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159|回复: 6

[短篇楼] 【东方Project】【短篇小说集】《秋江夜潮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5-1 15:07: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Wold 于 2021-5-1 15:10 编辑

《秋江夜潮子》小序
余雅喜作文,常技痒而作诗撰文于纸上,以解心中无由之惴栗。而时能文思泉涌,撰得三二文字,甚是喜人。故余集萃往昔十四五月内所作之文及往后十四五月所作之文于此一集。自思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所作之文当供诸君共赏;而又自思笔下章句或有不是,所作之文当请诸君雅正。
辛丑年 壬辰月 己酉日
東雲寺貍
发帖前又碎语:
小序是仿着默存先生的《<谈艺录>序》写的。只是“依葫芦画瓢”,画的不像个葫芦。这倒挺可惜。
毕竟我的文学功底还是过浅了。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归属于 東雲寺貍(Email:woldninedoor@outlook.commoewold@163.com;QQ:1600240663)。
本作品在CC-BY-NC-SA 3.0协议下发布,请尊重本人的脑力劳动。
转载无需告知本人,但需注明出处及作者。
以上。

《秋江夜潮子》之起源:
并无什么特别的用典,只是觉得这个标题有肃杀感了。
本小说集的相当一部分作品都是阴暗系的,需要细思。

 楼主| 发表于 2021-5-1 15: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Wold 于 2021-5-1 15:37 编辑

家将

踩着薄薄的一层水,家将为家主打着伞。
无人的小巷保持着江户时代的原貌,仅有的暖色是虚掩的当铺门里二三分的烛光。天上下着无声的凄苦的冷雨,已经打湿小巷里的木墙和木门。
长裙和袖摆离着水,始终留了半尺——因而一直都是干的。齐整的短发笼住雪白的脸。
家主经过一间屋子,停下了。屋子残破不堪,悬挂在门口的木牌上是家将的名字。
“你的家?”
“是的,大人。”
家主靠近了些,稍微弓了身,眼睛透过纸窗的洞,看到一个黄脸的妇人在哄孩子——多么温馨啊。
颈后凉了一下,然而什么也没有发生。
家主发现袖摆湿了一点,回过头去。
“明天东屋的杂物间,你收拾了住,去账房支领二百两银吧……还有,把孩子和婆娘接过来住。”
“是,大人。”



我是一名家将,稗田家的几十名家将之一。
老家主上个月死了,新家主是老家主的继承人。不只是因为新家主是嫡系,更是因为新家主是稗田家祖先——稗田阿一的转世。
但是新家主毕竟是女的,所以侧室有人不同意了。他们支了我三百两银,要新家主人头落地。
家主毫无防备地看着我家里面的时候,我的刀贴在了她的颈后。
但是我收刀了,让我家孩子瞧见血是不好的。
“明天东屋的杂物间,你收拾了住,去账房支领二百两银吧……还有,把孩子和婆娘接过来住。”
“是,大人。”
东屋是侧室的大人们住的房子。



y=sgn x

莲子在纸上写了一行算式。
我看了看,是一行符号函数。
y=sgnx
“什么?”
“宇宙的真理所在的说,我刚刚梦到的。”她大喘着气,很艰难地说出这句话。


我刚刚做了一个怪梦。
梦里,梅莉穿着浮夸的洋裙,站在夜风拂过的草地上,皓月高悬天空,映亮了她的眸。
她同我轻轻地说了一句话,没有声音的一句话。
我在梦里苦想,方才推测出来那个嘴型背后的文字。
“……y=sgnx……”


“莲子,你说,这里的境界通往哪里?”
“不知道,最好不要再是那个月球一样的鬼地方了……被人用枪指着太危险了。”
“也是。”
莲子同我向前一步。
这一步,踏入了有与无的深渊。


“梅莉,你在哪儿?”
入眼是一片的纯白,不,是纯白都不存在的“空白”——怪异的颜色,或许可以说是根本没有颜色。
长长的如同数轴一般,有一条黑线出现在我的眼前。
而我浮在空中。
不由自主地,我被巨大的力量拉扯向那条“数轴”,便不再有知觉。


“你不该还是来了这地方。”
“你是谁?莲子在哪儿?”
“我就是。”
妇人打着阳伞,悲哀地重复了说了这句话。
“我就是。”


莲子最后想到的是什么?
走马灯般的记忆,最终聚焦在一片草地上——是梦里的那片草地。
皓月高悬,莲子看到草地上有个人在。
“衔接正与负的境界,y=sgnx,这是脱离原点的钥匙。”
y=sgnx!”莲子下意识地拼尽全力,喊了出来。
随即,莲子回到了刚才的地方,惊魂未定,大喘着气。然而脑袋里,有东西做着布朗运动,打乱了原本有序的一切。


“但我又不是你,我只是你在不同时间线上的一个‘副本’。”妇人又说了一句。
“什么意思?还有,莲子呢?莲子到底在哪儿?”
“在x轴之外的地方,在原点之外的地方了。”妇人顿了顿,意味深长地看了梅莉一眼,“我什么也做不到了,但你可以。”
草地慢慢出现,妇人无声地言说。
“……y=sgnx……”我推断出她的口型,脑袋里似乎有东西在流失。


《y=sgn x》的一点导读:
梅莉和莲子二人被困在了“原点”。
喊出“y=sgnx”的莲子,不知回到了什么时候的现实(是过去)。
而梅莉,则成了一开始梦见草地和妇人(其实就是八云老太姐姐)的莲子,并且记忆被“影响”。
二人被永远困在这段时空里。她们正如y=sgnx的图像一样,永远错开。
是刀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2 23:56:34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符号函数,都只能想到它在原点左右极限存在,但不相等,因而当x趋于0时极限不存在,原点为跳跃间断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5-3 13:18: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Wold 于 2021-5-3 13:28 编辑

咕~这里是作者阿寺

因为意外原因,拖更了。
在此说一声抱歉。

刚才码了一篇声情并茂的道歉信,结果发到论坛上以后成乱码了。内心凌乱了。我用的是老版本的安卓客户端,想更新却更新失败了。这也许是天命所在吧。

下次更新大概是六月了,期间会持续进行纸面稿件的创作的,但是电子化稿件的速度我是一直都快不起来。

非常感谢楼上有人能读懂咱的作品。

以上。

寺貍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3 13:27: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熊孩子鬼人正邪 于 2021-5-3 13:36 编辑

看起来会是很硬核的设定呢,期待接下来的内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5-8 13:19: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Wold 于 2021-5-8 15:36 编辑

部分设定和文档的补充
由于设定集《Infinitier》的开工要等到咱的几位朋友高考结束。加之教室电脑使用git GUI比较麻烦。(github desktop安装失败)
所以目前无法在github上面马上建仓。只能将部分谜语人式的设定提前放出qwq。
以上


某人的日记 百〇九季文月之首日
在今天,第九代的御阿礼之子出生了。
祭典的长队自山下延续到山上,十分的壮观。
灵梦这天也十分开心,居然是跳到了神轿里……
不过还好是不供神的那一座,我们自己的那一座。否则冒犯了神灵,就免不了再去伊势霄见老太婆了。
讲来又去,紫这一天找来的几个酒友都被老头子放倒了。气得牙痒痒啊。
妖怪与神明的对立,自酒中便可见一斑。



《八云事务所》草稿版本4,序号156,类型Echo使用设定
魔女,魔法使的别称,也专指专职于魔法的魔法使,或指代“猎杀魔女”期间被教会界定为魔女的神秘学学者和自然学者。
魔女并不单指女性,只是一个称号。经典的魔女形象是戴着女巫帽的神秘女性。而男性魔法使也可能会被称为魔女。
魔法使中有相当一部分人以魔法研究为主业,因而广义的魔女也指魔法使。

《八云事务所》草稿版本3或5,序号无,章后附属可公开情报
太阳花田
位于无名之丘南侧的花田,因种满了太阳花而得名。
除了种满了太阳花以外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不,或许还应该除了这里居住着的最上级妖怪风见幽香。
寻常人类最好尽快逃离之国——风见之名以佑之花田,是为幻想乡最凶险之去处之一!冒犯此地安宁者十死无生!
不过,如果只是误入的话,还请阁下不要摧折了其间的花朵——这是保全性命离开的关键之处。
一旦不小心破坏了这里的太阳花,那么只能考虑向盛怒的风见幽香献上顶级花肥或奇特花种以保命了(太阳花种为佳)。
获评《文文日报》之"幻想乡最平静祥和的十大不可思议之险境"之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5-8 20:46: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Wold 于 2021-5-8 20:47 编辑

《八云事务所》草稿版本不明,序号149,类型Document文档
《幻想乡缘起》(第九版)第二卷第二章《小谈符卡》
符卡
将各种事物,经过不同的手段“压缩”在一张扑克牌大小的小纸片上,符卡便诞生了。
符卡可以称得上是幻想乡最伟大的发明。多亏了符卡,如今的幻想乡实现了安宁和谐的人妖共生。可以说,是符卡缔造了幻想乡如今的繁荣。
符卡实际上起源于“符纸”——神道教和道教的一种奇妙纸片,是道士、阴阳师、巫女等人所使用的退职妖怪的道具。符纸向符卡的演变持续了二百余年,最终以“符卡规则”的确定为终点,符卡终于诞生。
符纸,是沟通天下的“阴”“阳”两种元素以及其他的“能量”的道具,是在过去的岁月里人类退治妖怪的主要武器之一。将“阴阳术”或者是“道法”等“术式”通过文字的表达“压缩”在纸片上,便形成了“符纸”。“符卡”的原理与此类似,不过“压缩”的内容物的范围上更广:包括了几乎一切的事物。而“符卡”也有许多符纸没有的特性——有些符卡甚至可以食用(如:八坂神社大受好评的“筒粥「神之粥」”)。
符卡是依“符卡规则”产生的东西,在更早的时候也叫“咒符卡”(画外音:咒符卡一称呼neta自《求闻史纪》的一个早期译本,可能是如今市面上大部分盗版本的原本)。
最初的《符卡决斗法案》第六条中,提及:“记述决斗命名的纸被称为‘咒符卡’。”那时候,“咒符卡”与“符卡”还是完全两样的事物:前者完全没有威力,徒有其表,仅仅是将决斗的规则写在纸片上,并且以类似于签订契约的形式对对决的双方加以约束;而后者是对符纸的一种不完全改造品,是能作为施放咒术的材料的道具,类似于火药之于热兵器。以符卡为触媒的施法方式是对传统施法方式的一次革新。
为了便于区分,当今的基于符卡规则并有一定为例的符卡在下文中被称为“新式符卡”,而另一种符卡则称之为“旧式符卡”。
咒符卡向新式符卡演变前仅仅是徒有其表之物,是仅仅流行了三两年便很少出现的事物。咒符卡正面书写符卡规则,而背面书写双方决斗的细则,经过双方同意以后,决斗的规则就被事先签订的契约的力量强制执行了。以弹幕为例子,能够释放弹幕的咒符卡所释放出来的弹幕仅仅是视觉上存在的幻象,而弹幕命中目标以后产生的冲击力则来自于咒符卡上书写的契约——契约判定弹幕的命中并且施放能量以产生冲击力。毫无疑问,这种咒符卡的威力相当可控。
而今流行的新式符卡是被当代的博丽巫女——博丽灵梦制订的“符卡规则”所定义的。原案中规定使用的咒符卡的概念与旧式符卡的概念合二为一了。个中的机理相当的复杂,即使是博丽巫女本人也无法详述于身为御阿礼之子的我,这应当是她意料之外的事情。现行的符卡规则的直接影响是,符卡由基于术理的事物演变为了基于符卡规则的事物。新式符卡仍然可以通过传统的物理手段制造,但在决斗中,新式符卡同时具备“规则的力量”和“真实的力量”,而“规则的力量”又会影响到新式符卡“真实的力量”。即,在符卡中,新式符卡会给对象带来真实的伤痛,但由于符卡规则的限制,新式符卡在已成立且进行中的决斗中造成的伤害不会超出“模拟战斗”的范围。






以上文字更新未完成,奈何时间不足,下周再来更新。

一不小心二连帖了,还请论坛管理海涵。(电脑端又找不到怎么删帖子了)
非常抱歉qwq。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小黑屋|手机版|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21-5-16 11:02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