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1843|回复: 38

[中短篇] 【已完结/主角组】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30 22:24: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KoutakuSuwako 于 2019-4-20 22:48 编辑

本作品系日本上海爱丽丝幻乐团的“东方Project”系列作品的二次同人小说,与东方Project及意大利作家安德烈·艾希蒙的小说《以你的名字呼唤我》、意大利导演卢卡·格达戈尼诺的同名电影没有直接联系。
作者为江沢诹访子。
百度link:东方吧链接
lofter link:lofter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1-30 22:25:25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等待我
我逝彼临
彼一如我
彼一如我
              ——木心

“雾雨魔理沙?”
“是。”
“经过我们的各项考虑,”坐在面前的男人说道,“这是你新的护照。你的入籍申请已经被通过了,从今往后你将受英国法律的保护。”
“谢谢!”
“但……”男人又说,“关于你的过去,我们也非常了解。”
他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文件夹,封面上写着“军情六处最高机密文件”。
“……”
“美国人,ISPOC(国际超自然现象与神秘学对策委员会)非常想得到你。不过你现在已经受英国法律的保护,但请你记住……如果我们需要你的话,希望你能配合。”
“我明白。”
“就我个人而言,我是同情你的遭遇的。”男人说道,“但是……很多时候公事都要公办。欢迎来到英格兰。”
“谢谢。”

雾雨魔理沙走出内政部大厦,来到伦敦的大街上。四月份伦敦的天气格外阴冷,街道上有着积水,魔理沙将风衣的领子竖起来,快步走进地铁站里。地铁站温暖而潮湿的空气扑面而来。
“啊,等等……”
魔理沙急忙跑下电梯,走上月台,地铁列车刚刚开始移动。魔理沙停止了对列车的追赶,迷茫地望着移动的列车。
————————————————————
“灵梦小姐总是这么努力啊。”
这里是距离伦敦五千英里外的荒芜之地。一眼望去,没有尽头,据说尽头就是所谓的大海。
背着木柴的她微笑着向村民们致意。这些村民都上了年纪,有的懂少量的日语,有一户人家是所谓的“土著人”。
灵梦将木柴背进自己的森林小木屋里。当灵梦来到这里的时候,这座小屋就已经没有人在了,空留下了屋子里的家具。
“真冷啊……”灵梦说着,将几块木柴扔进了壁炉里,发抖的双手擦着了一根小火柴,橘红色的火光映在她的白色衬衫上。
不一会儿,小屋里的空气就变得温暖了起来。
她走到窗边眺望着。小屋的外面是树林,透过树林的间隙可以看见村庄和山脉,在山的外面,就是海。海的远处是她的故乡,日本。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回过神来。她不说话,从抽屉里拿出一本相册,默默地翻着。
那是一张彩色照片。照片大概是十年前左右拍摄的,那是十年前的八月,在幻想乡举行的祭典上,穿着和服戴着各种饰品的灵梦和魔理沙拉着小手的合影。
不知不觉中,一滴眼泪从她脸上滑了下来,掉在相册的塑料膜上。

注释:
①ISPOC:全称为国际超自然现象与神秘学对策委员会(International Supernatural Phenomena and Occultology Commitee),总部位于日本东京,建立于幻想乡暴露于外界之后,是联合国安理会下辖的具有强制性措施的特别机关,宗旨是“维护世界和平与现有世界秩序”。与世界各国情报机关均有合作关系,负责调查与幻想乡有关的一切(虽然只是冰山一角),在日本东京,德国法兰克福,俄罗斯莫斯科和中国北京设有研究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30 22:27:1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 <雾与雨里的孩子>

【英国·伦敦】
一个男青年小跑到了一家咖啡馆的门口。他将雨伞收了起来,拍掉身上的水,随后走进咖啡馆。此时咖啡馆里的人并不是很多。
“欢迎光临。”唯一的一位女侍应说道,“请问您想喝一些什么?”
“卡布奇诺就好了。”男青年答道,“加糖,加奶。”
女侍应记了下来,随后便走开了。女侍应留着一头漂亮的金发,但看上去是亚洲人,年龄可能还不超过二十。
青年想着,但他很快将视线从女侍应身上移开。他不想因为自己的眼神而被控有恋童癖或是性骚扰。他拿起今日份的《泰晤士报》,看见头版上最引人注目的是三篇报道:
保守党议员提议恢复《巫术法案》
教皇与大牧首就抓捕斯卡雷特姐妹达成一致
查尔斯·达尔文的遗体将可能移出西敏寺
青年略微翻了几页,便对报纸失去了兴趣。不知从何时开始,《泰晤士报》变得和《太阳报》一模一样了。
不……那应该是两年前左右的事情,《泰晤士报》便变成了今天的这个样子。
“您的卡布其诺好了,先生。”突然,女侍应端着咖啡走了过来,将咖啡放在了青年的面前。
人们都说亚洲的女孩尽管可爱,但是她们的可爱反而只让人觉得陌生和稚嫩,但是面前的她不同,她身上有一种另外的气质,使她的存在完完全全地融入到了伦敦这座国际大都会当中。
“来吧?我请你喝咖啡。”青年对女侍应说道,他再也无法忍受沉默,“反正也没有什么人,我请你喝一杯咖啡呗。”
女侍应迟疑了一下。“行。”她说。
往近里看,女孩脸上有的一些疲倦和忧郁并不能掩盖她的可爱,她整体的形象还是阳光向上的。更重要的是,她的瞳孔里似乎蕴含着一股希望的力量——或被称之为“奇迹”。
“奇迹”这个词,青年不知自己有多久没提过了。
“怎么称呼您,小姐?”
“叫我玛丽(Marie)就好了。”她说着,在纸上用花体字写下了五个字母。
“玛丽。”青年重复了一遍,“真是可爱的名字。你从哪里来的?”
“为什么要问这个呢?”
“噢,别误会……我没有歧视亚裔的意思,”青年解释,“只是觉得你很可爱而已。”
玛丽笑了一下。“你在这里是做什么的?”
“如你所见,服务生,”她说,“只是兼职而已。别的时候在帝国理工学院打打杂。”
“帝国理工学院,哇呜,”青年说着,“那可有点厉害。我弟弟在那里念书,不知道你有没有见过他。”
“恐怕是没见过。”
少女的琥珀色眼眸里一直闪烁着一种光芒。那是一种青年不曾见过的光芒,它耀眼但是温和,令青年想起了《彼得·潘》里的小仙子身上的金粉。
那是孩子的眼睛里才会冒出的光芒。
青年注意到咖啡厅里开着的老电视。
“伦敦警察厅提醒各位市民,如若见到以下三人,请立刻向警方报告并前往安全处躲避……”
随后,电视荧幕上出现了三张照片。都是很年轻的女孩,一个是灰蓝色短发,一个是金色短发,一个是银色短发。照片下面写了:反人类罪,谋杀罪,种族灭绝罪,还附带上了红色通缉令的标志。
“最近的世道真乱。”青年说,“什么东西都冒出来了,这样子的生物那样子的生物。”
女孩没有说话。
“以前我是不会相信有这种事情会发生。”青年说道,“什么51区、外星人,这些传说我从来没相信过。可没想到真的会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发生。”
“这样啊。”女孩的头低了下去,“不好意思,失陪了。”
她站起身来,向吧台走去,拿起布来开始擦拭杯子。
“话说你是日本来的吗?”青年问。
“这与你有什么关系吗?”女孩问,“如果你想找一个搭讪的对象,对不起,你找错了。”

“二,十,三十,三十六,四十,五十,六十……”她坐在桌前,清点着钞票和硬币。这是她今天一天收的小费。
“魔理沙,这是你今天的工资。”店长走了过来,把一些钱放在了魔理沙面前。魔理沙看着他说,“谢谢你。”
店长是一个戴着眼镜,留短发和胡须的青年男子。
“不用谢。”店长说,“这是你应得的。”
店长说着,点燃了一支烟,抽了起来。营业时间已经过了。“已经完全习惯了这里的生活了吗?”店长问。
“已经问过好多遍了啦,早就习惯了,英语也熟练了,香……霖。”
恍惚之间,魔理沙把店长错认成了香霖。
“你以前认识的人里有跟我很像的吗?”
“嗯。”
“什么时候,我也想去日本看看啊。”店长说,“就今年圣诞节吧,去日本旅游一次。”
“嗯……”
“魔理沙,那个世界是怎样的?”店长问。
“很多东西我都忘记了。”魔理沙说,“大概是可以自由自在地在天上飞,和朋友们享用下午茶,无忧无虑地度过每一天吧。”
自由自在地在天上飞。和朋友们享用下午茶。这些话唤起了魔理沙部分的回忆。
那是属于一个红白相间和黑白相间的身影的回忆。
“魔理沙,你有没有认真想过以后去做什么?”店长问,“比如去读大学,之类的。你是个很优秀的女孩,我不想耽误你。”
“在想这方面的事情呢。”魔理沙说道,“我的雅思和A-LEVEL成绩已经下来了,都是优秀。”
“那很好啊。”店长说,“你抽烟吗?”
“不抽。”
“噢,差点忘了,你还是个孩子。”店长说着,熄灭了他手里的烟头。魔理沙苦笑了一下。
“早点回去吧。宵禁时间快到了。”店长说道。魔理沙换回了自己平时穿的衣服,那是一件黑色的风衣。她将帽子戴上,拿起雨伞和包,与店长道别,随后走入了无尽的夜里。店长在她走后将店门反锁。
魔理沙的鞋子跨过路面上一个又一个水洼,她将她的领子竖了起来。街边商铺橱窗里的灯光照在她的脸上,琳琅满目的商品反射的光亮闪烁在她的眼睛里。
她拐进一个巷子里,迎面走来一个高大,穿着卫衣的男人。男人拦住了她的去路。
“嘿,小妞,”他说,“这么晚了还在街上晃荡是做什么呢?”
“……”魔理沙没有回话。
“借点钱花花吧。”男人露出了狡黠的笑容,伸出了右手。同时他的左手里闪出了一丝银亮的刀光。
魔理沙匆忙想向后跑,但是猛然发现箱子的背后也有两个男人围着。
“亚洲人。”站在后面的一个人说了一句。
“那么,Mi Senorita,”男人说道,“命还是钱,你选哪个?测验你那大阪可爱小脑瓜的时候来喽。”
“你们在干什么!”巷口传来一声喝声,随后响起三声枪响。这把魔理沙和匪徒们都吓了一跳。
“糟了,是警察,快跑……”说着,匪徒们便逃开了。
“小姐,您没有事吧?”一名巡警跑到魔理沙的身旁。
“我没事。”
“这么晚了您不应该还在外面。”巡警说道,“现在是非常时期,宵禁时间快到了。您应该尽快返回您的家中。”说完,巡警便走了。
魔理沙回到自己的公寓,进去后便将门反锁。这是一间面积不算大,装饰简单的公寓。桌上摆着书和文件,上面写着“帝国理工学院学士奖学金申请书”和“内政部部长办公室 教育与就业推荐信”。
她坐在桌前,试图去学习一些东西。但是怎么样她的心都无法静下来去学习。她凝视着桌前相框里的一张照片。
那是不知道多久前,一年赏樱祭里灵梦和魔理沙一起拍摄的合影。
魔理沙将目光转向了面前的窗户。她看着窗户玻璃里的自己。
不知不觉中,眼泪落了下来。

灵梦,你在哪里啊,灵梦。

那一天晚上,魔理沙一夜未眠。
她先是写了今天的日记。但不论怎么写,桌前摆放的相片始终无法使她安定下自己的情绪。
后来,魔理沙写了两封信,一封是留给咖啡馆店长的信,另一封是写给帝国理工学院的辞职信。
随后她开始整理打包自己的东西。
第二天早上清晨,宵禁令刚刚解除,魔理沙左手提着手提箱,右手拿着另一个盒子,后面背着背包,告诉房东自己即将远行后走出了公寓。她首先将自己的东西放在了咖啡馆的门口,告诉了店长自己即将离开一段时间,嘱托店长帮她保管东西;再然后将辞职信投入了邮筒里。
随后魔理沙走进了一家旅行社停留了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后魔理沙再拿着手提箱出来,登上了一辆出租车。

【第一章 完!】
【预告】
关于幻想乡结界的崩坏。
还有人类方面的反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30 22:40:06 | 显示全部楼层
【目前可以公开的情报】

美利坚合众国国务院电报
From:驻伦敦大使馆、中央情报局伦敦站/英国,英格兰,伦敦
To:美国国务院/美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
事由:“幻想乡”事件调查的最新进展
密级:CONFIDENTIAL
日期:20XX/06/01
备注:副本抄送至弗吉尼亚州的中央情报局总部。

总部:
英国秘密情报局已正式向我处提出交涉,称自“幻想乡”事件发生以来一直被列为我局重点关注人员的无国籍人士雾雨魔理沙(出生在日本,现更名为Marisa "Marie" Kirisame)已归化成为英国公民,享有基本人权并受到英国法律与《欧洲人权公约》的保护,要求我处不得再以任何形式伤害到基利莎梅小姐的人身安全和自由。
同时,我处注意到,雾雨魔理沙已于今日离开英国境内,由伦敦希思罗机场飞往德国法兰克福,在法兰克福逗留数小时后离开前往第三国。
请求总部批示下一步行动。
--------------------------------------------------------------------------------------------------------
联合国安全理事会
国际超自然现象与神秘学对策委员会
第二研究所
德国,法兰克福

“幻想乡”事件的第36次调查报告[TOP SECRET]
姓名          性别         种族                 出生地        存在时间       状态      备注
博丽灵梦    女      人类(蒙古人种)  日本           16-25年        有效      下落不明
雾雨魔理沙 女     人类(蒙古人种)  日本           16-25年        无效       【已归化为英国公民并得到英国军情六处的保证和保护】
蕾米莉亚·斯卡雷特 女 吸血鬼            罗马尼亚    500年           有效      下落不明,极度危险,必须对此对象保持最高警戒的关注。此对象已被国际审判法院控有【危害人类罪】【谋杀罪】【种族灭绝罪】并被列为国际刑警组织的红色通缉令通缉犯,据俄罗斯对外情报局提供的消息称该对象目前可能活动于罗马尼亚和塞尔维亚境内。各部加强警戒,尽一切可能将其收容。
芙兰朵露·斯卡雷特 女 吸血鬼            罗马尼亚    495年           有效       与蕾米莉亚·斯卡雷特相同,比蕾米莉亚·斯卡雷特更加危险。
十六夜咲夜      女       人类                比利时/德国    15-25年    有效       前吸血鬼猎人,蕾米莉亚·斯卡雷特的仆人。攻击性极强。
红美玲             女      人型智慧生命   中国           未知             有效       蕾米莉亚·斯卡雷特的仆人,具有强的攻击性。
帕秋莉·诺蕾姬 女      人型智慧生命    英国          至少100年     有效      居住在红魔馆内,具有攻击性。
八云紫            女       未知                 未知           未知             有效       未知
爱丽丝·玛格特罗伊德 女 人型智慧生命  英国或罗马尼亚 未知   有效      根据德国联邦情报局提供的消息,该对象目前可能在匈牙利与罗马尼亚的交界处活动
露米娅            女      超自然生命        波兰和斯洛伐克的交界处 240年 有效 已被收容在法兰克福第二研究所
蓬莱山辉夜      女     智人(外星)      月球            
1000年以上   无效     【取得美国政治庇护,目前服务于美国中央情报局和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
八意永琳         女      智人(外星)      月球      
1000年以上   无效     【取得美国政治庇护,目前服务于美国中央情报局和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担任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的特别顾问】
铃仙·优昙华院·因幡 雌性  人形兔科智慧生命 月球   100年以上 无效   【取得美国政治庇护,目前服务于美国中央情报局、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和美国太空部队司令部】
因幡帝      雌性    人形兔科智慧生命   日本        60年左右   无效  【已被美国中央情报局收容】
东风谷早苗  女   人类(蒙古人种)   日本         16-25年左右 无效  【已被中国有关部门收容】
八坂神奈子  女   超自然生命             日本         超过1000年  无效  【已被中国有关部门收容】
洩矢诹访子  女   超自然生命             日本         ???          无效  【已被中国有关部门收容】
上白泽慧音  雌性 超自然生命           日本            未知             有效    下落不明
普利兹姆利巴三姐妹 超自然生命       苏格兰      
超过100年    有效    收容在法兰克福第二研究所

我们对于幻想乡的了解仍然不足,调查尽管艰难,但是希望世界各部与各国各单位都能够加强对于“幻想乡”事件的调查,尤其是对斯卡雷特姐妹的调查。授权参与斯卡雷特姐妹调查行动的探员使用SSS级武器和跟踪型激光炸裂弹,所有行动都会有俄罗斯正教会的神父参与。东京委员会总部已经向联合国安理会提出当红魔馆被发现时允许使用核武器对其进行摧毁的提议。若斯卡雷特姐妹能够被成功收容将移往莫斯科第三研究所并被处决;若工作组遭到生命威胁时,批准特勤人员直接毁灭斯卡雷特姐妹的存在。
斯卡雷特姐妹调查组的组长将继续由美国籍探员弗雷德里克·范海辛八世博士担任。
委员会接到美国方面的要求,称根据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不得让任何超自然力量落入到朝鲜人民民主主义共和国当局手中。批准。
根据俄罗斯对外情报局的情报,在乌克兰切尔诺贝利核电站4号反应堆监测到有生命和能量活动,怀疑与幻想乡事件存在联系。
目前,天狗一族已经全数被收容在法兰克福第二研究所内,河童一族分别收容在东京第一研究所和法兰克福第二研究所内。大部分未因幻想乡物理屏障而消失的超自然生命已被收容在东京第一研究所,但仍然有超自然生命躲藏在“幻想乡”范围内和世界各地。各单位一接到相关情报,应立即对其进行收容。
经过委员会的讨论,批准启用第三帝国时期由纳粹党亲卫队设立的超自然现象档案库,有需要的探员可前往所在研究所的档案馆查阅。(德古拉家族,斯卡雷特家族的档案分别在D栏目和S栏目中。)
[OVER]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30 23:13:05 | 显示全部楼层
二 <结界崩坏>

“那地方我们也曾到过,至今还能听见海浪拍岸的声音,只是我们不再上岸。”                                                                                                                      ——《彼得·潘》

【大约是两年前】
“那么,我们已经到达了幻想乡,这里就是幻想乡的入口,博丽神社……”
“我们可以了解到这里的居民生活非常古朴,就好像陶渊明的桃花源……”
“这里就是人类所居住的村落,尽管这里的社会非常原始,但是各位可以看到这里的商业活动存在……”

“哟,灵梦,早安。”
魔理沙的脚步轻盈地落在博丽神社后院的草地上。灵梦正坐在神社外的木质走道上,端着茶杯,看着杯子里的茶水,一言不发。
“怎么了吗?”魔理沙凑近她,问。
“没什么。”她说,但是她的视线还是凝视着杯子里的茶水。
神社正面的大殿前和广场上充满了喧闹的声音。
“还没有找到紫吗?”魔理沙问。
“没有。”灵梦问,“哪里也找不到。蓝也不见了。”
“这可真是很难办呢……”魔理沙嘟囔着。“现在奉纳箱里,应该有很多钱了吧?”
“是啊。”灵梦说,目光依然没有变化,“但那有什么意义吗?”
“有了钱有很好啊!”魔理沙说着,“有了钱就可以做很多事了,难道灵梦不喜欢……”
“难道对魔理沙来说幻想乡没了也没关系吗?”灵梦大声问,将目光移向魔理沙,露出了悲哀的目光。
“啊……”
“对不起,对不起魔理沙……”灵梦哭了出来,“我是如此的无能,什么都做不了……”
灵梦靠在魔理沙的肩膀上,哭着,魔理沙安抚着她,但是那句“其实都没有关系的”始终噎在喉咙里没有说出来。
魔理沙扶着灵梦,走回了房间。但没过一会,房间门被打开了。是女仆长咲夜。
“灵梦小姐,红魔馆那边发生了事情,需要您过去——看一下。”
“这种事情你们解决不就可以了吗?”
“但是当事人坚持要您本人到场,我们没有办法,实在不好意思。”咲夜无奈地说。
“好吧。”
灵梦拿起行装,把门一锁,便跟着咲夜一起去了红魔馆。魔理沙跟在她身后。

“呜哇——”
“所以说人呢?这个事情我跟你们说没完,今天不见到治安的负责人我们就不走了。”
红魔馆门前,一群人站着,美铃正站在面前和他们大费口舌。
“‘私人领地,非请勿入’这些字在大门口这么明明白白,”美铃说着,“我的职责就是保护这里,不受任何人的侵犯。”
“那你也不能把这么小的一个孩子打伤啊!”一个中年女人大声说道,“不论如何,我们今天一定要让治安的负责者出来评评理!”
“我就是。”灵梦走近了,说道,“有什么事情吗?”
“别开玩笑了!”中年女人说,“让一个小孩子出来糊弄谁啊?”
“我就是这里的治安负责人,博丽的巫女。有什么事情就问我吧。”
中年女人先是表现的很吃惊,然后镇定了下来。
“好。”她说,“小妹妹,你讲讲,这姑娘因为我孩子跑进那个院子里,就把他给痛打了一顿,那下手可狠了!”
灵梦没有说话,而是俯下身子来,细细地查看那孩子的伤口。随后拿出一个创可贴,为他贴上。
“差不多了,都散了吧。”她说。
“这就算完了?”中年妇女又大声嚷道,“果然让小孩子办事就是不靠谱!”
“哎呀,什么事情,这么吵闹啊。”
外面的事情吵到一半,咲夜举着阳伞陪着蕾米莉亚出来了。
“大小姐……”美玲小声说。
“我是这个房子和这块土地的主人。有什么事情吗?”蕾米莉亚说道。
灵梦走了过去,对蕾米莉亚小声地说了几句话。
“噢,我知道了。”蕾米莉亚说,随后又转向众人,“正如我的门卫所说,这里是私人领地……而且我非常不喜欢有人,人类闯进来。”
“原来这里都是一群小孩子啊?”中年妇女又嚷道,“没什么人能说了算吗?再说,你的土地这么大,分享一下有何不可啊?”
蕾米莉亚微微闭上眼睛。她微笑了一下,说了一句,“芙兰。”
芙兰朵露正站在红魔馆的一扇窗前看着这一切。
“好的,姐姐。”
突然间“嘭”的一声,红魔馆旁边的一块大石头炸裂开来,炸裂掉的小石子四处飞溅,有的弹在地上,有的弹在树上在树干上形成一个痕迹。
人群爆发出惊叫声,随后人们急忙跑开。
“对不起,我不分享土地,”蕾米莉亚说,“今后不要再让我看见你们。”

“受不了了啊!”
魔理沙生气地将书合上,走出房门。她说的是电锯的响声。
是的。人类正在砍伐森林的木头。
“你们都快给我停下来啊!”魔理沙喊,“这么吵还怎么让人住啊!”
“我们也没有办法啊。”一个工人对她说,“这里的森林也没有人管,老板说要来开发那就来咯。”
“真是的……”魔理沙嘟囔着。
魔理沙便离开了家,向爱丽丝的家走去。远远看去,爱丽丝的家门前站着两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爱丽丝小姐,如果您愿意搬走,我们公司会向您提供一份赔偿金……”
“不予考虑。”
说完,爱丽丝便将门关上了。
魔理沙走近,敲了敲门。门里传来生气的声音:“我不是说了不予考虑吗?”
“爱丽丝,是我。魔理沙。”
门又打开了,探出了爱丽丝的脸。
“进来吧。”

“最近,闹心事很多啊。”魔理沙说。爱丽丝在厨房里倒茶,随后将茶端到魔理沙面前。
“魔理沙,我准备走了。”爱丽丝说。
“走……走?”魔理沙有些惊讶,问,“去哪儿?”
“去匈牙利,在东欧。”爱丽丝说,“我计划过段时间就把所有的东西搬到那里去。”
“不是,为什么要走啊?”魔理沙问,“只要我们不走,他们也不会拿我们怎么样吧?”
“魔理沙,难道你没有注意到么?”爱丽丝说,“我的魔力在下降,下降得很快。”
魔理沙愣了一下,然后说,“是的,我也有。”
“这是结界消失带来的影响。”爱丽丝说,“还有,你是不是最近再也没看见冰精琪露诺和大妖精了?”
“嗯。”
“幻想乡已经不复存在了。”
幻想乡已经不复存在了,魔理沙在心里默念了一遍。
没过几天,爱丽丝连人带房子都一起消失了。开发商们心安理得地继续他们的项目。

“警察?”魔理沙说,“就是那些拿着棍子走来走去,维护秩序的人吗?”
“嗯。”小铃说道,“明天警察站就正式进驻村里了。魔理沙小姐难道灵梦小姐没有跟你说吗?”
“之前有听说这些相关的事情……”魔理沙说,“这和灵梦有什么关系吗?”
“前几天,有外界的人和灵梦小姐谈过了。要求她把管理幻想乡的权力交给他们,大概就是这样。”
魔理沙没有讲话。
离开铃奈庵的时候,魔理沙忧虑地向神社看了一眼。

魔理沙:
不要找我。
                                    灵梦

“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
魔理沙慌忙地走上通往神社大门的台阶,拿着早上看见放在自己桌子上的信纸,看见神社门口都站满了人。
“灵梦真的不见了啊……”站在那里的文说道,“魔理沙,你知道灵梦去了哪里吗?”
“我也……不知道……”
魔理沙找遍了整个幻想乡,都没看见灵梦的影子。
那一天,魔理沙在博丽神社哭了很久。
“真是的……”魔理沙一边说着,一边打了自己几个巴掌,“都怪我!都怪我!都怪我!要是昨天来了神社就好了啊!”

不久后,警察站在幻想乡正式开张了。
越来越多的朋友们离开幻想乡,这使魔理沙也感叹幻想乡已经不复存在了。
魔理沙也离开了幻想乡。
后来,因为幻想乡内出现了游客遭到袭击的事件,使日本当局开始介入调查。
再后来,英国下议院同意全英国进入紧急状态。
再再后来,国际刑警组织颁布了针对斯卡雷特姐妹的全球通缉令。联合国安理会召开了紧急会议,在五大国的同意下,成立了“国际超自然现象与神秘学对策委员会”。

【第二章 完!】
【预告】
关于魔理沙的那些心事。
还有魔理沙旅程的第一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1 12:03:5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布加勒斯特的人偶师>
-----------------------------------------
"I'll go walking in circles while doubting the very ground beneath me,
trying to show unquestioning faith in everything."
-----------------------------------------
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灵梦的?
这个问题,魔理沙自己也讲不清楚。她与灵梦从小一起长大,或许就是在这长大的过程中逐渐地爱上了灵梦。
她很美,这是魔理沙第一次所意识到的。
那在蔚蓝的天空中自由自在飞翔的身影,是再强的魔法都望尘莫及的。这点魔理沙接受,她也没有任何不甘心。
清澈的眼眸,乌黑的长发,白皙的皮肤,从这些之中魔理沙都能感受到灵梦的美。在魔理沙的眼睛里,灵梦的身体是完美无缺的。就这样,魔理沙被灵梦所深深吸引了,这颗种子悄悄地落入魔理沙的心房里。
他们也是唯一能够相互理解的人。
灵梦并不像她留给外人的印象那样好像高高在上,在魔理沙看来,灵梦也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女孩。她们之间无话不谈,几乎每天魔理沙都会到神社去和灵梦待在一起,度过那些无忧无虑的时光。
魔理沙意识到了自己对于灵梦究竟是怀着怎样的感情,她对灵梦的感情超越了友情,而又不是建立在有血缘关系的亲情上,那是恋情。
魔理沙深知这是同性之间的爱,这是在讨论“女生和女生在一起”的事情。她的感情上被抹上了一层“禁忌的色彩”。
但是她本人并不在意。每当在神社里看见灵梦为新人们举行婚礼的时候,魔理沙都会暗暗地想,要是这她和灵梦的婚礼就好了。
所以,不论如何,魔理沙都要去把灵梦找回来,即使这个过程再艰难,到头来可能一无所获,她都会去做。

【喀尔巴阡山脉,匈牙利和罗马尼亚的交界处】
没有人知道,那栋小楼是什么时候降临在这个村子里的,平时也很少见到住在那个房子里的少女出来。曾经有过小孩子想到那栋小楼一探究竟,见到了少女,少女给了孩子们糖果和布娃娃。这里的居民对于山上森林里的那栋小楼还是没有什么了解,也不愿意去了解。
这里是人偶师爱丽丝·玛格特罗伊德的新家。

“啊呀!”魔理沙的身体在空中急速下坠,如果再没有办法减速,她可能就会摔成一摊肉饼。
她在尽一切可能集中精力。不一会,她的身体下降速度逐渐减低,但是她的身体仍然是在下坠的。
魔理沙掉进了山上的森林里,她的手好不容易抓住一个树枝,但是“咔嚓”一声,树枝断了。魔理沙摔在了地上。
“哎哟喂啊……”她站起来,拍拍身上的泥土,“这么久都没有飞行,操作起来有点生疏了啊……”
“魔理沙?”突然响起一个声音,“是魔理沙吗?”
“是我。”魔理沙转过头来,“啊,爱丽丝,好久不见。”

“喝茶吧。”
爱丽丝把两个茶杯端了过来,但是魔理沙说:“茶就免了,给我来一杯牛奶和一些巧克力就好了。”
“行。”爱丽丝说着,拿出一个玻璃杯,往杯中倒满牛奶。
“好久都没有飞过了……每次使用魔法都会消耗好多体力,不喝点牛奶吃点巧克力身体有点吃不消啊。”魔理沙说道。爱丽丝把一杯牛奶和几块巧克力饼干端了过来,放在桌上,魔理沙便吃了起来。
“近来可好?”爱丽丝问。
“说好不好,说坏也不坏呢。”魔理沙说着,“我现在住在英国去了。找你可找的真的不轻松啊。”
爱丽丝刚想说什么,魔理沙说:“放心,我已经花了好长时间来隐藏我的足迹。他们发现不了我的。”
“话说回来,为什么你会在这里?”爱丽丝问,“突发奇想来找到我?说吧,什么事情。”
“我想去找灵梦。”魔理沙说。“最近突然……很想她。”
“怪不得。”爱丽丝说,“你这么一说,我也有点想她了。她也离开幻想乡了吗?”
“嗯。”
“也是,你都能离开幻想乡,那她肯定也走了。”
“幻想乡消失,已经有两年了吧。”魔理沙说道。
她们不约而同地回想起那些一起度过的旧日时光。不论是发生永夜异变的时候她们在一起击败了永远亭一行人,还是平时大家一起赏樱开宴会的好时光,都那么值得怀念。
“你还记得吗?那次我们在竹林里遇见灵梦和紫,结果被她打得够呛,到头来发现只是误会一场。”魔理沙说。
“记得啊,”爱丽丝说,“后来灵梦不是也对你道歉,你还对她嚷嚷什么你要为此负责,然后她给你身上的伤口全都贴上创可贴吗。”爱丽丝察觉到魔理沙眼里流露出来一种温柔的眼神。
“现在想想,只要能跟她待在一起,就算是被她打一千遍,那也好啊。”魔理沙说。
“真好呢。”爱丽丝叹了一口气,“从小一起长大现在分开肯定会很想念吧。唉,越说越想她。我想起你在有一次的宴会上,你喝了很多酒,迷迷糊糊的时候说了句‘最喜欢灵梦了’,当时没几个人听见,但是我听见了。”
“哎呀,你还记得呢,我自己都不记得了,”魔理沙说,“看来被你知道了。”
“你说你要去找灵梦,”爱丽丝说,“那怎么找到我这里来了?”
“我想知道,你知不知道和灵梦有关的事情。”魔理沙问,“如果知道的话,就告诉我。”
“很明显,我不知道,”爱丽丝直接地回答,“我比你们离开幻想乡都早,我更不可能知道灵梦在哪里。”
“啊……”魔理沙说,“那好吧。”
“不过,你倒是可以去问问红魔馆的人。”爱丽丝说,“她们也许会知道什么。”
“红魔馆……一直都有在搜捕她们啊。人类当局都找不到,我怎么找到?”
“我知道在哪里。”爱丽丝说道,“离这里不远。”
“真有你的,”魔理沙笑了,“那你告诉我呗。”
魔理沙拿出了一本地图册,摆在爱丽丝面前,同时还拿出了马克笔。那是一副东南欧地区非常详细的地图。
“我看看,”爱丽丝拿起马克笔,扫视着地图,“应该在这里。”
她说着,在地图上标注了一个点。
“好的,谢谢你了。”魔理沙说。
“如果红魔馆也不知道灵梦的下落,”爱丽丝问,“你会怎么做?”
魔理沙沉默了一下,然后说,“我还会一直继续向东寻找她,不论如何,我都要去找她。”
“原谅我无法理解你的这种坚持。”爱丽丝说。
“她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珍贵最珍贵的朋友,”魔理沙说,“我知道你无法理解,甚至会觉得我很傻……那就让我继续这样傻下去吧。她是对我而言最重要的存在。”
“为什么,魔理沙?”爱丽丝问,“为什么?”
“因为我爱她。”
魔理沙将牛奶一饮而尽。“我得走了,谢谢你的款待。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第三章 完!】
【预告】
关于灵梦和魔理沙的童年。
和到达了红魔馆的魔理沙。
然后,魔理沙同时肩负着两份使命上路了。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 12:55:05 | 显示全部楼层
那只裝嫩的兔子是怎麼把年齡隱瞞在60年左右的.........
她年紀應該可以大優曇華院幾百倍(而且不只)來著...........

点评

靠……靠骗?  发表于 2019-2-2 13:1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2 13:18:05 | 显示全部楼层
四 〈北方,还有远东〉
-------------------------
"Remember me, though I have to say goodbye,
Remember me, don't let it make you cry,
For even if I'm far away, I hold you in my heart,
I sing a secret song to you each night we are apart."
-------------------------
“灵梦快看,我也会飞了哦!会飞起来了哦!”
“哇——”灵梦站在地上,看着空中的魔理沙,“魔理沙真厉害啊——”
“今后也可以和灵梦一起飞啦!”魔理沙笑着说,“哈哈哈……哎呀!”
突然,魔理沙摔在了地上,灵梦赶紧去把她扶起来。

魔理沙回想起自己和灵梦一起度过的童年时光。
她想起自己和灵梦初次见面时的场景。那时她们还只是天真的小孩子。
在一年的新年参拜里,香霖带着魔理沙去到神社参拜,让这两个孩子相识了。
“初次见面,我是博丽灵梦。请多指教哦。”
“啊……我是雾雨魔理沙。”
灵梦经常来到香霖的店里拿道具和衣服,而香霖一向很欢迎她,魔理沙也经常在香霖的店里坐着。就这样,两个孩子经常一起玩耍,去冒险,似乎整个幻想乡就是一座巨大的游乐园。几次魔理沙落入险境的时候,灵梦都帮她击退了危险——不为什么,只为这来之不易的感情。
在她们的心里,她们是互相心中的唯一。

【某处,在塞尔维亚北部】
蕾米莉亚·斯卡雷特看向窗外。天晴的时候,咲夜会把厚厚的红色窗帘拉起来,在屋里打开灯;但是今天是阴天。
窗外阴云密布。她凝视着外面的土地和村落,感到亲切又感到唏嘘。几百年前,她在这个地方出生,几百年间这里的山,水,森林都不知道发生了多少变化,一度成为古战场和现代战场的土地如今又回到了它应有的宁静之中。几百年前,依然是在这栋大房子里,她变成了吸血鬼,目睹了双亲之死,自此开始了她作为吸血鬼漫长的五百年的生涯。恍惚之间,五百年过去了,显得那么长是因为这里的一切都已经变化,显得那么短是因为斯卡雷特姐妹们依然保持着自己年少时的模样。
其实,蕾米莉亚一行人回到故乡,塞尔维亚当局是知道的——但并没有拦阻。相反,当局将她们隐瞒了下来,斯卡雷特家族在这里过上了平静的生活,同时被当地的人们尊敬着,这让蕾米莉亚决定:今后不论如何,都不会再拿活人开刀了。
幻想乡结界崩坏后,那些从旅游团导游的扩音器里冒出来的声音让她很是烦恼。不论是她,还是芙兰,都认为这些人类非常吵闹,并且感到厌恶。
后来更让她恼火的是,那些人类还在红魔馆前拉起了横幅,喊起了口号。
“处决杀人魔头蕾米莉亚·斯卡雷特!”
“带来自由与和平的幻想乡!”
“必须驱逐吸血鬼,消灭吸血鬼,恢复幻想乡人权!”
但是她拿这些人类也没有别的办法,如果真要拿一个人类开刀,从目前状况和理论的角度上都不是那么合理,只好每次叫美铃在人群散去后把横幅和贴纸撕下来。
后来她再也无法忍耐,便让帕秋丽使用魔法将红魔馆搬回原址。迄今为止,帕秋丽因为在结界消失后使用了空间的魔法而导致气力衰减,仍然卧病在床,好在每天都有充足的蛋白质供应(买来的牛肉和牛奶),帕秋丽的身体才恢复起来。
突然,木门响起了敲门声。
“进。”
“大小姐,”咲夜进来了,“安娜求见。”
安娜是当地民兵组织的一个孩子。
“让她进来吧。”
“好的。”
不一会儿,一个穿着迷彩服的少女和咲夜一起走了进来。
“大小姐,我们抓住了一个人。是外面的人。”
“噢?说来听听。”
“从她身上带的证件和相貌来看,她是外国人。”安娜说道,“最重要的是……她说她认识您,是您的旧友。”
“啊,这可有意思了。”蕾米莉亚说,“竟然还有人能找到这里来想跟我叙叙旧……长什么样?”
“报告大小姐,是一个金发的女孩。”
“这个可熟悉了。”蕾米莉亚说,“好吧,让她进来。我想着有什么事情能让她找到这里来。”

“这是不是你第一次从正门用两条腿走进来?”
安娜将魔理沙手腕上绑着的绳子松开来,便出去了。
“你手底下人绑绳子勒的真紧,”魔理沙抚摸着她的手,“都勒出勒痕了。”
“雾雨魔理沙,你可真有点能耐,”蕾米莉亚说,“那些人类还在外面兜圈子呢,我在哪里居然还被你找到了。”
“爱丽丝告诉我的。”魔理沙说。
“……多嘴。”蕾米莉亚说,“好吧,有什么事情?”
“灵梦在哪里?”
“为什么问这个?”蕾米莉亚问,“我又没把她吃了。”
“倒也是……”魔理沙说,“我只是在找她而已。”
蕾米莉亚又一次将视野投向窗外。“你真的很爱她啊。”
“你知道?”
“任何人都能看得出来你对她有想法。”蕾米莉亚平静地说着。
“原来还是被发现了啊。”
“或许是因为我对这些事情很敏感吧。”蕾米莉亚说,“巫女小姐现在还在亚洲。就是这样。”
“当真。”蕾米莉亚说。
“你怎么知道的?”
“这个嘛……秘密。”蕾米莉亚说着,“但我能告诉你的是,灵梦还在东亚。我只知道这么多了。”
“谢谢你。”魔理沙说,“只是东亚这个范围还是很大啊……”
“咲夜,把那个拿过来。”蕾米莉亚打了个响指。
“这样吧,我给你安排一个任务,”蕾米莉亚说,“请代我向幻想乡的诸位问好。在这个过程中,你也可以去询问关于灵梦的情报。如何?”
“啊,这……”
“不要怕难。”蕾米莉亚说,“咲夜这不是拿来了吗。”
咲夜拿着一个记事本和一个盒子走了过来,放在桌子上。
“这是……”
记事本里密密麻麻地记了很多幻想乡的朋友们现在在哪里。而盒子里装了满满几叠百元大钞,还都是美元。
“这些东西你都会用到的吧?”蕾米莉亚说,“我不缺这点钱。而且我想,你一路从伦敦来到这里,身上的旅费恐怕也不多了吧?”
“是这样的……”
“不用担心用这笔钱会出什么问题,存起来也没关系。该打点好的地方,我都打点好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谢谢你好……”
“不用谢我。只要你能够完成你的目标,同时完成我的任务,这就足够了。”

魔理沙又上路了。
“恕我冒昧,大小姐,”咲夜说,“您为什么这么慷慨对待魔理沙呢?您以前恨不得把她千刀万剐。”
“咲夜,你知道爱是什么东西吗?”蕾米莉亚问。
“我也不是很懂。”
“我以前也不懂。”蕾米莉亚看着窗外,“但是我现在好像有点懂了。”

飞机从伊斯坦布尔起飞。魔理沙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上,她看着飞机飞到了她不曾飞到过的高度,心里很是激动。看着云层,她渐渐睡着了。
不知不觉中,她的眼泪流了下来。
【第四章 完!】
【预告】
魔理沙来到了几乎是地球上最隐蔽的地方,在那里,她见到了旧友们。
她告诉了旧友们她在外界的所见。
同时她离灵梦也更近了一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2 13:22: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outakuSuwako 于 2019-2-2 13:32 编辑

另外,为了这篇文我专门做了一个歌单,基本上是每首歌匹配每一章。
我大概也是会每更一章就多加一首歌。
可以点击链接网易云音乐链接 或是搜索歌单“【东方/主角组】以你的名字呼唤我”可以收听。
最后,谢谢各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2 21:48:43 | 显示全部楼层
五 <在世界之巅的仰望>

从山洞走出来,望出去,只看见连绵不断的大山和白雪;大山之外还是大山,似乎永无止境。
这里是世界海拔最高的山脉,被称为“世界屋脊”的喜马拉雅山脉,也是上白泽慧音,藤原妹红等人的隐居之地。
慧音站在山洞的洞口,遥望着。往远处看,除了一无所有的白雪皑皑以外一无所有;往脚下看,深幽的山谷仿佛长出了一双眼睛,凝望着她。对于想要隐居的人来说,这里是再好不过的地方了。
慧音走回了山洞。山洞的中央燃着篝火,妹红正靠在石壁上睡觉——昨晚是她守夜。一台手摇式留声机正放着音乐,圣白莲和云居一轮坐在另一端的石壁边上打坐。
“这是什么歌曲?”慧音问。
“《佩珀中士孤独之心俱乐部乐队》。”圣白莲睁开一只眼睛回答。
慧音也坐了下来,开始进行今天的修炼。真是奇怪的僧侣,一边听着摇滚乐一边打坐,她想。
这里的一切,石头也好,白雪也好,几块从缝里钻出来的小草也好,这些事物的存在能够让慧音感受到时间的流逝。两年,两年而已,今后她们还不知道要在这里待上多少年。
幻想乡结界崩坏后,村落里开办了公立小学。这也就意味着,慧音和她的私塾正式成为了被时代遗弃之物。尽管有一万个舍不得,但是慧音和妹红,还有命莲寺的人一起结伴来到喜马拉雅山脉——对她们来说,这是再好不过的修炼场所了。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寻求隐蔽。
一个半白泽,一个蓬莱人,两个会魔法的妖怪,这样子的存在被外面的人类发现后,也许就要面临着被关在研究所里做实验,然后被人类放在博物馆里展览供人参观的命运。这是很可悲的。
在这里待久了,不知不觉中她们就开始不用吃饭了。每天靠修炼,吸取天地精华就可以摄取身体所需的能量。
慧音不知道修炼了多久,才睁开眼睛。当她睁开眼睛时,妹红已经醒来了,白莲和一轮还在打坐。
慧音又走出山洞,向外张望。也许是她看错了,她看见山上有一个橙色的点在移动。
她揉了揉眼睛。是的,她没有看错,确实有一个橙色的点在移动。
那是人。
“妹红,白莲,出事了!”慧音急忙跑回山洞,“有人来了!你快把你那音乐关了!”
所有人现在都回到状态。妹红把留声机的唱针拿开,所有人便躲了起来。
那个橙色的身影离山洞越来越近了。那是一个穿着橙色羽绒服,戴着厚帽子,护目镜和氧气面罩的人。不知为何,慧音觉得她有点眼熟。这么想着,那人走了进来。
她摘下了氧气面罩和护目镜。是魔理沙。
“有人吗?”她问。
“有,这里呢。”妹红应道。
“魔理沙?”慧音走了出来,“你怎么来这里了?”
“啊,果然在这里呢,慧音老师。”魔理沙说道,“想来登山了,挑战一下自我。喏,给你们带了一些东西。”说着,魔理沙把背包放了下来,拿出了一些东西,慧音看了看,都是一些罐头食品,和香肠,茶叶等物。
“惊喜真多。”白莲说道。
“其实这些东西也不是很能用到……”慧音说。“不过魔理沙,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的?”
“蕾米莉亚告诉我的,而且,”魔理沙拿出了一张报纸,“这里也还没到那么高的海拔高度,你们没那么留意啊。”
那是一张《太阳报》,文章标题是“登山者在喜马拉雅发现雪人”。
“于是我就找到这里来了,”魔理沙说,“近来可好?”
“如你所见,勉勉强强。”慧音对她说,“在这里也能过下去。你呢,魔理沙,去到外界看过了吗?”
“嗯,看过了。”
“外界是怎样的?”
“有好也有坏吧。”魔理沙说,“但是,慧音老师,你们不要出去,千万,千万不要出去。”
“嗯?”慧音问,“怎么说。”
突然间,魔理沙露出了悲伤的表情,紧接着开始哭了起来。
“怎么了,魔理沙?”慧音还是一如既往地关心学生,“快说啊,魔理沙,为什么不要出去?”
“我……我看到了……”
------------------------------------------------------------------------------------
【几个月前】
【德国·法兰克福·ISPOC第二研究所】
魔理沙悄悄从通风管道爬了进来。趁着深夜,她跑进了研究所,为的是调查和灵梦有关的情报。
她小心翼翼地将通风盖取了下来,走进了实验室。研究所的这一区域看样子是早就下班了,实验室里弥漫着一股药水的气味,凭借着别的地方传来的微弱灯光,她终于摸到了这个实验室里的一个台子。她拿出了一个曲别针,念了一句咒语,把曲别针放进锁里捅了捅。
抽屉被捅开了,里面都放的是一叠叠的文件。
她拿出手电筒照在文件上,并拿出自己的手机将文件拍了下来。
“下落不明,下落不明,极度危险,下落不明……”她小声嘟囔着,看见了“博丽灵梦 下落不明”的字样。
拍完了后,她将文件都放回原处。她发现桌子上的电脑还开着,她便打开了显示器的屏幕,开始查看里面的文件。文件里有很多关于幻想乡各种各样的档案,当然还有一些录像。
录像的参与者,都是一个个穿着白大褂的人和那些让魔理沙感到熟悉的脸庞。这些录像彻底震撼了魔理沙。
就在她还在发呆的时候,突然实验室里传来了一点响声。
“哎……有人吗……”这个声音让魔理沙感到那么熟悉,“是魔理沙吗?”
“啊……”
眼前的是天狗记者射命丸文,只是她看上去和平时不太一样;隔在一个玻璃容器的背后,穿着一件浑身上下都是白色的衣服,胳膊和腿上布满了伤口,身上插满了电极,脸上带着淤青。
“魔理沙,救救我,快救救我!”她拼命地拍打着面前的玻璃,哭叫着,“我快受不了了,快救救我!”
“什么?是魔理沙吗?”
“就是那个魔法使小姐吗?”
“救救我们!快救救我们!”
这个场景让魔理沙吓坏了——巨大的实验室,被陈列着的玻璃容器,从这些玻璃容器的背后魔理沙认出了好多人,文,露米娅,姬海棠果,数不清的朋友们被关在玻璃容器的背后,她们从深夜里醒了过来,向魔理沙求救。
“啊……”
魔理沙的心情是崩溃的。
“救救我!快救救我魔理沙!”玻璃背后的文一直在拍打着,几乎是声嘶力竭地在向魔理沙求救,突然响起了电击的声音,文顿时发出一声尖叫,随后倒在地上,不停地抽搐着,痛苦地在地上呻吟。
这时候,魔理沙听见了脚步声。那是军靴的声音,同时实验室里的警铃响了。
刻不容缓,魔理沙急忙跑到了她潜入的通风口那里,走之前她回头望了一眼,看见文仍然向她伸出手来。
“救……救……我……理……沙……”文呻吟着说道。
魔理沙的眼泪掉了下来。
“对不起……”她小声说着,“我做不到……”然后钻进了通风管道。
听着实验室里此起彼伏的电击声,魔理沙哭着离开了研究所。
-----------------------------------------------------------
“他们……把大家都抓走……做实验……”魔理沙抽噎着说,“抽血,抽好多……还有电击……还要做奴隶给他们做工没有休息……呜呜呜……”
除了魔理沙一直在哭,所有人都是沉默着听完的。慧音脸上露出了伤心的表情,而妹红显得沉重,白莲和一轮几乎都要哭出来了。
“所以……绝对不要出去!”魔理沙喊道,“否则会和大家一样……”
“不会出去的。”慧音说道,“不会的。”
“外界的人类早就已经开发出可以对付我们的武器了,”妹红冷冷地说道,“出去那就是送死。”
“魔理沙,我能体会到你的心情……”白莲说着,“大家真的好可怜,真的……”
“慧音老师,求求你完成我一个愿望……”魔理沙还在啜泣着,说。
“什么愿望,说。”慧音说,“我尽量。”
“帮我找到,灵梦在哪里……”魔理沙说着,“用你的……能力……”
“你想找到灵梦,对吗?”慧音说。
“嗯……”
“现在用这些东西都不是那么容易啊。”妹红发话了,“每次用都要消耗挺大的体力。”
“没关系的。”慧音说,“如果只是这个程度的话,我可以做到,看见过去的历史的话。”

几个人围坐在慧音四周,慧音一个人坐在中央,盘腿而坐。她在集中自己的精力和能量,思考着。
魔理沙可以感觉到她正在消耗自己的体力,慧音双眼紧闭,两只手用力抓在大腿上,胳膊上的青筋显露出来。
终于,她的双眼睁开了,但是她开始喘气,然后躺在地上。
“怎么样,慧音老师?”魔理沙问。
“我看见了……”慧音说,“你肯定也是为了这个事情,才来找我的,是吧……”
“嗯……”
“她也舍不得你……”慧音一边喘着气一边说道,“她在一个很荒凉的地方……但是离日本不远……”
“然后呢?然后呢?”
“她一个人住在那里……她很舍不得你,很想你,却又不敢来找你……就在离日本不远地方……”
“那地方在哪里?”
“不知道……我只看到这么多了……咳咳!”
“啊,慧音老师……”
慧音老师不说话了。
“她很累,睡着了。”妹红说道,“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就走吧,孩子。”
“嗯……”
“祝你能够幸福。”妹红说道。
【第五章 完!】
【预告】
依然是跨越了数百公里的魔理沙,来到了大城市。
尽管没有更多的收获,但她发现朋友们已经过上了新生活。
而且她接下来知道自己要去哪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9-7-23 21:1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