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6095|回复: 218

[长篇] 【长篇】秘封幻想战线:新世界传说【5/15:更新至2-27】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23 13:51: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Tokinomania 于 2019-5-15 23:16 编辑

阅读本文的注意事项
1.    本篇小说为东方Project衍生出的二次同人创作,如有疑问谬误,一切以上海爱丽丝幻乐团原作为准。
2.    本故事纯属虚构,一切人物和组织均为创作产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请勿当真。
3.    本片故事的内容可以以“幻想朋克”概括,至于这个名词怎么定义,各位读者可以自行拿捏。
4.    本篇小说系东方project和音乐CD原作的后日谈,剧情包含幻想出及一定程度的幻想乡毁灭、末世、赛博朋克科幻等元素。
5.    可能包含一定程度的黑深残表现。
6.    大量OOC和私设。
7.    本文的设定和作者六年前的未完成拙作《世纪境界神话》有一定相似性,但故事本身是全新的,一切以新作为准。
8.    作者文风奇葩,且有时为了语句通顺会出现非日式本土化语言表达,如果不习惯请无视。
9.    如果阅读本文使您感到愤怒或产生负面情绪,请尽量不要在贴内引发争吵,感谢。

望各位能够喜欢这个故事,感谢。
那么,欢迎莅临2077年的东京,一切幻想的起源和终结,都将在此拉开帷幕……

读者群:805989993

Lofter连载链接:秘封幻想战线Lofter合集



(本楼插图全部为作者自绘,需要转发的话可以在楼里回复)

IMG_1577.jpg
IMG_6503 copy.jpg
IMG_6502 copy.jpg
IMG_4723.jpg

评分

参与人数 2积分 +2 喵玉币 +15 萌度 +18 收起 理由
某间破败的神社 + 1 + 5 + 8 幻想乡的各位还在是最大的安慰~
阿布Alpha + 1 + 10 + 10 不要停下来啊(指更新)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3 13:52:59 | 显示全部楼层
       ——献给一段没有句号的友谊,感谢有你。


  (开篇的歌词跟剧情有一定联系,尽管很长,但我并不建议跳过)

绝望的哭泣,充斥于天穹之上
我们迷失于被唤作生命的迷宫
只是这座城市的异乡人,无处不在
我所见的皆是不断撒谎逃避的虚伪之人
逃离此地…
这个城市如此冷漠
放开这一切,我注定要突破重围
日复一日,生命只是匆匆而过
曾几何时我只是在逃遁中循环往复,但我已经受够了谎言
直面你眼前的所有,因为这就是真正的我
Desperate cries Fill up the sky.
We're lost inside this maze that we call life.

In this city are strangers. They're everywhere.
And all I see are those who keep on lying, Avoiding...

This city is too unkind.
Regardless of it all, I'll break on through it.
And everything keeps On passing by.
I ran around in circles just to hide but I'm done with the lies.
Look straight at everything you see. This is the real me.

——Lies in Reality, FELT

命运永远不会让你理解
为什么我们的一切都早已注定
Life on the other hand won’t let you understand
Why we’re all part of the masterplan.

——The Masterplan, Oasis

关上灯,我们互道晚安
至少在短暂的一刻,放弃思考
不要试着立刻想出一切的答案
当你从天空落下,我们会很难找寻你的踪迹
因为我们都只是半梦半醒,就在一个幻想的帝国之中
Turn the light out, say goodnight
No thinking for a little while
Let's not try to figure out everything at once
It's hard to keep track of you falling through the sky
We're half-awake in a fake empire

——Fake Empire, The National

秘封幻想战线:新世界传说
第一卷:午夜之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3 13:53:42 | 显示全部楼层
序章:万物皆有定数
  
  踏入气氛诡异、闭塞,而往往危机四伏的封闭或者非封闭空间,是宇佐见莲子和玛艾露贝莉.赫恩职业生涯中不可或缺的一环。在大学时代,两人还曾经天真地把探索此类环境作为自己人生中最有趣的活动之一——尽管不知道自己这位漂亮搭档的想法,但每当莲子想起当时的心态,都不免有一种物是人非之感。
  “梅莉,还有多远?”
  因为考虑到被目标发现的可能,莲子已经关掉了自己的现实侦测雷达,眼下除了身上的武器,她在危急情况下能够依靠的就只有玛艾露贝莉.赫恩——这位可爱的梅莉小姐了。
  “大约三十米,在这个距离里,我想对方也一定能感知到我们。”
  “那可真是……算了,之前也不是没经历过这种事。”
  这间位于六本木的旧型酒仓库大概还算不上两年的职业生涯中,两人碰到过的最糟的环境——远远不是。
  尽管如此,仓库的电力系统几近完全瘫痪,破裂的水管、酿酒器和酒桶里漏出来的酒水,以及空气中隐隐飘荡的血腥气还是让这间仓库显得如同阴森地狱一般。就连那首一直回荡在仓库里的《加州之梦》,此时褪尽它本身的惆怅,剩下的更多是一种无可言喻的恐怖感。
  ——歌还是那首歌,只是听歌的人已经不再是那个人了。
  “说实话如果不是在这种地方听到这首歌,我还挺想回旧金山看看的……”梅莉拨弄着自己的金色长发苦笑了一下,在这个黑灯瞎火的晦气地方,她的存在对莲子而言简直就是上天的恩赐:“靠着我家人的关系,我还能再带一个人进去,你要不要来?”
  “还是算了吧,异变禁区我们早就逛够了不是吗?”
  “也对喔。”
  此后,两人便不再言语,继续凭着灵能者特殊的夜视能力在昏暗且闪烁不定的灯光下,向梅莉指出的方向走去。
  越往里走,地上的血迹便愈发新鲜起来,而那首《加州之梦》的背景中不知什么时候也染上了一阵不成声的哭泣。
  最终,她们还是来到了仓库的最深处,那座用来存放酒馆老板贵重物品的房间。莲子和梅莉对视了一眼,最后她低声叹了口气,将那支装上了每发价值一万日圆的除灵子弹,且弹巢经过好几次改造的竞争者手枪从自己的手提箱里取了出来:
  “我先去,记得把握好出手的时机——我怎么样无所谓,到时候你别把自己给坑了。”
  “知道啦知道啦,你真的啰嗦欸。”
  莲子缓缓地将左手搭上门把,之后又将握枪的右手调整成随时可以进行射击的姿势,接着在平复呼吸,准备就绪之后,轻轻地推开了那扇门。
  此时,梅莉也终于不再抑制自己的力量,她强大而异常特殊的灵感几乎是在瞬间便和莲子自己的力量产生了纠缠效应。
  灵探在执行危险任务时几乎不会单独行动,就是因为灵力纠缠效应这种神奇的现象。在一起行动时,产生纠缠的灵能者能够感知到彼此的位置,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增强彼此的力量。
  对于自己和梅莉这两位已经成为业界传奇的搭档而言,纠缠效应带来的“属性加成”几乎可以说是强得不讲道理——这个,大概也是她们连续一年半都能保持无伤记录的原因。
  如此安慰自己后,莲子才猛然睁开眼睛,将自己的灵视连同那个平时只是用来当GPS导航用的力量解放了出来。
  这间布满破碎血肉和肢体的仓库一样不算是她们俩遇到的最糟糕的现场,但这并不意味着她们就能习惯这种东西。莲子几乎是下意识地屏住了鼻息,那时,她一瞬间便看到了房间尽头蹲坐着的一个女孩模样的“生物”。
  她的棕色长发已经如蔓生的苔藓一样铺满了附近的地面,那些头发蠕动着,跟地上受害者的血肉完全混在了一起。女孩一直在哭泣,而那阵哭声中已经完全听不出甜美的意味,只剩故障音响般充满古怪爆音的音色。
  【你们……也不想让我回家吗?】
  这个“生物”说完,便缓缓地抬起了头。经过无数次和死灵这种凶恶存在的遭遇,莲子和梅莉都早已学会了通过它们残存的体表特征辨别这些人生前的容貌——这个女孩的脸尽管已经有大半扭曲成了可怖的形状,但莲子还是能看出来,她生前大概是个很漂亮的混血姑娘。
  而地上那摊不成形的血肉,则是她的生身父亲。
  “冷静点,我们是来带你回家的……”莲子顺手将手枪藏到了风衣衣摆之后:“你想回加州,是吧?”
  【可是你们……你们是处理怪物的那些大人吧?我不是,我不是怪物,我……】
  这孩子的心智还算正常,可惜依照这几年整个文明世界积累下的经验,死灵化发展至此的人,就算心智尚且健全也不可能有救得回来的希望。
  换言之,莲子和梅莉此时都只是在拖延时间寻找解决它的机会而已。
  “……没错,不过你已经回不了加州了,”莲子微微摇头,并用裹在黑色手套里的左手迅速地从口袋里顺出了一张安魂符咒——“放心,姐姐们会带你去更好的地方的。”
  那女孩扬起扭曲的脸孔,她的右眼仍然健在,只是湛蓝的瞳孔已经染上了一抹污浊的血色,而其中流下的眼泪也混杂着大量的鲜血。她的左脸已经完全被一团花束般的增生组织填满,而那层组织一直蔓延到她的脖颈和颈椎之处——顺着闪烁不定的昏暗灯光看去,莲子发现她的颈椎组织已经异化成了弹簧般的状态,那个头颅只是耷拉在“弹簧”的尽头而已。
  【怎么可能……有比加州更好的地方?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你们都是在骗我,你们这些不讲信用的大人——】
  恶毒的异化灵力场飞快地扫过整座仓库,霎时间有如一阵阴风吹过,仓库里的电灯也变得更加闪烁不定。那个女孩发出凄厉的尖啸之后,她拖在地上的头发也突然间剧烈蠕动起来。
  女孩站了起来,她的四肢已经完全变成了长满棕色毛发的畸形利爪,上面挂着的干涸血迹此时看起来恐怖异常。
  “梅莉,准备好了吗?”
  “当然,就按以前的套路来吧。”
  两人都很清楚,她们已经没有犹豫的余地了。
  在那个死灵站起来的瞬间,莲子便顺手掷出了手中附带追踪效果的安魂符咒,那枚符咒直抵目标而去,并在她面前迅速炸成一团四散的蓝色火焰!
  火光消逝,承受了巨大痛苦的死灵少女同时也因为安魂符咒附带的麻醉效果陷入了短暂的恍惚。尽管如此,她那些已经异化成锋利触手的长发也毫不犹豫地向莲子和梅莉劈了过来——
  “梅莉!”
  “知道了!”
  在梅莉的金色瞳孔闪烁起绚烂光辉的瞬间,那些触手便仿佛撞上了一道散发紫色微光的透明墙壁,且在触及到梅莉制造的结界之际,那些异化组织便迅速地溃烂,枯朽,最终化作了一滩红色的海水。
  【你们骗我!你们这些骗子!去死去死,去死呀!!!!】
  剧痛并没有让那只死灵放缓动作,头发的攻击结束之后,她便四肢着地,随后如同一只猛兽般跃至半空并猛地向莲子的方向撞了过来!
  这个时候,莲子已经很熟悉自己应该做什么了。她睁开双眼,直视死灵浑浊而充满绝望的右眼,并解放了其中的力量。
  就在那一瞬间,死灵的右眼连着附近大半的血肉一起燃烧起来,鬼火一般的蓝色火花不断地从她的头部飞溅而出。凄厉的惨叫声响彻了整座仓库。
  怪物的动作无法维持,她重重地砸在梅莉展开的,具有攻击性的结界上,随后便痛苦地在水泥地板上翻滚起来,燃烧的鲜血溅得到处都是。
  莲子走上前去,将早已上膛待发的竞争者手枪指向了那只不断发出痛苦嘶吼的死灵。
  【……求求你,拜托,不管是谁——带我去加州,带我回家——好吗……】
  “抱歉。”
  随后,一声枪响将之前的一切喧闹归于沉寂。枪响的回声消失时,死灵女孩也停止了抽搐。她的身体从破碎的头颅开始飞快地燃烧起来,随后蓝色的火焰很快烧遍整个房间,她所有的身体组织,每一丝毛发,每一寸肌肤,每一个细胞都在蓝色的火焰中化作了逸散的灵力。
  【如果我没有告诉她
   我今天就可以离开
   加州之梦
   在这样的冬日……】
  这首科学世纪之前的世界名曲,从来就没有像今天听起来这般残忍。在这间浸透了回忆和鲜血的仓库里,剩下的只有两人沉重的呼吸声和不断循环的音乐。
  莲子顺着音乐声走去,很快找到了那台巨大的老式音响。在音响顶端,放着一张不断闪烁的立体照片——幸福的一家三口,有些发福的日本父亲和一对有着同样柔顺的棕色长发,五官充满异域感的异国母女。
  而照片的背景,赫然就是洛杉矶著名的,充满热带风情的天际线。哪怕许多大楼都已经有一半沉到了海底,这个天际线看上去也肯定比现在的西海岸异变禁区漂亮很多。
  莲子顺手关上了音乐。
  “怎么,你不想把歌听完吗?”梅莉有些不解地歪着脑袋问。
  “走吧,听歌的人都死了,曲子接着放也没什么意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3 13:54:15 | 显示全部楼层
********************************

  这次事件的受害者,是六本木一家酒馆的老板。在一年多以前将大半个加利福利亚地区化作异变禁区的灾难中,他回到美国探亲的妻子成为了那上百万生死不明的受灾者之一。而在几天前,他的女儿似乎因为某种原因感染了异化病,并逐渐转化成了凶恶的死灵——
  “松本先生为了从我们这些家伙手里‘保护’女儿,将慢慢变成异形的她藏到了自家酒馆仓库里。警视厅的家伙在很前天就收到了他家伙计的警告,只是因为‘公事繁忙’迟迟没有处理——直到后来出了事,我们俩才被那群饭桶派来料理后事。”莲子坐在自家那辆道奇跑车的驾驶位上,一边看着姗姗来迟的警员们把现场团团围住,一边点燃了自己的骆驼香烟:“不管怎样,以后喝不到他们家的酒实在是挺可惜的。”
  “你能不能别抽了——知道这是你今天抽的第几根烟了吗?”梅莉望着窗外的东京夜景,语气很是不满。
  “第十九根——话说我们认识这么久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压力大的时候必须干什么。”
  “这可是你大学毕业以后才养成的习惯,我不熟悉。”
  “哎呀,真是劳烦赫恩大小姐了……好吧对不起,你要是不想受二手烟的害,我可以去吸烟室里解决。”
  “行了吧,你用自己那讨厌的眼睛看看,方圆六百米内能找到一个吸烟室,我就把这个月的工资全部买成骆驼香烟送给你好不好?”
  “……”莲子一时语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3 13:54:33 | 显示全部楼层
********************************
  宇佐见莲子和玛艾露贝莉.赫恩毕业于公元2075年,而就在那年的盛夏,被后世称作“异变灾难”的现实扭曲现象开始接二连三地在整个世界出现——从那个时候开始,两人所要面对的,是一个日渐变得光怪陆离且对人类的生存并不友好的世界。
  也许这确实是一个有趣的时代,远远比起之前的“科学世纪”要有趣得多,但从结果上看,恐怕没有人会为此感到高兴。
  莲子脚下的这座城市,这座曾经被遗弃的旧都,因为一个巨大的机缘巧合,反而成为了如今整个世界的经济乃至社会活动中心——使东京遭到废弃的“神隐灾难”,在这个时代反而成为了让这座城市重获新生的契机。
  当她看着新宿那座似乎永无休憩之日的灵矿场时,不免对这一切感到唏嘘起来。曾几何时,这个星球唯一的文明以为自己已经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世纪之初的混乱和快速变化也早已作古——不曾想,这也许只是一个天大的美梦而已。
  曾经以为秘封俱乐部就是自己的一切的两人,大概也会怀念之前那个无聊但安安稳稳的时代。
  “你不睡吗?”洗完澡,一身淡灰色睡裙的梅莉正一边用毛巾擦着自己湿漉漉的金色长发,一边对着身着短裤短袖在阳台边上发呆的莲子抱怨道:“我说啊,这首《The Masterplan》你都循环了十几遍了,还没听够?”
  “嘛——循环音乐可以让我的思维更集中点儿,何乐而不为呢?”
  “我觉得你只是想抖抖腿摇摇脑袋而已。”
  “……我说你什么时候才能别这么实诚啊,梅莉?”
  梅莉摇了摇头,随后从书架上顺走一本《哈利.波特》的系列小说,转身便走进了卧室。
  不知为何,现在大概跟那群巫师没什么区别的莲子,每当看见梅莉翻来覆去地看《哈利.波特》就很想笑。
  【我们其实只知道:我们什么也不知道
  以后将会何去何从
  朋友也请你放开心胸
  命运永远不会让你理解
  为什么我们的一切都早已注定——】
  人声段落已经结束,莲子一直望着窗外灯火通明的东京,直到她杂乱的思绪随着那段脍炙人口的吉他弹奏戛然而止,才缓缓地关上手机音乐播放器。
  在这个过度劳累的日子里,半夜睡不着觉可不太正常。眼下时钟已然走过了零点,而莲子依旧没有任何困意。有时候,她反而羡慕起梅莉那并不安稳却至少很容易进入的睡眠状态来。
  莲子和梅莉对这首歌的意义一直有所分歧,不过吵到最后,她们俩似乎都已经放弃了对这首曲子真正含义的争执。不管对于两人而言,世间一切是不是皆有定数,这个问题现在似乎都不是那么有意义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3 13:55:16 | 显示全部楼层
    生日的第二天把这玩意儿发出来了,假装自己存货很多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4 21:39:5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异乡异客 (2077年2月15日-2月22日)
“诸神的墓园,作为史实,开始变动。”
——伊奘诺物质~Neo Traditionalism of Japan

1-1:失踪人口回归
  涩谷中心街,距离那条以壮观的人潮闻名世界的十字路口不远的地方,有一家还算便宜的,至今坚持使用20%的天然有机食品的盖饭店。早上去霞关的UNOSC——亦即联合国神秘安全理事会的分部报告成果,并接着办妥了这个月的工资事宜之后,宇佐见莲子和玛艾露贝莉.赫恩才散漫地赶到涩谷来吃午饭。
  尽管气温异常寒冷,今天整个东京似乎都笼罩在无云蓝天之下,阳光也显得十分刺眼焦灼。总之,两人绝对谈不上喜欢现在的天气。
  正常运转的东京算得上是如今世界最繁华的大都会之一——也许人口不及对岸的上海和南亚的孟买,经济上的影响力也不一定能和纽约比肩,但这并不妨碍东京凭借灵矿资源成为世界的中心。
  诚然,起源于毁灭的灵矿也是使得东京乃至整个日本重新成为新时代战略要地的原因……
  莲子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望向窗外的涩谷街道——穿着时髦的少男少女和看上去就没什么精神的上班族,以及无处不在的自卫军和联合国维和部队,乃至不断招摇过市的装甲运兵车,这些完全不协调,仿佛不属于一个世界的元素在这个时代全都被硬塞进了这座远东大都会。
  “……大家为了活下去,都挺努力的不是吗?”梅莉一边用纤细的手指衔起勺子,慢条斯理地搅和着亲子丼里的鸡蛋,一边看着那些动静巨大的装甲车穿过中心街,随后一群高中女生又和一大群上班族像没事人一样走过人行道——似乎大家都早已对后复兴计划时代的东京习以为常了。
  “别想得那么糟糕嘛,”莲子摇了摇头:“作为一个东京市民,你总得学会知足的。”
  “知足可不是件难事喔——每周能来一两次新川先生的店,而且还能保证自己不缺胳膊不少腿地跟你做羞羞的事,我就能知足了。”
  莲子脸上当即就是一阵火辣的尴尬:“我说,这家店生意这么好,你说这些的时候就不能压低点儿声音?”
  “你知道什么叫‘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吗?这么说吧,我们俩现在可能就是处在世界的中心之一,那么……”
  “快打住,拜托了。”
  “嘁,莲子你好无聊……”梅莉撑起脸颊,歪着脑袋做了个扫兴的表情。
  在外人看来,莲子的性格比起大学时代改变了太多太多。而梅莉则不然,与其说她还保持着一颗少女心,不如说这家伙在很多时候看上去仿佛心智退行了一般——当然事实并非如此。梅莉的孩子气大概就只是她对这个每况愈下的世界做出的一种反抗而已,论及所谓的成熟,两人都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再回到秘封俱乐部的时代了。
  “换个话题——那什么,我说你知道吗,梅莉?你成天穿着短裙或者其他可爱的衣服跟我跑任务,私底下可是被人笑话过不知多少次了。”
  “所以你想让我打扮成你这样吗?事先声明,我可没你这么帅——或者至少,比起我来你更适合穿得像个外国电视剧里的侦探吧。”
  莲子自从成为灵探以后,在穿着上便愈发趋向保守和实用性——这也是她在秋冬季基本只会搭配风衣和方便行动的长裙长裤的原因。然而对于着装愈发可爱时尚,且本身就长得很漂亮的梅莉而言,想要保证自己不在何时何地都吸引来一大堆不礼貌的目光,就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
  “好吧,打扮成我这样,你估计也一样很漂亮——相信我,穿得严实点儿总归对你没坏处。”
  “可是我拒绝,着装可是女孩子最不该被干涉的权利。”
  “喂……”
  结果莲子刚想表示自己也是个“女孩子”,并且上去讲几句大道理,搁在桌子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Nothing to Fear”,又是她用了两年的那个铃声。
  来电显示为未知号码,因为担心又是卖保险卖旧东京经济适用房之类的骚扰电话,莲子干脆地按了静音。
  结果第二次电话很快就打了过来,她当时简直是一脸懵逼。和梅莉交换了一个眼神之后,莲子最终还是决定接起这个电话:
  “喂,您好,请问是——”
  “直说了,我是冈崎梦美。”
  “啥——啥?您说什么?”
  “我说——”电话对面那个颇为成熟的女声加重自己的语调重复了一遍:“我-是-冈-崎-梦-美,怎么样,你不会把我忘了吧,宇佐见同学?”
  莲子因为实在是没有实感,不得不以尴尬茫然的沉默回应了对面那位理应消失到地球上不知哪个神秘角落的教授。
  “怎么了,吓得说不出话来了吗?”
   纵有千言万语,莲子最后还是只憋出了这么两个字:“……是啊。”
        冈崎梦美,酉京都大学曾经名扬世界的理论物理学学者,在两人毕业的那年唐突地离职,随后便不再有人知晓她的去向。一晃两年过去,这位传言去南极提供气候控制装置相关技术的天才科学家、莲子为期数年的论文地狱的罪魁祸首,居然就这么唐突地出现在了一个未知号码的另一端。
  “话说回来,你们俩写的那本已经变成社会预言的书,我和千百合都买了一份……好吧,姑且不对那本书做评论,我是不是该一并问候一下你们两个——前秘封俱乐部,Dr. Latency,或者现任的‘梦魇灵探’呢?”
  不知为何,莲子居然对冈崎教授这一番爆炸式发言没什么特别的反应——理应产生的惊喜抑或是恐惧,类似强烈的心情她现在一个也没有。
  “嘿,”莲子苦笑了一下:“梅莉就在我旁边,您要是有兴趣,我可以让她接电话。”
  梅莉一边小口嘬着麒麟红茶,一边瞪大金色的瞳孔朝莲子望了过来。看这个样子,她八成是靠着自己的力量“听”到电话对面的声音了。
  “没关系,过不了多久我们就会见面的。”冈崎教授波澜不惊地说:“放心吧,这是我的个人通讯频道,没有被当局窃听的可能,我也不会出卖你们那点儿秘密——毕竟你们现在的心情,我大概也很清楚。不过两年,这个世界简直就跟走过了沧海桑田一样,我想这种时候再见面,我们恐怕都不是之前的自己了。
  “总之,在京都出了那种事情以后你们俩还能好好活着,我都得感谢上苍,或者感谢终极造物主终极观测者之类的东西……算了,哈利路亚,就这样。”
  “别别别……您一说这种话我就瘆得慌——好吧其实我也一样,很高兴您和千百合都还活着。”
  电话两边这对年龄差不超过三岁却莫名其妙地混成了师生关系的女子,全都在这句苦涩的玩笑以后笑了出来。两人笑完,对面的冈崎梦美才把话题从叙旧拐到了理所当然的正事儿上。
  “话说回来,我毕竟不是那种为了叙旧和忆苦思甜就能把别人约出来喝酒的家伙——宇佐见同学,作为一个东京人,你应该知道东大超统一物理研究所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吧?”
  “把新宿毁掉,然后又促成了东京复兴计划的元凶?”
  “没错,而我现在就在这个恶贯满盈的研究所工作。不要觉得奇怪,这两年跟千百合东奔西跑导致我的积蓄都耗得差不多了,因为不小心用洲际导弹炸掉了一个南美联邦的小型天气系统,我给他们赔了差不多两千万美元——现在债还没还完。要不是霞关里坐着的那帮子官僚愿意给我资助,下回你估计要在荒川天桥下的贫民窟见到我们俩了。”
  “没事儿,我估计你和千百合能把那边的东南亚难民团结起来一起挑战UNOSC的权威,也说不定。”
  “两年不见你怎么学会碎催了,宇佐见?”
  “……算了没事……所以,教授您找我们到底是为了什么?”
  “你们俩下午有空吗?我是说,真的闲到没事可做的那种有空。”
  莲子皱了皱眉,心想作为灵探自己和梅莉都不敢肯定什么时候有空什么时候没空——毕竟死灵、灵能犯罪和小规模异变可不是能被预测到的东西。然而因为对方是那位草莓狂教授,她笃定自己也不会有拒绝的想法:
  “好吧,我们的确没事。”
  “得救了得救了……很好,两点三十的时候,你带着赫恩同学来世田谷的研究所,也就是我的地盘一趟。我的实验装置出了点儿问题,估计需要你们俩来处理一下。”
  一般人绝对不会对冈崎教授的这句话产生什么疑惑,然而莲子毕竟是一个资深的灵探,任何类似的话语都足以引起她的警觉:
  “别告诉我您的实验场发生了现实扭曲。如果是那样,我会代您通知UNOSC和公安的人来解决问题。”
  然而冈崎教授的语气却因此显得不那么愉快了:“别想那么多,我的雷达没有侦测到现实扭曲,而且这个世界上还没有谁能造得出比我的作品更精确的探测器……我说的问题,只是一个比较棘手,而且还让我和千百合束手无策的意外罢了。
  “如果真的是大问题,我不可能还能在实验室里给你打电话。”
  莲子下意识地用自己的力量追踪了一番冈崎教授的信号来源,尽管是白天,但现在的她只凭着灵力信号,仍旧能判断许多事物的位置——教授没骗人,她的确就窝在世田谷区的那座古老校园里。
  “好吧……两点半,我会尽量准时赶到。”
  “那么到时候再聊,我——可恶,千百合!你把交流电的功率给我调小一点!”
  没等莲子问完对面那阵奇怪的噼啪声是怎么回事,冈崎教授就干脆地挂断了电话。
  莲子茫然地放下手机,久久没有出声。
  “所以,我们下午还要去世田谷一趟咯?”梅莉撑着下巴对自己道。
  “当然,至少庆祝一下我们和冈崎教授都还活着。”
  “啊啊,是,既然莲子你要去,我也没什么意见。”
  梅莉摇了摇头,继续小口吃起那碗亲子丼来。莲子搅了搅自己碗里的牛丼,很快也大快朵颐起来。因为店家的特殊照顾,她们总是能在这家“新川屋”里吃到更多的,接近40%的天然食材。
  至少,今天的牛肉和酱汁都是正儿八经的真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4 23:57:1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自己可以试着挑战日更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25 12:21:59 | 显示全部楼层
来听故事啦——希望能一直更到完结!

点评

谢谢喔  发表于 2018-10-25 12:2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6 05:54:05 | 显示全部楼层
1-2:不合时宜的久别重逢
  
  条条大路通东京——这句话现在早已不是2030年代东京人自恋用的段子了。东京复兴计划可不只是日本人的复兴计划,实际上这座城市的复兴,很可能是出于整个人类文明的需要。对于太平洋端点上的两个超级大国,制造真正意义上的“条条大路通东京”,毋宁说是危机时代的当务之急。
  所以,现在莲子和梅莉坐上的真空管列车,如果不是中国人造的,那另外差不多一半的可能性也是美国人造的,或者两个国家的工程团队一起跟着本地建筑承包商制造经营。反正为了拿到东京铁路系统的控制权,JR算是给这两个大国签了卖身契也说不定。
  莲子看着窗外飞速略过的城市风景,想起世田谷区、诸如三鹰和武藏野乃至神奈川县的一些小地方都被并入了被称为“新东京”的巨大新市区,便感到一阵唏嘘。宇佐见家族的据点位于千代田区,就在永田町那一大堆对于这个国家的政治举足轻重的大机关的包围之中;然而,那一带至今还是被当做所谓的“旧东京”来看待,尽管已经重获繁荣,味道却跟两人现在所处的“新东京”完全不一样。
  “说真的,两年前我一直以为自己的国家已经不会再有大兴土木的动力了。”莲子望着真空管高架桥下如同水泥山谷一般的蔓生都市,不禁唏嘘道:“之前听家里人说二十一世纪初的工程项目有多夸张,那时的大都会有多么繁荣云云云云,没想到我们也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这般‘盛景’呐……”
  “唔,纽约可是一直都很挤的,伦敦就完全不一样了——”梅莉歪着脑袋看了眼外面不断掠过的,几乎跟那些小山丘融为一体的巨大楼宇,道:“嘛,反正现在的东京可不只是日本人的城市,挤一点不也挺好吗?”
  “挤一点好不好我不知道,你的心态倒是真够好的,梅莉。”莲子悻悻地说:“说实话我还挺怀念每次大学假期回家跑步的时候,整个永田町都见不到几个人的感觉——当年东京湾地震留下的废墟,可是很好的风景。”
  “噫——你这人,看不出来内心还挺扭曲。”
  “喂喂,梅莉,我可不是在消费苦难,如果没有对废墟的兴趣,我大概在大学也不会跟你走到一起……
  “算了,那个时候的事,不提也罢。”
  梅莉依旧面色如水,但莲子很清楚,这种时候聊到已经成为历史的秘封俱乐部,大概不会是个好话头。
  真空管列车依旧在飞速行驶,不过二十分钟,两人搭乘的JR中央线特快便从涩谷抵达了在过去显得有些遥远的世田谷区。作为“新东京”的一部分,世田谷区和新东京的其他区域一样,几乎完全被庞大的高层建筑占领。好在东大的物理学实验室当年为了进行暗物质巡天,不得不自画一地隔绝周围的都市扩张,这才没有让冈崎教授工作的地方成为过度城市化的牺牲品。
  两人在东大附近的车站下车之后,便一路沿着长而陡峭的扶手电梯,和一大群行色匆匆的行人一起从车站所在的,高度达到一百米左右的空中街区走下了几乎完全是平地起高楼的世田谷大学城。在迷宫般的小型住宅楼之间穿行了将近十分钟以后,莲子和梅莉才找到那座通往东京大学超统一物理学研究所的天桥。
  那座天桥的尽头,赫然就是研究所巨大的白色椭圆形主楼。
  至于天桥保安亭边上靠着墙吃着草莓味Pokey,面色淡然,身着白大褂和相当时髦的棕色夹克、深红色长裙和合成皮革长靴的红发女子,眼力极好的两人几乎在两百多米外就看出了这人的身份。
  “你又换回短发了啊,宇佐见同学。”冈崎梦美说着,便轻轻一起身从墙边走了过来:“说实话,当年我见到留长发的你,还觉得挺可爱的呢。”
  “是吗?我也不觉得有多意外,冈崎教授。”莲子苦笑了一声:“两年过去,我已经没办法拥有以前的心情了——大概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没办法继续‘可爱’下去了吧。”
  “还有,”冈崎教授晃了晃自己的手表,接着向一旁浅笑着的梅莉问道:“话说宇佐见是从什么时候改掉了出来碰头一定会迟到的毛病的?”
  梅莉耸了耸肩,以一个在日本人身上并不多见的姿态回应了冈崎梦美:“从她把我捞出酉京大纪念医院的精神病住院部开始,后来我们两个为了躲开京都的风头来到东京以后,莲子就彻底没有迟到的习惯了。”
  听到这里,一直嚼着草莓饼干的冈崎教授也露出了一个苦涩的微笑:“你身上有尼古丁的味道,宇佐见——虽然我知道大家都很难,但是念及赫恩同学未来的健康,以及你自己未来的职业生涯,我还是得劝你戒烟。哪怕换成合成烟都比旧式香烟要来得健康。”
  莲子摇了摇头,看着周围往来的行人不时回头向包括自己在内的三位漂亮女性投来目光,她就觉得有些不自在——哪怕现在的她和梅莉只要愿意,就算不用能力也可以痛扁不礼貌的家伙,她还是忍受不了那种视线意义上的咸猪手:
  “香烟之于我大概就跟草莓甜点之于您一样重要,教授——对岸的大国有一句玩笑话:‘既然人生如此艰难,就不要互相拆穿’,我说我们好歹师生一场,念及旧情就别做这种事了吧。”
  不知为何,说到“旧情”这两个字的时候,梅莉的眉毛突然扬了一下。莲子不得不以一个歪头斜眼,假装无辜的姿态应对这位已经超过朋友的友人投来的诡异神色。
  冈崎教授笑而不语,她默默地端详了自己和梅莉一阵,接着将吃了一半的Pokey连着包装盒塞进白大褂领口附近的口袋,转身向保安亭走去。负责校区安保的是一个人工智能,换言之如果你拿不到只有东大学生和教职员工能够帮忙办妥的临时ID,几乎可以说是丧失了除去私闯研究重地以外的一切入场手段。
  “来吧,就算是小问题,我们也不能在这里耽搁多久。我已经向科学省和UNOSC的大人们告知过——只要有你们俩我那儿就不会出大岔子,要是最后因为迟到了看见千百合被仪器炸得灰头土脸,我估计接下来就拿不到任何足以支撑自己生活的经济援助了。”
  莲子心里瞬间产生了至少十几句难听的抱怨——结果您自己根本就没有把握吗?!
  ——然而对方毕竟是当年那个令理工科学生闻风丧胆的冈崎教授,就算早已不是师生关系,莲子也拿不出勇气来正面顶撞这位曾经的良师益友。

********************************
  统一物理研究所非常,非常大。其中一个原因自然是其地下埋藏的巨大统一力场加速器。东京废都之前,统一物理研究所留下的遗产某种程度上也帮助这个陷入危机的世界得到了急需的帮助——如若没有提炼灵矿的技术乃至灵矿本身,UNOSC总部门口的午夜之钟可能在一年前就抵达零点了。
  就在一些嘘寒问暖的讨论之中,曾经的秘封二人组和冈崎教授一同穿过研究所巨大的环形走廊,通过一座电梯来到了地下的实验设施。
  然后在一堆杂乱的,布满管线和忙碌的研究人员的走廊里,冈崎梦美很快地领着两人来到了一面写着【重要设施十五号】的巨大闸门之前。不少穿着白大褂的学者们正撸着袖子,焦头烂额地沿着一旁的工作人员通道来来去去,几乎所有人在从那座不停地响着噼啪声的房间走出来时,都会跟冈崎教授打声招呼。
  “您可……真受欢迎。”在教授按下按钮打开员工通道的自动门之前,莲子忍不住擦着额头说了出来:“还有,这里怎么会这么热?”
  “热是理所应当,”冈崎教授摆了摆手,直接无视了莲子的第一句话:“因为就连我都没考虑过实验设施出问题的时候会造成通风系统和别的一大堆设备的故障——不然早知如此,我也不会继续留这个发型了。”
  看了眼教授那惊为天人的巨大红色麻花辫,莲子只能以嘿嘿苦笑来回应:
  “得了,我们赶紧进去吧。”
  那堆噼里啪啦的噪音背后,还有一个少女急躁地碎碎念——那明显不是千百合的声音,而且从音质上判断,那根本就是通讯仪器对面传来的信号不佳的通话。
  不知为什么,莲子对那个声音总有一种条件反射似的熟悉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9-11-22 04:4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