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4916|回复: 46

[中短篇] 你好,世界【21/22/23/完结 】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6-12 21:12: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六月三 于 2017-12-17 16:40 编辑

连载写得累了,写了几篇这个。一直以来看了很多漫画和小说,有许多都是讲把东方放在现实世界的故事,但人一多这类作品就会把格局限制在校园当中。不久前我和余命聊到这个,我说其实我一直很想写这样一个故事,幻想乡的姑娘们在现实世界都有一个特定的身份,她们可能是学生,老师,白领,黑客,企业家,流浪者,黑帮,小混混...她们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故事,不一样的经历导致了每个人截然不同的性格,她们行走在城市的大街小巷,过着有时一个人,有时几个人,有时遇到一起,有时擦肩而过的生活,这个世界无时无刻不在上演她们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于是就写些这么个东西。


这个应该算连载,但就是随便写的,想到什么写什么,没啥主线。最近写黑月真的写累了,端午感冒加拉肚子加胃病加头痛加失眠,这个就拿来放松放松,看着开心就好。


Hello World是一种信仰,码完这些字,我又要面对近三十页的C++作业了。

评分

参与人数 3积分 +5 喵玉币 +25 萌度 +85 收起 理由
yokar + 3 + 15 + 45 完结恭喜啦
稗田夏木 + 1 + 5 + 20 理由:读者请看下去,就知道了
神田优 + 1 + 5 + 20 真是让人欲罢不能的文风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6-6-12 21:14:38 | 显示全部楼层
1


  和魔理沙认识了之后,灵梦和她的距离就变得有些微妙。她自己也说不清这种微妙的距离代表了什么意义,只是感觉这个新来的女孩让人十分亲近,她身上有一种莫名的熟悉。在此之前,灵梦在班里的关系普普通通,没有特别好的闺密也没有特别坏的宿敌,没有漫画里不讲道理的学生会主席也没有喜欢她的不良同学。日子一尘不变,生活乏味无奇,她和坐在这间教室里的大部分人都一样,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子高中生,数着黑板边静静流逝的嘀嗒时间,期盼着今日能够早点放学。
  魔理沙转过来的时间是高二时候的那个夏日,她还记得九月份的热浪夹杂着蝉鸣,闲适的午后一帮人正昏昏欲睡。上课铃响,慧音老师带着她走进教室,迷迷糊糊的灵梦看见一抹金色的发丝掠过她的视野,那个女孩笑得大大咧咧,她向台下鞠了一躬,在黑板上写下雾雨魔理沙这个名字。
  雾雨……魔理沙。
  灵梦趴在课桌上,觉得这名字像个外国人又不像外国人,熟悉却又第一次听。魔理沙站在讲台边介绍自己,把生日来历以及以前的学校都讲完了后,顿了顿,她开始讲,她现在是一个人住,在某某公寓租了一间小屋子,有意合租者可以下来与她联系,来者不拒。慧音被她的广告打的措手不及,赶忙咳嗽了几声给她安排了座位让她下去。灵梦撑着下巴静静地盯着魔理沙从她身边走过,擦肩的一瞬间,两人对视,忽然感觉这一幕似曾相识,脑海里的画面却转瞬即逝。她盯着魔理沙,魔理沙朝她微微一笑,转身朝着座位走去。
  时间慢悠悠地过。下课之后两人也没什么交集,魔理沙笑着跟和她打招呼的同学们聊天,灵梦靠在座位上撑着下巴看着窗外恍神。她听着身后传来的熙熙攘攘交谈,听着她们的有说有笑没来由心烦,她深吸一口气,把半个身子探出窗户,望向操场上跑步的学生。无意间,她注意到操场一角的那棵大树下躺着一个人,那是个不认识的女生,她背对灵梦,双手交错靠着树干,干净的侧脸露出可爱的白蛇发饰,随着被风吹动的树叶轻轻摇曳。灵梦看着她,她靠在树底,悠长的上课铃回荡在空荡荡的运动场,同学们都回教室上课了,她还一动不动地躺在原地,半天也不起身。
  灵梦回过神,坐回自己座位,开始枯燥无味的历史课程。慧音的声音依旧令人那么昏昏欲睡,灵梦撑着脸,没来由地撇过头,朝魔理沙的位置看了一眼。魔理沙朝她看过来,正好对上视线。有人拉上了窗帘,淡淡的光影交错在两人之间,飞扬的灰尘形成一条纤细的光线,灵梦愣了愣,转头看向黑板,手里转着笔,风扇吱呀呀地扇。
  ……
  放学后,魔理沙没有急着走,而是坐在自己座位,仰头靠在后面的课桌,闭目养神。教室里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敞开的窗户吹开单薄的窗帘,湛蓝的天空飘荡着小山般隆起的巨大白云,远处灰色的水泥建筑在烈日灼烧中被上升气流映射出虚幻的残影。魔理沙仰面朝天,听着脚步声朝她靠近。
  她睁开眼,对着灵梦微微一笑,说道:“你好。”
  灵梦踌躇了一会儿,说道:“关于你之前说的合租的事,我想了解了解。”
  “我叫博丽灵梦,”她说,“你可以叫我灵梦。”
  “那你就叫我魔理沙吧。”魔理沙坐正了,“你介不介意说一下原因?”
  “你呢?”灵梦反问道,“你又为什么要一个人出来住,为什么要找合租?”
  “嗯,”她说,“因为我和父亲闹翻了,和家人的关系也绝交了。”她说,“虽然我带出来的钱很多,但现在还没什么收入,用下去总会用完的,能省一点是一点吧。”
  “好了,我说完了。”她看着灵梦,“你呢?”
  灵梦沉默了一会儿,收拾好东西对魔理沙说:“一边走一边说吧。”
  魔理沙跟在灵梦后面走出教室,安静的走廊没有一个人影。学生们去社团的已经去了,回家的也已经走了,只剩她俩默默地走在走廊。下楼的时候,灵梦正准备说话,忽然听见一旁教职员工室传来某人说教的声音:
  “……今天的课你又没来,不要以为你是转校生就可以为所欲为,新来的也要讲新来的规矩,学校的规矩就不是规矩?早苗,你到底……”
  灵梦朝门内瞟了一眼,只看到一个女生背对着她站在四季面前,四季喋喋不休地对她说教。四季映姬是隔壁班的班主任,以说教可以持续数小时不间断而闻名,灵梦听说最近她们班也来了一个转校生,只是从来没有注意。她走过门口,忽然看见那个女孩的侧脸露出一条可爱的白蛇发饰。她心里一惊,停在了门前。
  “灵梦?”魔理沙也跟着她停在门外,疑惑地问,“怎么了?”
  “魔理沙……”灵梦停了一下,转过身,对她说道,“我们……是不是以前见过?”
  “……大概。”
  “大概?”
  “大概,对我而言。”魔理沙顿了顿,“对你而言。”
  “……”
  “说不定我们在梦见互相梦见过,”魔理沙走到灵梦面前,“我叫你灵梦的时候没有一点生疏感,我觉得我叫你名字天经地义,理所当然。虽然我们刚刚见面。”她说,“上课的时候你朝我看,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觉得你想告诉我,我们曾经见过面。”
  “我为什么要和你见面?”
  “不是你,是我,”魔理沙看着灵梦,“我和家里闹翻,转校,遇到了你。”她说,“这很真实,真实的注定,我会遇到你。”
  “那么,”她说,“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你为什么想和我合租?”
  灵梦看着她的眼睛,说道:
  “我是个孤儿。”
  魔理沙愣住了,恍了一会儿神,才说道:
  “嗯,我知道。”
  “你对我说过。”




评分

参与人数 1萌度 +9 收起 理由
叶玄 + 9 没有理由╮(╯▽╰)╭

查看全部评分

[发帖际遇]:六月三和九个小伙伴玩捉迷藏。玩了很久渐渐发现最后一个人都没有了。一回头发现芙兰站在身后 [-4 萌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12 21:15: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六月三 于 2016-6-12 21:25 编辑

2

  天气变得燥热,四季啰嗦个不停,她被房间里的冷气吹得有些头晕,没等四季说完就夺门而出。刚出门迎头撞上路过的同学,对方似乎是隔壁班的女生,黑头发,马尾,头上系着一条很好看的红白缎带。早苗捂住额头对她说了声抱歉,不等她回答就推开一旁扶住她的金发女孩离开了走廊,刚一走四季就从里面追出来,询问灵梦有没有被她撞伤,灵梦摇摇头,想了想,她问四季,那个女孩是谁?四季告诉她,她叫东风谷早苗,是个新来的转校生,她在以前的学校老是违反风纪,转过许多次学。魔理沙正在摸灵梦的头,听到这个名字心头一惊,小声嘀咕了些什么。四季也没有多说,只是叹了口气,再次询问灵梦有没有受伤。灵梦说没有,她就嘱咐她们两个回家路上要注意安全不要到处去玩,某某学校的学生又传出失踪之类的消息云云……灵梦点点头说了声好就拉住魔理沙跑开,一溜烟就没了影。
  在回家的路上,早苗发现花园的十字路口新开了一家蛋糕咖啡店,店名被一株刻意掩饰的藤蔓挡住,似乎能看出“厄灾”两个字。这字不吉利,咖啡店的老板也不曾解释,只在吧台的阴影中默默擦弄着早已干净的玻璃杯。早苗走进店后看见她抬起头,从阴影里现身:她头戴一条暗红色的发带,身着一身大红色的连衣裙,裙子两肩和下摆点缀一圈纯白的蕾丝边,裙上绣着一圈奇怪的绿色螺旋图案。她不声不响地走到早苗面前,放下菜单,静静地站在她身边。
  早苗随意点了些东西,将菜单递给她。在店主离开之后,大门突然被推开。
  “雏,我回来了!”
  推门进来的是一位穿着工作服的女孩儿,个子矮矮的,脸颊嫩嫩的,腰间别着一把沉甸甸的金属扳手。她跑到吧台跳上座椅,趴在上面朝着店主傻笑聊天,店主一边忙活一边微笑地听她讲话,并把早苗点的蛋糕和咖啡交到她手里。女孩儿接过她手中的东西,跳下座椅蹦蹦跳跳地来到早苗身边。早苗颇为好奇地看着这对奇怪的组合,接过女孩手中的糕点,问她和店主是什么关系,对方狡黠一笑,偷偷对早苗说道,雏不喜欢别人问她私人问题,你可以试试先和她搞好关系,多来店里照顾生意,她一定很开心。
  我叫荷取,她说,河城荷取,欢迎光临转转的蛋糕咖啡厅。
  我叫早苗,早苗说,东风谷早苗,附近的高中生。
  早苗?荷取有些疑惑,我好像在哪听过这个名字,有点印象,我们曾经见过吗?
  不知道,早苗回答,或许。
  那好吧,荷取耸耸肩,欢迎多来光顾雏的生意哦,可爱的小姐,这里才开张,虽然不打折。
  早苗点点头。荷取刚走,她就注意到隐隐约约有谁在看她,抬头发现是那个店主。她的眼眸闪过一丝明亮的绿色,雏眨了眨眼,重新隐入了阴影之中。
  时间过得很慢。早苗一直坐到日薄西山才离开小店。关门的时候雏叫住了她,递给她一张看起来才打印好的宣传单,上面写着招聘店员。这家店看起来生意不怎么好,应该不会缺人,老板娘照理说是照看得过来,早苗想不明白,为什么店主会发给她传单。
  回过神,雏已经关上了门,屋内逐渐熄灯。现在就打烊?!早苗吃了一惊,现在是打烊的时间?她回头看看天,夏日的黄昏将花园街道的店面映衬得格外阴沉,积压了一天的暑气在这一刻蒸发殆尽,早苗愣在原地,一股莫名的寒意从地面渗进她的身体。恍惚中,一声开门声将她吵醒,隔壁花店的老板出来伸了个懒腰,盯着她,似笑非笑地靠在门扉。
  “买花吗,小早苗。”她唤了声,从上衣口袋摸出一盒白色的ESSE香烟,抽出一根,叼在嘴里,点燃。
  她深吸一口,将香烟衔在指间,淡淡的尼古丁萦绕在她身边。早苗摇了摇头,也不知道说什么。
  “我要走了,幽香。”
  幽香无趣地吐出一个烟圈:“过来坐坐,我给你讲个事。”
  “什么?”
  “你过来。”
  她招招手,叼住烟,把不情愿的早苗拉进花店。花店很窄,到处都摆满了奇奇怪怪的盆栽,幽香打开灯,搬了把小椅子让早苗坐下。
  “隔壁那家店有点奇怪。”她掐了烟,“这几天我半夜老是听见隔壁有动静,你小心一点。”
  “嗯……”
  幽香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问道:“新学校的生活过得怎么样?”
  “还好。”
  “还好个屁,”她又抽出一根烟,“还好你就不会整天绕路往这条街跑,一个人逛又旧又破的过气花市。你又不想回家。”
  “反正神社也没人,”早苗回答,“学校社团我又不参加,闲着也是闲着。”
  幽香停顿了一下,问她:“最近你有没有回忆起什么?”
  “没有……”她摇摇头,“估计治不好了。”
  “多大点事。”她揉了揉早苗的头,“你还年轻,未来的路还长着,不要总拘泥过去。”
  “我在想,失忆前的我会不会和现在的我性格完全不同,”早苗说,“那时候的我会不会性格开朗,有很多可以谈天说地的朋友,我们老是在一块聚会,无忧无虑过着偶尔有异变发生的生活?”
  “这算哪门子的学生生活,”幽香嗤笑一声,“你是不是在做梦?”
  “不是我做梦,我有意识的时候就不曾做梦了,”早苗拿出手机,打开一个网页,“我去网上搜索我的名字,在一个私人的小博客里看到有人说曾经梦到过这样一个世界,里面就有我。”
  她把手机递给她看,黑白相间的主页零零散散地记录着一些私人的梦境,有时也掺杂几句抱怨。这个博主的ID叫Marisa,头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太极图案阴阳鱼,又有点像八卦炉。幽香仔细翻看了几篇,期间又抽完了一支烟。
  “Marisa……有点意思。”她把手机还给早苗,从墙上撕下一张便签纸,写了个地址和电话交给早苗,“我认识一个朋友,如果你对这个Marisa感兴趣,她家或许有人能帮到你。”
  早苗接过便签,看了一眼,点了一下头,放进校服口袋。
  “谢谢,再见。”
  幽香挥挥手,目送着她离开。等她走远后,她伸了个懒腰,换上一件黑色丝制上衣和白色紧身裤,慢悠悠地走出花店。夜幕降临,路边的霓虹灯流光溢彩,男男女女在灯光下交错穿行。这座城市才刚刚入夜,她们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门口放着几把看不清颜色的雨伞,她突然想起今天的天气预报,便随手拿过一把,遁入了夜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12 21:17: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六月三 于 2016-6-12 21:28 编辑

3


  深夜,窗外响起噼里啪啦的雨声,低洼处的路面已然积水,想必又是一场时来的夏夜骤雨。魔理沙一人蜷在自家被窝,辗转反侧始终难眠,她一想起今天白天发生的那些事就怎么也睡不着。灵梦,早苗,慧音,四季……她一遍遍叨念这些熟悉而陌生的名字,越念越心烦,肚子也开始饿了起来。她起床翻了翻冰箱,却只找到一盒没喝完的酸奶。叹了口气,她披上外衣,撑起伞,冲进了雨帘。
  楼下的便利店是二十四小时营业,店主叫森近霖之助,以前是魔理沙家的熟人,魔理沙喜欢叫他香霖。夏季的暴雨总是掺杂着一丝幽幽然的气息,路面泛起氤氲的水气。魔理沙穿着凉鞋趟过马路,在便利店门口叫那个不知道名字的女店员帮她拿了桶泡面,正准备离开,忽然看见远处对面楼下的酒吧窜出来一个人,直往她这儿跑,后面还跟着几个壮汉。她挠了挠头,倒也见怪不怪了。
  她住的这片地区位于红灯区的边缘,隔壁的那些夜店实在是鱼龙混杂,黑帮,瘾君子,混混……朝她这边逃跑的明显是个学生,梳得整整齐齐的长发,吊带衫,淡黄色的小短裙,一看就是哪个想去体验成人世界结果惹了事被人追着赔钱但是身上又没钱的高中生。对方似乎是希望逃到这边的便利店来找人救命,或者给朋友打个电话向对方求助该怎么办,但是魔理沙一眼就看出来对方是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没跑几步就摔在地上,吃了一嘴的积水。
  她有点犹豫该怎么办,对方已经被一帮壮汉团团围住吓得双腿发软站不起来。想了半天她还是决定打个电话报警,让警察通知家长赎人,反正她也没其他法子可以救她,也让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大小姐长个教训。号码还没拨完她就发现事情突然有了转机,那帮人身后不知何时站了一位打伞的女人,她在雨中踩着高跟鞋走到女孩面前,居高临下,问了几句话,女孩只是愣愣地点了几下头,她转过身,掏出钱包写了一张支票,递给周围的男人。男人们面面相觑,最终还是收下离开。
  雨下得很大,魔理沙看不清那两人的样子,只看得出那个女人穿着一袭黑衣,裤子是白色,随后,女孩突然醒悟过来,又对她说了些什么,她俯下身,在她身边耳语一阵,微微一笑,撑着伞,留下全身湿透的大小姐,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
  魔理沙愣了愣,看着女孩茫然地走向便利店,好像认出了她是谁。
  “比那命居……天子?”
  ……
  第二天,一大早就赶到学校的灵梦准备告诉魔理沙关于合租的打算。正式点说是合租,通俗点来讲就是同居,不过她们两个都是女生,问题应该不大。
  魔理沙来得有些晚,并且戴着两个黑眼圈,一来学校就趴在桌上长睡不醒,直到中午才和灵梦谈起这事。她告诉灵梦,她昨晚碰到一个熟人,收留了她一晚。
  “以前学校的朋友?”灵梦问。
  “不是,”魔理沙回答,“不是学校认识,以前我家公司有业务和她家合作,所以我跟我爹一起去她家聚过会,一来二去也就知道名字,但谈不上多熟。”
  “昨晚她怎么会来找你?”
  “是我遇到她的,”她停了一下,“她就是那种……嗯……教科书一般的有钱人家的大小姐,平时被家里人惯坏了,不知道脑子出了什么毛病居然一个人去逛酒吧,结果和别人起冲突,还把酒瓶子往别人脑袋上砸,被人追了出来。”
  “这样都行?”
  “不是,一开始我都没认出她,看她被人抓住只想着报警……当时我正下楼买宵夜,就看到不知从哪出来个女人帮她打发了这件事。后来她和我说她也不认识那个女人,只在酒吧和她喝过几杯酒,还是对方请的客。”
  “……”
  灵梦想了想,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个本来就奇怪的故事最后总感觉掺了些异样的气息。她扯回话题,告诉魔理沙自己东西已经收拾好了,如果可以这周末就能搬过去。魔理沙说可以,如果你想要签什么条约也可以写出来,约法三章之类的我不介意。
  “不,”灵梦看着她,“我觉得你可能有些误会。我搬出来不是因为没地方住,我有自己的房子,但我没有自己的家。”她说,“我只是想找个人陪我一起生活,一起过日子。”
  说完这话,两人陷入谜一般的沉默,灵梦这才意识到这话听起来有点暧昧,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两人就这么尴尬地坐了一会,等到上课铃响才重新回到座位。灵梦无聊地望了一眼窗外,大树依然挺拔,只是树下空了一块。
  她转转笔,有些困。
  ……
  午后,八云紫躺在空调房,一边悠闲地喝着啤酒,一边悠闲地玩着电脑。她在某某游戏论坛逛了一会儿,忽然听到门外有人来访,遂叫蓝去给她开门。喊了一会儿她才想起蓝不在,嘴上抱怨了几句,提着啤酒,裹着毯子跑去开门。
  敲门的是一位和她侄女差不多大的女孩,穿着一身她侄女学校的校服,身高也和她侄女差不多高。对方看到她愣了愣,说道:
  “你好,我叫早苗,东风谷早苗。”
  八云紫也愣了愣,挠挠头,说道:
  “你好,我叫紫,八云紫。”
  对方拿出一张便签纸看了一眼,又看了看她裹着毯子的模样,说道:“呃……不好意思……呃……就是……那个……我可能有点嘴笨,我是想来拜托你帮一个忙,幽香说我可以来找你。”
  紫喝到半截的啤酒被呛了一下,早苗看着她咳嗽半天,想去帮忙,被她伸手制止。她抹了一下沾着泡沫的嘴角,从上到下仔细打量早苗,眼神十分诡异。早苗心里有些发毛。她让早苗进来,关上门,啧了啧嘴,说道:
  “果然……我就知道她喜欢老牛吃嫩草……”她喝了一口啤酒,说道,“既然她都这么说了,那我肯定会帮你的,说吧,有什么事要我帮忙。”
  早苗点点头,掏出手机给紫:“我想让你帮我查查这个人的身份,邮箱,电话号码和家庭住址。”
  紫接过手机,看了眼手机上的内容,慢悠悠地朝着房间走去。房间内没有开灯,窗帘也被紧紧拉上,地上各式各样的电子设备闪着LED灯光。早苗进门的时候差点搂到一根数据线摔倒,紫提醒她注意一下,这里线路很多,鬼知道一不注意会就扯掉什么。她把手机接上电脑,一边喝酒一边打着键盘,早苗蹲在旁边看她眼花缭乱地操作,屏幕上闪过乱七八糟的命令提示符与对话框。过了一阵,紫放下啤酒,开始念到:
  “Marisa,真名雾雨魔理沙,雾雨集团董事的小女儿,年龄十七……啧……不久前离家出走,转到……和我侄女一个学校,同一个班?时间是……昨天?”她歪了歪头,“现居住于古明地公寓……嗯……这里还有她昨天发的帖……‘广征室友,三室一厅,来者不拒,有意合租者请PM楼主私信,非诚勿扰……’嗯……”紫喝了一口啤酒,“她今天补充说已经找到了合租者,请版主删帖。”
  “古明地公寓……”紫想了想,对早苗说道,“那附近不是红灯区吗,真的会有人去?”
  “不知道,我去看看吧。”早苗说,“不过多谢了,真是帮了大忙,没想到她居然离我这么近,居然就在我隔壁班。”
  紫感叹道:“青春啊……青春就是好……对了,我侄女也在你隔壁班,她叫博丽灵梦,你认不认识她?”她在头上做个扎头发的动作,“她老是喜欢扎个马尾,系一条红白缎带,土里土气的又不愿换。”
  早苗摇摇头,刚准备说没有,突然想起昨天撞到的那个人。恍眼间,她瞥到屏幕上雾雨魔理沙的照片,心头一惊,小声说道:
  “我好像……知道她的新室友是谁了……”
  紫歪歪头,喝了一口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6-12 23:33:35 | 显示全部楼层
Hello World把我炸粗来了
果然这年头遍地都是程序猿,没想到六月你竟然也是。。。
为什么你那么熟练啊!究竟敲坏了几个键盘啊!

看到魔理沙要找人合租的时候YY了一下福尔摩斯来着,两个人遇到离奇命案,然后大boss是早苗之类的

嘛,然后。。。虽然我YY了很长时间,也想了很多种类,但我真的不想知道天子和一群壮汉究竟玩儿了哪些play,一点儿都不想知道,准确的说,不敢知道,我的玻璃心承受不了。。。

点评

我还是个新手,苦逼的新手,唉,我真该去选文科的,上辈子作的孽……天子会和幽香在一块的,应该  发表于 2016-6-12 23:5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6-13 10:12:50 | 显示全部楼层
cout<<"最近都不流行住红魔馆,改地灵殿了啊"<<endl;

点评

我还没想好红魔馆是啥  发表于 2016-6-16 11:2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6-13 11:10:30 | 显示全部楼层
平凡又特別的故事
映照出人生百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14 16:18: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六月三 于 2016-6-14 16:31 编辑

4

  古明地觉放下钢笔,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眶。她把信笺放进抽屉,躺回靠背,转眼看向手机,屏幕上的时间已经不知不觉来到傍晚。她伸了个懒腰,从椅子上坐起,离开卧室。
  今天二楼来了客人,魔理沙告诉她自己已经找到了合适的合租者,周末就可以搬过来,今天先带她看看。觉打了个呵欠,推开二楼卧室,询问魔理沙和她朋友今晚想吃什么。魔理沙坐在床上做了个ok的手势,表示做什么都行,她身旁的女孩似乎有点不好意思,站起来和觉打了声招呼,介绍自己,灵梦,博丽灵梦。觉点点头,问她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东西,楼下便利店很方便。灵梦还是有些拘谨,便摇摇头说没有。觉嗯了一声,也没有强求。
  晚上,看着桌上端上来的一盘盘菜色,灵梦再次感到无所适从。她告诉觉,在来这之前她真没有想到这座公寓这么大,她以为就是电视剧里的普通公寓,现在看来叫它别墅或许更合适。而且,她看着一桌子的饭菜,没有想到觉的手艺这么好,她很久没有像这样和别人一块儿吃晚餐了。
  觉没怎么回她的话,只是告诉灵梦,这里以前就是她的家,后来其他人都走了,所以才会空出来,楼上楼下有许多空房间,除了靠门左手边那间,其他的你想住哪个随便选。灵梦犹豫了一会儿,问她,可是,这还算是合租吗?对你会不会很亏?觉喝了一口汤,摇摇头,说道,我无所谓,反正我也不缺这钱,魔理沙和我磨了半天嘴皮,我也懒得和她争了。你愿意来就来吧,我看她一个人挺寂寞的。
  魔理沙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和灵梦聊了起来。觉等两人吃完饭,收拾好碗筷,再次把自己关进卧室。她回到书桌前,打开台灯,戴上眼镜,翻出抽屉里的信笺,拿起笔,继续写。她似乎又忘记了时间,等她再次停下笔,门外早已没有了任何声音,她看了一眼时间,时针正好走过零点。
  她出门买了罐啤酒,在便利店门前把它喝完。过马路的时候,隔壁红灯区传来的闪烁灯光映衬在她的侧脸,让她的脸色看起来有些难看。她在红灯前驻足,身旁的倒计时缓缓归零,不知不觉,手里的易拉罐已经被她捏变了形。
  她扔掉易拉罐,打开房门。
  书桌上散落着几张崭新的信笺,她随意收进抽屉,把一旁的相框扶正。相框里是四个人的合影,她站在正中间,她们在她身边。
  她愣了愣,手指轻轻抚过某人的笑颜,定格,停顿。
  她扣下相框,关灯睡觉。
  ……
  第二天一早,古明地觉就为两人做好了早餐。等她们吃完上学,她在家收拾了一会儿,就去往车站搭乘前往城郊的早班车。在工作日的清晨,这班车很是安静,只有几个不苟言笑的老头老太分散在零散的空位。她把头朝向窗外,灰色的城市高楼逐渐离她远去,天空慢慢变蓝,干净的马路两边开始长出不知名的野花野菜,远处的一排排桂花也开得正欢。她靠在窗边,望着窗外的景物一闪而逝,接连不断。
  车子最终停在一家偏僻的精神病疗养院前,这里远离城市中心,远离一切尘世。下车后,迎面一阵风,轻轻掀起她的裙摆。今天她穿了一件粉红色的连衣裙,头戴一顶米黄色的遮阳帽,右肩斜挎一个小包。她压低帽檐,尽量避开阳光。进医院的路不长,只是烈日当空,四面蝉喧。
  台前的医师已经和她熟稔,办了手续便放她进去。上了楼,她沿着狭长阴冷的走廊走到301房,掏出钥匙,开门。
  病房不大,屋内四四方方。墙上的窗户正好面朝着阳光,干燥的空气弥漫着淡淡的消毒水味道。屋子正中央有一张狭窄的单人床,床上躺着一个戴呼吸器的女孩,从觉进来开始,她就一直愣愣地望着天花板,不发一言。
  觉在病床边坐下,手指轻轻抚过她的脸颊。她的模样和觉有几分相似,只是瞳孔没有一丝神采。坐了一会,护士打开门,给她换了瓶吊针,帮觉拉开窗帘。
  阳光从屋外打了进来,照进病房,照进病床。觉对护士道了声谢,抽回手掌。她搬了把凳子坐在床边,也不说话,只是默默盯着床上的她。
  屋子里很是安静,明媚的阳光静静地洒在干净的地板,反射出淡淡的光圈;楼道中偶尔有人经过,只是还未靠近,便很快消失不见。
  也不知过了多久,两人一直没有说话。觉从挎包里取出昨晚写好的信笺,装进信封,写上“致古明地恋”。她把它放进床头右边的抽屉,起身,偷偷望了眼门外,确认是否有人过来。
  在确认无误后,她俯下身,揭开恋的口罩,轻轻一吻。
  再见,
  再见。
  ……
  在回去的时候,觉提前下车,留在跨海大桥的桥边。她靠在护栏,面朝大海。身后的车辆川流不息,湿咸的海风吹乱她的刘海。她打开手机,打开电话簿,随意翻了翻。她的手指划过某人的名字,忽然停顿,关掉了屏幕。
  她看着黑色屏幕中的倒影,想了很久,打开手机,点开那个名字。
  转过身,背靠护栏,一只海鸥从她头顶飞过。电话里响了几声,终于有人接听。
  “……喂?”
  “是我,”她说,“有空吗,今天?”
  ……
  东风谷早苗推开蛋糕咖啡店的大门,找到老位置坐下,灵梦和魔理沙面面相觑,于是坐到她的对面。她拿起菜单,随便点了些东西,递给魔理沙,等她们点完,她才说道:
  “雾雨魔理沙同学,我只是想问你,你以前是不是认识我?”
  喝茶的灵梦一口水喷了出来,魔理沙一头雾水,挠了挠头:“应该……不认识吧。”
  早苗盯住她:“那为什么……你会在梦里知道我的名字?”
  喝茶的魔理沙也突然呛了一口,弯腰咳嗽半天,灵梦去抚她的背,缓了好久,她才说道:“你怎么会知道?我不记得和别人说过这些事。”
  灵梦诧异的眼神在两人之间来来回回,表情有些不可名状。雏在旁边给她们端上糕点,递给灵梦一张纸,说了声抱歉。灵梦挥挥手,擦了擦嘴,向早苗问道:
  “这是怎么回事?”
  “事情有些复杂,”她说,“总之我想知道她为什么会梦见我,幻想乡?我没记错的话是叫这个名字?”
  魔理沙点点头:“其实我也不太清楚,我做的梦总是一直连续,反反复复都是那些人,我一直觉得很奇怪。”她说,“就好像……那个叫幻想乡的地方其实是另一个世界,我们一直以在都那个世界生活,有着自己的身份,梦一断,我们就会回到现实,但梦里的世界还会持续,因为时间不会中断。等第二天再睡着,我们就会重新回到那个世界,而相应的,那里也已经过了一天。”
  早苗陷入了沉默,灵梦还是没听明白,她问早苗:“既然如此,你又是怎么知道她梦见过你?你总不能趁她做梦的时候钻进她大脑去看吧?”
  早苗想了一下,说道:“主要是她要把这些东西发博客,虽然没几个人看,但要查还是查得到,是我拜托你姑姑帮我查的。”
  “我姑姑!?”
  “八云紫啊,”早苗说,“你的法定监护人,每个月都会寄给你生活费,你现在搬出去的事还没有告诉她,但她已经知道了。”
  “等……等等!”灵梦捂住头,“现在这什么情况,我脑子有点转不过弯,你容我理一理……理一理……”
  她抱住头,开始不停叨念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魔理沙看向早苗,早苗耸耸肩,喝了一口咖啡。
  就在这时候,小店的大门突然被人推开。
来人大大咧咧,站在门口东瞧西瞧,叉着腰,大声喊到:
  “风见幽香!哪个是风见幽香?风见幽香在不在!”
  魔理沙吃惊地望着门口,随后,有些无奈地捂住头,头有点痛。
  怎么又是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6-15 23:11:15 | 显示全部楼层
嗯我抽个时间来看……高三状态语文语文数学数学英语英语物理化学生物的课表吓死人一周只有两节体育两节自习哈哈哈……

点评

习惯了就好……习惯了就好……  发表于 2016-6-15 23:1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6-16 10:00:59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有畫面感
許多視角卻不雜亂
難得好文

点评

多谢……  发表于 2016-6-16 11:2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9-11-12 08:4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