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1116|回复: 33

[短篇楼] 潛水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17 02:12: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藥房薔薇水 于 2017-6-17 04:32 编辑

前言:
其實想起來重新注冊的原因還只是想找個地方發一發我流設定……(捶地
總之全部是,全 部 是 個人向的雜記,一篇長度不定,沒什麽劇情,只是片段而已。
世界觀不是一設世界觀。具體背景我也沒想到可能是二十世紀八十年代……(思考)
人稱混亂注意,有的角色我真忍不住用單人旁的

主要涉及人物
古明地戀河城荷取黑谷山女村紗水蜜古明地覺火焰貓燐霊烏路空芙蘭朵露·斯卡雷特

好吧那就來吧。


My baby's got the bends.
我的寶貝得了潛水病
We don't have any real friends.
我們沒有什麽真正的朋友
Just lying in the bar with my drip feed on,
只能倒在酒吧里醉酒度日
talking to my girlfriend' waiting for something to happen.
對女友說再等等吧,總有事情要發生
I wish it was the sixties' I wish I could be happy, I wish I wish I wish that something would happen.
我希望回到六十年代,我希望我能開心起來。我希望我希望一些事將會發生
I wanna live, Breathe,
我想要活,想呼吸
I wanna be a part of human race.
我想要去做人類的一員。

《The Bends》-Radiohead

评分

参与人数 2积分 +5 喵玉币 +25 萌度 +75 收起 理由
ididttm + 2 + 10 + 30
六月三 + 3 + 15 + 45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7-6-17 02:22: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藥房薔薇水 于 2017-6-17 04:33 编辑

前言 from 河城硝基*1

  一定要回忆的话,和以后若干次的会面一样,我们三人第一次会面还是在地上酒馆里。冬天都快要过去了,连越冬眠越落魄的古明地小石*2都重新神气活现起来。这人大概已经放弃了继续在我家里混吃混喝的打算,不然情面上总是过意不去,于是现在只在夜里我睡觉的时候坐在书桌上,靠着窗框,奋笔疾书些什么。*3
  “我有一个姐姐,全世界最好的姐姐。”小石这样说,“但我不是给她写信,知道吗,虽然我很想写,但我忘记我家住哪里了。”
  这家伙就经常如这般反复提醒我他有一个姐姐。听他的描述,这位姐姐大概是个作家,比他这种不入流的家伙强得多的作家,高贵,迷人,写着冷水池里的金鱼一样的文字,住在不知D镇哪里的带蔷薇花墙的宽广庄园里,一人有着几十号仆人管家,每天晚上都会做深蓝紫色的梦。
  “如果你去D镇时说自己认识古明地家的人,就没人敢找你麻烦了。”小石得意洋洋地说。
  “那这名气可真差。”我半是打趣地回道,他马上显得不太高兴。别总把我代入这个姓氏,I was the black sheep of the family。
  于是在黑谷来信约我出来喝酒的时候,我想起还在工科上学时她提到过她也是D镇出身
*4,于是便捎上了小石,带他蹭个几杯酒,顺带认识一下老乡。黑谷是个相当活泼健谈的人,只要她状态正常,这场会面就不至于尴尬。就算对面是动不动就说想谈恋爱想杀人的家伙。毕竟她当年还轻松搞定了我这样性情古怪的人,对她的魅力我是深有体验的。
  虽然当她和我表白时候我拒绝了。
  “老朋友请我喝酒,你愿意跟我去吗?”
  “什么老朋友?”
  小石仰面躺在床上,翻着一沓用鳄鱼夹夹紧的剧院门票。没记错的话剧院第一次上演他写的剧本的时候,这家伙没忍住去看了七次,花掉了稿费的一半。每到这个时候这家伙就会痛心疾首地感慨希望自己干脆是不用买票隐形人。
  “我大学工程系的同学,姓黑谷,D镇出身,是个受欢迎的大众情人。”见小石一点兴趣都没有,我又加上,“她说她请客。”
  “交际花为什么要突然给你请客?你们当年谈过苟富贵毋相忘?”
  “怎么说我们也差点谈恋爱。”
  “前女友?”小石仿佛要喷出笑来。
  “不,从没有过。”
*5
  我把小石从床上拉起来,他很积极地穿上外套戴上帽子围上围巾,动作飞快,看来分明是要奔过去蹭吃蹭喝的。我带他到地上酒馆,刚进门就一眼看到煤气灯下的黑谷。黑谷的金色卷发还是结着蜘蛛网,套着那身肥大的深褐色羽绒大衣,在冬末看着显得有些闷热,虽然我知道里面是衬衫背心短裙。作为一个业余做模特的美人,她身材其实很不错,只是总穿着这种大号柔软的大衣,软乎乎地膨胀着,团在木头椅子上,面前桌上摆着一瓶深琥珀色的酒和几个玻璃杯,整个看上去气氛就像一张焦黄焦黄的怀旧照片。她看见我便露出笑容,招呼着我坐过来,不过她看见我身后的小石,先是笑容一僵,但马上又笑得变本加厉的灿烂。
  “你认识我?”
  还没等她开口,小石竟然就主动发问。
  “古明地恋,是吧?”
  黑谷猫下腰,手肘撑着桌面,托着下巴,一脸友善又兴致盎然的神情。“黑谷山女,D镇人。”
  “你看吧,硝基,古明地在镇上还是够有名的。”
  小石马上对我说,语气有些急促,说不清是骄傲还是窘迫。
  “你本人比较有名。我以为古明地家二混子知道自己在老家的知名度,你姐姐的名声靠威严,你靠威严的反义词。”黑谷给小石倒上满满一杯,“也是像这样,‘D镇的酒店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
  “这个段子我还是知道的,因为天天在外面惹是生非,所以你们的二混子就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小石说了谢谢,轻松愉快地喝起酒开起自己的玩笑来,看来黑谷准确地找到了他最喜欢谈的话题,“我在老家其实喜欢白葡萄酒。”
  “还是有很多人觉得你讨人喜欢的,比如我。只不过后来你就从D镇消失,搞得别人以为你大约的确死了。”
  “嚯,我只是消失,不至于死,顶多是差点会死的时候被差点和你谈恋爱的河城拉了一把手。”小石似笑非笑地感慨道,“怕是我们都喜欢玩弄老实人。”
  突然被界定为老实人,我感觉有些好笑。如我所料他们一拍即合,也出乎意料他们一拍即合得这么快。过不了几分钟,他们就能一起拿我缺德了。当然,他们在此之前都会把对方缺德个遍。头一次与我一起的时候黑谷不会疯狂找话题和我搭讪,我感觉轻快了些,一点点地喝起酒来。

*1.河城硝基(nitoro)=河城荷取(nitori)
*2.古明地小石=古明地戀(koishi),當然也可以讀成古明地無意識(
*3.設定上是戀與河城住在同一間工人宿舍里。因爲你戀無家可歸了。
*4.河城與黑谷是曾經的工科同學,分別是電機工程與土木工程。
*5.黑谷曾經向河城直球告白,被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7 13:46:09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这种氛围感强的故事和文笔

点评

嗷謝謝喜歡  发表于 2017-6-18 15:0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7 16:29: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nitori还有硝基的意思啊,第一次听说……倒是听dalao说koishi翻译成小石会更准确。

点评

元neta維基上看的,硝基是nitoro所以是一個尾音的區別……不過河童那張dividing edge會讓我無端聯想苯環(  发表于 2017-6-18 15:0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18 14:39:51 | 显示全部楼层
前言 from 古明地小石

  有零钱吗,我突然想打个电话。
  我说。
  河城翻翻口袋,只翻出一张卡片。我接过它在路灯下读着。Telep……一次性电话卡,三分钟。
  “够了谢谢。”我钻进电话亭。好冷好冷好冷,大概是要到下雪的天气了。
  “打给你姐吗?”
  河城靠在门外问道。如果我说是的话,这人大概会在外面等到我到打完。于是我把他一起拉了进来,两个人堵在狭长的塑料空间里。
  “不知道,大概是大概不是,只是我想打电话。”我用不知道他能不能听见的声音说。魔术师。你知道魔术师吗?他会和每个对他有憧憬是孩子说只要拿起电话,随便拨一个号码,都会找到他。我想姐姐也是这样的。只要我想,随便拨出一个乱七八糟的号码,都能听到她的声音。
  我把那张粘着一些油污的电话卡塞在卡槽里,然后胡乱地按下几个数字。好吧,其实我不信我会找到她。我只是忘记了号码。
  话筒里传来忙音。河城叉着双臂,靠在电话亭壁上望着我。
  滴。
  通了。公共电话的小屏上开始计时。
  “是谁?”是小孩子的声音。
  我感觉我要莫名其妙地笑出声来。不过我忍住了。“你好,叫我Mary吧。”我说。
  “Mary!”
  河城倒毫不掩饰地大笑起来,还把声音正好控制到话筒对面听不见的程度。
  “是的是的,Mary。”我重复了一遍。刚才和河城喝下了一大杯叫Mary的鸡尾酒,所以我这样说了。
  “但是我不认识Mary。”
  “嗨呀,你总会认识的,或者你一定曾经认识过。”我昏昏沉沉地说。因为对方恰好不是个成年人,所以我放心大胆地念起了怪话。“我是你梦里的朋友,就算你不记得我,但是我记得你,你想象出我,看着我,然后丢掉了我。好孩子,有了更多的朋友就不会需要梦里的朋友了。所以我被你丢掉了被你忘记了。我是你曾经最喜欢的Mary呀。”
  话筒那头堵了很久。116,115,114。我数着屏幕上的数字,等着对方的回应。
  直到100时,她才说:
  “不,我真的,不知道Mary。”
  我长出一口气,凑近话筒,用尽量轻柔的语气恶狠狠地说:
  “你果然忘记了。”
  对面再次没了声响,勉强听得见脚步声。我将话筒移开,有些得意地对要笑到背过气的河城问:
  “你猜她是不是去叫家长了?”
  天知道。他说。
  75,74,73,72。
  电话亭壁上已经浮出了一层白雾。我用指甲划着心和眼睛,等着对方的下文。
  64,63,62。我忽然有点兴致索然了。于是我拿起河城的巨大剪刀钳,顺手剪断了电话线。我什麽都没在想。
  屏幕猛然暗下去。
  “怎麽?”河城大概对我的怪异举动见怪不怪了,只问道,“你想收集二十个听筒?”
  黑听筒上挂着的半截电话线无精打采地垂着。我依然什么都没在想,只是盯着它,有些头晕。可能我的确是喝多了。
  “不。”我说。“和打出这个电话一样,都是一时兴起的。”
  “你真是可怕。”
  河城轻快地说着,推开了电话亭的门。路灯下面稀稀落落地有些雪花。我取出那张里面还剩下无法使用的一分钟的电话卡。我没能用它找到姐姐,所以我用它散播我的恐怖。说的没错,是有点可怕。
  “河城荷取。”跟在背后,手上摇摇晃晃挂着半截电话听筒的我还是忍不住说出了口。影子在路灯下面长了又短了。
  “为什麽你总是放任我毫无理由地搞破坏?”
  “习惯了很有趣啊。”
  河城甩着长长的合金剪刀钳,跳着步子好像心情不错。好吧这人看上去总是心情不错的,虽然我觉得并不是外向的人。我们两个的手上都抓着一支从没有过生命的,机械的工具。
  “不,你现在放任我随手搞坏一个电话,以后总有一天我会随手抡起你的剪刀刺穿你的胸口。”我有些凶恶地压低声音。“我现在可就在你的身后。”
  “别傻了,你想用电话听筒搞死我吗。”
  “如果是正牌的Mary的话手上是会拿着刀的。呼。总之想要背袭你我可有一百六十三种方法。”
  “0-1-6-3。”河城念道,“你姐家的电话区号?”
  “不,闭嘴,不要再谈这个了。”

可能是深秘录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8 15:24: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梗玩得贼6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点评

恋适合玩电话有关的梗(  发表于 2017-6-19 08:2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19 08:20: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藥房薔薇水 于 2017-6-30 13:07 编辑

-潜水病

  “人生还不如一行波德莱尔。”
*1
  我说。坐在桌上写日记的小石有些神情古怪地望过来,因为我平时很少主动说这种没头没尾的话。说怪话是他的工作,不是我的。
  “听说河童在母亲的肚子里时就会被问要不要选择出生。”
  小石说。
  “如果回答不要的话就能如愿以偿地直接死掉。”
  “不过我不是活生生在这里吗,不是每个人打出生起就会丧丧地觉得人生不如一行波德莱尔。”话虽如此,我却并没有感到很失落,反而一如既往地愉快。“有人总会写些剥夺希望的东西,让人痛得不行,但因为痛的不行所以很让人开心,这辈子还是值得过的。”
  “这话有意思,我同意。”小石抬起头,靠在木头的窗框上,眼神迷蒙,看上去又在满心爱意地回忆那位远方的靠描写人心神经质而闻名的作家大小姐。“硝基啊,我真的真的真的也想写出尽可能让人痛苦的东西,痛苦得要死,和我姐姐那样痛苦的,不过我就是写不出来,很烦人。”
*2
  “你会写什么?”
  “酱冻云雀舌。”
*3
  很古明地风格的滑稽回答。
  “我想你写的东西不够普世。”我说,“你姐姐的文章里感情面向所有人,你的文章里感情只面向你姐姐,别人读起来都很迷茫,不是吗。”
  “毕竟我大部分时间都在想怎么和姐姐表白。”小石现身说法一般翻过自己的日记本,上面写了一整面同一个词,不过我看不清是什么。“虽然我很不想承认,但现实很失败,我的人生里有一半,有百分之六十六是另一个人的名字。”
  “真惨。”
  我毫无恶意地笑出来。
  “是啊,我自己都觉得真惨。”小石愤愤道,“我的人生顶多算得上一行我姐姐写的题记。”
  再说下去他大概又要犯起丧病了。墙角煤炉上的开水壶正好尖鸣起来,小石翻下书桌,把铁皮的开水壶放在地上。住了一多半月,就算是出身D镇最有名望的古明地家的二大佬,也已经被这要什么没什么的工人宿舍磨得没一点贵族脾气了。
  说实在的,我在近郊其实是有条件更好的住所的,只是赶来比较麻烦才住在这里。对我来说只要自己身后有更好的去处,拮据的生活就是一种情趣。
  就像喜欢在有床的时候睡床底的小石一样。
  “小石。”
  “嗯?”
  “你除了你姐姐就没有其他亲人吗?”
  “有。”他又坐回桌上,“我是我妈生的。”
  “你母亲呢?”
  “不知道,反正我没见过,我只觉得按照常识而言我是我妈生的。”小石说,“在难过得要死的时候我甚至还梦见自己抱着她哭呢。”
  “长什么样?”
  “不记得,梦里我就觉得她是我妈。她原谅我,宽容我,给我一个拥抱,然后变成了一团奶油冰淇淋。”
  他又在日记本上飞速写些什么句子。
  “没有人在我出生之前问过我要不要出生。啊,话说回来,硝基,河童会溺水吗?”
  “不知道。”我诚实招来,“但是河童有时会得潜水病。”
  “啊哈,和恐高的鸟,晕血的吸血鬼同样的笑话出现了,潜水病的河童。”
  小石愉悦地说,把上午在pub买的白葡萄酒倒在一次性纸杯里喝起来。习惯开夜车的人,酒精就是燃油。I need a shot of gasoline
*4,这家伙通常这么说着,然后凶猛地喝起来。
  你不如干脆拿着注射器灌一管打进来,反正妖怪是不会这么轻易地死的。
  “理论上把鱼养在凉开水里会死,那么河童在缺氧的水里应该还是会溺水的,一个猜想不一定对。”
  “怎么?”我打趣道,“剧本没有市场,决定改行搞学术了?”
  “我本来就是学术人出身,房间里的书有一半是荣格呢。大家都是理科生,就不要谦让了。”
*5
  小石笑起来,又喝起酒。一个锌皮铁水壶,一个点着蜂窝煤的煤炉,一张木头书桌,摇摇欲坠的木框玻璃窗,裸露的白炽灯泡下奋笔疾书些什么的青年人,这个穷酸场景充满了脱节的年代感,以至于让我觉得世界停留在二十年代。那个小石一遍遍重复的,荒原和尤利西斯的二十年代。我想要开心一点了,这家伙说。
  “今天不想每日一厌世了?”
  “不想了,今天我想活,想呼吸,想做人类的一份子。”
  “除了最后一个,其他都可以。”
  我也忍不住笑出来了。这个人还是一如既往地有趣着。

*1.芥川龙之介的名句,当然只是我喜欢这句话所以是名句(。
*2.觉是作家。
*3.<Lark's Tongues in Aspic>-King Crimson
*4.<Night Songs>-Cinderella
*5.你石曾经是学术派心理系专业的理系生,为什么突然变成这副文科小鬼样子没人知道(烟



  “她是一只蜘蛛,喜欢倒过来看人。”
  “有没有夜袭过你想把你整个吞下去?”
  “这倒没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25 22:39:11 | 显示全部楼层
「要不要出生」沒記錯也是出自芥川龙之介的河童吧ww
很有趣的文章呢~期待下集(小並感)

点评

是的,原作梗滥用了也懒得标出来(捶地 谢谢喜欢了想到什么都会记下来的  发表于 2017-6-30 11:15
[发帖际遇]:johnandjune向永琳说出了自己经过几年研究后得出的她的年龄数字,看着微笑的永琳眼前一黑,醒来后失去了记忆 [-11 萌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30 11:06:51 | 显示全部楼层
-拍立得

  “硝基啊。”小石翻着自己的手稿,念道,“如果我是普通人的话,现在这个年龄死掉的话我写的东西会很畅销吧?”
  “不仅写作,其他作品也是一样,作者的早死会给他们带上一倍以上的光环,自杀尤甚,谁都知道。”我正学着捣鼓做记者的朋友送的二手拍立得相机,便随口答道,“死在27岁大概还有加成。”
*1
  “那我阴暗点想,一个足够狡猾的人说不定就该把早死列在成名计划里的一环了。写好足够多不管蹩脚与否的东西赚点微弱的关注度,然后挑个合适的时间一发死一下!便可以轻松成功了。”小石说,“这其实是个不错的思路,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现在就让我的东西变畅销,但是我……你知道我死不掉。”
  “你们觉不会死?”
  “可能不会。我们是精神系的。”
  “那你老在说什么我不拉你一把手你就饿死街头这种话?”我感觉又好气又好笑,“你就不怕听到这句话我现在就让你出去自力更生?”
  “别这样。朋友,别这样。身体不死和灵感不死是两回事。如果我真的那样又冷又饿地装死下去,直到我有地方住之前我都一个混蛋修辞都写不出来。我才不愿意当永远只能想着谋生的动物。”小石连忙阻止我,“啊,还是河童好。出生时就能死,长大了往头上开一枪照样会死。”
  “那我可以考虑让你认识一下桃桃。”
*2
  “会死吗?”
  “不会。是水鬼。”
  “我喜欢这个人。”他马上原地表白,“听名字就是个美少女。”
  “你没看到本人就不要忙着表白。”我嗤笑道,“上次我见到桃桃还是在我表姑妈的葬礼上。这人跟着社工团
*3在搞司仪。聊了一会天后我连死的是哪个表姑妈都忘记了。我对死亡实在太不敏感了,去参加葬礼的理由都是因为能见到这老朋友。”
  “幽灵搞葬礼司仪?”
  “你就当这是一只特立独行的幽灵。”
  那我有机会也想去见见。他自言自语道。“给我拍张照吧,硝基。”
  “怎么?”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主要是他的表情变得尤其真诚。搞得像要急用照片去骗美少女一样。
  “我想探究一件事。”
  好吧。怕是他又有什么新想法了。我举起拍立得,对好角度。说实在的,他身上这件衣服十分不严肃,是件廉价白t,上面印着DEAD INSIDE两排黑粗体大字,品味差得像杂志封面上的某位地狱女神那件被黑谷嘲笑好久的超丑文化衫。他的表情也不怎么好看,嘴角完全没上扬,眼睛没在看镜头,反倒好像在看我的帽子。咔擦按下快门,屏幕一白,随后一张照片从下面吐了出来。
  小石招呼我递过那张即时照片。
  “哦!果然是这样的!”他只看了一眼就嚷道。
  “又怎么了?”
  “你看。”他翻过来,“我笑得够甜的。”
  我疑惑地望了一眼,的确,即便我记得很清楚刚才小石的表情一定不是营业微笑,但照片上他的影像是笑得非常灿烂的。便是那种进程写真里人物会做的,需要一点技巧的标准微笑。说实在的,虽然让人感觉有些愕然,但完全不至于恐怖。因为这笑脸配上他的t,傻炮一样。
  “你是不是用零点二秒做了一个笑脸?”我揶揄道。
  “才没有,我笑得哪有这么好看。”像是要身体力行一样,他马上做了个很假也很黏腻的笑容,再马上收回去。“每次我拍照片的时候,拍出来的总是在标准微笑着的。”
  “从小就这样?”
  “不是从小,大一点,上高中的时候开始。”
  “都是笑成这样的?”
  “是的,我觉得是照相机照出了笑容。所有的照相机里面都是有妖怪的。”
  “别这样说,这种想法不适合你。”
  “然而我是这样想的。虽然我知道不是真的,但是总是这样相信。”小石耸肩。“不过这张拍的是好看的,比我以往拍的都好看。”
  “为什么?”
  “也许因为衣服。显得我更平易近人了……”

*1. 27 CLUB.
*2. 村纱水蜜(桃)。
*3. 命莲社工团,收留各类无业游民,包办大小社会服务事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30 13:02: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俩人聊天脑波好有趣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点评

話題自由發展的後果……  发表于 2017-6-30 22:0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7-10-22 05:3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