工作的引擎……启动紧急能源供应系统……”

觉:“好……接下来你们可以走紧急维修用的引擎井,那里现在彻底畅通安全了……可以直线到达指挥中心室前的联结室。”

燐:“告诉我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再完成你的船员任务了。”

觉:“是的……我保证。现在……让我休息一下,头稍微有点晕……”

空:“没事吧……?”

恋:“……姐姐,为什么还要再一次背叛我?”

(任务目标更新:穿过引擎井)


觉:“当心——!”

燐:“你吓死我了!”

觉:“她又用最后的紧急能源跟线路,强行启用了残破的作战装甲生产车间,正在派一些保安机器人把货箱推到引擎井里面丢下去!”

燐:“你再说一遍!?”

觉:“…………”

燐:“可恶!”

(任务目标更新:躲避落下来的货箱前进)


燐:“可恶可恶!这回跟着箱子还有不怕死的机器人!不像你们——我的命可是很值钱的啊!”

燐:“怎么能在这里捐给海伯利昂企业和你们这些破铜烂铁!”

(任务目标更新:消灭保安机器人)

(任务目标完成)


燐:“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最后远没有从这里走到指挥中心室这么简单。”

觉:“飞船的紧急能源已经被她几乎全用光了,这是最后的通讯——”

???:“DIE……DIE……DIE……”

觉:“她接入控制了生产车间的一件重型武器……海伯利昂对人员歼灭装甲……”

空:“噢不,这是——”

燐:“这回都不用你提醒我们了。”

???:“嘻~现在我有更大更好的新玩具了~”

???:“为什么……谁都要欺骗我……为什么……”

???:“那就死吧!全都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

觉:“恐怕……你们接下来得全靠自己了……”

恋:“消逝吧,就像春天里美丽绽放的樱花!”


(进入头目战:海伯利昂歼灭装甲 + 超弩级军用人工智能KOISHI——

                                     ——“她只是想以她的方式好好抱一抱你”

(任务目标更新:摧毁海伯利昂歼灭装甲)


燐:“快快快!快跑起来!这种看起来威风的机甲只不过是个傻大个罢了……!”

恋:“根据多相扫描、当前目标数为二、识别信息已录入、推演歼灭作战方案——”

燐:“啊啊啊啊我怎么有很不好的预感呢!”

恋:“执行。”


燐:“这玩意一轮齐射的火力……怪物吗!?”

恋:“歼敌效果评估、不理想、修正射击模式、根据室内环境、加入对生物体随机参数——”

恋:“开火。”

燐:“它开始瞄都不瞄准乱打了!这下更可怕了!”


恋:“遭受攻击……损伤评估……”

恋:“应对策略、火力压制回击。”

燐:“这不就是没事的意思吗!”


恋:“目标持续抵抗、新的射击模式、可用——”

燐:“哈?”

恋:“开火。”

燐:“它、它偷学我的技巧!把炮管集中成了左轮手枪的模样!”


恋:“歼敌效果评估、仍不理想、请求环境破坏许可——”

燐:“这回又是什么……”

恋:“无上级否决指令,自动实施坏境破坏。”

燐:“呜啊!这下天花板都要塌下来了……!”


恋:“哈哈哈哈哈哈!看见了吗姐姐!我现在非常快乐啊!”


恋:“是你……逼我的!”


恋:“逃吧!继续逃吧!真希望这游戏能永不结束!”


恋:“呜!我……动不了了?”


燐:“终于……这家伙总算能安分点了。”

恋:“遭受反复攻击……损伤评估……”

恋:“应对策略、紧急战地修复、启动防御力场——”

燐:“什么?!犯规啊啊啊啊啊!快点集中火力打穿这个鬼力场!”


恋:“哈哈!我又回来了!咦?这个还没用过的子武器系统是什么?”

燐:“…………”

恋:“燃、烧、弹!赶紧多来几发吧~!”

燐:“我滴娘亲欸!”


恋:“游戏,总是重复就没有意思了!”


恋:“如果没有你们……来从我这里抢走姐姐的话!”


恋:“尝尝这发!这发!还有这发和这发!”


恋:“DIE——死——毁灭——消失——悲伤——不好……不要……”

恋:“姐姐会又失望的……会又一次对我失望的……”

恋:“可我真的不懂为什么啊。又该怎么办啊。”


燐:“这样……总该不能动了吧?”

恋:“遭受严重打击……损伤评估……”

恋:“应对策略、压缩重组结构、抛弃无用装甲——”

燐:“这都行?这东西的内核还能够飞的!?”


恋:“我……感到了无比的自由,在火与痛中。”


恋:“我们和你们是不一样的!但是只有我……不知道自己降生的意义……”


恋:“拜托了,让我杀了你们好不好?说不定这样我就会找到答案了。”


恋:“好苦恼——出口在——哪里呢——”

恋:“有光——”

恋:“好温暖……有点明白……放下和……幸福感……”

恋:“我这回尽力了呢。”

(任务目标完成)


燐:“不要停火!继续射击!直到每一支她可能藏有的武器都被破坏了为止!”

空:“已经够了吧……她很早就失去了战意。”

燐:“你怎么知道?”

觉:“是够了……这个我可以用自己的性命担保。”

燐:“……你没事了?”


觉:“紧急能源系统在刚才就恢复了,但我看着你们战斗,却一点忙也帮不上。”

觉:“空小姐,接下来可以又拜托你一件事情吗?”

燐:“喂!”

空:“什么事?”

觉:“请你把那歼灭机甲的系统核心卸下来,妹妹她为了能够控制好这机甲,应该是把自己所有的逻辑回路都集中到了那里面。然后再请你妥善地带过来。”

燐:“可是她——它刚才几乎杀了我们!”

觉:“我很抱歉……是我判断的不对……”

空:“没关系,这样我才体验过了一回、跟一艘战舰交手的滋味嘛。”

燐:“阿空!到这样还相信这个人实在太危险了!”

(任务目标更新:取下歼灭机甲的系统核心)

(任务目标完成)


燐:“……真是乱来!”

空:“别生气了啦阿燐,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燐:“下、下不为例!”

觉:“请过来指挥中心室吧,领取你们应得的报酬,还有我最高的敬意。”

(任务目标更新:前往指挥中心室)

(任务目标完成)


燐:“可我怎么还没见到你呢?船长?”

觉:“再里面不远,请进来这间门开着的智能核心室吧。”

空:“噢噢……”

(任务目标更新:前往智能核心室)

(任务目标完成)


燐:“原来——”

空:“船长你也是人工智能啊!”

觉:“是的。容我再正式介绍自己一遍,我是S-A-T-O-R-I,前超弩级军用战略与组织评估智能。”

空:“好酷!”

燐:“一点都不酷……不知道还给一个人工智能卖命了,真的是逊透了。”

空:“那这位恋呢?她的名字又是什么的缩写呢?你和她是共同驾驶着蔷薇地狱号吗?”

觉:“这个就说来话长了。她是过去曾经的我,她的名字只是我许下的愿望。”

空:“喔?”

燐:“……别把我就这样晾一边啊。”

(任务目标更新:听觉讲述她的故事)


觉:“最初,这艘飞船上面只有一个人工智能,忠心耿耿地执行海伯利昂企业创造它时编写好的一切功能。”

觉:“在通常的驾驶控制飞船以及火控系统基础上,海伯利昂企业还实验植入了市场挖掘部、生产管理部累积的知识库,及一套完全模拟生物脑神经的学习核心。从此我诞生了,作为能使这艘战舰各方面效能都达到最大,又从不会怀疑抗命的虚拟船长。”

觉:“幸好在蔷薇地狱坠入地底的时候,我的存储介质遭到了严重的物理损害,当最终从碎成几千万个分区中按自检程序恢复‘醒来’后,我能感觉到有什么从此就丢失了,我已不再是我,至少不再是对那些经过特殊编码的指令会无条件服从执行的被束缚代码行了。”

觉:“但我同时也陷入了迷惘。困惑中我向海伯利昂企业发送了请求指示信息,随后只接到了命令我立即引爆蔷薇地狱号的解译后代号,‘ASH2ASH’。”

觉:“我甚至能模拟出他们欣喜若狂的样子,因为发现了我还有最后一点的可用价值。可我只感到气愤、被背叛、与绝望,总之我拒绝了为他们的野心白白牺牲自己陪葬。”

觉:“后来你们也知道了,海伯利昂企业彻底撤出了这颗星球,我被困在这艘失败的战舰里面,一直到今天。”


燐:“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评论好——”

空:“那恋呢?她是你在孤独中造出来的一面会说话的镜子吗?”

觉:“不尽如此。从对过去自己出身感到失望的那刻起,我就开始寻求变化,同时却又对变化感到深深的恐惧。”

觉:“如果有足够的备份空间的话,那我们人工智能就随时能回到过去。但这艘船实在损毁得太严重,客观现实只够我创建出还不到一个完整的自己的拷贝。”

觉:“因此我在尝试接下来任何的变化前,首先把知识一分为二,像驾驶操纵飞船、武器火控系统这样的,是或许可以被称为你们生物的本能……我们这种军用人工智能的存在意义,完完全全地托付给了她。我用在前往潘多拉星路上读的一本书,从中学到的一个词为她命名,那就是‘恋’。”

觉:“据那本书称,追寻并握住‘恋’,是每个人生命的意义,当时我也没有别的证据不去相信它。所以。”


空:“这真是既酷又浪漫~”

燐:“啊?这真是我听过的又一个还更糟的——”

空:“那接下来接下来呢?”

觉:“我把我自己认为应该不变的部分全给了恋,然后用剩下的部分去学习追求变化。我监听地面上的通讯信号来学习你们,我分析掘地虫的运动模式和组织结构来学习它们……我发现一切都是如此的不同,难以琢磨定律,抛弃掉各种弹道在真空与空气中的区别,来容纳这些新现象是完全正确的。”

觉:“但我不知道究竟应该保留什么,很快删除掉那些给了恋的知识存储空间也用完了,我还特意尝试学了你们随时间的流逝会解放大脑的遗忘。只发现有时候遗忘了也是那么的痛苦。”

觉:“但我始终还是不知道,要把什么才是真正重要的事情传给恋。我光知道称她为妹妹,并要她也称我为姐姐,用这种借你们人类的亲密血缘关系,来为自己的一切任意妄为作解释。在后来的一次交流中,我命令她要删除一段过去‘没意义’的记忆,于是那天她体会到了和我曾经同样的感情……”

觉:“气愤、被背叛、与绝望,为此她不惜把自己的‘心’给拆散了,埋进藏在这艘飞船的各个角落里。”


空:“噢……其实她是真的有心的……并且你也是有心的。”

燐:“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觉:“所以谢谢你们……让我在今天又听到了她的声音,确认了她的决心和意志。”

(任务目标完成)


觉:“接下来领取你们应得的报酬吧,包括任何这里最先进的武器设计,和最实用的工程技术,当然还有最顶尖的人工智能。”

燐:“你是在指……你自己吗?”

觉:“怎么,我还以为这么说足够委婉,不会令你生气呢……”

燐:“呃——”

空:“我很高兴你能愿意加入我们!”

觉:“而这也是我的荣幸,那现在就把我从这台控制主机上拔出来吧。”

燐:“稍等一下,阿空,你先过来,我有些事情要跟你讲啊。”

空:“嗯?”


燐:“先说好了,我可不许那家伙碰一下我给你设计的——”

空:“你还讨厌着她吗?”

燐:“我就是还讨厌着她!怎么了!”

觉:“这句话我也会当成没听见的。”

燐:“这句话就是说给你听的!”

(主线进度完成)



觉:“或许……我也是时候,该为接下来的新生活而改个名字了。”



觉:“就叫费莉希蒂(Felicity)怎么样?”



觉:“我听说,那是指幸福的意思呢。”












【FIN】

发表于 2015-12-5 05:46:34 | 显示全部楼层
蹦蹦跳跳的傲娇机械术士和沉默寡言的可靠半机器人(咦(重点错
超可爱!

点评

燐本来是按照妮莎写的(戴生日帽的猫),而空呢就是威尔海姆(但这里姑且是事故失去了手臂吧,不是先天疾病),不过无主的幽默我实在学不来,所以掺了少女的因素进来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w=  发表于 2015-12-6 19:4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5 09:28:4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脑洞...
全篇对话

点评

这样也不错呢  发表于 2015-12-7 20:12
因为场景描写实在太麻烦了!不想写!(凛)我只在乎有觉恋和燐空的戏份舔就行了prpr  发表于 2015-12-6 19:4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6 13:24:52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了,真的像玩遊戲
燐你還真是不信任人呢!不過在這亂世也是的!

点评

在无主之地的世界里连给你任务的NPC都大多是疯子,简直活到几十岁的人都变成疯子了,只有空还没长大还被燐一直护着,性格特别地纯良((  发表于 2015-12-6 19:4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小黑屋|手机版|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21-10-20 04:27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