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1041|回复: 15

[评论] 重读《东方深秘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14 00:34: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院长each 于 2017-10-18 05:11 编辑



        我是在《东方绀珠传》正式发布后入坑的,常常就直接带着《东方绀珠传》的结论来读《东方深秘录》了,这样不好,就赶在《东方凭依华》正式版出来前重读一次相关内容,争取再也没必要临时翻原文看,顺便把剧情讲解发出来,细碎的考据太多,就不列了,反正八成还是京极堂和明石堂那里来的。

        首先明确几件事:

        1.以我能谈到的深度,从头到尾谈每条剧情线,尽力把梗都讲解到,平均得花半个小时,ZUN自己的话大概平均每条都得写上至少一天,所以不可能个把小时就谈完《东方深秘录》的剧情;

        2.因为FTG各个角色的剧情线之间具备相关联的解锁条件,所以如无必要不考虑“平行世界”类的叙事,尽量将各剧情线剧情有序整合,而这在后文被证明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3.剧情模式游戏设置每一关固定得到一个新的神秘珠,实际取得的其实可以是零个或复数个,最终面虽然通关但也可能其实是输了或者跑了,以实际允许的情况为准,游戏系统对实际剧情的还原很糟糕。

        然后开始,在讲解剧情模式前说些背景故事。

        《东方茨歌仙》第26话,人里观测到独自具象化的都市传说“人面犬”和“卖脚婆”,是转瞬即逝的不稳定的“妖怪”,魔理沙逐渐察觉是铃奈庵有在对外租借的外来书籍的内容,因此在幻想乡内传播,这才能具象化,然后此时的解决方案是连带着改编后的解决方案一起传播。

        《东方铃奈庵》第26、27话,魔理沙开始有目的性、有针对性地到铃奈庵借阅记载外界都市传说的外来书,希望找到更方便自己上手、更容易不分时间、地点地发动的都市传说。为了私利处理都市传说“狐狗狸”的灵梦在铃奈庵看见尝试降灵的魔理沙和小铃,说她俩身上有“异常的灵气”。

        《东方茨歌仙》第28话,华扇自称察觉到魔理沙在试图操纵都市传说,说听说有人在偷偷引进都市传说,包括“不遵守都市传说法则的灵异”。早苗辟谣灵异spot类的都市传说“地狱谷”,后来地狱谷成为《东方深秘录》的灵异地点。

        数游博2014宣传海报上特意画了八种校园的不可思议,这个是京极堂《络新妇之理》里对“七大不可思议”的否定,否定的是数字“七”的必要性,暗示着《东方深秘录》里对“正好七个神秘珠”的追求是虚假的,和一年前《东方铃奈庵》第14、15话里河童改编江户七大不可思议一事算是暗合。

        然后是《东方深秘录》游戏本体,后记和设定文档和music room先不管,从manual、特设官网可知的比较有价值的信息就是:新出现的神秘珠可以用于召唤灵异spot和将都市传说当作武器使用。

        接下来是剧情模式,采取的顺序是和角色解锁顺序一样的,这同时也大致就是剧情的发生顺序,更进一步的顺序根据我如下整理的来。大致说的话是,灵梦序章→一堆其它自机序章→堇子→灵梦,然后边排剧情时序边继续按专题讲《东方深秘录》之后同主题的一些事,直到读者在啃完全文后都不必再慢慢啃两年来攒下的一堆官作,尽快、直接加入对《东方凭依华》的预测,利用官方音乐CD或《东方天空璋》来预测的思路则只会放在学刊上。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4 01:00: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院长each 于 2017-10-14 01:12 编辑

1.博丽灵梦(序章)

        从这里开始,因为出现了神秘珠,都市传说终于被魔理沙带头投入实战。华扇从其它方面也得知到了神秘珠的存在,从灵梦那里得知魔理沙的实验后,和灵梦交换了听来的流言,分别是灵梦听到的“集齐七个神秘珠就会发生大异变”和华扇听到的“集齐七个神秘珠就会实现愿望”,重点都是要人“集齐七个神秘珠”,针对性过强,可能是被谁一对一地传播的。灵梦误以为神秘珠是都市传说的内容,被华扇纠正。当晚,灵梦在神社遭遇拥有丰富的“灵异之气”的“影の人”。在包括体验版的这些文本中,被注音为“オカルト(shinpi)”的词有:不思議、都市伝説、大異変。最终面的标题是“深秘的(オカルティズム/Occultism)な夜の闇”,这个则和从《东方心绮楼》就存在于幕后的隐岐奈的本质有关,详情见第七期学刊。

        在这里必须重新科普一下的是,《东方深秘录》大量参考京极夏彦的小说《魍魉之匣》,标题中的“深秘(shinpi)”便是来自于书中提到的深秘御筥,是“神秘”的特定写法,再加上“occult”相关外语,长期以来,ZUN对这些词的使用方法都是以书中中禅寺秋彦的集中解说为准的,剧情大纲也是改编自其中使用了深秘御筥的鬼走神事,这次就不再贴原文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4 02:31: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院长each 于 2017-10-14 16:58 编辑

2.雾雨魔理沙、茨木华扇

        这两条剧情线完全可以是同时发生的,互不冲突,因此没必要假设什么多重宇宙,历来的东方官作FTG都是如此。第一面都是对战灵梦,先后顺序不明,灵梦察觉到昨天(设序章是day1,今天是day2,下同)从魔理沙和华扇那里夺走的神秘珠消失了,对昨晚的事情发生了记忆障碍,灵梦手中重新出现的神秘珠则确定被华扇夺走过一个。

        华扇在于day1与灵梦见面前就开始调查神秘珠了,因为传言的缘故,误以为神秘珠总共只会有7个,所以因为自己手中持有神秘珠,就认为不会有别人先集齐7个了,结果魔理沙另外集齐了7个,在博丽神社向“オカルト神”(这个名号……其实是指隐岐奈,虽然隐岐奈完全没必要搭理她)祷告。发现魔理沙已经自行集齐7个神秘珠的华扇在测验了她后,以“××××”的名义使用妖怪贤者权限正规地放魔理沙去了外界,因此回避了落入堇子陷阱的魔理沙通过神秘珠对大结界造成破坏,并说外出的时限是约半小时。堇子对魔理沙承认自己在昨天(day1)接触过灵梦,也就是说“影の人”确实是某种形态下的堇子,目前只默认出现在外界的堇子是一般的肉身(直到她中了猯藏的陷阱)。

        关于华扇的妖怪贤者身份,到这里已经可以证明了,在《东方茨歌仙》第35话之前我曾讲解过,这里再说一次。早在2005年10月的“博丽幻想书谱”里,ZUN就曾在<完全伏せ字/完全打码>中谈过了这种情况:
        所谓真的没有名字,就是指这个了吧。
        澳大利亚的XXXX啤酒。
        日语中,没有用四个“X”表示的愚笨东西。
        “这个XXXX是...!”
        无疑,“XXXX”是“high collar”(字数超了)对吧?


        游戏文本不存在这么短的字数限制,“××××”只是对游戏玩家打的码,同时作为听众的魔理沙也没识别出来华扇发言的内容,并不是说有哪个贤者真的名叫“××××”,也完全不是华扇有什么人类做不到也听不完整的发音,《东方儚月抄》漫画里的嫦娥的名讳也是如此。只要是人形,谁的声道都是差不多的(除了帕秋莉和赤蛮奇)。

        如果华扇是因为神秘珠的事而在这次临时找谁借了贤者权限,就无法解释她在自己最终面里对外界的家常风格感言:“一如既往,这边还是适应不了。待久了衣服就脏了,赶紧把事情办完吧。”与其再假设她长期向谁借了权限,最方便的解决方法就是认为贤者是她本人,而“××××”的内容则是她的本名,由此还可以解释《东方茨歌仙》连载至今萃香对她的误解。华扇首先隐瞒的是鬼族身份,而暴露了妖怪贤者身份也就相当于暴露鬼族身份,但是同为鬼族的萃香却因为早就搬走的缘故,长期以来都不知道华扇是本来就有权限出入大结界的妖怪贤者,误以为华扇接近博丽神社是为了钻空子溜出去找右臂。

        将“一设”定义为官作文本是极其狭隘的照本宣科,官作文本及相关文本(包括采访、日志等)仅仅是一设外在的表达形式。在东方世界观下,角色们并不会将永夜异变称为“东方永夜抄”,也不会提及谁的主题曲名叫什么(被收录的旧作曲目除外,同理也不会有谁扛着音响边打弹幕边放主题曲)、谁的设定文档是什么内容。最原始的“一次设定”就如其所名,是ZUN本人持有的关于《东方project》系列作品的设定,其中在东方世界观内存在的是那些是最需要具备整合性的,我建议将这些统称为“一设”。因此,即使官作还没明说过,华扇的鬼族身份和妖怪贤者身份都依然可能是一设,ZUN完全可能是一边抱着这些设定来创作一边又不明说,而“补全”的主要目标就是通过假说提出这种一设的内容然后等待被更新的官作明言证实。以此举例,若因为官作还未以第三人称视角这么说过,就认为乃至宣称华扇“还不是”鬼族或妖怪贤者,却又不提出或者提不出与现有的官作的契合度不亚于此的其它假说,还要抓住个别的字眼不放、一味地强调总还有其它可能性(尤其是具有多余的复杂性的)的话,便是固步自封、毫无助益的保守。

        言归正传。华扇将魔理沙送出去后不久,被猯藏发现了,本来就能出入大结界的猯藏察觉到大结界被打开了,误以为是华扇自己偷偷摸摸正要外出,并提出要求保密的谢礼,是猯藏老家的特产。华扇将错就错,晚一步去了外界(贤者权限,不需要集齐神秘珠),所以才在外界优先发言:“谁?魔理沙吗?”堇子之前见过的幻想乡住民是灵梦和魔理沙两个人类,因此会说:“终于有非人类的家伙出现了”。只是华扇无法从中听出堇子见过了魔理沙,误以为自己先魔理沙一步发现了敌人,又揍了堇子一顿。堇子则自称幻想乡的情报是从网上查到的,存疑。因为魔理沙和华扇都是正规地出入大结界的,且在击败堇子后摆脱了携带的神秘珠,因此没有对大结界造成损害,即使堇子击败了华扇也只能有咦?大门怎么还不打开”的发言。然后,华扇留在外界,假戏真做地去找了找右臂,未果,同时花了一些时间去给猯藏准备谢礼。

        魔理沙先一步回到幻想乡,没看见猯藏,看见了灵梦,灵梦没察觉到魔理沙、华扇、猯藏之前在博丽神社的动作,也没听信魔理沙的游记。猯藏如果一直守在博丽神社,则会因为她俩的出现而隐藏起来,就算察觉到被华扇骗了,也会因为拿别人的手短而选择沉默。在接下来的三天中,幻想乡收集神秘珠的风潮愈演愈烈,但一直守在博丽神社的猯藏知道还没别人集齐神秘珠,华扇于day5回归,对猯藏透露了神秘珠的情况,隐瞒了堇子的存在,因此猯藏可能误以为华扇是利用神秘珠对大结界的破坏而外出的,又因为自己也能进出大结界而没察觉到华扇拥有的特权。

点评

那是ZUN的流水賬日誌,不是哪個東方角色說的,是他迫真自言自語。  发表于 2017-11-5 01:58
问一下,“这个XXXX是...!”这句是哪个人物说的?  发表于 2017-11-3 23:3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4 22:48:02 | 显示全部楼层
堇子从网上搜到幻想乡估计不可能,在真报里堇子说自己在论坛上发幻想乡的照片,结果被回复说是骗子,如果堇子真的从网上搜到幻想乡的消息,那她干脆直接跟消息发布者交流就行了,不必发到论坛上自取其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4 23:48: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院长each 于 2017-10-15 05:02 编辑

3.物部布都、丰聪耳神子、云居一轮&云山、圣白莲

        所有剧情线都发生过,但新解锁的剧情线不一定完全发生在已有的剧情线(即使不计结局)之后,需要注意。灵梦的序章通关后解锁魔理沙和华扇的剧情线,魔理沙和华扇都通关后同时解锁一轮、白莲、布都、神子、猯藏,其中只有猯藏通过博丽神社到外界见到了堇子。然后是恋、心、荷取、妹红、针妙丸的不定顺序的解锁,需要分别使用一轮、白莲、神子、妹红中特定某人通关,其中只有妹红和针妙丸在外界见到了堇子。所以,这一节先同时谈论一轮、白莲、布都、神子的剧情线,因为没通过博丽神社去外界,所以完全可能是在day5华扇回归之前发生完的(后记另说)。最先可以确定的主线顺序是:灵梦(序章)→魔理沙+华扇→猯藏→堇子+灵梦。所有见到堇子的角色都因此暂时失去了所有携带的神秘珠,无论胜败。在自己的剧情线没见到堇子但可能集齐了神秘珠的是一轮、白莲、布都、神子、心、荷取,其中白莲、布都、神子都没被凑齐至少7个的神秘珠直接影响,一轮确定是受神秘珠影响破坏过大结界、被抛到过外界的,针妙丸则可能是被替华扇看守神社的猯藏通过正式途径放出去的。考虑到心和荷取的目标都不是自己集齐7个神秘珠,而她俩在自己的剧情线里也没去外界或者见过堇子,所以认为她俩在剧情线的最终面其实是没有因为获胜而集齐神秘珠的:心是确定没有击败神子,否则会拥有所有神秘珠,持有的新生神秘珠没被神子夺走倒也是可能的——比如成功逃跑;荷取即使在最终面击败了猯藏也不一定有凑齐7个神秘珠。
        以下编号示例:云2=云居一轮剧情线第2面,云E=云居一轮剧情线结局。

(1)一轮剧情线:
        一轮剧情线一面和布都剧情线一面并不矛盾,即使都在布都的都市传说上有看似不合的议论,但对战场所都不一样。
        在二面提及和魔理沙在至少一天前有过的神秘珠争夺战,所以这时至少是day3,而且一轮意识到了神秘珠的再生,对战前已经拥有合计4个神秘珠,战胜后得到魔理沙的1个,合计5个。魔理沙战败后告诉还有2人有神秘珠,并暗示包括针妙丸(住空中的没别人了,此时不考虑鵺),这个和布都剧情线里灵梦的作为是一样的,都是在华扇的授意下将再生的神秘珠转手给她人,观察集齐7个神秘珠的结果。但是这都不意味着灵梦和魔理沙说了实话,她们可能是为了加深“神秘珠总共只有7个”的印象才这么报数字的。
        三面针妙丸战败,称想等别人集齐6个,一轮得到6个神秘珠,得知神子也有6个,这才发现珠子不止7个。
        四面神子称早(在《东方深秘录》之前)就观察到了几乎所有都市传说是神社附近的人流传出去维稳的,只有神秘珠无出处,是由外来人士带来的:然而埋伏于神社数日,那家伙终于露出了马脚,虽然只能看见那家伙的形影,但决不会错,那是外面的人类!
战胜神子后拥有超过7个的神秘珠,失去意识被带到外界,不一定有经过博丽神社,失去接下来数日的记忆:她就在其中飞行,仿如缠绕其身的大量的灵气,却并不是让人感到畅爽的事物。
        概括:云2≥day3>雾2,云2意识到再生,云3发现珠子不止7个,云E外出,云E回归-云1≥2d。

(2)白莲剧情线:
        一面中一轮的发言是基于她在自己剧情线结局里对外界产生的误解,所以没说是听说来的,因此白莲剧情线发生在一轮剧情线之后。白莲得知神子有意集齐神秘珠,自己也有此意。三面时荷取为了收集神秘珠来卖钱而制造类似都市传说的机器人尼斯,并以得到的神秘珠驱动尼斯(荷取误以为是尼斯在全盘替自己抢夺神秘珠),结果在战败后才发现自己身上的神秘珠也被夺走,但仍未察觉到都市传说实际上是凭依在她自己身上的,而尼斯所用的神秘珠其实也是荷取的,因此白莲剧情线三面发生在荷取剧情线结局之前。四面妹红首次听闻都市传说的事,自称来过数人要“球”但全败,此时的妹红还不知道“神秘珠”的称呼,所以白莲剧情线四面发生在布都剧情线三面之前,妹红的两次全胜宣言在事实上并不一定矛盾,中间相隔了妹红参与过的至少两次战斗。
        结局集中全部神秘珠,封印失败,又重新得到神秘珠,因此发生在神子剧情线之前。白莲和神子的最终面并不冲突,白莲因为自己的失败而不再急着收集神秘珠,因此在布都和神子的最终面时只持有一个神秘珠。若神子在自己的最终面落败,白莲的发言“让我来试试封印吧?用灵异来处理灵异是最好的选择呢”建立在这样的基础上:神子并不知道白莲前一次的失败,而白莲一方面不信任由神子独揽神秘珠,一方面也还没放弃封印的思路。

        概括:圣1>云E,圣1时神子已经开始收集珠,圣3荷取仍未发现自己被都市传说凭依,圣4妹红首次听说都市传说、神秘珠,圣4<布3,圣E全集、封印失败、又得到珠。

(3)布都剧情线:
        在一面、二面从一轮和故意放水的灵梦处各得到1个神秘珠,被伺机从旁观察的灵梦告知还只有四人拥有神秘珠(布都、神子、妹红、白莲)。在三面从自称全胜而大量得到神秘珠的妹红处得到多达3个神秘珠,被妹红带离竹林,至此合计6个。布都在华扇剧情线二面里还没意识到神秘珠的存在,因此布都剧情线发生在华扇剧情线二面之后,即布都至少从day2才开始行动),虽然不认为神子败给了妹红,严格说又不能排除妹红临时得到了神子的神秘珠的可能,所以也没正式察觉到神秘珠总数不限于7。直到结局里,恰好被她放在神灵庙的神秘珠无法破坏大结界,神子由此确认了仙界空间对神秘珠的抑制:“拜你所赐我稍微理解了哦。在这个地方收集齐了七个这件事。

        概括:物3被妹红带离竹林,物2>茨2≥day1,物E<丰4。

(4)神子剧情线:
        神子得知有人持续散布神秘珠,想要回收全部神秘珠。三面时荷取已经知道神秘珠会重生。四面结束时神子称还差1个神秘珠(在白莲手上)要收集,早就注意到了换位而且换位功能仅限于幻想乡内,提出新情报(之前并未察觉魔理沙、华扇、一轮的外出)称收集多后会突破空间,超过7个时,“剩下的球就会分裂,也就会再次让这片土地充满”。
        结局成功集齐所有神秘珠(除了后来新生在秦心手上的一个特例)并将其扣押在神灵庙内,这是猯藏剧情线前最后一次有人集齐所有神秘珠,因此发生在魔理沙+华扇、一轮、白莲、针妙丸剧情线之后,堇子想取回神秘珠于是散布流言,神子同时发现月都神秘珠“散发着强烈的灵气”

        概括:丰3荷取意识到再生,丰4结束还差最后一个神秘珠在白莲处,丰5>雾E、茨5、圣E、少E、云E,丰E收集全部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5 00:24: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院长each 于 2017-10-15 05:33 编辑

4.二岩猯藏、藤原妹红、河城荷取、少名针妙丸、古明地恋、秦心、宇佐见堇子、博丽灵梦


(1)猯藏剧情线:
        一面被魔理沙放水,得知神秘珠。四面华扇自称设下新的陷阱,被猯藏看穿是请君入瓮。华扇原计划由灵魔去外界诱敌,因此猯藏剧情线发生在华扇回归之后,而这时猯藏主动担当,用部下下套,制作幻想乡的神秘珠给了堇子,这是她自己可以用于出入大结界的正式手段。
        概括:二1>茨E,二E<古4。

(2)妹红剧情线:
        一面不是第一次被神秘珠的问题打扰了,首次得到黄泉珠于是外出。四面快要集齐7个神秘珠了,此时大结界已经打开了,是华扇给复数个外出者设定了外出时限正要去拉回来,又将妹红也放了出去。五面时堇子刚才见过有别的来者,此时堇子尚未正式潜入。
        概括:藤4时持有复数神秘珠,藤5堇子才见过华扇放出的人,藤E<宇1。

(3)针妙丸剧情线:
        一面得到至少3个神秘珠,二面结束时拥有合计6个,三面结束合计7个,四面又得到猯藏的神秘珠,五面外出见到堇子。
        概括:少E<宇1。

(4)荷取剧情线:
        二面承认自己和尼斯都有携带珠,三面在神灵庙对阵给人(布都)带路顺道来看看的妹红,此时妹红至少第二次没找到后还在找黄泉珠,此时妹红携带1个神秘珠。四面猯藏在神社坐等着什么。
        概括:河3>藤E。

(5)恋剧情线:
        三面华扇在大结界出入口说当时正是关键时刻,堇子闪现,原计划确认后先撤退。四面堇子被恋击败逃回外界。
        概括:古3华扇在大结界准备接待堇子,古4堇子被恋赶出,古4<宇1。

(6)心剧情线:
        三面布都说神子去了神社,布都以为神子收集了全部神秘珠,但心还持有着1个诞生自都市传说“裂口女”的新生神秘珠(根据角色介绍),因为前二面没得到神秘珠,所以剧情线一开始时别的神秘珠就都在神子手上了。四面落败于在大结界出入口等待堇子回来的神子,可能失去神秘珠,否则会因为得到大量神秘珠而在结局外出。
        概括:秦1>丰5,秦4<宇7。

        综上所述,可以整理堇子和灵梦剧情线前的事件顺序了。考虑到华扇不能再对主角组暴露贤者身份,我认为,在妹红之前被华扇放出大结界的是应征的猯藏,堇子这次还没幻想入,后来的一次尝试则被恋打断,再后来才是确定有神子参与的堇子的正式幻想入。因此,将上面的省略说法排序后还原为这些顺序(可能还存在其它的排列方式,但总体上不会有太大区别):
        一轮的二面至少是day3,整条剧情线(包括结局)至少花费2天。在四面击败神子后,在结局中因为集齐12个神秘珠而外出了一趟,回来后发现失去所有神秘珠,又重新生成了神秘珠→
        一轮回归后,白莲因为一轮的证言而得知神子想集齐神秘珠,自己也开始收集神秘珠,期间在二面击败了一次布都,在四面继一轮后又击败了一次神子,在结局中得到全部的神秘珠,封印,失败,自己又得到神秘珠→
        布都开始自己的剧情线,其实之前也战斗过,三面击败的妹红已经因为白莲剧情线第四面的缘故得知了“都市传说”和“神秘珠”这两个词,妹红带布都离开竹林后在神灵庙遇见荷取,布都则在四面击败因为不再收集所以只持有1个神秘珠的白莲,此时布都拥有7个神秘珠,在结局中被神子看见,神子由此得出“神秘珠在仙界无法转移人”的结论。


        另一方面,在猯藏看守博丽神社期间,针妙丸集齐至少8个神秘珠,继一轮之后也外出了一次,对战堇子,失去所有神秘珠,(在口头上)依然没放弃收集神秘珠来使自己变大的可能。然后华扇于day5回归,之后猯藏开始自己的剧情线,也收集了神秘珠,在博丽神社看见打开着大结界、考虑让灵梦和魔理沙外出诱敌的华扇,自告奋勇接手了这个活儿,去外界将下属的狸子伪装的神秘珠给了堇子。收集了接近7个神秘珠的妹红晚猯藏一步来到博丽神社,对战华扇后也被正式但有时限地放了出去对战了一次堇子→
        华扇在博丽神社埋伏堇子,被恋搅局,将使用假神秘珠前来刺探的堇子赶回了外界/猯藏在博丽神社埋伏堇子,持有神秘珠的荷取路过,结果没有造成什么影响,只是荷取终于从猯藏那里得知自己被都市传说凭依了。


        所有分支汇集。继续收集神秘珠的神子终于于自己剧情线五面收集到了在白莲手中重生的最后1个,集中封印在仙界,幻想乡内没有了堇子放入的神秘珠。堇子散布流言,驱动人们前来神灵庙骚扰神子,想以此夺回神秘珠,被神子察觉→
        在华扇(的权限)的诱导下,堇子正式进入幻想乡,开始自己的剧情线,在一面于博丽神社与华扇交战,发觉中计,无法回到外界,于是暂时离开博丽神社。已经加入华扇等人的计划的神子来到博丽神社等待堇子。在堇子于人里对战一轮左右的时间,秦心携带着自己新生的神秘珠在自己剧情线最终面来到博丽神社对战神子,被击败或者落跑而回到人里,没多久就遭遇了还在人里的堇子(堇子剧情线三面)。在堇子剧情线六面,妹红将堇子带到博丽神社。在堇子剧情线七面,神子放水将所有神秘珠都塞给了堇子一并送出幻想乡。堇子非正规离开,要不了几十分钟就会被传回幻想乡挨揍,知道这点的堇子考虑引爆手中的所有神秘珠破坏大结界→
        灵梦从神子处得知了月都珠的异常,开始自己的正式的剧情线,在博丽神社与埋伏堇子的猯藏对话。打开大结界后,才将堇子送来过的妹红出现,灵梦阻止想跟着去外界的妹红。在外界先见过了监视着堇子的华扇,再与堇子交战,阻止堇子引爆神秘珠,至此都还是堇子正式进入幻想乡的同一晚。灵梦将堇子绑回幻想乡,华扇察觉到月都珠失踪(是被魔理沙偷走了)。数天后,堇子开始在梦中进入幻想乡,灵梦一开始摸不到堇子的身体→
        根据这才解锁的堇子相关对战模式对话,至少在夏天结束前,堇子的肉体再没进入过幻想乡,这一状况被猯藏命名为“梦幻病”,但她在幻想乡打架所受的伤(在在幻想乡时的身体上)没有复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5 22:31: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院长each 于 2017-10-17 03:22 编辑

5.一些出版物


        PC版《东方深秘录》姑且算是谈完了,有些伏笔留到后来揭开时一起讲,还有些伏笔至今没解决,那就放到最后讲。这里先谈下《东方深秘录》灵梦剧情线结局至《东方绀珠传》前夕的事情,主要体现于官方出版物。

        《东方铃奈庵》第30、31话中,根据魔理沙的谈话背景图片,神秘珠已经出现在了幻想乡。作为对都市传说“牛头人”的对策,灵梦传播“‘牛头人’是守护人里的牛头天皇”的说法,在人里被广为流传,然而还有一说称摩多罗神等于牛头天王,所以这实际上是给守护人里的障碍之神隐岐奈涨了信仰,受惠的不止是命莲寺。需要额外注意的是,文在第32话中批判鵺的发言“不论谁成了支配者,人类的生活也不会变,这只是妖怪之间的权力之争,因此胡乱散布情报、让人类们感到混乱实在是愚蠢至极”立足于她作为天狗参与的妖怪种族的争斗局势,然而鵺所属的命莲寺和贤者隐岐奈都是不拘泥于种族而追求正面信仰的另一类势力,所以说文的视野是狭隘的,而且这番话在数年后也因为周刊志的事而完全可用于骂文本人了,现世报。

        根据第二期《东方外来韦编》的访谈中黄昏的证言可知,PS4版剧情发生于《东方绀珠传》之后。关于PS4版《东方深秘录》新加的剧情(铃仙剧情线和铃仙相关对战模式台词)的发生时间,首先可以确定的是,《东方深秘录》PC版的剧情与正式版发布时间接近,都是公历2015年的夏季,但是PS4版发售于16年年底的12月,自机们还都是夏装,显然不合适。从16年底往前倒推,因为神子在《东方茨歌仙》第35话提及永远亭可以“把人们封闭在无限的回廊之中”,所以PS4版剧情发生于《东方茨歌仙》第35话之前,即2016年8月以内(根据漫画连载形式及周期,误差不超过两个月),而神子正是在PS4版铃仙剧情线中亲身体会了永远亭的无限回廊。然后,是灵梦在《东方铃奈庵》第34话中说此时接近年末而且已经去过了月都(《东方绀珠传》),此时都市传说异变确定仍在持续,白莲则对灵梦自称:“经过各种事情,我也进行了研究,之前引发骚动的神秘珠,那是连接外界的关键道具吧?”另一方面,铃仙也对魔理沙有发言:“而且我也不再是月兔了,是身心都降临到地面上的地上的兔子。”这两句话分别对应PS4版铃仙剧情线中白莲台词“于是我就独自一人进行了各种调查”和铃仙视角旁白:“我的生活已经受了地上的异变的影响,而我也已经变成了一只地上的兔子。”更早还有《东方绀珠传》中铃仙说的“可惜,我已经变成了地上的兔子”。但是,这些都是以都市传说异变为话题所引出的发言,不能因此就说PS4版剧情与《东方铃奈庵》第34话时间接近。即使接近,此时自机也已经换上了冬装,所以PS4版剧情和发生于《东方铃奈庵》第34话确实有时间上的差距。《东方茨歌仙》第31话开头,灵梦于年终(太阴历)罗列了当年的异变,作为都市传说异变的例子的是廊下的人面犬,完全没有提及什么都市传说异变进一步引发的完全凭依异变,所以PS4版剧情并不发生于深秘异变的同一年,而是在次年的8月以内。《东方茨歌仙》第34话提及,都市传说异变被搁置,且这一年至此“还算和平”,然后《东方茨歌仙》第34话还特意给出了6月24日的日期,由此认为,PS4版剧情发生于6月24日之后、《东方茨歌仙》第35话之前,是深秘异变的次年,正好也是夏天

        根据第一期《东方外来韦编》(虽然发售于2015年9月30日)所刊载的《东方香霖堂》中堇子视角的自述,此时是深秘异变之后,而且是她的暑假(日本高中暑假一般结束于八月末),所以在9月之前,对应《东方深秘录》灵梦剧情线结局里的旁白“秘封俱乐部真正的活动开始的夏天到来了”。另外,《东方绀珠传》内有主题曲《九月的南瓜》,于是假设《东方绀珠传》发生于9月,至此可以总结为:《东方深秘录》<《东方香霖堂》新第一话<《东方绀珠传》<《东方铃奈庵》第43话

        《东方茨歌仙》第29话是在《东方深秘录》的剧情之后,其中堇子已经在上学所以是到9月了,发售时《东方绀珠传》web体验版已经公开,而《东方绀珠传》正式版仍未发售,但魔理沙发言背景中出现了“梦境世界”,是体验版三面的场所,所以暂不确认这一话和《东方绀珠传》孰先孰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6 16:27:3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复杂,,,,脑袋看大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6 16:31: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院长真的撑起了讨论区的一片天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6 23:17: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院长each 于 2017-10-17 10:52 编辑

6.《东方绀珠传》


        这次主要谈深秘异变相关的,就不完整解读一遍了。《东方深秘录》对战模式妹红对灵梦有发言:“这么说起来,从永远亭那帮人嘴里听到点儿消息,你啊,好像被强加了什么,噩梦等级的麻烦活儿?”这和《东方绀珠传》魔理沙五面发言“综合以上,看来最开始应该是永琳甩过来的任务吧……”不一定相关,所以不必认为永远亭在《东方深秘录》PC版中就有找自机筹划《东方绀珠传》剧情的迹象了,永远亭可能只是察觉到了华扇等人针对堇子的计划。
        自机们在四面以真身从梦境世界来到了被应急冻结(根据探女设定文档是“为了防止纯狐的攻击导致的污秽侵蚀”)的月都(并非探女口中“虚假的月之都”,是哆来咪制作的,计划则开始于“大半年”前),探女对铃仙的简单扼要的解释是:“月之民全员都把梦境误认为真正的月之都了,那才是月之都的狂梦。”而且铃仙自称并没看见别的月之民(月兔可以说算不上月之民,根据当年年底《东方铃奈庵》第35话中铃仙本人的发言)。探女又称:“虽然手忙脚乱地冻结了月之都,让全员退避到了梦境。但就这样生活在狂梦之中,月之民的精神也无法支撑下去”。然而,在其她人的剧情线中,被击败的哆来咪却对灵梦和早苗说她们将在月都看见“狂梦”:“您刚刚说您要去月都吧,而且要凭着您的肉体。在那里,等待着您的将会是前所未有的噩梦。那,可以被称之为狂梦(Lunatic Dream)”、“但是如果您仍想以现在的样子前往月都的话,相较于迄今数倍的噩梦将会侵蚀您的精神,那是被称作月之狂梦(Lunatic Dream)的噩梦”。看似难以理解,何况灵梦也不是第一次以肉体前往真正的月都了,莫非哆来咪只是在以她自己的调调夸张地描述这时的真正的月都?哆来咪说的其实是自机们(如果)前往“虚假的月之都”后所会发生的状况,也就是魔理沙和灵梦于三面一开始在梦境世界看见的那个月球:“明明眼前能看见那么大一个月亮”、“月是如此的近……”自机们在三面看到了“虚假的月之都”,但是都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所以根据设定文档原本会“将想要前往月都的人送到梦都”的哆来咪破格将她们送到了真正的月都去见探女:“她遵从人类的期望,将她们送进了真正的月都。”正是因此,哆来咪才会于Ex对再次来到梦境世界(里的假月都附近)的自机们说她们又要做“狂梦”了。

        《东方绀珠传》只要通关,无论哪一个结局都能解锁Ex(铃仙miss结局正文也体现了这一点),根据后记所言都是Good End,即不存在Bad End(因为一旦输了就是死),又根据第一期《东方外来韦编》的采访可知,遗产模式no miss通关的结局才是正史。另一方面,只要在前五面no miss,包括使用完美无缺模式的情况,纯狐都会在六面自认作战失败。根据铃仙miss结局可知,自机们是在睡觉时进入了梦境世界然后开始的Ex路线:“但是,那背后的正主却没人能够猜得出来。正感觉到毛骨悚然的时候,她竟然从敌人那边自己现出了身姿。而那就是在梦中的故事了。

        魔理沙正史结局中紫出现并夺走了月都石,而且表示自己还忙着别的事,这里可能是指《东方铃奈庵》中说过的散布关于世界末日的谣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7-11-20 15:2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